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博侦探系列1雨夜谋杀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初步调查

  第二章初步调查

  第一节

  送走张文华,盖博把助手喊到办公室,这个年轻人,身体强壮,名叫丁涛,法学院毕业的高材生。

  “丁涛,准备一下行李,买两张南宁的机票,今天晚上出发”“好的,盖老师”。说完,丁涛走出办公室。

  四月的广西,比北方大有不同,早上九点,太阳已经有一种烧烤的感觉。牛家湾坐落在广西南部。大片的水稻快要成熟,金灿灿的稻穗一望无边。

  他们一边走一边打听,找到了这个小村庄。看上去有几百户人家,房子大多是两层,也有三层的。他们走到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地方,站在土坡上。四外望去,

  村子和村子相距大约三里远,连绵不断。

  “盖老师,我们不进村子吗?”丁涛很好奇。“这样,丁,我们再走几里路,到旁边的村子去”“好吧”丁涛带着一脸疑惑,但他什么都没说。

  二十分钟后,他们到达牛家湾东边的一个临近的村庄,走到村口,小路上走来一个中年农民。盖博迎上去。“老哥,麻烦你我打听一下,这是牛家湾吗?”

  中年人打量着他们,你找牛家湾?哎呀,牛家湾在那边,你们走错了方向,在你们后面那个方向。他说着指向他们身后。

  “奥,这么说,这里不是牛家湾?”盖博做出诧异的表情。

  “不是,这是陈庄村,你们背后两里地,那才是牛家湾”

  “谢谢!谢谢!看来我们真是走错了。老哥那我问问,牛家湾有学校吗?”

  “有啊,每个村子都有小学,初中就得到乡里才有。我们都属一个乡,水井乡,哪里有初中,高中。”

  “这样啊,那我再问问,您这个村怎么叫陈庄村啊?”

  “哎呀,这还用说,姓陈的多吗,是不是啊?”

  “您贵姓啊,”

  “我当然姓陈啊”中年人显得很自豪的样子。“我们村大部分都姓陈,都是我的本家啰”

  “奥,是这样啊,谢谢,我再打听一下,牛家湾您熟悉吗?”

  “当然熟悉啊,邻村吗,他们那里也有我们本家的,我的老婆娘家就是牛家湾的”

  “谢谢您,这样,我们就先走了,得赶路了”

  “好啊,再见”

  “再见,老哥”

  中年农民转身向田里走了。

  “丁涛,我们现在就去水井乡吧”

  “好的,盖老师”

  去往水井乡的路上,丁涛实在忍不住了。“盖老师,咱为什么不直接去牛家湾呢?”盖博笑了笑。“我们谁都不认识,直接去牛家湾容易引起好奇,不如先找个认识人然后再去好一些。”

  “去哪里能找到认识人呢?”

  “水井乡中学,到那里我们找找陈小妹当年的班主任或者代课老师,这样不难找到她当年的同学啊,特别是同村的同学,自然就有熟人了,对吧?”

  “嗯,明白了,原来如此。”丁涛现在感觉轻松了许多。

  到达水井乡中学校门口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盖博看看表,11点28分。他们站在校门口对面的马路上,过了一会儿,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校门。他们在旁边观察了一会,看到几个男生,于是迎上去。“同学,麻烦你,我想问问你们语文老师是叫黄文龙吗?”

  两个男生看看他们,“不是,我们语文老师是叶超。你们可能找错学校了。”“奥,这不是牛家湾中学吗?”

  “牛家湾哪里有中学,这是乡里的中学,你看,牌子上写着呢,水井乡中学。”说着其中一个男生指了指校门口的牌子。“奥,对不起,你看我们走的累了,居然没看到牌子,谢谢。”

  两个男生说完走了。盖博和丁涛走向校门口,门口传达室的值班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正坐在玻璃窗前看着学生们陆陆续续走出校门。

  “请问,这是水井湾中学吗?”盖博走上前问道。“是啊,你们找谁?”

  “奥,我们找一下叶超叶老师,他下课了吗?”

  “下课了,他还没出来,去办公室找吧,左边第二个办公室”。她边说边指了指第一排平房。每间房子旁边墙上有个牌子。

  “谢谢您”。

  说完,他们走向那间办公室。门开着,天花板上的电风扇慢悠悠地旋转着。从门外就能看到墙上的画像,里边一张是莎士比亚,门边一张是托尔斯泰。脸面坐着两个老师,还有一个站着正在整理桌子。

  丁涛上前敲敲门,三个老师都抬起头来,其中一个说到“请进。”

  “请问,叶老师是哪位?”

