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梦中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36章:被迫游戏的花(7)

  趁着微弱的星光,火花发现屋子里和她们看的一样,正对面摆了张桌子,只不过照片上是两个人的背影,中间还隔开了一段距离。

  江安一直要找的新娘子,僵硬地站在桌子旁边,纹丝不动。

  春妮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刚死了几天的样子,披头散发,乱糟糟地挡住了她的脸,身上穿着的原本是红色的嫁衣,也成了黑褐色,上面凝固着斑斑点点的污垢。

  她整个人像是挂在骨架上,明显已经是缩水干扁了,手上露出的皮肤皱巴巴的。身上带着刺鼻的腐臭味。

  这是死了几天的样子?是哪里来的老尸吧。

  老羊:“pe zi ~ pe zi……”这什么情况?要不要动手?

  大兵腮帮子鼓了鼓:“动手!”趁她静,要她命。

  江安一听他这么说,急了眼:“不行,你们不能伤害她!”

  可惜没有人在乎他的反对。

  春妮空洞的眸子看着向她冲过来的人,一张嘴,上颚里伸出两颗獠牙。

  她五指成抓向着大兵的脸抓去,

  她手上的指甲又黑又长,大兵怕上面带着什么病毒,不敢让她近身,用棍子敲打着她的手指。

  但显然得他低估了黑指甲的锋利,一时间木屑满天飞。

  火花几人见状,从其他方位攻击春妮的身体,把关节卸下了,她再怎么硬都没有用。

  春妮:“……”你们给我挠痒痒呢?用点力!

  大汉发现敲不断春妮的腿后,一咬牙,用尽全力将棍子冲着她的脖子甩去,他就不信了,脖子也能那么硬。

  春妮洞察到危险,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他的背后,一手伸出,想要用指甲捏碎大汉的喉咙。

  感受到她移动带起的气流,大汉心里一慌,顿时想着离开原地,可还是没躲过,春妮的指甲顺着他的后背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五道抓痕。

  同时他的T恤被一分为二,彻底报废。

  大汉:“……”就不能换个人挠嘛?老子不好这一口,也下不了嘴!

  江安贴着墙站着,在他们交手的时候,一直在喊着不让他们伤害春妮。

  他也没想到这几个人都有两下子,看着他们围攻春妮一个人,有些上火,在心里都隐隐恨上了几人。

  但看到几人根本打不过春妮,他才消停,冷静后他发现春妮的状态不是很对,没有多少自我意识。

  这不行,他爱的是春妮,不是一具尸体。

  江安:“春妮,你在听吗,我是江安啊!”

  “要和你结婚的江安!你还记得吗?我们小时候会一起玩过家家,长大后一起去逃课去网吧……”

  江安在旁边说着他们以前的相处的一点一滴,效果果然很好。

  春妮不再追着老汉挠他,停了下来,歪头看着江安。

  春妮眼里闪着疑惑:这人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气味也让她厌恶……

  江安:“春妮?想起来来嘛?我是你男朋友江安。”

  春妮的神情不断变幻着,在火花看来,她的脸更像是在抽搐。

  她的声带好像受损了,非常粗噶:“江…安?男…朋…友?”生前的记忆如同胶卷一般在她脑中轮番播放着。

  江安眼睛立马亮了,丝毫不嫌弃她的声音难听,她问一下就点一下头。

  火花几人在一旁喘着粗气,看着他们之间的交流。没办法,她们几个加起来都没有让她吃瘪,只能先看看江安有什么办法。

  突然春妮的身边起了风,头发被吹的向后飞起,露出了恐怖的一张脸。

  悠悠裂开一条指缝,发现她的脸像是烂布拼凑的一般,几条缝制的伤疤像是一条条蜈蚣趴在上面。

  悠悠:对着这么一张脸,江安还能一脸甜蜜。那我…敬他们的爱情一杯酒。

  就在大家以为春妮会恢复人性的时候。

  一直盯着江安的她,突然眼中迸发出刻骨的仇恨:“江…安,去…死!”我一定要亲手撕了你。

  江安看着抓向自己,想要索命的女友,他急忙移动在火花几人的身后,让她们帮忙对付。

  每当春妮指尖要挨上他的时候,他总能惊险地躲过去。

  江安:“你们快帮忙,春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想要杀他?

