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苦境当前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七王分封定天下

  斩龙功成,苍茫青天收敛青光,悄然隐遁天外不显,静待天时再出。

  黑煞魔龙灭,魔煞之气消散,大日普照人间,绽圣华、祛秽浊,一时间,天地清明,人心清明。

  分封台下,群雄噤声,齐望分封台上。但见得轩辕皇傲首而立,举手投足间,皇威无上;朗朗一笑,又似春风沐雨,世人称颂,贤明德君。

  听得他笑道:“哈……此番斩龙功成,当论功封赏。首功者,书山有路·蔺相知,大义不屈忘生死,天人合一斩魔龙。今赐‘儒王’尊号,儒门称尊,再赐龙首印章,望尔仁心仁德,守护一方。”

  他一挥袖,龙首印章飘向蔺相知去。

  蔺相知接过,托于掌中,弯腰拜谢,道:“遵轩辕皇旨意,蔺相知必不负初心,仁德渡世。”

  轩辕皇点点头,又道:“道门品清闲,仙风道骨,大德高士,今封‘道王’,统领道门,赐龙颈印章,望尔悟道循道,护卫苍生。”

  他再挥袖,龙颈印章飘向峰顶品清闲去。

  品清闲欲推脱,知是大麻烦,然众目睽睽之下,轩辕皇赐封,不接也得接。他接过龙颈印章,微微一笑,礼拜道:“多谢轩辕皇,小道谨记。”

  一旁,代儒子华笑道:“得封道王,当能了结道门分立情形,一统道门,恭贺好友啊。”

  “哈,多谢好友美言。不过小小出手,竟有此收获,果运道也。”

  “成大事者,运道亦是关键!”

  品清闲余光瞥向代儒子华,在他言语刺激下,仍未显异样,真城府深也!

  一门岂容两王?儒门,将掀腥风血雨。至于道门嘛,嗯……

  就在他思虑之际,听得轩辕皇又道:“西北诸城·邱白雨,霸刀无双,骁勇善谋,且治下祥和,百姓安乐,今封‘泊王’,赐龙爪印章,望尔清心明心,民为尔心。”

  话落挥袖,黑煞魔龙前双爪所化之龙爪印章,腾空飞去,直落邱白雨身前。

  邱白雨捧过,拜道:“邱白雨领旨,多谢轩辕皇之告诫。”

  高峰上,号苍穹有些坐立不安,在场气氛到了这,虽不屑轩辕皇之封赏,但若他人都有,而自己没有,岂不显得太废?

  这时,听得轩辕皇道:“飞熊城主·号苍穹,兵雄将广,气吞山河,有盛世之愿,有伟业之志。今封‘苍王’,赐龙腹印章,望尔善军善民,大兴善行。”

  说罢,龙腹所化之印章,直飞一角高峰而去。临近刹那,号苍穹挥掌,将其扫落一旁案牍上,似接了印章,又似未接。

  他负手冷哼,粗狂霸道不羁,道:“省下赞赏之言,吾无须你之认可。况且,吾之麾下,自有政策法度,岂容他人置喙。皇者如你轩辕,亦无权过问。”

  此言一出,场下群雄皆惊:好个霸道狂徒,这么没脑子吗?连轩辕皇都敢怼?还是这般公然硬怼?他是怎么发展起来的?

  轩辕皇闻言,脸色一沉:这匹夫,这么勇的吗?会没朋友的!

  “天下人治天下事,独断专横终将自食恶果,勿谓言之不预也!”

  他存在时间已经不多,不做理会,接着道:“赤尊八千胜,太莽一脉师座,斩妖八千胜,功达千秋名,人族永记,不敢忘却。今封‘赤王’尊号,赐龙背印章。望尔磨剑试剑,再现昔日剑光。赤剑一出,谁敢剑下试锋芒?妖乎?邪乎?”

  赤尊八千胜不言不语,淡定收下龙背印章。看印章栩栩如生,龙背鳞角分明,内中隐有一股黑气凝聚不散,似灾难不祥。

  “轩辕皇,你又在布局、盘算什么呢?”

  他嘀咕着,看向轩辕皇,正逢轩辕皇看来,刹那一照眼,看对方深邃眼眸,蕴含着大心思、大城府。

  “一山岂容皇与王?轩辕皇啊轩辕皇,一言安能引得蚩皇猜忌,断吾生路?你之心思,是一目了然,还是阴谋暗藏?”

  这时,听得轩辕皇道:“阴阳家大司天·上官星辰,通天时地利,晓人心善恶,平衡阴阳,游离其外。今封‘明王’尊号,赐龙爪印章。望尔明清明浊,明辨正邪,须知正邪终有别,勿要行差踏错啊。”

  话音落,黑煞魔龙后双爪所化之龙爪印章,飞空而去,转瞬已在阴阳家一众人前。

  上官星辰恭敬接过,拜道:“谢轩辕皇,上官星辰谨记。”

  “最后一人,四城联盟,山色江流·易剑无。”

  轩辕皇道:“武为侠之始,侠为武之终,行侠天下,留名不留迹。今封‘侠王’尊号,赐龙尾印章。望尔览江览山,揽江山在肩。”

