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受害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章 整装待发

  过了些时间,几名警察走进万诗杰的病房,朝陈仲文汇报搜寻结果。

  “陈队,我们发现这辆车并不是20多年前的,这辆车是近10年的,而且我们通过调查,发现参与错杀行动的主要人员除了荣衣衫警官还活着之外,别无他人了。也就是说,这辆车是荣衣衫警官交给村里那人的。”

  陈仲文点点头,显然他已经知道荣衣衫就是文成宇的下一个目标。

  随后,陈仲文从刚来的警官文件夹内找到荣衣衫的照片,递给了万诗杰。

  “你看看,是他吗?”陈仲文盯着万诗杰的眼睛,期望得到他的答复。

  “对!就是他,他叫什么?”万诗杰连忙点头。

  “他叫荣衣衫,是我们局长的老相识。”陈仲文听到后便笑了笑,“明天我们就去荣警官家,他一定向我们隐瞒了事实。”后半句话显然是对侦察队说的,但万诗杰连忙插嘴。

  “带上我吧,我说不定还能给你们提供线索。”万诗杰恳求陈仲文。

  陈仲文思考了会,便是同意了万诗杰的请求。毕竟,多一份人多一份力,万诗杰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今天你就待在医院内,明天早上我们会来接你。”陈仲文起身,叮嘱万诗杰后,和警员们离开了病房。

  “喂!医药费谁给啊?我没有钱呐!”万诗杰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朝刚走出房间的陈仲文嚷嚷。

  “这个家伙...”尹立家瞬间感到无语。

  ......

  次日一早,侦查组接上万诗杰后,便启程前往荣衣衫的家。

  距离Rainy下一次行动已经没多少时日,侦查组必须得赶在Rainy动手之前,将此次连环杀人案做一个彻底了结。

  车开进梅园大道,所有人却进入了一种难说的紧张氛围。

  “一会你就在车上等着我们,不出一个小时我们就会带着线索来找你。”陈仲文拍了拍万诗杰的肩膀。

  “那是自然。”万诗杰点点头,眼神却又黯淡下去。

  没一会就到达目的地。侦查组下车,留下司机与几名随行警察照看万诗杰外,其余的全部随着他们去了荣衣衫家。

  “我可告诉你,你最好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不要想着玩什么花样,更不要妄想着逃跑,你现在可是有重罪在身。”坐在万诗杰旁边的警察打着他的趣。

  万诗杰白了他一眼:“你们这么多号人,难道还看不住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么?”

  警察们顿时语塞,万诗杰确实说的有道理。

  ......

  “哪位?”陈仲文按响门铃,听到屋内传来疑问。

  “陈仲文”陈仲文大声回答。

  门开了,荣衣衫笑着迎接侦查组。

  侦查组却没给荣衣衫什么好脸色看,大步流星地进入客厅,准备发问荣衣衫。

  荣衣衫看这几人的架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陈警官怎么这么快回来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尹立家打开电脑,把关于那辆老车的所有信息全部展示给荣衣衫看。

  下一秒,陈仲文严肃的盯着荣衣衫:“荣警官,你还有什么要瞒着我们吗?”

  荣衣衫看后皱起眉头,缓缓的看了三人一眼,叹了声气:“这辆车,的确是我给村里人的。”

  侦查组似乎没得到想要的答案,连忙追问:“为什么?”

  荣衣衫调整了下身子,慢悠悠的回答:“袁队长走之前,让我把他新买的汽车留给文成宇。谁知道他走的那么突然...”

  随后他便继续补充道:“袁队长似乎对文成宇关爱有加。每天他都会带文成宇到处闲逛,至于那辆汽车,为什么要给文成宇,我推测肯定也是因为关爱吧。”

  陈仲文深吸一口气:“重点不在这里,重点是为什么要托您把这辆车交给文成宇?”

  荣衣衫看了一眼陈仲文,想了会便摇摇头。

  “请荣警官对我们说实话吧。”慕楠雪似乎对荣衣衫的回答很是怀疑,便要求他继续说下去。

  “慕警官说的这是哪里话?我想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荣衣衫严肃的看着慕楠雪。

  陈仲文摇了摇头,走过来拍了拍荣衣衫的肩膀:“荣警官,你要知道,文成宇的下一个目标,极有可能就是您。”

  荣衣衫眼间极快的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又被压制下来。

  “本身我也活不了多久了,前段时间我还诊断出了肝癌。”荣衣衫叫苦不迭。

  侦查组感到惊讶,荣衣衫竟然会患上这样的病。

  “该来的迟早是要来的,你说是吧?”荣衣衫挪开陈仲文搭在他肩膀上的手,面露尴尬的神色。

  “那我们便不打扰荣警官了,若你需要警力支援,尽管告知我们。”陈仲文带队准备离开。

  “慢走,恕我不送。”荣衣衫点点头,看向窗外。

  听着门被关上的声音,荣衣衫叹了口气,但随即将目光转向尹立家留在桌上的照片。

  “这车,文成宇指不定动过手脚了吧。”荣衣衫将照片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发现了照片的不对劲。

  “袁志邦怎么会喜欢这种车?”荣衣衫感到困惑,袁志邦从来不喜欢买他不喜欢的品牌车,倒也不是说他有多有钱,只是单纯厌恶某一品牌。

  “果然是调了包了!”这可恶的文成宇!荣衣衫虽没有将后半句话说出来,但前面那句话声音确确实实也足够大。

  ......

  “怎么样,问清楚了吗?是荣警官给的吗?”万诗杰看着侦查组回来,连忙探出窗头询问。

  三人一边拉开车门,一边点点头。

  “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万诗杰问陈仲文。

  “怎么办?当然是派人守在荣警官旁边。这时候容不得一点差错。”陈仲文又看向尹立家,“文成宇还有多久行动?”

  “还有2天,陈队,你打算这次怎么守住?”尹立家看了看时间,随即问陈仲文。

  陈仲文嘴角稍微上扬,自信的说道:“文成宇会掉包,我们也来个掉包!”

  “啥?”万诗杰插嘴。

  “闭嘴!”陈仲文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万诗杰,继续补充道,“我会先将荣警官转移到警局之内,再找出一位与他想的相似的警官,留在荣警官的家中,并在他家布置大量的警员。如此一来,就会让文成宇陷入两个困境。一是发现警员多而感到棘手,二则是真正要杀的人早就被我们调了包!”

  “好计!好计!”慕楠雪听了直点头。

  “现在关键的是,如何安全且不被文成宇发现地掉包呢?”陈仲文思考了一会,给出了答案,“目前只有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办法!”

  车上的所有人眼睛一亮,连忙凑到陈仲文跟前:“请讲。”

  “佯攻策略!”

话寞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