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王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五章 黄雀在后

  2:1

  不但是追平了,甚至是超过了。

  五局三胜,只要再拿下一局就OK了。

  只是这时候,天色已晚。

  随着黄昏逝去,一轮孤月缓缓升入天空,这时老头走了过来。

  “停一下,停一下,我看着天也晚了,剩下的两局比赛,明天再说吧。”

  老头的提议虽然让人不爽,但晚上确实不适合打羽毛球比赛,还有两局比赛那就留着明天吧。

  “打了这么长的时间,小伙子们,你们也累了,饿了吧?”

  老头接着又问道,众人纷纷点头。

  “那晚上就别走了,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

  “吃饭,老人家我们这么多人,你这是不是太破费了?”

  “破费什么啊,吃顿饭也花不了几个钱,老头我虽然穿的破旧,不过一两顿饭还是吃得起的。”

  “那大爷,晚上吃什么啊。”这时金环的一个吃货队员拍了拍肚子,问道。

  “吃包子。”老头嘿嘿一笑,意味深长。

  “包子是可以,不过我这嘴巴刁的很,不是肉馅的包子我可不吃哦。”

  “放心,是肉馅的包子,而且是新鲜的肉包子。”

  “哦,这下我就放心了。”那货又是一拍肚子,这下就等着吃肉包子了。

  “新鲜的肉包子?”不过,陈默守却皱眉,他好像发现了什么问题。

  “新鲜的肉包子,让这么多人吃饱至少要一百个肉包子吗,那么多肉包子可要不少钱,老人家,你没搞错吧?”

  “没搞错。”老者很肯定点头。

  “老人家,原谅我冒昧的问一句,就你这身打扮,要买一百个新鲜的肉包子只怕拿不出那些钱吧。”

  “谁说吃肉包子就一定要拿钱买?”老头嘿嘿一笑,冷笑反问。

  “不买,难道是现做?”

  “这么多新鲜的人头,不现做的话,那不是浪费了。”

  说着,老头忽然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

  然后就听一阵密集盛大的脚步声响起,逼来。

  “狼,狼,卧槽,好多狼。”

  接着就是一百多头狼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了。

  至于此刻,那个老头以及那两个大汉,都成了狼首人身的可怖怪物。

  倒吸一口冷气后,不论是青阳还是金环的,这时候都懵逼了。

  “狼,狼人……”懵逼了一会后,一人颤声而道,紧接着就是一股腥臭味弥漫而开。

  没想到说话的那人竟然被吓尿了,其他人虽没被吓尿,但身上的汗毛却是吓得根根倒立。

  “早就提醒过你们这里有妖怪了,他妈的你们竟然不信;既然不信,那就别怪我了,这么多人,应该能维持半个月的口粮吧。”

  化身成狼人的老头扫视了那些年轻人一番,满脸贪婪,它正要命令群狼发抖攻击呢,却听一声,“快跑啊!”

  也不知是谁惊恐的大喊了一声,惊天动地。

  就在那一声大喊响起的时,青阳和金环的球员已经各自朝一个方向狂奔了起来。

  狂奔,没命的狂奔。

  “妈的,刚才是哪个王八蛋喊得,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差点没把我耳朵震聋!”老头化作的狼人气急败坏的一跺脚,伸手指了指逃跑的两队人,寒声命令道,“小的们,给我追!”

  一声令下,百余头凶狼均分两组,各向一队追了过去。

  老头等化作的三个狼人则是跟在群狼后面,追向了青阳那队。

  刚才的比赛他看了清楚,显然是青阳的实力要高于金环。

  这会儿虽然让群狼去追,他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

  以青阳队员的那些本事,说不定自己的那些狼子狼孙们还干不过呢。

  既然有此担心,那他当然要过去坐镇了。

  其实,它也没必要这么担心。

  之前的比赛,青阳最厉害的几位主拼的差不多,加上肚子又饿。

  现在这副状态和常人差不多,不夸张的说,甚至陈默守、郝无趣、周微生几位的状态寻常人都及不上

  其他的几位,虽然好一点,但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肚子饿的连跑都没力气了,还想和那些狼拼个你死我活,趁早消停点吧。

  撒腿狂奔,一路往山上而去,虽然黑灯瞎火,不过今晚的月亮不错。

  满月。

  如水一般的月光照亮了上山的道路。

  所以也没磕磕绊绊什么的。

  不过按理说,一般人是跑不过狼的。

  当然他们这些年轻人离着修炼者只有一步之遥了,所以不算一般人。

  拿出吃乃的劲撒腿狂奔的话,确实能甩开那些凶狼一段距离。

  可问题是,这一段距离的狂奔下来,身体支撑不住啊。

  撒腿狂奔之前,这一个个说不上生龙活虎,至少是精神十足。

  狂奔之后,一个个上气不接下气,叉腰喘气累的都能把苦胆都吐了出来。

  还好,这顿狂奔没白费功夫。

  他们往山上跑去,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来到了一个风水极佳的战略要地。

  那是一块占地大概十亩的山峰,山峰上有花、有树,有石头。

  战略要地之所以被称为战略要地,光有这些还不够。

  最重要是地形。

  什么地形?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

  往上连接山峰的是一条只能并排通过三人的小路。

  上一世,林飞羽活了五六百岁,这一眼就看出这块山峰的重要之处了。

  招呼他人上去后,又吩咐把乱石搬过来,叠成了一个凌乱的屏障,挡在了山峰和小路中间。

  前脚这屏障刚叠完,后脚群狼就追了过来。

  “就这破烂玩意,你想挡住谁呢,人类,真是愚蠢的东西啊。”

  见到那简陋凌乱的屏障后,老头化作的狼人不屑叹了口气后,伸手朝他们一指,厉声命令道,“小的门,给我上!”

  它一声令下,便听一声“嗷呜“,五十多头狼,张牙舞爪,如汹涌的潮水一般,裹挟令人可怖的凶戾、血腥的味道,一股脑涌了过来。

  “队长,怎么办?”田人倚满脸焦急,甚至都快吓尿了。

  “和他们拼了吧!”一声怒喝,刺头黄池凉就要爬出屏障,准备拼个你死我活,最后甚至是来个英雄就义。

  “拼你妹啊。”林飞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即便恶狼面前不远,他依旧镇定。

  “看见地上的石头了吗,这么多石头够它们吃一壶的了,什么意思,你们懂吧。”

三东西土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