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悟《道德经》,解生死劫

  高考越来越近,而我的综合成绩始终平平,照此下去,想上个二类本科也很难。我的压力日重一日,终于发展到不言不语,像是失魂落魄一般。这时班内的同学都对我表示关心。由于我寡言少语,太过腼腆的性格,男生勉强还能和我交流几句,女生就不知道该跟我说什么了。课间十分钟我总是一个人呆坐在座位上,任凭纷乱的思绪在心头翻涌。这时就有心思细腻些的男同学过来叫我,“星鹤,走吧,出去散散步。”我摇头道,“不想动。”同学就拉起我的胳膊,拽着我走。我只得跟着出了教室。等到了楼下操场上,见三五成群的同学欢声笑语,追逐嬉闹,又见楼前花园,绿柳成荫,花香四溢,精神顿时轻松许多。“星鹤,你就是不爱动,跟我们一起多打打篮球,高考的压力就没那么大了。”好同学的话,令我感动。毕竟高考冲刺阶段,各自压力山大,都忙着功课,这时能够思及我的心境,着实是对我关心。还有特别想关心我的女同学,竟抄写圣贤经典放于我的书桌,诸如,“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等等。这些熟悉的字句此时再次映入我的眼帘,感到莫名的亲切,仿佛与古人精神上产生了共鸣。

  如此我的内心时而轻松一阵,时而压抑一阵,更多的仍是心结难解,愁云压顶。我始终为虚名所困,固执的以为成就一番美好的事业远比生死重要,正所谓,“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正当我愁肠百转,心结难解之际,一位同学拿出一本《道德经》放在我的面前,说道,“这是我在新华书店买的,看了许久看不出名堂,你聪慧过人,看看这本奇书究竟奇在哪里。”我一见这书名,就眼前一亮,及至翻开书一看,见第一章写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故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我读罢,顿感醍醐灌顶,如梦初醒。我从来没有过的,读书如饥似渴,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细看,唯恐错过一个字。那几日,我如同走进了《道德经》里面,就像是与李耳圣人隔着时空促膝长谈一般,对于书内玄妙至理心领神会。我的内心一下子打开了,原来的愁云散了,明媚的阳光照耀,花香鸟语的世外桃源展现,仿佛神话里羽化登仙的境界。记得回到家,我还对父母和俩弟弟认真的说道,“我悟道了”。父母笑了笑说道,“星鹤开心就好”。俩弟弟说道,“哥,你终于智慧全开啦!”有诗为证,“自古心病无药医,从来心药最难得。生死玄关今通透,天地为友道逍遥”。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