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天选之人,受心之苦

  一草一木皆系自然之情,一花一叶俱是天地恩赐。我十三岁方知人有生死,生离死别之痛竟是人间至苦。由此我对于天地人生的思考,便从未停止,直至今日。由于我一直以来优异的学习表现,故而父母对我给予厚望。有时候厚望过高,反倒是一种压力,这二者不断增加,最后竟至于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无形的压力在我感知世事无常时变得越来越重。加之离开家,我再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啥心不用操的懵懂顽童。每天周旋于衣食住行的事情就一堆,学科又一下子增加了几倍,历史、地理、政治、物理、化学、生物、英语,我以前学习的,引以为傲的语文、数学只占了一小部分,全新的开始,我有些招架不住了。压力之下,重负难行,对于人生渺小苦短,天地广大无限的愁思更加深陷难以自拔。于是各学科阶段性考试,除了语文、数学、历史名列前茅,其余学科就在中游徘徊,综合成绩一算,就落在后面了。本来是一众师生看好的学生尖子,却学习成绩平淡无奇,不免处处流言蜚语,冷嘲热讽。我记忆最深的就是平时要好的一位同窗当着我的面,同大家笑着我,说道,“我看这个大学生的苗难栽活呀”。这话一出,众人一阵哄笑,顿时我心里一阵冰凉,低着头迅疾地走开了。

  由高处跌落,到了低处,方知高处不胜寒,低处人人嫌。杜子美诗云,“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那时我亲身体会到了这句诗的意味,于是对诗文的喜爱更甚。越是钻研诗文,我就越是多愁善感,多愁善感就越能体会诗文的妙处。如此循环往复,我执着于诗文之心坚定,而其余学科就只是应付考试而已。

  初中三年,学习成绩平平,唯有书法文章渐有所成。这时俩弟弟已经凭自学进入初中。怎奈家境贫寒,俩弟弟依旧是在家自学。此时鹤鸣,鹤猛的天赋异禀更加显现,不仅才思敏捷,而且数学、物理、化学、生物、英语、历史、地理,无一不精,均是一看就懂,一学就会,惊为天人。

  初中三年有一次经历,令我至今难忘。在家过完周末,星期天晚上返校,有晚自习和班会。那一次,母亲给我做了许多好吃的,在家和弟弟边吃边聊,实在是不想离开家,耽误了一会,于是出发的晚了些。我骑着自行车走到邻近镇上的一个村子时,天已经渐渐黑了。村口有几个蓬头垢面的小青年,迎着我走过来了,吼道,“停下,停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停下来问道,“怎么了?”我此时已经明白,这是遇上社会上的混混啦,恐怕是有麻烦了。几个混混冷笑道,“镇上的学生吧,把钱给我,否则挨打。”我顿时一惊,说道,“我一星期的生活费,怎么能给你。”话刚说完,其中一个混混直接朝我踹过来了。我平时不言不语,只爱读诗写文,又清瘦怯懦,哪里经得住这个,顿时连人带自行车翻倒在地。这时那几个也一哄而上,对我拳打脚踢。我像个小娃娃一样抱着头号啕大哭。那几个混混打了一阵,见我着实有些可怜,其中一个说道,“哥几个,要不算了吧,这是个老实巴交的乖孩子,不给钱,打一顿算了。”“好吧,看他这样也不像有钱的孩子,就那点生活费就不难为他了。”等那帮混混彻底走远了,我才从地上起来,看看一身的泥土,感到身上的疼痛,我不由得仰天长叹,“薛星鹤啊薛星鹤,你真是没用,像这样又如何成为栋梁之材,成为父母的骄傲。”说完,我忍不住一阵大笑,内心一阵悲凉。有诗为证,“不是真身便是劫,不见本心即是迷。温馨舒适须臾散,艰辛困苦时时扰。任凭风雨狂吹打,柔情善念永不改。照顾众生皆迷惘,不怨不悔只慈悲”。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