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苦境当前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行道难 向天借刀

  天下分封、天下分封,沉寂已久的天下分封台,今朝再起风云。

  突变的一幕,引得群雄注目,齐望半空去。

  半空中,见得黑煞魔龙连连摆尾,聚四方乌云来,遮天暗如夜;见得魔龙四爪虚握,顿引青光霹雳,雷霆震八荒;再见得巨口嘶张,凶恶龙吟响彻寰宇,横霸天下。

  在场群雄皆惊。

  就在此时,陡见易春秋·蔺相知,高举轩辕剑,跃空而上,横剑斩去。

  “黑煞魔龙,伏诛来!”

  轩辕剑光挥洒,斩破黑煞魔龙护体魔气,再斩幽黑龙鳞,然龙鳞深厚,纵使轩辕剑利,亦不得建功。

  数十招后,蔺相知反被青光雷电击中,身形一时僵立,又被龙尾抽击,自半空砸落分封台上,嘴角溢血,小受轻伤。

  分封台上,商公一叶、号苍穹、邱白雨三人,互视一眼,见他跌落,忙抽身退去,退往各自势力占据之山峰。

  远处,一处山峰,遥见飞熊大旗随风舞,有将士军阵列队,杀气腾、战意浓。

  号苍穹飞身而来,立军阵之前,身姿挺立,按刀不动,看向分封台,心道:酸儒虽有实力,但也仅此而已,暗中的高手,你会何时出手呢?商公啊商公,你之测算……还准吗?

  一招受挫,蔺相知心知魔龙威能,一声长喝,再提儒元沛运,极招始出。

  “喝……”

  霎时,一股浩然圣华冲霄,侵占半壁天空,冲杀黑煞魔气而去。

  听得他凛然正声,道:“山无路,劈道行;书词穷,世道行。书山路遥·行道难。”

  行道难!行道难!

  值此乱世,大道不显,儒道不昌,神州飘摇,天下动荡,势力征伐,生死无常!

  难难难!百姓无依,何其难哉!

  久居书山有路,心系天下苍生。短短一路行来,更深知天下之乱。蔺相知胸含千般怒,飞冲而上,拔剑向天,尽付超限至绝一招,轰然斩下。

  “砰……”

  群雄抬头望去,但见得轩辕剑纳浩然圣华,化作百米大剑,先破黑煞魔龙护体魔气,灭了半数魔气;再断其龙角,龙角掉落乌云之中;后劈龙首之上,入肉三分,龙鳞铿锵破碎、龙血洒落飘散。

  然也……仅限于此!

  龙角被斩,黑煞魔龙怒吼长啸,口凝一颗黑龙弹,轰向蔺相知。蔺相知躲闪不及,顿被击中,直感五脏移位、内元大乱,口吐数口大血洒长空,落分封台上。

  分封台难承其余劲,顿时崩溃、碎散。

  与此同时,黑煞魔龙又凝一颗黑龙弹,直奔蔺相知而来,欲灭其飞灰。

  蔺相知甫受重创,旧力已去、新力未生,抬头望,黑龙弹天降将至,立生无力感。

  生死之际,轩辕令忽放异光,飞冲在前,一挡黑龙弹,迎风一化,化作一道虚影,渐渐凝实。

  初看,看其壮硕、挺拔,如顶天立地,不可撼动。

  再看,看其威严、气压,如大气堂皇,皇道无上。

  随意飘下的发,随意穿搭的衣,随意摊放的手,随意的眼神,扫过天与地,仿若一切,已在掌中握。

  轩辕皇、轩辕皇,横压天下数百年的轩辕皇,即便区区一道虚影,几也无人敢声狂!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气息,深深刻入黑煞魔龙识海,即便有灵无智,亦是陷入本能的愤怒与厌恶。

  它张巨口啸龙吟,龙吟滔滔不绝,伴着黑煞恶气侵袭而下,如黑色的末日之雨,笼盖十数里方圆。

  末日之雨落下,落地地枯、落树树败、落水水竭,断灭一切。又落群雄中,龙吟侵染神魂,恶气侵染肉身。

  霎时,场下立起哀嚎遍野之声。

  “啊……啊……”

  功力低下者,闻龙吟如灌魔音入耳,遇恶气如饮剧毒入体,瞬死无生。

  功力稍高者,亦感心神激荡不宁,如龙爪摘心,心胸不舒,痛苦难抑,直欲一掌自尽、一死百了!