  坐着的其中一位站起身来,“我就是,你们?”

  “叶老师好,我们是从牛家湾来,找您打听点事”盖博微笑着走过去,和叶老师握握手。

  “请坐,请坐,坐下来说”说着,叶老师搬了两把椅子。另外两个老师,打了招呼说去吃饭了。然后走出办公室。

  叶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包香烟,递过来。盖博摆摆手表示不会抽。叶老师拿出一支香烟点上,然后吸了一口。“两位什么事,请讲?”

  “叶老师,是这样,我们刚才去了牛家湾,那里没有中学,所以来了这里。”“奥,乡里只有这么一所中学,村里都没有。那你们找我什么事情呢?”

  “是这样,叶老师,我们是A城一家设备公司驻南宁办事处的人力资源部工作人员。”说着他拿出一张名片,上面写着:A城精密设备公司南宁办事处人力资源部经理,丁涛,下面有电话地址等等。

  叶老师接过来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放进抽屉。“叶老师,不瞒您说,我们这个设备多少涉及一点保密性质,所以,您理解,对于员工有一些格外的要求,需要多一些了解。其实也没有那么神秘,只不过形式而已。”

  “那我能帮你们什么呢?”叶老师显得很困惑。“是这样,最近招收了一批新雇员,大部分都是您的学生,当然是以前毕业的,有的已经好几年了,所以向您了解一点简单的情况。”叶老师显得稍稍平静了些,他又吸了一口烟。“这样子,那没得说,应该的,但不知道你们了解哪一个?叫什么名字?”

  “其实,主要的就一个,她是个女生,长得好漂亮,名字是陈小妹。您还有映像吗?据说当年学习很好的。应该是五年前离开学校的。”

  “奥,那么久了,我得想想”说着他打开抽屉翻了一会拿出一张照片。“五年前的毕业照,他递过来,你看是哪一个?”

  盖博接过来,这是一张黑白照片,略微发黄了。上面总共有差不多五六十个人,前排应该是学校教职员工。第二排起,都是学生,大约五十个左右,他挨个看着,然后从公事包里拿出从张文华那里得到的陈小妹的单人照片,仔细比对,叶老师也跟着比对,大约三分钟后,叶老师指了指合影中第三排的一个女生,“是她,没错,学习成绩很好的,是她,陈小妹,牛家湾村的,我想起来了。”

  盖博松了口气,“那么,您能不能回忆一下陈小妹当年的情况,给我们介绍一下?”

  “嗯,当然可以。这个女生古文学得最好,作文写得蛮不错,本来可以考大学的,可是她家里条件不大好,父母不大支持,听说让她高中毕业就嫁人了,她有两个弟弟,后来也是在这里读书的,其中一个学习也不错的,后来读了南宁的一所大学。可惜了,一个女娃子。”说到这里,叶老师轻轻叹了口气。“当时牛家湾来的总共有五个娃儿,三个男生,两个女生,你看照片上。”他指着另外一个女生说,“这个女娃和她一起的,后来考上了广州的大学。她们两个很要好的,她叫黄月萍,这个我记得,毕业后就在南宁工作了,前两年还回来学校看过我。”

  “那她现在能联系上吗?”

  “当然能,我这里有她的电话,单位地址都有。”说着他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笔记本,翻到第二页,“就是这个了,黄月萍。”然后把笔记本递给盖博。盖博示意丁涛记下来。“太感谢了,叶老师,这样吧,打扰您这么长时间,正好中午了,我们还没有吃饭,您肯不肯赏光,陪我们一起吃个饭,我们初来乍到,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听说外地人常常受骗的。再说,还有一些疑问讨教,您看行吗?”叶老师略加思考,然后双快的答应道。“那就让你们破费了,我本来打算回家吃饭的,老婆这个时间饭都做好了。”“别客气,应该我们谢谢您才对,还有好多事情想要向您了解呢!”

