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年方八岁,初入学堂

  1995年的夏天,我八岁了。父亲送我进了村上小学。初入学堂,我有点兴奋,但又伤心,兴奋的是,上学是一生最重要的事,我终于开始去做了。伤心的是,不能时时处处和俩弟弟一起玩耍了,和父母也要半天见不上。一年级的小孩子聚在一起,打打闹闹,安下心写字的时间寥寥无几。我想寻个安静的角落用功,怎奈总有几个调皮的就是逗你玩。那时候的感觉就是,他不想学习,也不想让你学习。由此带来的是我起初对学堂的厌恶。

  到一年级结束时,班主任语文老师宣布升二年级的名单,最后一个念到我的名字。那些留到一年级复读的学生里许多都说我够不上升二年级。我也因此感到蒙羞,暗下决心,非下一番苦功夫不可。记得那许多个夜晚,父母和俩弟弟都已熟睡,我一个人点着蜡烛,在书桌前抄写课文。常常是妈妈半夜醒了,赶紧让我去睡觉。第二天早上我又常常是第一个进到班里学习。二年级的学习氛围明显好太多了,毕竟都是知道学习的优秀孩子。我在学堂里终于可以安心用功了。不过自那时起,我就养成了只管用功学习,不与人玩耍,不与人交流的习惯,直至后来明白更多的道理,才逐步变得开朗通达。

  努力的日子过得充实并且很快,转眼到了年底期末考试的时候。每次期末考试都要选拔十名学习优秀的学生到龙山集参加学区竞赛。一个学区差不多十来个村的十余所小学,每个小学的一个年级差不多60多个学生。这样一来,每个年级的学区竞赛,就是从600多名学生里选出来60个学生在龙山集统一考试,然后根据语文,数学两门成绩总和,最终选出前五名。一年级的时候我没有被选上,二年级这次,老师看我平时怪努力的,就破格把我也写在了竞赛名单里。竞赛考试那天,其他几个参赛学生,都对我不屑一顾。我也就低着头,默默的躲在一边,只管安心的等考试开始,认真答题,其他的我也并不在意。

  还记得腊月二十三的那天,太阳格外的嫩红,阳光格外的温暖。班主任语文老师就要宣布期末竞赛的分数和名次了。我其实并不在意的,只要做好就行了,名次倒在其次。以前被老师视作学习尖子生的几个,紧张的不行,在想着自己会是第几名呢。“薛永利,你觉着你能得第几名。”班主任点名的是一年级时候一直第一名的那个学生。“老师我觉得是第一名吧。”“考了168分,你觉得能得第一吗?”其他几个比赛的学生直接低下头了。正当我若无其事的时候,班主任突然喊我的名字,“薛星鹤”。“到”,我赶忙应答。“站起来”,班主任紧接着说道。我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所为何事。这时候,班主任语调激昂的说道,“薛星鹤,期末竞赛成绩196分,获得全学区第一名”。顿时班里鸦雀无声,大家把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有的是羡慕的笑容,有的是惊讶的目光,还有的是嫉妒的鄙视。“下面颁发奖状和奖品,薛星鹤上台领奖”,班主任满面笑容爽朗的说道。我怀抱奖状,拿着“英雄”牌钢笔和笔记本的奖品,感觉像是在腾云驾雾。记得那天回到家里,一家人高兴的比过年还高兴。邻里乡亲的都听说了,路过家门口都给父亲道喜,父亲满面春风,母亲高兴的去炒菜,还嚷嚷着这次多放点肉。俩弟弟争着要看我的笔记本。那个笔记本的封皮有一幅水彩画,翻转着从不同的角度看,还会显示出不同的画面。我们兄弟三个可高兴了,躲到门后面背光的地方看得更清晰,挤在一起看个不停。父亲把第一名的奖状用图钉挂在了中堂,在那里反复的端详,笑容可掬。有诗为证,“一入学堂不得闲,不声不响自安然。懵懂学童始用功,锋芒初露已惊人”。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