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情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四章 老板们

  如昕回公司去看思怡思蓝,听说黄总过完年就会离开,她想无论如何,回去告个别,毕竟同事那么久,哪怕是说一句再见。在山区那次谈话后,虽然齐禹已经开导过她,可她心里还是有些放不下。以前齐禹说过,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许多事,都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有着深浅不同的灰。她自己现在做的事,若是放在几年前,恐怕也是不敢想象的。

  思蓝一如既往地爱笑,她性格爽朗,为人善良,接手供应链的管理工作出乎意料地顺利,供应商们都十分支持她。当然,她的身份毫无疑问也是重要的原因。质控部已经走马上任了一个新的经理,能力很强,跟她配合得不错,思蓝的工作得以轻松许多。所以上午如昕到的时候,正看到她在办公室悠闲地喝着咖啡。“我亲爱的老板,早上好呀。”如昕笑吟吟地走进去。思蓝惊喜交加地跳起来:“如昕!不是听说你在休假吗?”

  “来看看你。”如昕跟她拥抱。

  “听说你带未婚夫回来?他没跟你一起过来?”她往如昕身后探头探脑,相当趣怪。惹得如昕笑了:“我回公司,他跟着来干什么?”

  “他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来拜访客户嘛,不是正应该?”思蓝说完,自己觉得好笑,又哈哈大笑起来。

  “是是,老板,草率了。我叫他马上赶来拜访您。”

  思蓝打如昕一下,两个人都笑起来。如昕把最近Seeyou 和 AllC 的销售情况向思蓝汇报了一遍,打开电脑给她看平台上的销售业绩。她也早就做好报表,列出花销,收入,预算和目标的各种完成度,以及接下来的计划。再怎么说笑,关系再怎么亲密,如昕也没有忘记过思蓝是她的老板。

  两人讨论完工作,如昕约思蓝一起吃晚饭。两人正商量去吃什么,思怡走进来,笑着说:“如昕,听说你回来,怎么不去看我?吃饭也不带我?”

  “思怡,好久不见!正要过去呢。”如昕惊喜地说。

  思怡走上来抱住如昕。她们两姐妹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在国外,习惯直呼名字,用西方的方式打招呼。“去吧,去吧,你们俩聊天去吧。我也要干活了。晚上吃饭记得带上你未婚夫哈。”思蓝挥挥手,赶着她们。

  “思蓝真的变了很多呢。”在思怡的办公室,如昕如是说。

  “是,总算是没有看错她。”思怡承认。

  “有你看着她,只要她能听,能错到哪里去?”

  思怡笑了:“如昕,人人都说你会说话,真的是一点都不错。”

  如昕掠了掠头发,也笑着说:“是真的,想想她以前。”

  “那倒是。”思怡点点头,“今晚一起吃饭?”

  “必须的。杰今天在公司吗?要不要叫他一起?”如昕似乎不经意地问。

  “好呀。你们也很久没见了。哦,对了,你未婚夫来了是吗?下午没事的话,不介意到公司来一趟?我想多了解一些运营品牌的东西。”

  原本只是回去打个招呼的如昕,就这样上了一天班,还把齐禹也给捎带上了。好在他们一向习惯就算是休假出门也随身带着手提电脑。在会议室里,齐禹把国内零售的主要模式捋了一遍,挑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品牌,回顾了他们的发展模式,经营曲线,再提炼出几个主要的,在市场上验证过符合年轻消费者喜好的营销模式。

  “当然每个品牌的定位,调性,目标顾客都不同,没有任何一种销售模式能够完全套用,并且确保能行的,至多是借鉴。还是得先根据品牌制定一个目标,市场变化太快,要在市场前,中,后都全程监控,随时调整,走出最适合自己的路。还有,即使每一步都没错,最后是否成功也不能完全保证。”齐禹说,目光掠过众人,停留在思怡脸上。

  “齐总有没有融资的打算?”思怡突然问。

  齐禹微笑着说:“感谢邹总关注,目前没有。不过邹总要是有投资的打算,我倒是可以帮你找一些比较有潜质的创业公司。”

