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情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 老婆,新婚快乐

  齐禹终究没睡成沙发。纪爸爸说天气冷,客厅没暖气,还是进房间跟安安睡吧。如昕记得爸爸这么说的时候,眼睛在地面和桌边的墙壁上来回闪躲的尴尬,就忍不住想笑,笑里是一丝丝泛上来的感动。

  安安终于睡熟的时候,如昕还在想上铺一点动静都没有,也没看到手机的亮光,莫非他已经睡了?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响动,她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就看到一只手从上铺垂下来,向她招了招。她抿起嘴笑了,故意不动。那只手又招了招,幅度大了一点。她的笑容跟着扩大一些,又忍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轻手轻脚地起身,站到双层床的台阶上。她刚一露头,就看到齐禹坐起来,无声但坚定地握住她搭在上铺的胳膊,把她拉了上去,塞进被窝,再躺下,长臂一伸,将她紧紧地锁在怀里。

  温暖黑暗的小房间里,她紧紧缩在他怀里,他的唇贴在她额上。

  “我爸给了你什么?”她悄声问他。如昕在房间里给安安讲故事的时候,看到齐禹跟爸爸进了房间,后来拿着个信封出来,他把信封收进了自己包里。

  “见面红包。”他说。

  “骗人。”如昕噘嘴,用手指拧他的腰肉,轻声指控:“就学会骗我了。”

  “没骗你,真是红色的。”他把手伸进她的棉睡衣下面,也捏她的腰。如昕缩了一下,他的手趁机往上滑去。

  “不要,安安在下面呢。”她扭了两下,被他捉住不放,唇也贴到了她脖子上,模糊不清地说:“以后有了小的,让他一个人睡自己房间。”不过他终究没太过放肆,很快就放开她,搂着睡去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送了安安去上学,齐禹带着她回到昨天到过的江边,如昕才知道齐禹从爸爸那里拿到了什么,也知道他是怎么拿到的。

  是户口本。

  他还是打定了主意要买套房子。他跟纪爸爸说,他和如昕以后会住在东江,很抱歉女儿女婿不能在身边尽孝,现在住的这套房子他们商量过,以后就留给爸爸和阿姨了。还有哥哥,安安,趁着房价还可以,早做打算比较好。所以他们想着再买套房子,以后方便。

  “是的是的,你说的对,说的对。”爸爸二话没说就把户口本拿了出来。递给他的时候还说:“那个小齐,要是你们工作忙,不方便常回来,叫昕昕不要惦记。我们都好,不要操心我们,你们专心工作就好。”

  “你爸,哦,不,咱爸。咱爸还说要是我们想先领证,今天日子不错。”齐禹眨眨眼,说。他们在等待销售人员拿户型图过来。

  “我爸真这么说了?”

  “真的,不信你去问他。”他的表情很认真,语气也很认真,“老婆,我们先把证领了吧?夜长梦多,我有点怕。”

  “别告诉我你带了户口本一起来。”她不可置信地看他。

  他打开包给她看:“我的户口本上只有我一个人,太孤单太可怜了。”

  原来他早有准备。如昕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个可能性,越想越觉得好像也没什么不行。虽然感觉有点快,第一次来就直接领证,但也省事,不是吗?

  她签了有生以来最多的字。一页一页的合同翻过去,销售指着需要她签字的购房合同的不同角落,签名,按手印,一个又一个。房子齐禹要写她的名字,她坚持要写他的名字,最后以写两个人的名字结案。从房地产公司的销售中心,再到民政局,他们双双按下手印,领到两个红色的小本本。

  就这样把自己卖出去了,如昕想,还不知道怎么卖的。交钱,签名,按手印;拍照,签名,再按手印。一切发生得太快。短短半天,终身已定。她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民政局送的红色纱袋里装的喜糖,还有纱袋上大大的金色的双喜字,感觉太不真实,双脚像踩在云里一样,飘着,晕着。

  “新婚快乐,老婆。”齐禹在她脸上一吻。如昕不知道说什么好,也只得喃喃地道:“新婚快乐。”他扑哧一声笑了,揉揉她的头发:“别担心,宝贝。你准备好的时候,我们还会有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想象一下自己穿着雪白的婚纱,向殷殷等待着的他走去的样子,盛大不盛大倒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和她。心里一热,她笑了起来:“好呀,亲爱的老公,我很期待。”

  “我订了酒店的晚餐位,今晚请咱爸,阿姨,还有比较近的亲戚们吃个饭你觉得如何?”