  一边吃着桂林米粉,就着猪脚,凉菜,一边喝着叶老师推荐的米酒,一边聊天。

  第二天早上吃过早饭,盖博和丁涛前往黄月萍的单位,这是南宁一所重点中学。黄月萍从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中学时期她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像叶老师一样做一名人民教师,所以大学毕业后她放弃了在广州工作的机会,回到南宁。学校环境很好,比她当初的中学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参加工作三年后,就分到了福利住房,如今已经结婚。孩子三岁了,是个男孩儿。丈夫在机关工作,可以说方方面面都称心如意。公公婆婆就在本地工作,平常帮忙带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好运气都让她赶上了。

  看着两个陌生人,她一边泡茶,一边说起中学生活。“那时候,我和陈小妹真是亲如姐妹,一块儿上学,一块回家,形影不离。后来她喜欢上一个男生,是陈庄村的,很上进,只是家庭条件不大好,学习也一般,不过长得很帅,体育很好,经常在学校运动会上拿奖牌。”

  “她们有时偷偷约会,就在我们村旁边的一片林子里,每次约会过后,她都给我讲他们两人的故事,我一直好羡慕她,甚至有点嫉妒。后来陈小妹的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骂了她好多次,要她和男朋友分手,本来她学习很好的,可是父母不让她考大学,而且刚刚毕业就把她嫁人了,也是我们村上的,他家生活很好,父亲在乡里上班。她哭过好多次,有时还对我说她活得好累,好辛苦。结婚以后他和前男友可能还有来往,村里人风言风语,那时候我在广州读书,放假回家来,也听说了。我二年级的时候,她老公和她离婚了,当时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好可怜。之后她来了广州打工,他的前男友也来了广州这里打工,两个人一直没有放弃对方,我毕业那年,还见过面的,后来她说有朋友介绍她去上海工作,薪水,各方面条件好一些,这几年她很少回老家,有时回来,也难得有机会见面,她说她的前男友和她一同去了上海,我问她为什么不结婚,她说想在上海安家,不回来了。就是当时条件不具备,所以要晚几年结婚,反正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到她了。她离婚后,她的父母对她很不好,所以很少和娘家联系,刚到上海时候我们还会有电话联系,有时偶然写信,后来大家各自忙工作,联系就少了。”

  盖博和丁涛仔细听着,黄月萍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她很健谈,开朗,活泼。

  “那么,她的前男友名字方便告诉我们吗?”盖博总算找到一个问话的机会。

  黄月萍这时仿佛刚刚见到他们,她打量着眼前这两个自称什么什么南宁办事处的工作人员,“你们雇佣员工要这么认真?连她的男朋友也要了解?”

  盖博笑了笑。“黄老师是这样,如果我们知道她男朋友的情况,说不定可以一同录用到我们公司,那样的话,她们两个人岂不是可以永远都在一起了?”

  “那太好了,不过你们说陈小妹回来南宁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她知道我在南宁的。”

  “是这样,她上海那边手续还没有办清,只是先把她的简历寄过来,人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到时候,我们一定转告她你很想她,她一定会来看你,你说呢?她知道你的单位吧?电话有吗?”

  ‘’电话就没有,单位她是知道的。我这里很好找的,没有电话也能找到我啊。’’

  “对对对,是这样,这么有名的学校当然好找,黄老师,你还没有回答我,她的男朋友叫?”

  “奥,他叫陈朝阳,陈庄村的。”

  “谢谢,谢谢,真的非常感谢你,黄老师,有机会一定再次拜访您,如果您有什么需要我们效劳,一定开口,名片上有我们的电话。你看好吗?”

  “好的,好的,就是陈小妹什么时候回来南宁一定告诉我。”

  “没问题,愿意效劳,那么,黄老师我们就先不打扰了,再有什么需要请教的可以给您打电话吗?”

  “可以的,随时都可以的。”

  “好了,那您忙,我们先告辞了,最后再说一声,非常感谢!”

  “不用客气了,那么两位慢走。再见。”

  “再见。黄老师。”

  出了校门之后,盖博对丁涛说:你看,现在我们该去见见这个陈朝阳了,我真的希望他就在陈庄村,哪也没去,尤其是千万别在A城。“是啊,老师,哪怕一直都在上海也好。”两个人彼此看了看对方,会意的点点头。表情里既有一丝轻松,也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第二节

  六月的上海,天气总有一种湿漉漉的感觉,接连几天一直在下雨。闵行区最南边,靠近乡下。周围都是一片片的农田,零星地有一些高楼。陈小妹就住在工厂不远处一间农家院子里二楼的一间房间里。这里基本上都是出租房,来自天南地北全国各地的打工族。村子里街道狭窄,今天休息,街上虽然下着雨,依然是人来人往。一家小超市的门口,有两部公用电话,陈小妹一家排队等了很久,总算轮到她了。她的内心非常焦躁,听起来今天的电话铃声也比往常节奏快乐许多。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小妹,你还好吧?”“我还好,亲爱的,你呢?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我好害怕,好担心你。”

  “我还好,这些天似乎过了好几年,很煎熬。算了,别说这些令人伤心的事了,你身体还好吧?平常吃饭伙食要好一点,注意营养,晚上早点睡,明白吗?”