  “找什么呀?投AllC和Seeyou就好了。对不对如昕?反正Seeyou和AllC都有承瑜在背后嘛。”思蓝笑起来。

  “都说了不一定会成功。”思怡白思蓝一眼。

  “至少我们已经起步了,第一步还走得不错呀。如昕改天把我们的计划书拿来展示一下,让投资人邹总看看。”

  “好。”如昕清脆地回答道。

  思怡看了杰一眼。杰欠欠身:“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也可以多比较筛选一些。”思怡向着思蓝和如昕说:“那准备一下,我们约个时间。”又对齐禹说:“齐总介不介意帮我们再找一些其他的公司,一起比较一下?”公司要转型,要上市,要扩大,需要在做好本职的基础上做一些改变。这也是以前邹董和思怡理念不同的地方。

  “不胜荣幸。”齐禹说。

  “时间差不多了,要不我们去吃饭?”杰看看手表。

  几人去吃西餐。没有工作要谈,大家格外放松,随意谈笑。就连思怡也对齐禹和如昕的事十分好奇,没忍住问:“如昕,齐总真的是你前任老板?”

  “真的,我一毕业工作,他就是我的老板。”如昕微笑着,抬头看向齐禹,他也正看向她,目光温暖。他的眼光大多数时候比较冷冽,只有对着她的时候,才闪着自己也不自觉的温柔和宠溺。

  “今天,我的前任老板,现任老板都坐在我身边,真的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运的那个人呢。”如昕有感而发。杰倒是笑了:“如昕总爱说自己幸运,其实这世上真没那么多幸运,自己不努力,什么都没用。”

  “不管怎么说,没有你们,就没有今天的我,非常感谢,万分感动。”如昕举起杯:“来,老板们,让我敬你们一杯。”

  思蓝乐呵呵地举起杯子,如昕跟她和思怡碰杯,轮到杰,他笑着说:“我不是你老板,但我今天也沾沾你的幸运。”如昕把杯子转向齐禹,他擎着杯,凝视着她说:“老公。”如昕粲然一笑,甜蜜蜜地说:“好,老公,干杯吧。”

  思蓝怪叫一声:“晒恩爱!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思怡跟杰对视一眼,都笑了笑。思怡冲着思蓝说:“你年纪也不小了。”

  “那要不我回去你们四个慢慢吃?”

  “好啊,你走了我们正好听如昕讲讲她跟齐总的恋爱史。”思怡难得地做了个鬼脸。

  走还是不走呢?这是个问题。

  如昕看着思怡思蓝现在都能互相打趣开玩笑,不禁感概万千。半年前,这两姐妹,虽不说势同水火,但至少看对方是哪儿哪儿都不对。就这短短六个月,公司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杰来到了公司,而且看他跟思怡在一起这情状,想必另有一番故事。她再看看齐禹,在东江第一次又看见他时,自己给吓得,不,不能说吓,当时的心里,震惊,不敢相信,惊喜,还有狂涌而来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如今他就坐在自己身边,正温柔地望过。他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情,把手放在她背上,轻轻地拍了拍。如昕想,所以这世上的事,有什么能说得准的呢?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如昕,所以你们在家时,齐总也是这样,嗯,宠的吗?”思蓝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因为思怡也一直跟杰在轻声聊天,这两人又含情脉脉地看着彼此,思蓝想着今晚既然命中注定要吃狗粮,那就干脆撑死算了。

  “他在家呀,”如昕带笑瞟了齐禹一眼,想了想,“嗯,很喜欢收拾东西,到处都捡得整整齐齐,有轻微的洁癖。爱看书,看电影,打游戏,所以一瘫在沙发上就是很久。所以嘛,宠,就是偶尔的啦。”

  “偶尔吗?瘫在沙发上没带着你吗?”齐禹叉起一块牛肉,塞进她嘴里。如昕飞快地把牛肉嚼嚼吞下去,想起齐禹瘫在沙发上时,总喜欢把自己按在他怀里的情景,賠着笑说:“很多个偶尔,很多。。。。。。”可是这不是要照顾思蓝的感受么?人家犯了什么错要面对两对……

  思蓝想,我错了,没经验,还是低估了你们,高估了自己的抵抗力。

路夕亚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