  当然他不止订了晚餐位。

  吃饭的时候爸爸喝了不少酒,如昕看得出来他很高兴。阿姨穿了一身簇新的裙子,戴上她的全套首饰,心情也非常愉快。当着亲戚的面,对齐禹格外亲热。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的宴会,如昕微笑着跟齐禹在爸爸的一一指点下向亲戚们问候,敬酒。齐禹的交际能力自不必说,面对着如昕的姑父伯父,亲热中带着恭敬,但又隐隐控制着全场的节奏。倒是如昕,跟看着自己长大的亲戚们用不着应酬,有点出戏,偶然走神想着小时候的种种。姑妈半真半假地打趣着,说她从小淘气,主意特别大,现在好容易快嫁人了,脾气要改改,小齐也要多担待。她偶尔为自己辩一两句,惹来大家的笑。齐禹倒是说了:“没有没有,是她要多担待我。我能找到这么好的老婆,实在是三生有幸。”

  亲戚们都散了,爸爸带着安安回去,再三交代如昕好好照顾齐禹,说他晚上喝多了酒。他的酒量如昕一清二楚,看得出晚餐的时候虽然喝得热闹,但要说喝多了,那是真没有。倒是她自己,原本酒量就不怎么样,饭也没吃多少,几杯下肚,刚才洗澡的时候热水一冲,更加身热心跳。这是曲余新开的五星级酒店,就在江边。如昕趴在床上,脸贴着雪白柔软的床褥。洗手间门开了,齐禹出现在门口。房间里暖气开着,他只用了一张浴巾裹在腰间。如昕坐起来,看着他带着一身热气湿气走过来,在自己身边坐下。朦胧的灯光里,他脸上轮廓的阴影更深,眼里闪着灼热的光,紧紧地锁在她脸上。不知怎么,如昕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在一起这么久,没想到现在看着他自己还会紧张。喝了酒的脑子有点迟钝,不知怎么她又想起那一年他们去江南旅行,午夜的石板路上,她让他给买一只竹编的小鸟。他把小鸟递给她的时候,眼里倒映着漫天的星光,就如此刻。眼眶里泛上来一点热,她眨了眨。一片阴影袭来,她闭上眼睛,有湿热轻触她的眼皮。“在想什么?”他低低地问。

  “想你。”她闭着眼睛说。

  他的吻落到了她的脸上,轻柔地,像蝴蝶轻触春天的花瓣。一杯酒被塞进她的手里,如昕睁开眼睛。齐禹拉过她的手臂,和自己的手臂交缠,眼光也紧紧交缠。在他的目光笼罩下,她喝下这一杯交杯酒。红酒醇厚,滑落喉咙。他从她手中取走杯子,放回到床头柜上。他站在床边,低头看她;她坐在床沿,仰头看他。从这样的角度看,他身形更高,更挺拔。宽阔有力的肩膀上,紧绷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微微的光泽,双臂肌肉分明,线条流畅。用力的双腿微微分开,将她的双腿拢在中间。她伸出手握住他垂下来的手。他的手修长白皙,向来是她的最爱。齐禹手上用力,把她拉了起来,拥进怀里。他气息稍促,靠近她的耳根。“宝贝,”他轻声说,含住她的耳垂,“我爱你。”如昕闭上眼睛,感觉他微烫的唇落在她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下。反反复复,缠绵摩挲。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学着他的样子,吮吸着他的下唇。他颤了一下,突然把她抱得更紧。

  灯光似乎更暗了,房间里不知哪里的香味也更深浓,齐禹将手臂垫在如昕的脑后,让他控制不住地一再沉沦,不可自拔。

路夕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