  “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这些,你的情绪好些没有?”

  “近两天好多了,刚开始那几天,就像丢了魂一样。”

  “你好好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吧,单位里让其他人多分担一些好了。我好想你,什么时候你心情好了,我来看你吧?”

  “过去了,都过去了,不用想那么多了,如果你能请假的话就请个假,过来住一段时间,如果请不了假,干脆辞掉这份工作,我养你好了。反正现在我已经单身了。”

  “我不能随便辞职啊,好不容易找到这份工作,再想找就难了,我不能总是伸手向你要钱啊,那样你会瞧不起我的,你身边那么多女孩子,唉,到时候你就不稀罕我了,我怎么办呢?”

  “怎么会呢?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啊?除了我的妻子,你是我唯一约会过的女孩子,你信吧?”

  “我当然相信你,不然我怎么会把什么都给你呢?只是时间长了,我担心你就把我忘了,等你嫌弃我的时候,我不就是一个陪你的女人嘛,我也没有学历,一无所有,现在年轻,有点姿色,过几年就什么都没了。”说到这里,她有点伤感,不由得轻轻抽泣。电话那边,很焦急的声音“小妹,你别这么说,我对天发誓,除了你,我绝不再找别的女人,你答应我吧,辞掉工作,来我这里吧,求你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那我怎么和单位讲啊?单位对我不错的,这你知道。”

  “你就说你要回老家,谁会阻拦你呢?”

  “我心里很乱,你让我想想好吧?给我几天时间。”

  “可是我每天盼着你到我身边,不要犹豫了,好吧?我求你了!”

  “亲爱的我的丈夫,你可不要求我,我怕承担不起。你还是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呢?我没有主意了,帮帮我吧,你是我的男人,我需要你帮我做决定,亲爱的,好吧?”

  ‘’这样,下午你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你就辞职,我给你订机票,明天下午或者晚上的航班,随身衣服带上,其它都送人吧,或者干脆扔掉,这样决定了,好吧!”

  “我的内心很惶恐,生怕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无依无靠,万一,万一你变心了,我还怎么活下去呢?唉!

  快安慰我吧,亲爱的只有你能够让我开心起来。”

  “好了,小妹,就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明天我们就在一起了,永远,永远,任何人都不会再欺负你,我要让你过上像公主一样的生活,弥补你从小所遭受的不幸。快点答应我,快点!”

  “好吧,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一生的依靠。我答应你。亲亲我。”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轻的亲吻声。陈小妹好陶醉,她哭了。眼泪伴着雨水陪着她一路回到住所。

  一边走着,盖博问道:“丁涛,你看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呢?”

  “老师,咱们去陈庄村查一查陈朝阳的情况吧?看看他究竟在哪里?是在家里,是在上海,还是在A城?”

  “可是我们从哪里了解呢,去村里?在当地人看来我们明显是外地人,会不会引起好奇心,他们会不会怀疑我们的目的?

  “怀疑是难免的,不过如果我们能有一个村里的熟人就好办了。比如那天碰到的那个中年农民,真希望再碰到他。”

  “有道理,那我们去碰碰运气吧!”

  第三节

  这是第二次来这个村子,所以路比较熟悉,午后时分,他们来到村边,四外看看,田里零星的有几个人影。

  他们走进村子,路旁有两个中年妇女正在聊天,他们走过去。“两位大姐,你们好,我想打听一下,有一个叫陈朝阳的小伙子你们认识吗?”

  两个妇女停止了交谈,打量着这两个不速之客。其中一个问:“你们是什么人?”

  “奥,我们是陈朝阳的朋友,在A 城认识的,正好出差,顺便来看看他的家人,捎个口信。”

  “A城?那么远的地方来看他家里人?”

  “刚好来乡里出差,一打听,离得不远,所以就顺便过来一趟,对了,原来他在我们公司上过班,关系不错。”

  “奥,这么回事,拿去他家吧,西边300米,到那再问问,陈老庆家就是了。”

  “谢谢,他离开我们公司有段时间了,后来联系也不多,最近他回来了吗?如果他在家就太好了。”

  “他去年春节回来过,今年好像没见到过,去他家里问吧。”

  “好的,那太谢谢两位大姐了,我们就先走了,再见!”

  说完他们两个继续往前走,一直走到刚才那个妇女描述的地点,向旁边的人一打听,找到了陈朝阳家。

  院门开着,院子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在磨镰刀,抬头看到他们,就站起身来。:“你们找谁?”

