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厄诅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九章

  此时安未忧的想法是,狠狠教训对方一顿。

  周围等着看好戏的同学纷纷鼓掌,希望事情闹得再大一些、远一点地方有一些偏于弱小而保持中立的同学,迫于水从的凶恶而不敢靠近。

  看向教室偏僻的角落,他隐约觉得那里刚刚有人出现,但是等他望向那里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两人隔着一台桌子的距离,场面正在僵持。都在等对方先出手而找到其破绽。

  “水从,给他点颜色瞧瞧。”水从的狐朋狗友为他的好友加油鼓气。“没问题,就他这种体型。”水从揣测着安未忧的身型,起码小上自己一圈,不出意外自己应该能赢。

  就在安未忧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的时候,危米忆推开了门,推门的响声打破了寂静。

  他看到地上散落一地的书和被拎起来的安未忧就猜到了是怎样一番事。

  危米忆走到了安未忧的身旁,与他并肩而立:“都闲的没事情做?快散了吧。”

  像是将石子丢进水塘般掀起了阵阵涟漪,人群一哄而散。

  他象征性的瞥向了水从和他的朋友,随口道:“如果再让我看到你们俩来找安未忧的事,就不会是这么简单了,快滚。”

  谁都知道,危米忆是这个年纪不好惹的存在,身体和魔法的机能超强不说,身为猫族人的他还很容易获得周围人的好感。

  由于处于微怒情绪,危米忆的头上竖起两只猫耳。

  他给了安未忧生机和光明。

  令亡灵们惧怕的有两个名字,危米忆和安未忧。

  被这头灰狼盯上后,往往挣扎都是徒劳的事情。

  安未忧用爪子把这只亡灵定在地上,危米忆用电锯刺开猎物。

  结束后,危米忆盯着那个亡灵,后退两步,微微致礼。

  “很抱歉,我们是魔法师。”

  整个氛围严肃,被蒙上灰蒙蒙的色调,就连两人身上所穿的单薄战斗服也显得厚重了不少。

  窗外飞鸟经过,少年们看得入神。他们在远行吗,可以不受约束真是太好了。

  两人一起把亡灵的尸体埋到了一棵树下。

  他们为他祈祷,有一个光明的来生。

  国家高级医院内。

  一名少年怀中抱着一只满是伤痕的灰狼,他用下巴轻轻蹭着那灰狼的绒毛:”你可要坚持住啊,我们约定好了要一辈子都做彼此的伙伴的。”

  安未忧沙哑的从喉管带出一些音节作为回应。

  这名神色着急的少年正是危米忆,他抱着的是他的伙伴安未忧。他们共同的父母今早死于一场爆炸。这场爆炸明显是仇家精心策划的,为的是夺走他们家的势力和财富。

  好在今天危米忆不在家里才躲过了一劫,大部分的关键家族文件也全都在他的身上带着,没有损坏。

  危米忆空出一只手飞快在终端上操作着,字符跳跃在屏幕上,完成度努力朝着终点进行。

  这是在进行一种演算,即将要成功的那种。

  但是这本将带来喜悦的事情现在没法打动危米忆半分。

  过道里来来回回的人很多,他们还不忘打量这可怜的少年,突发的爆炸造成了巨额的损失,目前唯一活着的兄弟也快要不行了。这一家人真是惨。

  现在本体只有半米高的安未忧努力挣脱了危米忆的怀抱,他在寻找自己的诊断报告。

  在一堆厚厚的废纸中寻找那张精巧的报告得集中精力才行,何况现在的他意识有些模糊。

  他绕到危米忆右边,找到个合适的地方,把叠纸堆在面前坐了下来。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波及到了伤口,安未忧轻哼了一声。

  粉色的瞳孔中并没有往日的沉着冷静,为了追击袭击之人,安未忧被暗器伤及要害,精力耗费了许多,现在只能显出原形来维持生命。

  危米忆兜里的旧照片被抖落,他蜷缩起手指,拨开眼前碎发继续投入终端演算。

  在进度条终于达到100%之时,危米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白皙纤长的手搭在旁边安未忧的身上反复揉搓:“未忧,搞定了!”

  安未忧迷迷糊糊抬起头看到他激动的样子也在内心里替对方感到高兴,但是还是抵不住疲惫和损伤发不出声音。

  危米忆起身擦了擦手上的汗,叮嘱安未忧看好东西就去拿饭了。

  他发亮的眸子看向了终端的显示屏,改变物种……吗。

  他明白这种东西肯定是危米忆想用于复仇,把仇家变成更便于折磨的小型动物或是植物的研究。

  是不是人道?违背了我们初心?

  虽然一开始的出发点是危米忆和安未忧想用这项研究做到众生平等,不再有歧视。但是谁都知道这种梦想实在是太难实现了。

  不过,我们现在也没有精力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安未忧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将爪子摁上了终端,想要关闭它。却是直接弹出了自己的形象。

  【已检测到当前目标符合改变条件,是否继续?】

  弹出的字幕证明系统已经将他认作了可改变的魔物。

  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被改变。

  因为兽形状态只有爪子,安未忧胡乱摁了几下屏幕。却进入了最终确认栏目,只要再来一个证明人摁上指纹表示同意契约就一切落定了。

  这还没有返回键。

  旁边刚看完病出来的病人还用惊奇的目光打量着他,毕竟浑身缠着绑带还坚持玩终端的大狗可不常见。

  安未忧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提着几盒盒饭过来的危米忆。

  他抬起爪子挠了挠危米忆的腿,想让他撤开终端上的口令。

  危米忆却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伸出手挠了挠他毛茸茸的头顶:“变回本体之后都会撒娇了吗?”

  日渐性格孤僻的安未忧已经不再会向危米忆撒娇了,这点还让危米忆一直觉得可惜。

  安未忧摇了摇头,生气地啧了一声,想要开口提示对方却发现自己喉咙里只能发出低吼的声音。

  他点了点面前的终端,示意对方赶紧搞定一切。

  危米忆微微偏头看向这反常的小家伙:“想要和我一起玩终端?早说啊。”

  他伸出手直接接触到了终端的屏幕。

  字幕跳出:

  【检测到当前证明人,由于操作时间过长,直接建立契约】

鹰煮栗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