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王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 诈里有诈

  好一个兵不厌诈。

  果然卧龙凤雏的计谋不是常人能猜到的。

  说完这话后,狼苍大王起身就朝林飞羽扑了过来。

  一连输了二十几把,它不要面子的吗,嘴上是没说,这心里早就恨不得将林飞羽碎尸万段了。

  好不容易想了个“兵不厌诈”,自然是要贯彻到底了。

  倒是他前脚刚扑过来,后脚就被林飞羽踹翻在了地上。

  “我尼玛……”

  一句骂骂咧咧,被踹翻在地上的狼苍大王刚要翻身起来,就被林飞羽一脚踩住了胸口。

  “兵不厌诈是不是?”说着,林飞羽脚上微微用力。

  狼苍大王一吐舌头,这微微用力的一脚虽没踩破他的内脏,不过呼吸是困难了很多。

  “你小子给我等着!”

  一声愤怒哼哼,狼苍大王当然是不服气了,可挣扎了两下,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起来了,这下有点慌了。

  “这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你不还不明白吗,蜉蝣之辈,还敢撼树,真是不自量力。”林飞羽冷笑,现在是5月30,双数的日子,自己不用忌惮什么了。

  “蜉蝣之辈?!”

  狼苍大王一愣,不愧是智商堪比卧龙凤雏的存在,一下就恍然大悟了,“搞了半天,你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藏拙。”

  “扮猪吃老虎到没有,我这不过是诈里有诈罢了。”林飞羽谦虚摆手。

  “什么诈里有诈?”狼苍大王不解。

  “所谓诈里有诈,就是你兵不厌诈诈我一下,我呢就将计就计,故意装作被你诈了,其实是为了诈你一下。”

  林飞羽笑着解释,见狼苍大王似懂非懂的点头。

  心中更是快慰,卧龙凤雏果然不是一般人,就这虚心好学的样子,看着就令人上头。

  “好了,该知道你也知道了,现在让我踩死你吧。”说罢,林飞羽咬牙,故作脚上用力的样子。

  “大哥,放我一条生路吧!”狼苍大王真的担心自己被踩死,这时慌忙求饶。

  “放你生路是可以,不过至少有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吧。”

  “理由,看在我是卧龙凤雏的份上,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

  “嗯,好吧,今天就放你一回,要是下次再让我碰到了,那可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想了想,林飞羽抬起了脚。

  其实也不是他不忍心,只不过这种有趣的卧龙凤雏的实在不多,要是就这么弄死了,那以后都说不定见不到这种稀有品种了。

  狼苍大王慌忙磕头致谢,听林飞羽喝了声“滚”后,不敢逗留,带着那些狼子狼孙,灰溜溜的跑了。

  “队长,就这么放它们走了?”

  “嗨,用得着跟这种睿智的卧龙凤雏一般见识吗;折腾了半宿,我看大伙也累的差不多了,先睡一觉,等明天再去找血梨吧。”

  队长都这么说了,接下来当然是休息睡觉。

  这一觉直到早上七点,醒来后天气不错,勉强吃了些酸涩的野果后,不再耽搁,便去找那血梨了。

  也不知道经过昨天的一番的折腾,血梨是否还在。

  依着记忆,众人往山峰下走去,走了一会,血梨还没见到,倒是先见到了金环的人。

  这会儿金环的人,一同抱着一颗大树,离地约有三米之距,状如树懒,狼狈至极。

  在那颗大树下,围绕这五六十头恶狼,龇牙咧嘴,虎视眈眈。

  昨晚群狼均分两批,各自从一个方向追人。

  追击青阳羽毛球对的那些恶狼是倒霉,即便狼苍大王亲自指挥坐镇,还是被乱石砸的苟延残喘,头破血流,狼狈万分。

  至于追击金环羽毛球队的,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论整体的实力,金环和青阳差不了多少,不过个人的魅力就难说了。

  林飞羽是个重生者,上一世活了五六百年,身怀九大至尊血脉之一的“混沌血脉”。

  至于金环的队长周黝,就没那么大格局了。

  除了喜欢研究他人打羽毛球的弱点以外,其他的经历就没有林飞羽那么丰富了。

  而被狼群追击后,他也没想着反抗什么的。

  看见一颗五米高的大树后,就像见到一根救命稻草。

  一声,“兄弟们,都给我上树啊!”

  然后金环的其他人便随着他纷纷向树上爬去。

  这一爬,就是抱着那颗大树待了一晚上。

  这一晚上是煎熬。

  树上是蚊虫飞舞,树下是群狼虎视眈眈环绕。

  飞舞的蚊虫一点都没客气,见那些人抱着大树无暇驱赶自己,那就对不住了……

  这下金环的人当然是惨了,被蚊子叮咬了满头满脸的红色小点点,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可这样也只能硬挺着。

  树上的蚊虫只是吸血而已,树下的恶狼可是要命的。

  倒是都一宿功夫了,树下的那群恶狼还没有退散的迹象。

  这样的耐力,都可以让人吐槽一句,“卧槽!”了。

  “队长,这些狼什么时候走啊。”这时有人快支撑不住了,脸上的表情扭曲痛苦,整个人更是摇摇欲坠。

  “我也不知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吧。”周黝苦逼叹气,别说其他人了,其实自己都快坚持不住了。

  “哟,姿势挺奇特,怎么这招懒猴上树是你们金环的大招啊,厉害实在是厉害!”

  走过来的青阳众人见金环的人都在抱着大树,各是忍俊不禁,黄池凉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其他人虽没笑得那么嚣张,不过揶揄的话比起黄池凉更损。

  “这哪里是懒猴,我怎么看怎么就像一只只王八!”

  “对对对,就是王八,就是王八!”

  ……

  这般的冷嘲热讽,金环的人能听不见?

  倒是见是青阳的人后,抱着大树的几位可伶虫,非但没有愤怒,反而激动万分。

  总算是见到了救命稻草,这会儿也顾不得他们嘲讽自己什么,就算骂自己是王八蛋也只能认了。

  然后树上的那几位可怜虫就一个个开始卖惨了。

  有道,“家人们啊,你们总算来了,我想死你们了,你们再不来的话,我们就要嗝屁了!”

  又有道,“大哥,哦不,大爷,大爷们快救救我们吧,我们都抱着那颗树挺一晚上了,现在真的挺不住了。”

  ……

  为了活命,别说大爷了,就算让他们叫爹,估计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犹豫的。

  “队长,现在怎么办,金环的人到底救不救?”这时陈默守问道。

三东西土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