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苦境当前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和平关键

  世外有仙山,名曰长留。

  山不知其高,隐云层叠叠之中;山不知其貌,隐雾霭朦朦之中;山不知所在,隐山峦重重之中。

  传闻,有上古先民,四方求生,深入群山狩猎,偶至仙山,见清灵气秀,见花开美丽,见兽怪避驱,见诸般玄妙。

  先民大喜,回迁族群来,落地生根,至此长留,无病无灾,经百年岁月。

  一日,有族人疑山之高,攀登而上。渴饮风雪寒露,饿食野果杂粮,困宿峭壁悬台。经九日后,攀高近顶,不得再上,抬眼望,云雾渺渺中,隐见神树耸立,直入浩瀚星海。

  星海混沌,群星暗淡,唯一道星宫闪烁,有神人久居。感族人之毅力、赤诚,神人赐福,遣云降旨,传下修炼法门。

  族人感恩,尊神人为宗,日夜供奉,始称云氏一族,奉神旨,替天行,矢志不渝。

  又经长久岁月,一日,魔临长留仙山,引一人入魔,救一人死罪,放一人生路。

  余下云氏一族,全灭。

  那一日,月满仙山,血满长留!

  ……

  吹一缕凉风,落下三两枯叶,堆叠萧萧荒道,更添数分萧萧意。

  “踏……踏……”

  寻声望去,见一袭青衫漫步来,平地踏叶,卷风梭梭,伴着落暮晚霞、凄凄红光,更添了些些萧凉!

  再细看,见他背负手,傲气云霄,谁值天刀出鞘?

  见他紧皱眉,莫大思量,哪个阴诡暗藏?

  见他眼低垂,不遮青光,觑破多少荒唐?

  青衣客,青衣客,青衣临人间,客游行天下,一渡寰宇苍生劫。

  “哎呦,好累,歇歇吧!”

  就在此时,忽有稚童声,从其身后传来,却是两个半大娃儿,合捧着一块似刀的异铁。铁重非常,隐有刀气流转,常人不敢触摸、触之刀气入体,顷刻便亡。

  半大娃儿身形消瘦,步履蹒跚沉重,气喘吁吁,汗流不止。口虽喊着累,足下不停歇,捧刀紧随其后。

  刀中有无形刀气流出,流入二人体内,流经四肢八骸,贯通奇经异脉,祛沉珂、锻脉络、淬气血,于不经意间,重铸根基、重修功体。

  青衣客不理睬,只顾着前行,微转头、余光看去,心下赞赏:这二人,历经磨难,血脉、神魂大伤,功体、根基尽废。然不愧轩辕双子之名,心境沉淀后,不骄不躁,不衰不哀。此番再造,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也!!

  刀气入体,何其疼哉、痛哉!

  两娃儿坚持至此,未曾放弃,可见意志之坚。

  不知觉间,大日落,圆月升,月旁几朵白云飘。月华照下,前路明亮。

  又行许久,经荒野、入密林,踏水过,至一座高山前。山高不入云,树木稀疏,岩壁陡峭。

  他抬头,见白云引路至此,山阻路断。

  不待他有何动作,忽见白云落山巅,化作滚滚烟霞落下,排闼如梯,直落山脚。

  青衣客登梯而上,君帝鸿、君轩辕随其后,直至山巅。

  山巅半方平坦,半方峭壁。峭壁上,一株奇花姹艳。奇花旁,火炉煮茶刚沸,蒸腾氤氲上清霄。

  青衣客笑道:“哈,好友客套咯。”

  他坐下,满斟一杯细品,茶入鼻似云,清清淡淡;水入喉如丝,飘飘渺渺。

  君帝鸿讶异道:“这是……云茶?想不到这世上,除了白云阿伯,竟还有人会!”

  他放下刀,拉着君轩辕坐下,各满一杯饮下,顿感飘飘似仙,如遨游仙境,不甚畅快,体内疼痛,亦舒缓了些许。

  君轩辕道:“刀师尊,这峭壁上的花,甚是奇特,叫什么名?”

  青衣客望去,见花开四瓣,各有色彩,或灰、或青、或蓝、或红,中间含苞。偶闻异味,非香非臭,似枯朽中蕴新意。根植峭壁,上纳烟云、下纳山泽,二气流转不息。

  他摇摇头,道:“世间奇花万千,吾不知也。好友选中此地,招待吾等,定会知晓,稍后问他便是。”

  天时未至,三人闲饮茶,随意谈说。

  君帝鸿心有疑,道:“刀师尊,我思索一路,屠龙、分封之举,真能实现天下和平吗?”

  “哈……”青衣客轻笑,道:“这天下的人啊,万般样,万般心,而生万般果。和平是多数人的愿望,权势是少数人的欲望。一旦欲望膨胀,和平、将成一种奢望!”