  “是李大叔吧?我们是陈朝阳的老朋友,这几天正好来这里出差,顺便来看看您和大妈。”

  “那就进屋吧?那么老远来这里出差?”

  “是啊,巧得很,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来看看,我们和陈朝阳关系一直很好,他工作很卖力气,我好歹当过一段他的领导,所以来看看长辈也是应该的。是吧,大叔?”“哎呀,领导客气了,不敢当啊。快进屋。”

  这是一栋两层小楼,石头泥墙,一楼是个厅堂,角落里是厨房,厅堂西边是竹子楼梯通往二层,那里应该是几间卧室。厅里摆放着一张旧木桌,旁边几个竹子编织的凳子。他们随着主人坐下来,陈老庆忙着给他们倒了两杯水,然后坐下,看看两人。

  “你们看家里也没有什么像样的东西招待,不好意思啊,喝杯水吧。吃过饭没有,要是没有吃饭,你们坐一下,我去喊老婆回来煮点米粉,她去旁边串门子了。”

  “不用麻烦,我们吃过饭来的。您坐,咱们说会儿话。”

  “好啊,好啊。朝阳没有给领导惹麻烦吧?”

  “看您说的,朝阳干活好着呢,最近他没有回来吧,听说去年过年他回来过。”

  “是啊,去年大年前回来几天,刚过初九就走了,哪里能总回来,要好多钱呢!”

  “是啊,路挺远,车费很贵。”

  “是啊,要买火车票,还要汽车票,路上还得吃饭,这孩子不舍得呢。”“是啊,好不容易打工赚点钱哪能随便花呢?还得留着帮衬家里不是?”

  “是啊,这孩子蛮辛苦,家里就这个样子,出去那么远,赚点钱回家来,还要盖房子,娶媳妇呢。”

  “就是,就是,他和陈小妹这么多年了,也该结婚了。”

  “嗨。谁说不是呢,可是这个娃子不听话,非要找这个离过婚,还有孩子的女人,真是没有办法。娃娃大了,管不了了。”

  “是啊,他和陈小妹感情很好,当初要是?”

  “别提了,当初人家娘家嫌我们家里穷,死活不同意这门亲事,也难怪,哪个父母不想女儿嫁个好人家呢?”

  “不过,都过去了,现在就说现在吧,两个人终于能走到一起了,咱们也应该高兴啊?”

  “是啊,也是,娶个什么女人都是过日子,生孩子,过得开心就算了。可是我每次问他什么时候把这个小妹娶回家,他总是说不急,等等等等,这一晃又好几年过去了,女人年龄大了,要个娃就难了。”

  “大叔,还好,他们不过二十多岁,还年轻呢。”

  “在乡下,二十岁已经有孩子了,还是大了些,快要二十五了。”

  “对了,大叔,他后来离开我们公司,就是去年吧,后来去了哪个公司啊,我们也有日子不见了。他也没去看过我们。”

  “他说跟着一个老板还是老本行,没有文凭,一辈子卖苦力了,还是一家机械工厂,好在有点手艺,毕竟做了好几年了。”

  “是啊,我们也是一样,整天给别人打工,都是一样的。”

  “你们当领导,那不一样,再说你们城里人,父母都有工资,买个房子容易得多啊。不像我们乡下人,种点粮食刚够吃,哪有钱在城里买房子?”

  “说的也是,是难点,不过慢慢来,您有他的电话吧?等我们回去找找他,也许以后还能互相帮衬帮衬呢?对吧。”

  “他留过电话号,我来找找看。”

  说完,陈老庆上楼去了,过了一会儿,他手里拿着个本子下来了,好像是中学生用的那种横格本,已经很老旧了。

  陈老庆重新坐下,翻看本子,然后他找到一个电话号码。说就是这个号码,然后把本子递过来。盖博接过本子,看了看,是A城的号码,然后示意丁涛记下来。

  “大叔,家里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转告朝阳吗?我们再过一两天就回去了。”

  “家里没有事情,让他安心工作,经常打电话回来。”

  “好的,我一定转告朝阳,你们二老保重身体,我们就先回去了,好吧?”

  “晚上在家里吃饭吧?”

  “不用客气,大叔,下次到这里出差我们再过来看望您。”

  “那你们慢走啊?记得下次再来啊!”

  他们起身告别了陈老庆,出了院门,沿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到了乡里,坐长途车返回县城。这一天就住在县城。

快乐的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