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博侦探系列1雨夜谋杀案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大结局

  七月的北戴河海滨浴场,人山人海。在这些人群当中,我们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张文华和陈小妹。这是陈小妹有生以来第一次享受着沙滩上的阳光,小的时候,每当夏天到来,她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经常在村子旁边的荷塘里玩耍,不知不觉就学会了游泳,而且水性很好,但是她从来没有在大海里游过泳。今天是头一次这样畅快地在海浪里翻滚划水,比起荷塘,大海不知要大多少倍,而且在海里游起来很轻松,毫不费力。随着海浪涌起落下,她感觉自己就像一片浮萍一样自由自在,相反,张文华和她相比之下,就显得有点笨手笨脚,他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妻子像鱼儿一样划来划去,简直羡慕的无以言表,他跟在她的身后,不离左右,看着她潜水,翻跟头,简直和平常判若两人。

  他突然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子天性如此的活泼,可爱。他能想象,她童年时的情景,和一群孩子一起在荷塘里游戏。一直到太阳下山,她还是意犹未尽,恋恋不舍。对于张文华而言,这次休假也是几年来少有的一次机会,公司里考虑到他新婚,所以把机会优先给了他。昨天,盖博给他打来电话,得知他到北戴河度假,特意叮嘱他要注意安全,晚上最好不要到海里去。可是几天来他玩的很开心,所以今天晚上晚饭过后,他和陈小妹从宾馆散步来到海边,有些人租用充气垫躺在上面休闲,陈小妹看着有点动心,所以干脆他们也租了一个,陈小妹让他躺在上面,自己推着他在水里边游边休息。十分钟后,充气垫已经远离了海岸,水并不深,大约两米的样子。累了就躺下来休息,玩一会,歇一会。不远处也有几个垫子飘来飘去,都是年轻的恋人,一对一对。

  这时垫子突然有些倾斜,陈小妹坐起来查看,就在这时,她猛然发现似乎有什么东西拖着张文华离开了气垫。而且在向下沉。她赶紧下水游向张文华,可是看起来他移动的很快,他开始呼喊,一边在挣扎,就在此时陈小妹赶上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用力向上推,她觉得张文华的身体好沉重,有一股向下的力量牵引着,几乎连她一起往下拖,她开始紧张,大声呼救,就在这时,她看到两个人影出现在周围,有一只手够到了她,紧接着另一只手也加入进来,她的身体开始向上浮,不一会,张文华也浮了上来,再后来,有一个怪物一样的东西也浮出水面,那是一个穿着潜水衣的人,看起来那人正试图摆脱,可是没有成功,过了几分钟,一群人都上了岸,一盏马灯点亮了,她急切地呼唤张文华,他吐了几口水,然后睁开眼,这时他们注意到旁边的几个人,盖博,丁涛,田苗苗还有那个穿着潜水衣的人。看到每个人都没有了危险,盖博把那个人的潜水面具摘掉了,陈小妹一看差点晕过去,是陈朝阳,怎么会是他,他来做什么?盖博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惊魂未定的张文华似乎没有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愕然地看着盖博,然后看看陈小妹,他一把搂住陈小妹,“小妹,你没事吧?刚才发生了什么?”

  陈小妹紧紧地抱住张文华,生怕失去他,就像刚才那样,她差一点没有够到他。突然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声嘶力竭。眼泪汩汩而出,陈朝阳面如死灰,他完全没有了力气,颓丧地倒在地上。

