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灵神殿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五章 回家

  茗山花苑小区,1101室。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了空无一人的客厅。

  这时,客厅内传送门边框上的花纹忽然逐个亮起,最终在门内形成了一个暗红色的旋涡,林奇快步从旋涡中走了出来。

  刚出传送门,林奇看着明亮的客厅一下子楞在了原地。

  虽然距离他离开已经过去了很久,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傍晚的时候前往试炼地的。若按照之前的情况,现在距离他离开应该是过去了二十多个小时,所以无论如何他回来的时候也应该是晚上才对。而现在照射在地上的阳光却让他不禁有些迷茫。

  “糟了,时间流速变了!”

  反应过来的林奇快速地冲上前,拿起了茶几上的手机,想要看一下现在的日期。

  结果手机电量耗尽的事实再次让他意识到时间过去的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快。

  充电,开机。

  七月十日,十二点四十八分。

  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让林奇稍稍松了口气。

  “还好,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这也过了四五十天。”

  仅仅十天的跨度虽然相较上次快了很多,但是依旧在林奇的接受范围内。

  若是真过了四五十天,那才是他无法接受的事情。

  毕竟对于正在迎接一个新时代的天水星来说,四五十天的时间可能就会让林奇像一个新人一样,重新去认识和接受这个这个世界。

  放松下来的林奇先是照例去洗了个痛痛快快的热水澡。

  随后他便打电话给庄行,想要了解一下最近的变化。

  但是手机中传出的关机提示音让林奇不免有些惊讶,毕竟庄行的职业所需使得他不可能有手机关机的时候,除非他去到什么没有信号的保密地点。

  想到这里,林奇只好无奈地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等待的提示音响了几声后,一个沉稳严肃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哼,你小子还知道给我们打电话过来,看来是在外面玩够了?刚好今天我们在家休息,你直接过来吧。对了,上次的礼物不错,你干妈很高兴,过来别忘了再带点。”

  说完,对面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没有给林奇说话的机会。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林奇无奈的苦笑了一声,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态度。

  可是对方竟然在家让他实在是没有想到。

  “唉,只能过去了,庄行还不在,垫背的都没,干妈您一定要救我啊。”

  他郁闷地叹了口气,只得穿好衣服,出了门。

  因为现在时间下午一点左右,路上车辆不算太多,并没有堵车,所以林奇没开多久便来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前。

  一番登记后,林奇进入了小区,将车停好,他熟练地输入单元门密码,上楼走到了一扇门前。

  “咚咚咚。”

  他稍稍敲了敲门,门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

  “来啦来啦。”

  伴随着声音,门被缓慢的拉开。

  开门的是一位身着家居服的女士,看上去落落大方、温婉娴淑,充满了知性的魅力,并且她的一举一动中似乎还透露着一股英气。

  这位女士正是庄行的亲生母亲以及林奇的干妈,柳梦青。

  林奇笑着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妈,是我,好久不见您更漂亮了。”

  听到林奇的声音,柳梦青惊喜地抬起头,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抹微笑。

  同时假装使劲地用手拍打着他的胳膊,佯怒地说道:

  “你小子还记得你有我这个干妈啊,你说说你,都多久没来看我了。你要是不想看到老庄那张臭脸可以和我说呀,我们娘俩出去吃饭不带他不就行啦。”

  “哈哈,好的妈,都听您的。下次我带您出去吃点好吃的。”

  林奇尽可能地放松着手臂的肌肉,生怕对方将手打疼了。

  “好的,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不过奇奇你在外面还是吃了不少苦吧,身上多了不少疤。你说说你,在家呆着多好,非要出去到处皮。”

  女人心疼地轻轻摸了摸林奇手臂上以及额头上被古树长老抽打出来的伤疤。

  “没事,妈。都是些磕磕碰碰的小伤罢了。庄叔呢,又在喝茶吧?我也去蹭一口。”

  林奇不在意的随口略过了这个话题,拉着她的手向着屋内走去。

  看到林奇的这个态度,柳梦青也就顺着他的意思,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但是她时不时看向林奇的眼神中,依旧带着担忧和心疼。

  两人来到书房前,一推开门,就看到庄祖慎淡定地坐在一张木椅上,低头品着茶。似乎沉醉在茶香之中,完全没有意识到两人的到来。

  林奇松开手,笑嘻嘻地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看了看茶盘,开口说道:

  “庄叔,喝的什么茶啊,能不能让我蹭一口,我可是想您的茶想了好久了。”

  “是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啊,想喝也没见你经常过来看看我们,怕是在敷衍我吧。”

  听完林奇的话,庄祖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放下手中茶杯,重新拿了一个放在林奇面前,一边给他添茶,一边抬头说道。

  “嗨,我不是最近有点忙嘛,以后一定常来看您。多谢庄叔。”

  林奇屈指轻轻地叩了叩茶盘,待庄祖慎放下茶壶,方才拿起茶杯慢慢品了一口。

  “嗯,不愧是您的茶,好喝,真香。”

  一口咽下,林奇摇头晃脑地感叹道。

  “呵,牛嚼牡丹,给你喝就是浪费。”

  庄祖慎“呵”一声,不屑地瞟了他一眼。

  柳梦青坐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两人的闹剧,突然开口感叹道:

  “还是奇奇你来了有意思,小行要是也和你一样就好了,他们爷俩在一起我感觉我又回部队了,浑身不自在。你要多教教你弟弟知道不,别老是和他爸一样板着一张脸,这样怎么找媳妇啊,真是急死我了。”

  “这个我也没办法啊,毕竟他不像我这么野。不过妈您放心吧,庄行长得那么帅,肯定不愁找不到的,您就别担心了。”