  “那屠龙、分封的意义,何在呢?”

  “嗯……有些事,做与不做,是两种不同的结果。你等静下心来,且先细细感悟、天地间的变化。”

  君帝鸿、君轩辕闻言,放空心神,融入天地,顿感天清地明、风和云静。

  久被疼痛难抑的身与心,忽的一松,心旷而神怡。

  君轩辕道:“祥和。”

  君帝鸿道:“平静。”

  青衣客点头,道:“就在不久之前,救世佛大慈悲,大善心,放弃飞升成佛的机会,以舍弃佛位、重入轮回的代价,弘三十三大愿,消弭天地间的劫气、煞气、恶气,人间当有三十三年和平。

  然这和平,非是不做不为,自然来到,芸芸众生的一举一动,无形中做出的选择,才是和平到来的关键。”

  君帝鸿闻言,沉思良久,道:“我明白了,接下来的这场除魔之战,同样是通往和平的关键。”

  青衣客慢饮一杯,看一眼圆月,又看向数十里外、苍茫荒野,道:“然也,天时至也!”

  君帝鸿、君轩辕齐望去,正见荒野之上,肃杀之气弥漫,正魔战局开!

  ……

  寂静荒野,月华辉降,正魔初照眼,不待言,死局陡开。

  “幻灭真功:吾·灭真!”

  魔魁孤云失起手大招,瞬击而去,直灌天灵。危急之际,却见易春秋·蔺相知,掌托崆峒印,举掌应招。

  只听得一声惊爆。

  “砰……”

  霎时,四野荡荡,气浪卷八荒,惊起烟尘滚滚中,两道人影各自飞退而出。

  孤云失落树顶,身如飘絮、似云无定。

  蔺相知落草尖,身若鸿毛、似风无向。

  隔空再照眼,各自凝神,凝元待发。

  蔺相知笑道:“哈,杀吾?凭你吗?笑话啊!”

  一句‘笑话’,足下轻踏弯了草,恍若一道游龙,眨眼已至,抢招攻去。

  孤云失不恼不傲,随意应对,尽挡蔺相知之招,偶有遗漏,身形如雾幻灭,击之不中。

  须臾数十招过,未伤师魁分毫。

  蔺相知微怒,又是一招将出,却见孤云失突然转守为攻,一指悄摸戳来。蔺相知忙收招挡下,借力退去百米外。

  魔魁孤云失蔑笑,道:“呵……如何?能杀你否?”

  蔺相知冷哼,道:“藏头露尾之辈,躲在白云下的阴影,有种别躲!”

  说罢,只见他掌一翻,儒元倾泻而出,崆峒印腾空飞跃起,化作山般大小,底部浮现一字“镇”,直压孤云失而去。

  “镇”字蕴含浩然儒华,正气沛然,邪魔辟易。孤云失抵挡不敌,瞬被压中,身毁、树断。

  “轰……”

  崆峒印落地,大地抖了三抖。震动过后,一时未有动静,荒野再入寂静,唯杀伐之气未消。

  蔺相知皱眉,手一招,崆峒印缩小,飞入掌中,留下一道硕大“镇”字,深印荒野。

  “镇”字底部,缓缓流出缕缕黑气,交汇融合,形成一朵乌云形态,突然飞向蔺相知。

  蔺相知祭出崆峒印护体,不敌乌云随形变化,被击中胸口,倒飞而出,于半空猛吐一口大血。

  孤云失乘势不饶,厉掌再攻。

  蔺相知躲闪不及,又被连中数掌,再吐鲜血。他硬扛一掌,翻手轩辕出,挥剑斩去。

  孤云失幻灭应招,却被斩的云裂、云散,猛的退开,落草尖上。他见蔺相知持剑、拄地、跪膝,剑身颤抖,隐隐不稳,道:“轩辕剑乃杀伐之剑,你握之不住,掌控不了,还能挥出几剑呢?”

  “剑既无用,刀呢?”

  却见蔺相知,收了轩辕剑、崆峒印,擦了嘴角的血,一跃腾空起,凌空虚渡,一指向天,喝道:

  “惶惶人间,天理不彰;荡荡邪魔,肆意荒唐。

  苍天既老,青天代昌;天意化刀,清肃十方!”

  霎时,但见茫茫青天再降,笼盖周天,十方寰宇尽青芒。又见青天深处,天意缓缓浮现,刀似骄阳绽光,光华辉耀,目不敢视。

  月也羞的隐退去。

  “请天意。”

  蔺相知恭请,天意落下,入其掌中,挥刀斩去,听得他道:

  “向天借刀·斩魔戮!”

作家沙漠骆驼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