  只见他轻挥袖,恍似见龙尾摆动,龙尾印章破空去,眨眼已停留思秋先生前,因本人未至,代为掌管。

  思秋先生接过,拜道:“小生代城主,多谢吾皇恩赐,必不负吾皇期望。”

  “嗯……”一声沉吟,轩辕皇凛冽眼神扫视全场,威严横霸、不容置疑,道:“而今后,七王分封定天下,诸王、诸城各守一方,不得再战,违令者……”

  声至此,忽见轩辕皇挥轩辕剑一划,天空开裂,虚空乱流激荡,欲涌神州来,被轩辕剑气挡在外,久久方合上。

  又见轩辕皇挥剑一掷,剑插大地,地裂百丈深,漆黑深渊不见底,有阴风呼啸而上,刺骨生寒,险有群雄跌落,命丧九泉。

  随即,纵身一化,化作金色神龙,龙有五爪,盘旋呼啸而上,破开云海,消失九天之外。

  有声恍若天音、惊若天意,自天外传来,道:“天诛地灭!”

  天诛地灭,天诛地灭,旷远回响、久久不绝的四字,却是震的群雄久久不敢动作,即便嚣狂如号苍穹,亦一时哑然,咂咂嘴,过了大片刻,方挥手收了龙腹印章,道了一字:“撤!”

  众军浩荡而去。

  分封台上,易春秋·蔺相知扫视其余诸方势力,也逢诸方各自看来,互有戒备、防范。

  心知此地不可久留,只见他腾空一跃,先收轩辕剑,背负身后,再收崆峒印入掌,瞬化墨华飞天起,转眼消失天际、不见了踪迹。

  诸王、各方势力,亦下了高峰,各往一方。

  余下群雄也一一散场离去。

  ……

  下高峰,行走荒野小道,小道孤僻,鲜有人往来,多了杂草,也多几分幽静。

  泊王邱白雨、军师云中月行走其间,闲看山水,不徐不疾。

  云中月稍落半身位,听得他摇羽扇,道:“轩辕皇不愧是一代人皇,神威绝代,一招七王分封,便平定天下乱局。”

  邱白雨道:“一时的和平,不过梦幻假象、浮光泡影,一点就破。你且看,这个天下,不缺蠢辈,不缺儆猴的鸡。”

  只要有人掀战,将会再启烽火,届时,各方乘势入场、涿鹿中原,凭他轩辕皇一人,能杀几人?能挡天下滔滔大势?

  冒然阻挡,反会将他碾压的粉身碎骨。

  天下人只是敬他轩辕皇人皇尊位,却非怕他实力、势力!

  两人一路行去,看景看物,时说时笑。

  就在此时,忽见邱白雨掌中,龙爪印章散发异光,一道预留讯息,传入他识海。

  正是轩辕皇之声,留存七方龙魂印章之中,听得他道:“诸王,尔等手中之龙魂印章,尚残留数分魔煞之气,魔煞之气乃黑煞魔龙吸纳众生负面情绪而生,难以祛除。

  诸王见此,当将龙魂印章置入清灵圣秀之地,以一方人和,经旷久天时,祛其魔煞之气。待魔煞之气祛除,龙魂孕育,尔等自会人族气运加身、天命加身……切记,切记……”

  异光消散,印章恢复如初,细细看,内中隐见一团漆黑气流,无序窜动。

  邱白雨皱眉,一时停了脚步。

  云中月问道:“主公,发生何事?可是龙魂印章有变?”

  “无事。”

  两人又复行,不多久,邱白雨突然道:“先暂停对外扩张计划,打下的地盘,推行四城政策,尽快恢复生机。”

  “是,主公。”

  云中月羽扇轻摇,神思却在盘旋:方谈到扩张,转瞬即改,不似邱白雨风格,嗯……龙魂印章中,另藏秘密。轩辕皇,算你机深也,此局先让你一步……

  ……

  且说易春秋·蔺相知,化光云海疾驰,往云海巅峰而去。行了千余里,儒元不支,降下身形,落密林中,急急而奔。

  又十数里,至一处空旷荒野,惊起鸟兽乱飞,乍起寒风萧萧冷,漫起沙尘阵阵滚。

  “嗯……杀气!”

  蔺相知陡然停步,凝神戒备,额间有汗流下。忽而,一道月华照身来,他忙仰天望,见圆月当空,数朵白云飘。

  就在云遮月的刹那,一道若隐若幻的身影,似月宫神人,渺渺非凡也,飘然而降。

  听得他念诗号,声震天地回响,道:

  “云中幻月道非真,雾里看花原非人。

  尔来三万六千战,豪杰故去,今夕何人立苍穹?”

  诗定,人定,立荒野中央,只见他:

  衣袖飘舞,云胧月华照,遗世独立;

  身影隐隐,雾朦幻灭道,千秋无忌。

  师魁,师魁,魔族师魁突然杀至,又听得他道:“神儒高足,书山有路山座,轩辕皇新封儒王,易春秋·蔺相知,今宵,合该亡也。”

  嚣狂魔道,一言断死。

  就在话落瞬间,极招已成,身影飘忽已至,一掌天灵印下:

  “幻灭真功:吾·灭真!”

作家沙漠骆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