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受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八章 变故

  “这些的的确确都是袁志邦写的?”陈仲文难以置信地看着男人。

  “具体我就不知道了,这是袁志邦当时留给我的,他口中的警察应该就是你们吧。”男人点点头又摇摇头,慢悠悠地说道。

  侦查组全都处于震惊状态,袁志邦竟然将Rainy培养成了一名杀手,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他的同事在他来后一段时间还给我买了一辆车,说是要配合警察取证。”男人挑了挑眉,补充说道。

  “车?”尹立家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

  “那就烦请您带我们看一下吧。”陈仲文当即请男人带路找到那辆车。

  男人边走边解释:“我当时还云里雾里,不清楚他们葫芦里卖的都是什么药,于是索性就把车停在了我的菜棚旁边,这么久了,应该积了不少灰尘了吧。”

  一行人走着,来到了村落的边缘,金色的稻穗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

  年轻人冲进还未上锁的房屋,在客厅内翻箱倒柜找盒子。

  院外路过的大妈抱着洗衣盆,听着男人院内动静声特别大,便疑惑地走进去瞧一眼。

  “有贼啊!”大妈看清屋内的状况后,大声呼喊。那屋内的年轻人看了一眼门外,不慌不忙地带上口罩与手套,从盒子内拿出酒精后,冲出房屋,推开大妈,朝着菜棚后方飞奔而去。

  大妈哪受得了这惊吓,一把被推倒地上倒地不起。

  ......

  男人带着侦查组走进了田野间的一条小路,脚下踩的泥巴滑滑的,但仔细发现,泥巴之中竟是有人长期走过而踩出了一条平路。

  不一会,透明的大棚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边那辆就是了。”男人指着远处菜棚边缘的白色轿车。

  那辆轿车明显是许多年前的车了,不光是一层灰不说,连市面上这款汽车早就停产了。

  陈仲文谢过男人,便带领侦查组前往汽车所在地。

  没走一会,尹立家扶了扶眼镜,突然把陈仲文与慕楠雪拦住,指了指车上,小声嘀咕:“车上有动静!”

  陈仲文瞪了一眼尹立家,朝不远处车窗望去。

  厚厚的灰尘挡风玻璃后面,站在远处根本无法看清!

  陈仲文马上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朝着车的方向飞奔,同时从腰包上掏出手枪。

  很快来到距离车不到10米处,侦查组放慢脚步,一步一步靠近车辆。

  陈仲文这才看清,挡风玻璃后,不难看出,明显是有人坐在驾驶位上。

  “车上的人若是无关人员,请立即下车,并配合我们的调查!”陈仲文拿着枪指着挡风玻璃。

  车上的人无应答。

  “请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三声之后,我们将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陈仲文非常严肃,皱着眉头看着挡风玻璃内。

  车上的人还是无应答。

  “各单位注意,将警车绕后开到菜棚后面,随时准备为突发情况做好充分准备!”陈仲文小声朝对讲机说话。

  尹立家小心地走向车旁边,猛锤车窗:“下车!下车!”

  车上的人还是不为所动。

  不一会,四五辆警车全方位而来,在老车旁堵塞得车水不通。

  “我再说最后一遍!请立即下车配合我们的调查!”陈仲文显然即将失去耐心。

  车上的人抹了抹汗水,从腰包抽出一根烟,打火机点上,猛吸了一口,烟气瞬间遍布车内。

  豆大的汗珠从他头上落了下来,滴在了座位上的照片上。

  他掏出身上的酒精瓶,解开全部撒在了这些照片上。

  下一秒,汽车猛然启动,雨刷将挡风玻璃前厚厚的一层灰刮掉。还没来得及刮完,他猛踩油门,朝着一旁的警车撞了过去!

  “小心!”车上的警察赶快跳下车,但还是有两名警察因为反应慢,被撞飞了出去。

  啪啪啪!周围的警察猛然开枪,子弹全然击中了汽车的车门与车窗。

  玻璃立马破碎,一张俊俏的侧脸露了出来,很快汽车便把警车撞了出去,从缺口处逃离。

  “上车追!”陈仲文当即下令,所有人进入警车之内,里面上前追赶这辆汽车。

  “奇怪,这么多年没有启动的汽车竟还能跑的如此流畅!?”陈仲文暗自叫道。

  侦查组抓紧扶手,司机一个油门冲了出去。

  “停车!停车!”民警从车窗探出头用扩音器朝那台车大声呼叫。

  啪啪啪!又是一梭子子弹,将那台车的倒车镜全然击碎。

  那台车车灯亮起,猛然加速,将与警察之间的距离逐渐拉大。

  “混蛋!”陈仲文气地直骂人,“给我追!”