  等他们相互搀扶回到宾馆房间,大家安静了下来,盖博开始了案情分析。

  大结局

  案发当晚12点过后(罗彤案件),陈朝阳携带事先准备好的工具,

  从后窗出来,在此之前,晚饭时他在燕子喜欢喝的饮料里放入了安眠药,此时燕子正在沉睡。

  他选择步行到达案发现场,他翻越围墙,进入小区,来到死者所住小楼,这是一栋三层楼,一层是车库,二层是客厅,餐厅,三层是卧室。他沿着墙边的管道爬上车库平台,用扩张钳松动了不锈钢护栏,然后在窗户把手上方位置的玻璃上切割了一个方形洞口,伸手进去打开了窗户,正当他准备进入房间时,下意识的回头四处看看,借着昏黄的路灯,在雨水的雾气中,他突然发现在距离他200米处的墙角有一个人影在晃动,惊恐之余,他顺着管道下来,从原路逃离了小区,一路小跑回到住处,此时大约是临晨一点过后,他从后窗户进去,惊魂未定,大声喘息着,过了几分钟,他稍稍平静下来,看着熟睡的燕子,他把湿漉漉的衣服脱掉,连同工具包塞到床下,然后紧张和恐惧之余他开始咳嗽,恰在此时,起夜的房东老太太,习惯性的推门出来,在屋檐下的走廊里占了一会儿,她刚好听到陈朝阳的声音。

  天亮之后,他拎着一个包像往常一样去上班,那里面装着换下来的衣服还有工具。

  在厂里他听说了发生在金河小区的凶杀案。他满心疑惑。不知道是不是当时看到的那个黑影在他走后作案。

  那个黑影不是别人,正是高家旺,当晚他在丁涛逗留的饭店喝了酒,当时已经是半夜,喝完酒之后,他想到那个经常去的赌博点打打牌,当他走到巷口时,刚好看到陈朝阳从后窗户出来,身上背着一个包,他很好奇,三更半夜,陈朝阳要去做什么,为什么从后窗户出来?他尾随着陈朝阳来到金河小区,远远地观察,后来陈朝阳发现了他,当然他确信陈根本看不清他是谁,陈朝阳逃走后。他顺着刚才陈朝阳上去的管道爬上去,看到窗户已经打开,他判断陈朝阳肯定是来行窃,据此判断,陈一定事先踩过点,这家人一定很有钱,所以他进入二层客厅,当他蹑手蹑脚爬上三楼时,罗彤可能听到了声音,她打开床头灯,走出卧室查看,她看到了一个黑影,正站在楼梯口,她惊恐之中准备大声呼救,这时,高家旺冲上去将她按倒在地,为了防止她呼喊,他用一只手控制了她的胳膊,用膝盖压住她的身体,另一只手死死卡住她的喉咙,由于紧张,再加上酒兴发作,他用力过猛,掐断了死者的气管,十几秒钟之后,他感觉到对方不再挣扎,他以为她昏过去了,

  他迅速来到卧室,为了防止留下指纹,他随手把床单撕了一条缠在手上,然后打开床头柜,偷走了他认为值钱的东西,等他走出卧室,发现死者一动不动,这时他很害怕,蹲下来检查死者的呼吸,他吃惊的发现死者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这时他想到了刚才搏斗可能留下来指纹在死者脖子上,他来到卫生间,,端了一盆水,用床单沾着水擦死者的脖子,直到他认为已经擦干净了,逃走之前,他打开了水龙头,看着水越来越深,直到淹没了死者的颈部,才逃离了现场。

  案发后过了几天他和平常一样开车出门到了丘城,那里有他的相好,每次到丘城他都住在相好那里,他把偷来的东XZ起来,唯独死者手指上摘下来的那枚戒指,他觉得很漂亮,送给了她的女朋友阿凤。尽管在外面他什么人都不怕,但是在阿凤面前,他却像个大孩子一样,言听计从。他总是不停地讨好阿凤。

  他陆陆续续把偷来的东西卖掉,挥霍一空。他并不知道那枚戒指价值几何,那时张文华在今年结婚纪念日送给妻子的礼物,花了玖万玖仟元的一枚钻戒。

  阿凤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她也不知道这枚戒指如此贵重,人都有虚荣心,她不无炫耀的在姐妹面前炫耀这枚戒指,终于有一天,一个懂行的姐妹说这枚戒指价值上万,她心里很高兴,但是并不相信,在她看来,也许值一千元吧,那就很值钱了,但是高家旺开大车收入确实很高,所以她从没怀疑戒指的来路。

  我们的同事丁涛拍了照片回来,就是这张照片,高家旺以为所有戒指都一样,但他并不知道,这枚戒指上刻了几个字母:L.L.T,那是罗彤也就是张文华妻子的名字缩写。第一个L代表LOVE,爱的意思。照片局部放大之后,

