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厄诅咒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三章

  安未忧看了看自己瘦削的双手,缓缓放平之后走回了客厅。

  四边白墙中间架设着四张沙发。

  他坐到危米忆的旁边,对面的是吟游诗人。

  “所以......谈谈吧。”危米忆瞥了一眼还惊魂未定的吟游诗人。

  类似于她的实验样本已经有太多了,所以放走一个也无所谓。

  吟游诗人叫作宁敏曲,刚刚用绷带绑好脖颈处被捅出来的伤口,汗水滴到她的眼睛里,她看到好多黑色的模糊斑点围绕在周围。

  宁敏曲麻木地摸了摸脖子,视线放空地说道:“还真没遇到过像你们俩这样的魔法师。”眼泪滑落到她的鼻梁。

  安未忧好奇发问:“那之前你遇到的魔法师都是什么样的?”

  宁敏曲思考片刻,答道:“大概是遇到亡灵不由分说就杀的那种?”

  不过在这之前她都掩饰的很好,没有被那些一根筋的魔法师看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都只当她只是一个普通而又善良的吟游诗人罢了。

  后来就在放松的心情和轻柔的乐音中化作了自己的口粮。

  危米忆抬头看向不沾污渍的天花板,拨开眸侧的乱发,随后道:“之前的事情我们也管不着,只要你答应我们一个条件自然就会放你离开。”

  墙上挂着似铁笼般的窗口,宁敏曲抱紧自己的头颅,感到些许的暖意。

  “条件是放你走之后不能再随意杀人,当然,如果是人渣的话另算。”安未忧望向窗外,在月光的照耀下,如同幻影的自由不会消失。

  就连危米忆身上灰暗的衣裳也在光芒的照拂下显得洁白。

  宁敏曲的心脏剧烈跳动配合着雨水的窗户的拍打。

  危米忆打开终端,将上面的研究展示给宁敏曲看。

  这是一张统计图,展示了亡灵的精神阙值,当生存的欲望达到一定高度时就会失去理智伤人;而当他们保持冷静,沉着思考之时就与常人无异。

  “我们在寻找一个中间值。”

  危米忆举例:“比如一件衣服,过于宽松会使穿着者被迫拖着走,过于窄紧则又太难为穿着者长时间穿戴。”

  “所以......你们是想找一个恰到好处的?”

  宁敏曲不明白这个实验和他们要她答应的条件会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被这个新奇的实验吸引到了,一向聪明的她也明白危米忆的所指。

  “对,而你就是那个中间值。”

  危米忆本来在手上的那把匕首捅入宁敏曲的脖子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使点劲砍下她的头,手起刀落,就不会有之后的这些事情。

  他当时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当时放在身上的终端感测到了宁敏曲的精神阙值在生存欲望和冷静思考之间,也就是证明,这个亡灵可以控制住自己,做出选择。

  系统控制终端连续发热提醒危米忆不能下手。

  危米忆小幅度改变手上动作,没有一捅到底。

  不同于别的亡灵的特殊亡灵。

  这个身份不是很有趣吗?

  危米忆摸了摸身下的棕色皮质沙发,因为月光都照在他的身上的缘故,沙发只照到了一小部分的微弱光芒,柔软皮质在这作用下倒是有些哑光。

  “我答应你们的条件。不过相对的,我也有问题。”宁敏曲现在的本能恐惧已经好了大部分,她呜咽着音节回应两人。“可以吗?”

  “当然可以问。”危米忆显然同意了。

  “你们究竟在做什么?”宁敏曲咬牙,她对这终端、危米忆和安未忧实在是太好奇了。

  “筛选亡灵,让像你这样的中间亡灵的数量占到亡灵总数的大部分。简单来说,就是维持世界的物种稳定性和和平。”

  危米忆边解释边在终端上记录下宁敏曲的大致资料。

  安未忧补充:“这也是我们能想出来,最有效的方法了。”

  宁敏曲原本无焦点的瞳孔恢复光芒。

  安未忧打开房门,轻咳一声。

  “记得改变一代弄点对魔法师们的感官。”

  宁敏曲觉得和两人相处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轻笑一声,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公寓。

  安未忧搓了搓冰冷的手,又坐回了沙发上,抱着膝盖看向旁边在终端上飞快操作的危米忆没头没脑地问道:“凭我们真的做得到吗?”然后闭上眼睛养神。

  他没等得到危米忆的回应就先睡着了。

  危米忆停下手上的动作,耸了耸肩,他也不知道。

  公寓一楼。

  宁敏曲推开公寓大门,装作不经意地小步行走。

  天知道魔法师的住处附近会不会有别的魔法师,总得小心为妙。

  天上飘着些细雨,她自然是不在意的。

  宁敏曲哼起小调,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她合上眼聆听细细的雨声。

  宋廉仇看着这个天真的吟游诗人,越看越觉得的确算是一顿美餐。

  他踏过火红的传送阵,从嘴中止不住地流下口水。

  旁边的计子远背手,一副不想动手的样子。

  “大哥.....怎么说?”

  宋廉仇看着飘落到鼻尖的雨滴,等待着计子远发布命令。

  计子远脸上流露出淡淡的寒意,瞥向宁敏曲下来的那栋公寓。

  危米忆已经通过终端发现他们了,此时掀开窗帘看向两人所在的方位。

  “抓紧时间。”

  与宋廉仇想象中的不同,计子远的言语中这次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波澜。

  以往计子远说话尽管都语调轻快带有调笑,但是其实内在都是冰冷又不屑的。

  此时此刻,雨滴是宁敏曲的倾听者,她临时起意想要即兴演奏一首。

  她召出铃鼓,举过肩膀,要表达什么情感好呢?

  殊不知危险已经在靠近。

  这栋公寓的房间是危米忆临时租的,位于十楼之高,现在再坐着电梯慢悠悠下去肯定是来不及的。

  那么就只能靠有着空间移动魔法的安未忧了。

  危米忆怀揣着心中的希望望向安未忧,不巧地是人还在做着美梦。

  计子远只是与危米忆对视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看起来像是无趣的家伙。

  手持铃鼓的宁敏曲不自觉发颤,察觉到潜在的危机。

  是晦涩且危险的感觉。

鹰煮栗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