岁和九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黑暗之子

  在大地的最深处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当黑夜变成白天我能否与你相见?

  深渊的罪名是谁所定。仿佛生来黑色就是不被认同的存在,我却认为黑色是最温柔的颜色,

  因为其中孕育了各种各样的颜色,它可以包含着所有的颜色,人们总是恐惧黑暗。

  但黑暗又是否真的伤害了你?

  它总是温柔将你包裹。

  你却总是想要消耗自己的将自己化作纯白。

  九源纪的时候我彻底绝望了

  那些死气从落枫谷蔓延了出去,摧毁了所有的生机,万界也枯竭了。

  就在我彻底绝望的的时候,我发现了那个和你相同气息的世界,在这片满是死寂和灰暗的万界之中。

  你的气息还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我却欣喜若狂。

  我划下了星空彼岸,将那些还没被我的黑暗污染的世界与这片死寂的地方隔绝。

  他们可以自行演化了,我将自己的所有力量都留在那片星空彼岸之后。

  我流连于这片满世界都是你的气息的世界,我渐渐感到安宁。

  因为你才不会被我的黑暗所污染。

  我常常还能收到星空彼岸的另一边所带来的讯息,那些烟火气息变的有些许的像你。

  天源纪九零零零年

  那个星空彼岸的另一侧已经演化到了万源归寂的时候了。

  这代表我不得不要离开这里融入那边化作本源的一部分。

  我却舍不得离开这里。

  每一次快要到达万源归寂的时候,我总是去逆转时代轮盘,我想留在这里。

  时代轮盘上面都是我逆转时磨损的痕迹。

  这个世界次次破溃,我总在反抗自己,那万源归寂的尽头渐渐变成了,我自己!

  连我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也许我本就应该在那万源归寂的尽头静静沉眠的才应该是我。

  我自己的力量演化出了可以突破星空彼岸的力量,我回去了一趟。

  我将那些人都带出了星空彼岸,我本想毁了他们的,但你一定不会希望我这么做,所以我从那片殿宇又带出了让我可以留在这个四十年的力量。

  天源纪二万年

  我创出了对你而言最喜爱的力量本源,它所演化的法则抚平了这个因为我的到来而残破不堪的世界。

  我从那个力量本源中感受到了厌恶的气息,也许是因为我生来就是黑暗之子吧。

  我将它从我身上剥离了出去,投入了这个世界。

  终于它在我第十次的时候彻底抚平了我所带来的创伤。

  它延伸出的力量让我感觉到阵阵束缚。

  我却感觉前所未有的安宁。

  那片殿宇还留着我的力量,再过十七年就会再次演化到万源归寂了。

  我必须将那些力量留在那里,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样做,也许是因为带来所有的力量会再度毁去那个力量本源好不容易抚平的创伤吧。

  最近我总是沿着墨回的时间线回到万源归寂的尽头去观看他们演化。

  结它告诉我,就算我毁掉这里他也会帮我修补。

  恒它告诉我瞬间就是永恒,所以我开始去往那个尽头去观看。

  果然在恒成为第五至高源的时候借助它的力量结和玄的力量都不再动荡,结和玄帮我守着这个我最想要的世界。

  我将恒送了回去,希望它可以改变那里,让我再回到那片殿宇的时候不用再和自己开战。

  每次我将那片殿宇捣毁,都是创在帮我们收拾残局。

  有创在真的很让人安心,不是吗?

  至少在我身上的灭做出各种事的时候它就和结你一样慢慢修补这些残破的创伤。

  创真的很温柔,可它的力量总是偏爱灭。

墨墨点墨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