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部阿七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锅伙耍哥

  “那是好些年前了,那陈三爷仗着有李二爷撑腰,在这南城算是无人能挡,一个破落乞丐样子的叫花子能在这南城起好几座大宅子,甚至还建了自己的胶厂,按说一般人也就不干那些个叫花子的事情了,可这位爷非同一般,愣是在阔了之后还天天上街,人家这就不是当要饭的了,人家这是满足个人爱好。”

  “白天挨家挨户吹哨子要孝敬,听得满耳朵奉承话,晚上人家徒子徒孙八抬大轿送陈三爷看大戏,吃香喝辣,人家趁着大款呢....那一阵子,全南城没人敢说三道四。”

  老掌柜放下筷子看着陆掌柜,对方也停下嘴巴听着老掌柜的话。

  “过一阵子东边的扶桑国来了几个客商,仗着跟朝廷老爷们有勾搭,进来老龙港可谓是百无禁忌,什么规矩都不讲,那陈三爷的徒子徒孙去人家店里上街,结果被人家伙计打的头破血流,那陈三爷上去人家店里说要找脸,被人家甩了三个大耳刮子。”

  “哈哈哈!”

  陆掌柜听得哈哈大笑。

  “这种人就得给他几个大耳刮子。”

  老掌柜却没笑出来。

  “那陈三爷跟他的一帮子徒子徒孙岂是善类,回头就把那家人全家绑票,男的扒了皮扔黑沟子里,小孩烧了脸砍断手脚拿去当乞丐,女的糟蹋完都卖出去了.....”

  老掌柜眼睛里露出晦涩难明的神色,陆掌柜也一下哑巴了。

  “那些个捕快老爷接了案子,事关重大,朝廷觉得拉了扶桑国那边的面子,招呼捕快们务必破案,捕快们全大玄的搜找那些被卖出去的女眷到底在哪,最后就找到一个,都被卖到千里之外去了,挖了眼睛捅了耳朵,逼着她吞炭变了哑巴,除了给人家生孩子什么都干不了了.....找了再三也找不出来这究竟是谁干的,到最后只好叫那帮子乞丐自己推出些个顶祸的,再从大牢里面提些人充数,砍了几百个脑袋算是这事到此了解。”

  陆掌柜张着嘴巴只感觉胃酸上涌,手里的筷子也一下子掉到地上。

  “这么....这么......”

  陆掌柜感觉嘴巴里找不到形容词,他抹了一把汗把地上的筷子捡起来放到桌子上。

  “那后来这陈三爷怎么样了?现在没听说有这一号人啊?”

  老掌柜笑了笑。

  “陈三爷早就是老黄历了,当时朝廷里有一位老爷眼红他的厂子,叫他抽份子出来,陈三爷以为李二爷能保得了自己,没拿这事情当回事,结果就是那一年朝廷忽然下旨各地净街....

  朝廷安部官差和各地捕快老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见到人就抓,遇抗就杀,一时之间数不清有多少人死在那场事件里,那些个徒子徒孙机灵的赶紧藏起来一声不出,倒霉的和没眼力见的不是被当街砍死或者是被铳枪枪毙,就是被抓进大牢,等着日子到了一起被砍头。”

  陆掌柜听得心里激情澎湃。

  “那陈三爷那伙人呢?”

  “陈三爷的厂子都被充公,徒子徒孙几乎都被杀散,关于他本人怎么样了,有人说他在朝廷净街的时候离开大玄了,也有人说他也被抓去跟着那些骨干分子一起被凌迟处死,还有人说他又靠着李二爷躲过一劫,只是再也不出来了而已。”

  陆掌柜感觉有些不寒而栗,犯下如此恶行的人居然还可能继续与自己共处一室过,这种感觉难以形容。

  “那.....那找我麻烦的那些所谓的南城锅伙是....”

  老掌柜点点头。

  “规模比以前小太多了,也没有以前那么狂了,这几年世道不好,老龙港混不下去的渣滓都沉淀在那里了,那些锅伙又开始打架斗殴划分地盘,还算是学聪明了知道不能给朝廷面子上过不去,但是最近几年朝廷对各地的管束力度越发稀疏,老龙港离着京师不远,说不定下一次净街也没多远了....”

  陆掌柜摇摇头,知晓了前因后果之后,他觉得大开眼界。

  “我以为把那帮耍子安排明白也就没问题了,我在北城做生意时,只消跟那群人搞明白他们反而能照顾我生意,那些耍哥个个都是要面的,可跟南城这帮子叫花子不一样。”

  “哦?怎么个不一样法?我还没去过北城,给我讲讲。”

  陆掌柜心思了一会,露出了神往的神色。

  “我跟你说,那帮耍哥可跟这里的渣滓不一样,我小时候就向往他们来着,只是后来继承家业才当了掌柜,那北城的耍哥,穿一身青色袄子套青色长衣,不扣扣子,天热了就把长衣搭在身上或者胳膊上,腰上胯白包,脚上穿蓝袜子配花鞋,脑袋上的头发要续着假发辫子垂在胸前,有的还会插上茉莉花。”

  老掌柜发出了一声惊讶的声音。

  “你们这北城的耍哥是玩的真花花啊,愣装大姑娘呢?”

  陆掌柜摆了摆手。

  “唉....你不懂咯,这才叫耍哥呢,人家刚入这一行就得这么穿,看见别人大家一定要仗义帮衬,去了不能糊弄也不能逃跑,看见有人砍你来了,要挺胸相迎,看见人家拿棍子来敲你,那就用头去顶,一定要不闪不躲的赢得胜利。要是被别人看见你抓家伙,露出个软样,那你就这辈子被人笑话的抬不起头,再也没脸皮当耍哥。”

  老掌柜听得津津有味,不由得赞了一声。

  “这倒是有趣,话说那些耍哥后来怎么样了?总不能一辈子都这样。”

  陆掌柜于是继续道。

  “当然不,等耍哥到了中年要是还活蹦乱跳,那就得收收心,琢磨琢磨怎么养活一家老小自立自强,也不再穿那些花青的呼哨衣服,而是穿灰色衣服,但是身上仍然得随身带刀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跟你斗一斗,跟别人说话办事要讲求一个沉稳和蔼,要是被别人斗输了也不要你的手脚,只要你当众从青楼妓子的胯下爬过去,丢了这个脸,也就再也不敢称自己是耍哥了。”

  “等人老了要是还在,那耍哥也就成了乡绅乡老,每日排难解纷,垫人垫钱,行公益事情,更要注意不能让自己晚节不保,那可是大忌讳,破了这条界的只能大门不出羞于见人了。”

  老掌柜听得津津有味,鼓掌称好,两人一路欢笑出门而去不提。

神威如狱3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