  林奇挠了挠头,安慰着柳梦青。

  这时,一旁的庄祖慎突然冷哼一声。

  “哼,有什么好改的,我觉得挺好,都像他一样嬉皮笑脸的成何体统。”

  听见庄祖慎的牢骚,柳梦青白眼一翻,愤愤地撇了他一眼。

  “你就住嘴吧,啥也不懂。现在的小姑娘喜欢的是有趣的小伙子,真觉得还有人像我一样啊,瞎眼看上了你,哼。”

  在单位说一不二的庄祖慎被柳梦青眼神一撇,不禁稍稍低了低头,赶忙看向林奇,转移了话题。

  “不说这个了,林奇你这么久没来了,这次过来不会是空着手来的吧?那样的话喝完茶就走吧,我们两老家伙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瞧你这样子,奇奇人来了就行,带什么东西,我们又不缺什么。奇奇,别理你庄叔,在这好好和青姨聊聊天,晚上青姨给你做你最喜欢的粉蒸肉。”

  柳梦青依旧嘴上不停地怼着庄祖慎。

  林奇笑嘻嘻地坐在椅子上,开心地看了一会戏,才张嘴接了刚刚的话茬。

  “当然带了,我过来怎么会忘记给妈带礼物。妈,您看我给您变个魔术。”

  说完,林奇掌心朝上,将双手伸到柳梦青面前。

  柳梦青笑吟吟地盯着他的双手,期待着他的表演。

  而林奇对面的庄祖慎虽然拿起了茶杯,看似在喝茶,但眼睛也瞟向了林奇的双手。

  只见林奇双手飞快翻动,一颗珍珠和一枚红宝石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左右手掌中。

  看着林奇掌中晶莹剔透的硕大珍珠和绚丽璀璨的红宝石,柳梦青惊讶地睁大了双眼,不自觉地捂住了嘴巴。

  一旁的庄祖慎瞳孔紧缩,虽然之前听庄行提到过这些,近些日子也见识过很多奇人异事,但是亲眼看见林奇凭空取出东西还是让他震惊不已。

  “送给您的,本来想帮您做成首饰,但是感觉我的审美配不上您的气质,所以还是直接将原石给您吧,您想怎么处理都可以。”

  林奇将珍珠和红宝石递给了柳梦青。

  但是柳梦青并没有在意珠宝,随手放到一旁,然后抓起林奇的双手,好奇地来回翻看着。

  “奇奇你这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很厉害啊。说起来青姨我也练了几十年的功夫了,勉强算得上眼疾手快,但还是没看出来你的诀窍啊。”

  林奇依旧保持着伸手的动作,任由柳梦青翻看,笑了笑说:“您肯定找不到诀窍啊,因为我不是在变戏法。这是我前段时间的奇遇,刚刚我相当于让这些东西从另一个空间直接出现在我的手上,所以您才发现不了什么。”

  说完,他起身拿出了几罐蜂蜜、一大袋子的蓝莓和覆盆子、一包蘑菇以及一箱鲜肉,将这些东西一一放在了地板上。

  “这些也是,您二老以后吃这些就行了,对身体很有好处。上次主要是我本事有限所以没让庄行拿太多,但现在这些对于我来说已经很简单了,所以您二老随便吃就行了,没了我再采集就是了。”

  “对了,这瓶酒庄叔您收好,受伤的时候喝一些,能让伤势恢复的速度快很多,至于有没有其他功效,我暂时也不清楚。”

  林奇又拿出了一瓶治疗蜜酒,放在了茶盘旁边。

  放好后,他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就感觉自己的左手被紧紧地握住了。扭头一看,柳梦青皱着眉,正心疼地看着他。

  “奇奇,你最近肯定遇到了不少危险的事情,很辛苦吧。如果太危险了就不要在乎奇遇了,这些东西没有了就没有了,你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知道吗。”

  自己干妈的话让林奇不禁想到了自己在试炼地的几次重伤,以及自己从未想要尝试的复活j机会。心中不禁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那个神灵虚影,林奇再次对于复活有了些抗拒。

  晃了晃头,他没有再思考这些杂事,笑着看向柳梦青,肯定地说道:

  “放心吧妈,没事的,受伤是受了很多次,但是那地方是不会死亡的,所以您别担心,我没事。”

  听了他的话,柳梦青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嘴角也重新露出了微笑。但是她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担忧,只是并不想说出来给林奇增添负担,所以便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打算有时间和旁边的老庄私下商量。

  而庄祖慎听了他的话下意识地就从“不会死亡”这四个字想到了什么,但是犹豫了一会后他还是打消了告诉林奇的想法,只是隐晦地提醒道:

  “不会死亡不一定是正常的,还是要多注意。不要因为这个就总想着以己伤敌,还是要用技巧和经验去保全自身。”

  林奇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心中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再问你一句,这些东西我每种拿一些送去研究所分析一下成分你同意吗?”

  庄祖慎喝着茶,随口问道。

  “情况不太好?对了,庄行最近怎么样?我之前发现他电话打不通了。”

  林奇挑了挑眉,疑惑地问道。

  “他去参加上面的集训了,电话不通很正常。情况还可以,只是人手有限,所以我想找找外力的帮助。”

  听完庄祖慎的解释,林奇轻松地笑着说道。

  “没问题,您做决定就行,我虽然不是军人了,但也还是共和国的公民嘛,要是有其他事您也可以找我。”

  “这样就够了。行了,见也见了,我去单位一趟。你陪你青姨出去逛逛街吧,省得她总是抱怨我们不陪她。”

  庄祖慎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他站起身子,将地上的每样东西都装了一点,便换了身衣服出了门。

小疯帽与008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