  老羊啐了一口唾沫,揉了揉发疼的胳膊:“那就要问问你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了。”

  他现在对江安没有一点好脸面,看着差点被划到脸的火花,咬咬牙,又踢向春妮的背部。

  春妮现在满脑子都是江安,对几人不感兴趣,不然按照她现在的情况,几人的下场不会比大汉好到哪里去。

  大汉虚弱地靠在门框上,右胳膊无力地垂着,大量失血让他的嘴唇发白,他也不明白春妮为什么会对他情有独钟。

  他敏锐地察觉到因为江安的泥鳅属性,春妮变得更加暴戾,他眉头紧紧皱着,刚要开口,就听那边春妮大吼了一声。

  仿佛这一声传递了什么信息,桌子上那张照片里的一男一女缓缓转过身,眨了眨眼,从里面出来,飘在桌子前面。

  大汉迅速站起身向外走去,嘴里还骂骂咧咧着:“艹,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打不过,打不过,老子先走一步吧!

  “啊!灵…灵体!”悠悠尖叫了一声,震得高个儿楠耳朵发疼。

  江安:“这……叔叔,阿姨?”

  春家夫妇二人的嘴角向上勾起,扯着同款笑容,分别向着江安和悠悠扑去。

  春妮又回到了桌子旁边,她这个能力有些限制,移动速度会下降,身体也会更加僵硬。

  悠悠面容失色地看着春爸,尖叫声不断,她最害怕这些东西了,手中的棍子胡乱地抡着,却从灵体的身上穿过去,没有让他有任何停顿地穿过悠悠地身体。

  悠悠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浑身冰凉,牙齿打颤,看着春爸又要向她飘来,她有些崩溃,再来几次她肯定活不了。

  从江安认出春家夫妇,再到两人被穿身,发生在很短的时间里。

  几人还在震惊中,先前跑出去的大汉又跑了进来,他双眼无神地向着这边喊道:“快走,这地方不能呆了。”

  他刚出去,就看见从旁边的那家里飘出了一家五口。并且目的很明确地向着这边飘过来,大汉的心里更苦了。

  火花等人看着他话音刚落,就出现在他身后的灵体,同时吸了一口凉气。

  大兵看了一眼没有动手的春妮,苦笑了一下:“先撤吧。”他一手扯着火花的衣服向外跑去。

  和来时的心情不同,江安飞快地瞪着脚蹬子,生怕自己落在后边。

  大汉因为手臂的原因只能让老羊带着他,他跨坐在后座上瞪着车轮。

  街道上时不时就看见一个刚从房子里飘出来的灵体。然后微笑着向她们扑来。

  他们的车速远远赶不上这个村子苏醒的速度,在他们必经之路已经飘着一些灵体,一脸微笑地向她们扑来。

  大兵咬牙从他们身上穿过去,他们必须在生命力被他们耗死之前出了村子。

  落在后面的悠悠,头发上都已经开始结冰了,浑身都在打颤,仍旧死死抓着高个儿楠屁股下的车座。

  火花的情况还算好,大兵的体力是所有人中最好的,一直在骑在最前面,她被保护的很好。

  但看着其他人的情况不妙,火花的急地手心冒汗,这样下去大家有可能出不去了。

  大汉此时的身体有些发虚,身上带着血腥气,他用左手搂着老羊的腰维持平衡,两条腿快速地踩着脚踏板,丝毫没察觉身后飘过来的那一串灵体。

  火花看见后便下意识伸手,想要阻止事情的发生,令她惊愕的是,她掌心那里的空气扭曲了一下,随后有什么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

  随后火花便看见大汉身后的那一串子的身体从中间被一分为二,落到地上后有脑袋的一半快速地将缺失的地方补齐,可是看起来透明了很多。而意外一半却逐渐消散。

  火花喃喃自语:“这就是异能?”她摸了一下掌心,感受着自身的变化,一股莫名的能量被她聚集在手上,随后对着几人周围的灵体丢去。

  高个儿楠几人看着突然激发异能的火花,心里有些复杂,大家原本都是一个起跑线上的,你第一步就跨出了千米的距离,你让我们怎么想?

  但他们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有她在,这下能稳了吧!

  江安脸色有些阴沉:这群人到底是个什么来路。

  之后的一路,火花一直在用异能帮众人开道。

  异能的过度使用让她身体隐隐抽疼,还好这里距离村口不是太远。

  出了村子的范围后,和大兵预想的一样,灵体不再追着他们,集体向村子里面飘去。

粉牙刷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