  警笛跟在后面一路呼唤,在公路上全然开启一场追逐大赛。跑的最快的一辆警车猛然冲刺,身后跟着一串警车。

  “你无路可逃了!你被我们包围了!”警车上的警察突然猛打方向盘,用车身撞击那辆老车。

  车上的人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擦去头上的汗珠,也跟着猛打方向盘,撞击那辆警车。两辆车车身擦在一起,但还是全速前进,不免摩擦出一阵火花。

  “该死的!不要逼我们出武力!”那警车上的警察也受到猛烈撞击带来的伤害,纷纷做好战斗姿态。

  两辆并排的车身后再度跟来一辆警车,全力加速猛然撞击老车的尾部。

  嘭!两辆警车在一起,丝毫不给老车活动的空间,老车只能全力加速逃脱包围的范围。

  “突发状况!请求支援!在前面十字路口包抄一辆白色的老车!”陈仲文看着眼前的局势,连忙中转该地警局指挥中心,并把定位报给警局之内。

  警局之内,半数警察立马抽身,奔跑着上警车,朝着陈仲文给的方向猛踩油门。

  此时,老车突然一个急速左转弯,侧着车身在路口上留下一道漂移的痕迹。而在它旁边的那辆警车马上发现老车的动向,但已经来不及换方向了,只能直冲而去,与老车背道而驰。

  “可恶!我们去下一个路口围堵它!”警车再次猛踩油门,朝着老车的下一个路口行驶而去。

  “情况有变!目标车辆左转弯!进入了另外一条道路!”陈仲文抓紧扶手,朝着对讲机猛然呼喊。

  “收到!”对讲机内传来一声答复。

  从警局出来的的警车全部换方向,再次朝着老车所在的路口加速过去。

  “看你这次还往那里跑!”老车的轮廓逐渐出现在前来支援的警车面前,加速朝老车拦截过去。

  老车上的人猛然发现前方迎面而来的多辆警车,瞳孔极度收缩,把叼着的烟猛吸一口,看了一眼公路旁边的稻穗,心中有了打算。

  突然间,老车再次变转方向,朝着稻穗田猛然开了过去。有两辆警车因为刹车不及时,飞速撞在了一起,顿时两辆车车盖冒起浓浓大烟,车上的警员严重受伤。

  “见鬼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在拍摄电影!给我追!无论这车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它追到!”陈仲文下令,他深知,老车上的人必然和Rainy的事件有关。

  “陈队,前面是河流,他跑不了多远了!”对讲机里传来消息。

  “那太好了,全队给我加速追上去!”陈仲文下达死令,今天势必要见到老车里面的人。

  七八两警车全方位加速行驶,下一秒就似乎要把老车尾部撞个底朝天。

  稻穗路到底是不好走,一辆警车在泥地打滑,撞向了旁边的一辆警车。在速度的加持下,两辆车很快全部冒起了烟,车内的警员赶紧下车,但还有几名警员受了严重的擦伤,在车内动弹不得。

  河流很快出现在稻穗田的尽头,老车索性把油门踩到底,朝着河流冲了过去。

  “他疯了!?”陈仲文咬紧牙头,“全队减慢速度,我倒要看看他要玩什么把戏!”

  警车缓缓减慢速度,和老车的距离逐渐拉大,眼望着老车径直冲向河流。

  老车内的人把烟吐掉,从荷包内掏出打火机,打开车门,将火焰对准浇了酒精的照片堆。熊熊大火很快便在车厢内燃烧了起来,那人捂住口鼻,从车门跳了下去,随着车跳进了河流。

  “全队下车!随时做好战斗准备!”陈仲文指挥警察们停车在河流前,看着在河流内的车。

  车完完全全是动不了了,看样子还是起了火,但没燃烧一会就被河水冲熄了。

  “陈队,没有发现车内人员!”其中一名警员下水仔细检查车内,并未发现任何人员。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如果还活着,那一定还没跑远,沿着河流展开搜寻!”陈仲文再次下达命令,周遭的警员立马动身分头朝河流的两头搜查。

话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