  经过张文华辨认确实是他送给妻子的礼物。

  这就是整个案件的经过。

  至于那个“小赤佬”现在已经查明,陈朝阳在上海其间,你们曾经就职于同一家企业,平时很要好,这一点陈小妹可以作证。你离开上海后,委托他监视陈小妹,后来你得知陈小妹有了新的男朋友,就是张文华,你摸清了张的工作单位和住所,案发前曾经不止一次前往金河小区了解周边环境。案发前你从“小赤佬那里得知张文东去了上海,家里只有他妻子一人,你制定了谋杀计划,不过幸运的是,没能完成,而那个高家旺却鬼使神差替你完成了。你得知罗彤被杀,心里既惊恐,又高兴,在你看来,距离你的目标实现已经越来越近了,陈小妹和张文华结婚,使你既痛苦,而又庆幸,你觉得只要杀了张文华,他的财产就会落入陈小妹的手里,而你还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和陈小妹重修旧好,那样一来,你就过上了有钱人的生活,同时还能和陈小妹在一起,这是你多少年来的梦想。但是你并不知道,陈小妹已经对你死心了,她爱上了张文华,与你相比,张事业成功,学识比你不知强多少倍,最重要的,张文华比你更加体贴她,爱护她,不像你那样只是想着占有她。在她看来,你很自私,特别是和张文华比较一下,就显得更加让她无法忍受,所以实际上是你一直一厢情愿的以为她还能够接受你。”

  张文华疑惑地听完盖博的论述,他似乎没有完全听懂“盖先生,还有一件事我不明白,你怎么知道那天夜里跟踪陈朝阳的人就是高家旺?”

  盖博喝了口水,把目光转向丁涛。“涛子,你来说说这个问题。”

  “好的,是这样,我调查过高家旺,当然也包括他在丘城的女朋友,案发当晚他在那家小饭店喝酒之后,饭店老板看到他朝陈朝阳住所方向走去,后来我在高家旺女朋友那里拍到了那个戒指的照片,然后确定那个人就是高家旺。”

  “可是你们是怎么确定杀死罗彤的人不是陈朝阳呢?”

  ‘’是这样,法医鉴定结果显示罗彤死亡时间是临晨两点,而那个时间,陈朝阳正和燕子在一起,房东老太太可以证明这一点,所以不可能是他杀人。’’

  “那么你们怎么确定陈朝阳在高家旺之前去了我的房子?”

  “这是推论,具体情况还需要高家旺来证实,我们已经把他作案的证据提交给警方了,现在他可能已经在警察局了。

  “我没有问题了,谢谢两位今晚舍身相救,明天我一定盛情邀请两位吃饭,现在我要休息了,我的妻子受到了惊吓,她需要休息,有什么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吧,好吗,盖先生?至于这个人,他指指陈朝阳,是不是应该报警让警察把他带走,他的出现,让我的妻子很恐惧。”

  “好的,张先生,理当如此,不打扰两位了,咱们明天见。“不过盖先生,我真的非常感谢,要不是你们出手相救,我和小妹今天恐怕就回不来了,谢谢。”

  说完他又一次和他们握手。

  此时,陈小妹终于缓过神来,她和张文东一样千恩万谢,一直把他们目送到走廊尽头,才回头关上门。

  她扑到张文华怀里,不住地请他原谅自己,因为自己的缘故,险些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第二天晚饭后,张文华邀请盖博进行一次谈话。

  “盖先生,我有几个问题还是不明白,第一,陈朝阳怎么知道我在北戴河?”

  盖博笑笑:“我来问你,你来度假,在公司保密吗?”

  “当然不会。”

  “那就简单了,只要给你办公室打个电话,说有业务上的事情找你,你的同事会怎么说呢?”

  “当然说我不在,出差了,让他打我手机。”

  “没错,但是如果他接着说,你的手机信号不大好,而且他有急事。”

  “那也没办法,找其他人吧,张总去北戴河度假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你看,这并不难。”

  “就算他打听到我来了北戴河,这里地方这么大,海滨浴场的人成千上万,他怎么找到我呢?”

  盖博点点头,是啊,这里人山人海,找一个人好比大海捞针,不过找人困难,找你的车就容易多了。

  “那倒是,每家酒店停车场私家车并不多,不过还是很费周折,要是我,肯定找不到。”

  “你说的对,张总,不过如果有人提醒他,你的车在什么地方,他总可以找到吧?”