  功力高深者,如品清闲、代儒子华、赤尊八千胜等等,元功沛运周身,尚不受影响,眉头深锁,静观其变。

  另有各方势力,或如号苍穹,列军阵防护,安稳不动;或如阴阳家上官星辰,一抛阴阳镜,阴阳镜散出阴阳二气,自成境界,护全门人;或如邱白雨,一刀断空,末日之雨落下不得。

  余者不一一数!

  远处,一处山峰,清茗挥袖,撑起一道气罩,护住身前商公。商公一叶指盘九宫,默测未来天机,然天机已变,混沌玄幽难明,大耗心神后,方截得一缕。

  他看着九宫卦象,呢喃道:先前测算,乾三离六,得三王烽火乱神州之局。而今离六转坎坤,乾三转七,嗯……水润地泽,七雄定神州!怎会……

  向来智珠在握的商公一叶,首现心乱之色。他看向战局中心,看轩辕皇虚影、看黑煞魔龙,一为人族至尊皇者,一为人族运数所化,皆不在天机之中。

  真真变数也!异数也!

  这时,又见魔龙四爪虚握,响灭世青雷霹雳,再劈轩辕皇而去。

  前有末日之雨刚落,后有灭世青雷将至,强如轩辕皇,也不敢大意小觑。

  只见他手一招,轩辕剑飞落入掌中来,挥洒间,先天神皇之气充斥剑中。霎时,人族圣剑威能复苏,光华大作,无边杀伐之气迸发而出。

  随意一挥,立破末日之雨,解了群雄之劫;剑光一转,再灭灭世青雷。

  随即,轩辕皇虚影冲天而起,挥剑战魔龙,剑剑刺破龙鳞,搅得血肉翻飞。

  黑煞魔龙大怒,腹部隐鳞下探出第五爪,五爪齐握。立时,乌云聚拢,云间雷光大作,更响更密;风雨骤起,魔气侵袭之下,更狂更爆。

  顿成一方雷罚禁域。

  轩辕皇于云中穿梭,避风雨不侵,偶挥剑便带出一块血肉。然他毕竟只是一道虚影,受不得太多攻击,疲于躲闪,渐被困于雷罚禁域之中,进退不得。

  与此同时,黑煞魔龙再张龙口,凝三粒小型黑龙弹,喷射而出,击轩辕皇不中,又凝三粒攻去。

  如此数次后,轩辕皇终因一招不甚,被黑龙弹击中,虚影淡了数分。他心知,如此下去,落败已成定数。

  “就要败了吗?”地上,蔺相知亦心知。他勉力站起,面露萧瑟,悲风吹身过。他抬头望天,天被乌云遮盖,被魔气遮盖,已看不清,已识不明。

  他悲而发声,苍凉传天地,道:“天啊,你欲灭人族乎?若不是,请让吾见证你之意志!”

  悲怆的音传荡四野,一时间引得万物同悲,上达九霄天听。九霄闹腾,响彻紫雷阵阵不止,雷声越来越响,至最大声,天地同震,竟影响时间流转,在此刻静止、不动。

  这一刻,风静了,云停了,雨歇了;这一刻,黑煞魔龙不动,轩辕皇不动,群雄不动。

  在这不动中,乍有一抹青点凭空现,刹那笼盖九天云海,悬于天空之上,悬于众生之上。

  青天、青天、青天!

  行道难,难于上青天,敢教新天换旧天,多歧路,现人间。

  青天现世,轩辕皇、黑煞魔龙为之罢战,群雄为之惊骇,抬头望,见青天之下,竟有一柄纯粹刀意,横亘众生头顶之上,越细看,越觉心惊胆颤,似天意化刀、随时都会落下,砍断头颅一命呜呼。

  “好个青天大道,好个天意如刀,哈哈哈……青天啊,也请你见证人族之意志。”

  蔺相知拜青天,纵身一跃九天上,捏指掐诀,正对下方黑煞魔龙,喝道:

  “向天借刀·天意斩!”

作家沙漠骆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