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博侦探系列1雨夜谋杀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章 故地重游

  丁涛走后,盖博也出发了。他再一次来到陈朝阳租住的地方,查看这个院子周边的环境,顺着一条狭窄的巷子,他来到那间西房外面,查看那扇不大的窗户,虽然窗户不大,但是进出一个人还是可以的。窗户的下边缘距离地面大约一米七八的样子,刚好可以保证普通人不借助工具的话,看不到房间里面,如果想爬上去进入房间,恐怕有一定难度,因为这堵墙光秃秃的,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里面一个布帘子很破旧,似乎已经用了好多年,不过很干净,显然燕子是个勤快的女人。他又顺着巷子来到前院,两米高的院墙镶嵌着一个大铁门,两扇加起来差不多接近两米的宽度,中间部位有一个正方形的开口,可以轻松地把手伸进去,平常不上锁的时候,打开横的门插就可以自由出入。

  这是一套老式的四合院,东南西北都是房子,中间院子靠近正房台阶的地方有一个水池,装着自来水管。整个院子的居民都从这里打水。

  周围的房子也都是这种样式,只是有的大点,有的小点,一排一排的排列着,和盖博父母住的院子基本一样。

  距离这个院子几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卖部,装有几部公用电话。

  这是距离李朝阳住所最近的公用电话了。步行五分钟,可以走到一条大街,那里有公交车站点。

  回到律所,丁涛打来电话:“盖老师,之前我疏忽了一件事,刚才想起来,所以我又去了一趟“小赤佬”住的宾馆,查了他的退房记录。案发当晚他十二点之前就退了房,可是他去机场的时间是后半夜三点多,这中间有三个多小时,不知道这段时间他在哪里,在做什么。”

  “明白,涛子,你继续跟踪张文华,当然还有陈小妹,看看最近他们有没有外出计划。”

  “好的,明白。我已经在内部买通了一个眼线,张有什么动向,我会第一时间知道。”

  “太好了,“小赤佬”的事你先放一放,我让其他人跟进。”

  “好的,明白。”

  他泡了杯茶,然后坐下来。

  :如果说,陈朝阳就是凶手,可以设想他有一个帮凶,这个帮凶并不知道他要杀人,以为只是偷盗,帮他掩盖事实,比如,在他作案后的那段时间里,“代替”他和燕子待在一起(假设燕子事先被下了药,处于昏睡状态。)

  他应该是陈朝阳出去之前从后窗户由陈朝阳协助进入房间。这样就能解释房东老太太听到的屋子里的声音,让她确信陈朝阳在屋里,毕竟咳嗽声是男人发出的,她想当然认为那就是陈朝阳。作案后,陈朝阳有充足的时间赶回来。这个“帮凶”协助他从后窗户进入房间,这时大约是三点半,天还黑着,房东老太太五点醒来之后,在走廊下走了一圈然后回到自己房间,此时应该陈朝阳回来之后。他把身上的湿衣服换掉,把偷来的现金给了同伙,至于首饰等等其它贵重的东西压根儿就没提,他的同伙只是在屋子里待了一晚上就拿到三千元报酬,应该心满意足了。六点半之后,像往常一样,陈朝阳开门到院子里洗漱,这时院子里其它住户也陆陆续续起床了,大家都看到了陈朝阳。

  回到屋里之后,吃过事先准备的早饭,大约七点多的时候,他喊醒燕子,让她看到自己,误以为整个晚上,他们都在一起,因为安眠药的作用,她此时依然非常困倦,看了一眼陈朝阳就倒头又睡了。平时她也起得很晚,中午之后才上班,所以没有任何人会怀疑。

  然后陈朝阳和往常一样出门去上班,只是手里提了个袋子,里面是换下来的湿漉漉的衣服,(他不能留在屋里,免得燕子起疑心。)院子里其他住户基本上也差不多陆陆续续出门了,大约八点钟的时候,房东老太太出去遛弯顺便逛早市买菜(平常一向如此)

  此时院子里只剩下睡梦中的燕子和那个同伙(后来得知他叫高家旺,外号“老三”。)

  听听院子里无人,他知道其他人都出去了,他起身离开了院子回到自己的住所。把钱放好,换了件衣服然后去上班了。

  燕子起床后,和往常一样吃饭,快到中午的时候去了店里上班。

  这就是以往发生的事情回放。盖博仔细推敲着,看看有没有说不通或者矛盾的地方。似乎没有,一切都环环相扣,严丝合缝。只是陈朝阳会让一个男人和他的女朋友单独待在一起吗?在深夜?这似乎说不通。

  他给丁涛打了个电话,最近律所主要人员刚刚配备了手机,社会上统称为“大哥大”,有了这个新型的通讯工具,现在一切都方便多了。

  半个小时后,丁涛出现在办公室。

  “盖老师,就目前来看,似乎没有什么动向,张文华和陈小妹在度蜜月,因为工作上张文华离不开,所以最近应该没有计划出行。”

  “这样,涛子,既然有了眼线,就不用每天监视了。有个新任务需要你去完成,我判断陈朝阳有一个同伙,当然假设他是嫌疑人的情况下,你去查清这个同伙的身份,从他日常交往的朋友,来往密切的社会关系入手。”

  “好的,我就学学警察同志,来个摸排。”

  “是这样,不过尽可能不要闹的满城风雨,越低调越好。”

  “明白,我这就出发,有情况第一时间向您汇报,他拍了拍手中的“大哥大”,盖老师这东西真好。”

  盖博笑了笑,“嗯,确实不错,联系起来方便多了。”

  “等等。”盖博把刚才的设想说了一遍,征求他的看法。

  丁涛想了想“理论上有可能,只是让一个男人和自己的女朋友单独在一起,特别是还是深夜,有点悬,要是这个同伙是个太监就行得通了。”

  “对呀,你提醒了我,当然不可能是太监,比如要是这个人不会和燕子发生任何事情,那就可行了,一个女的?”

  “除非这个女人本来就是小偷,普通女孩应该不会,不过要是不需要别人帮忙,比如在夜里两点钟能准时发出咳嗽声,听起来像陈朝阳,放录音怎么样?”

  “好思路,只是谁来控制录音机呢?莫非燕子参与其中?”

  “如果真是这样,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算了,还是先查查这个同伙吧。”丁涛乐呵呵地出去了。

快乐的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