  “这个说法倒是新鲜,问题是谁告诉他,怎么告诉他?打他的手机?”

  盖博哈哈大笑,当然没那么复杂,前天下午你在哪里?

  “前天下午,我在沙滩上晒太阳,小妹在游泳,我在望远镜里看她。”

  “没错,那你是否听到救援部门的喇叭广播?”

  张文华吃了一惊,“不止我听到,估计海滩上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遍一遍重复播放,而且声音很大。”

  “那你重复一下广播内容可以吗?”

  “广播里喊,A城来的张文华先生,您停在风帆酒店门口的车,方便的时候请挪动一下,风帆酒店晚上有重要活动,需要用这个场地。”

  就是这样,重复播放。我当时好奇怪,停车场明明空荡荡的,为什么让我挪车呢,而且说晚上用,所以我就没理会。心想既然不着急用,晚上回酒店再说吧。

  是啊,你没理会,可是有人上心了。他清楚听到你住在风帆酒店,而且他认识你的车。

  张文华睁大了眼睛,“奥,原来是这样,可是我还是觉得奇怪,当天回到酒店我问了前台,他们说不知道。”

  “当然,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陈朝阳很轻松地找到你了。”

  “太精彩了,这一定是你策划的,对吧?我现在突然茅塞顿开。太妙了。简直匪夷所思!”

  盖博点点头,“是啊,生活中常常发生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现在。”

  张文华看着他,“现在?”

  “是啊,现在。电视机柜子上有一个望远镜,你拿起来。”

  张文华越发感到莫名其妙。他举起望远镜,不知道要做什么。

  “你现在通过望远镜看一看10点钟方向。”

  “那里有一些建筑,基本上都是三层小楼,有几家宾馆,饭店。”

  “是的,凶手前几天就住在那里。”

  张文华睁大了眼睛。“他在监视我?”

  “你现在再看一下两点钟方向,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张满腹狐疑,不过他还是照做了,“没有什么啊,房子,海滩,人群,马路,车辆?”

  “这样你有没有看到一栋三层楼,红色顶子,橙色墙面,这样你等一下。”说完他走过去把大灯关掉了。屋子里一片漆黑,不过望远镜里景物清晰了许多。

  “看到了,三层,有一个房间窗帘开着,有人在走动,是个女人,等等,她好像发现我了,她穿着连衣裙,天哪,她身材很好,她好面熟,哎呀,我认识她。”

  “那是谁呢?”

  “田苗苗,她怎么在这里?”

  盖博喝了口水,“请继续,继续描述。”

  “她拿起了电话,在打电话。”这时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接通了电话。熟悉的女中音“文华,你好啊!”

  “你好,苗苗,你怎么在这里?”

  “许你度假,不许我度假?北戴河是你的私人财产?”说完她爽朗地笑着。

  “嗷嗷,不是,我是说这太巧了。”

  “是啊,怎么样,过来喝一杯?”

  “可是天太晚啦,再说,”他有点吞吞吐吐,“明天怎么样,明天早上一块吃早饭。”

  对方好像有点生气,“不好,算了。你还是陪你的新娘吧,不过你看看这位你认识吗?”说着她拉过来一个人。

  张文东简直蒙圈了,“小妹?她怎么会在你那里?”

  对方开怀大笑。“想知道吗?那就请你过来。”

  张文华看看盖博:“盖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小妹明明在房间的。”

  “嗯嗯,我相信,不过她显然现在不在你们的房间,除非对面那个是假的?”

  “不不不,是小妹,天哪,盖博,你会变戏法?”

  “那倒不会,从我们这里到那里有多远?你是计算机专业,应该不难回答吧?”张文华估摸了一下,“直线距离大约500米,不过走不了直线,沿着弯曲的海滨大道走的话差不多一公里。”

  “那我们走直线还是曲线呢?”

  “当然得走曲线,直线除非拉一条钢缆,装个缆车。”

  “言之有理,那我们开车去应该很快吧,去和他们聊聊天,顺便能搞清楚一些疑惑?”

