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加载了攻略系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0 赶紧换衣服啊!

  刚才进到店里,确实没有看到松本结衣的影子。

  卡座那里有三个大学生模样的客人正在玩牌,游戏区有一位宅男大叔正在打游戏。

  除此之外,没有别人。

  虽然,总共才有四位客人,但也够姐姐星野悠奈一个人忙乎的了。

  此前听老姐唠叨,咖啡馆是上个月改造好开张营业的。

  当时时值春假,因此还招得到几个女生来打零工。

  而现在新学期开学了,就只剩下高中毕业就为了绘画理想跑来东京的松本结衣。

  上学对悠人这个学渣来说就已经是很麻烦的事情了。

  回到家,没有一丝喘息就要开始打工。

  转生到现在,几乎没有什么自己的时间。

  生而为人,我很辛苦啊!

  急匆匆的冲上二楼,把书包往床上一扔,又返回店堂,奔向更衣间做准备。

  ——

  更衣室的门推开,眼前的景象让悠人一腔鼻血彪出来。

  上身只穿着内衣的松本结衣正弯着腰,双手撑着短裙裙腰往脚下褪。

  翘起的雪白而又圆润屁.股正对着他。

  粉白色相间条纹的可爱胖次……

  “啊,我……”

  悠人一只手扶着门把手,另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脸的茫然无措。

  结衣回头看见他,愣了一神。

  当悠人正慌乱的要往出退身的时候,结衣却一脸笑意的说,“瞳酱也快换衣服吧。”

  额?

  难道结衣不避讳被自己看到换衣服?

  她可是连很抽象的欧.派拉花都觉得羞耻的女生啊。

  怎么被人看到私密的身体却又无动于衷?

  真是搞不清状况。

  也许女生太复杂了。

  “悠奈姐姐很忙了,快!放学时间到了,应该会多一批客人来店里的。”

  见悠人还愣着,结衣催促道。

  “哦。”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悠人走进更衣间,转身把门锁上,又觉得不对劲。

  两人锁在一个房间内算怎么回事,转过身又把锁打开。

  刚回过身,转念一想也不对。

  在更衣间里换衣服本来就是要锁上的啊。

  又转身将门上的小旋钮开关转动到锁定状态。

  “到底在干嘛?锁头坏了吗?”

  结衣对悠人的来来回回如同强迫症般的奇异举动一脸不解。

  “啊,哈哈。好像没问题了。”

  悠人急忙尬笑着挠挠头,走到结衣身边。

  他的衣柜就在结衣的隔壁。

  为了放松精神,悠人哼起儿歌。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哼唱之余,视线忍不住飘向结衣。

  “瞳酱,你唱的是什么歌啊?好像不是日语的吧。”

  穿好连裤袜,上身仅着内衣的结衣在悠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转过身,问道。

  悠人的视线不可避免被吸引到结衣深深的事业线当中。

  糟了!

  悠人急忙转过身去,抑制着自己的青春冲动。

  “是中文课上学到的中国儿歌啦。”

  “这样子啊。很好听啊,旋律也很卡哇伊,有机会教结衣唱可以吗?”

  唱歌也想学。

  果然是个好学的女孩子……

  “没,没问题。”

  结衣比自己大两三岁——十八岁已经成人,拥有着更加成熟的女性身材。

  诱惑,毕竟是诱惑。

  不看白不看的。

  悠人扭头偷瞄结衣,而此时她的身上已经套上女仆连衣裙。

  真遗憾。

  “瞳酱,觉得吗?这身女仆装结衣觉得并不是很好看。设计有点儿过时,做工也不太精致。这种款式我穿还算合适,但悠奈姐姐也穿,跟她的气质配起来,真是有些土气了。”

  正照着镜子整理围裙的结衣说着,忽然扭回头。

  “吐槽一下,不要跟悠奈姐告密的啊。千万不要。”

  “不会的。”

  悠人冲她做了个鬼脸。

  结衣的观点悠人深有同感。

  但是,对于服装设计没有一点常识的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许是中规中矩,还是什么……

  结衣作为一个打工者,能对他这个店主的弟弟偷偷吐槽,说明她还是很信任自己。

  有点儿小开心。

  “干嘛呢?别光盯着我啊,赶紧换衣服啊?”

  悠人脸上一红,赶紧伸手拉开自己的柜门。

  结衣换衣服自然坦荡,但我……

  以前悠人那小子是怎么经历过来的?

  难道无动于衷,是个身心没发育的无知少年?

  【你快点儿,别磨磨蹭蹭的。】

  我靠!

  悠人差点儿叫出声来。

  呦西,你给我闭嘴!

  【好的。】

  你是不是一直监视我啊?

  悠人在脑海中问。

  【星野萨玛已经上道了,呦西就是偶尔来观察一下啦。】

  那好吧,没事儿的话自己玩去吧。

  说完这句话,悠人自己都想笑。

  一个系统能够上哪儿玩去呢?

  【好的,玩去咯!】

  还真去玩去了……

  “笃笃笃——”

  敲门声。

  “开门!”

  更衣室外传来悠奈的声音。

  结衣快步走过去,把门打开,将悠奈迎进来。

  “我换好了。”

  结衣立刻往外走。

  “哎,哎!等下!”

  悠奈伸手将梳妆台上放着的猫耳发卡递给结衣。

  结衣接过来,吐了下舌头,在头上戴好,照了照镜子,急匆匆跑出去。

  “你在干嘛!怎么还穿着衣服!上班时间是用来聊天的嘛?”

  悠奈叉着腰,怒吼道。

  真是剥削人的恶魔店长!

  悠人急忙一边换衣服,一边在心里吐槽。

  “我来帮你!”

  实在等不及了,悠奈双手伸过来直接解开悠人的裤腰带,然后将他转过身去,一下把他的制服裤子扒到脚底下。

  我靠!

  这也太暴力了吧!

  虽然是姐弟,但心理上还是有些尴尬。

  “衣服换好后,还得给你化妆。一切都要尽快!现在就想象这里是时尚模特走秀的后台,换装都要赶时间的。加油!”

  悠奈语气急促,却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悠人受到感染,不管三七二十一,将裙子从衣架上取下来就要往身上套。

  “笨蛋,第一次嘛!哎!我来帮忙!”

  只见悠奈从另外一个衣架上取下一件纯白色内衣,利索的给他穿上,帮他从后背扣上扣袢。

  然后,扒开罩杯将两坨软软的硅胶胸垫塞了进去。

  裙子穿好,假发戴好,小心翼翼的将白色过膝丝袜撸好。

  一切准备就绪,只差化妆了。

  悠人仰着头,闭着眼睛。

  姐姐悠奈胸前散发出一股香甜的气息。

  今天闻起来有点儿上头,非同寻常。

  “换了香水?姐姐今天身上的味道不一样啊。”

  悠奈吸鼻子嗅了嗅。

  “哦?噢。下午调制鸡尾酒的时候,不小心桜桃の雫发泡酒洒了一滴滴。所以是那个味道吧。”

  悠人睁开眼,将鼻子凑到悠奈的胸前。

  “老实点儿!”

  悠奈把他的脑袋推回去,怒气冲冲的说,“眼影还没画好。”

  悠人乖乖听话。

莫奇耶夫斯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