  “好,马上出发,下楼,现在。”

  十分钟过后,他们来到那个小楼三楼的一个房间,这也是一家酒店。

  张文华吃惊的看着田苗苗,然后注视着陈小妹。“小妹,你怎么在这里?真么回事,把我搞糊涂了。”

  “我也和你一样糊里糊涂的,现在好像比刚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不过我不确定。”

  大家坐下来之后,田苗苗倒了两杯干红,递给他俩。“文华,刚出来几天就把新娘弄丢了,你也真是!”

  “苗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盖博是一伙的,你们策划了这一切?”

  “谈不上一伙,只是刚巧为了同一个人,奥不对,是两个人,所以我们碰到一起了。”说完她看看盖博,“盖先生对吧?”

  盖博点点头,“的确如此。”

  陈小妹盯着盖博,“盖先生,对不起,之前我误会你了。”

  “不不不,没有误会,的确,我怀疑过你。这是真的。”

  “那你什么时候开始改变了主意?”陈小妹又一次露出当初那种挑衅的眼神。

  “自从发现了那个小赤佬以后,我觉得我可能错误的估计了形势,应该我说对不起才对。”

  “小赤佬是谁?”大家都很好奇。

  “小妹应该认识,他的大名是胡文宗。”

  “见过,他和陈朝阳关系很要好。”说完她紧张地看看张文华。

  张文华拍拍她的肩膀,“都过去了,不必多想。”

  “苗苗,你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卷进来的?”

  田苗苗挤了下眼睛,露出她那招牌式的微笑。“你和小妹来北戴河,我知道消息以后,和盖博通了个电话,没成想,他似乎比我知道的早,后来我们约好了跟在你的车后面,一路尾随,来到这里,其它的我可不清楚,你最好请教盖先生吧?”张文华看着盖博。

  “是这样,其实最大的功臣是丁涛,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你的行踪,同时在暗中监视陈朝阳,直到那天他发现陈朝阳买了到北戴河的火车票,就始终跟着陈来到北戴河,可以说我们是兵分两路,前后脚到达,我比你晚到了大约三分钟。”

  “今天我才见识到盖先生的手段,果然厉害。”

  “过奖了,文华,没有什么厉害不厉害,只是下点辛苦而已。”

  “确实太厉害了,没亲身经历一次,真体会不到这当中学问大了,太了不起了,你说呢,小妹?”田苗苗有点眉飞色舞。

  陈小妹重重地点点头,表示心悦诚服。“确实是,简直像看了一场悬疑电影,看过之后还有点懵懵懂懂,似乎明白,又不太明白。”

  张文华举起酒杯,“来来来,我和小妹感谢各位鼎力相助,干杯。”大家喝了点酒。

  回到A城之后第二天,张文华再次走进盖博办公室。除了带来另外的五万元,他还特意准备了一面锦旗表达敬意。

  “文华,你太客气了,给了钱,还送锦旗。”盖博笑着站起身和他握手。

  “盖博,你救了我一命,不不不,还有小妹两条命,而且还让真相大白,我的死去的罗彤也能安息了。”

  说着他的眼圈红润,眼泪掉下来。

  盖博安抚着他,“没那么严重,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你和小妹安然无恙,一片乌云总算散去了。大家都应该高兴,为活着的亲人,也为逝去的亲人。”

  “是啊,大家平安就好。对了盖博,你看苗苗她人怎么样?听说你也是单身。”

  盖博笑笑:“说实话,苗苗人很好,热心,直爽,乐观,开朗,特别是有爱心,我很敬佩她。”

  “要不要我当个红娘,牵牵线?”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谈恋爱这个事,我想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你说呢?”

  “好好好,顺其自然,但愿有缘吧,你们都很优秀。”

  送走了张文华,盖博给爸爸打了个电话,告诉盖老板,晚上陪他老人家喝酒。老盖很高兴,说这回他要拿出一瓶珍藏的好酒。

  “太好了,老爸,沾您光。”(2021年6月22日星期二)

  作者简介:

  姓名:米近良

  笔名:饶之

  作者简介:

  米近良。生于1964年10月30日。1988年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应用数学专业,本科。BD市作家协会会员,长期发表诗歌。

快乐的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