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投笔从戎,家父仙逝

  紧张的高考终于到了,我坦然面对,从容答卷。考试结束,并不担心成绩的好坏,顺其自然。最终考试结果出来,我的总成绩偏低,没有达到本科线。由于其它学科成绩的不理想,单靠语文和数学终究不能考上好大学。父亲为我选了当兵这条路。中间费了一番周折,我总算踏上了XJWLMQ的当兵之旅。

  祖国的大西北天高地阔,有戈壁滩,有胡杨林,有天然湖泊,有青青草原,有连绵不断的巍峨山脉,有西域边关的独特风情。进入军营,从一日三餐到起床睡觉,从体能训练到整理内务,从政治学习到娱乐活动,除了进入梦乡,一切都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严格的安排。刚开始我的确很难适应,加之西北严寒天气,正值数九寒冬,像我这样文弱书生模样,还要进行五公里越野跑,冰天雪地里匍匐前进,有些吃不消啦。最后是我的指导员帮助了我,现在依旧记着他的名字,叫做白宏刚。他见我文质彬彬,就让我在办公室抄写学习笔记,及至见了我的工整好看的字迹,便又让我写一些政治学习的讲演,又见我文笔流畅,颇有才学,就真正爱惜我是个人才了。每次班长带我们在零下二十多度的训练场上进行队列训练时,指导员就会在训练一个小时左右的时候,过来喊我,让我去办公室写东西。每次训练课至少3个小时,我常常被冻得心酸落泪。实在是因我本身瘦弱,又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严寒天气所致。指导员总是在我最苦楚的时候帮助了我,因此我十分用心的为指导员写材料。后来有一次指导员问我,“小薛,你以前写过类似的政治学习的文字材料吗?”我回答道,“从来没有写过,我是从校园直接进兵营,以前写的都是纯文学性的文字”。指导员纳闷道,“那你写政治学习的材料怎么也如此得心应手呢?”我答道,“其实我是仗着文字功底好,只要知道要表达的是怎样的中心思想,就能写出不错的文章,或许这就叫触类旁通吧。”指导员听后频频点头。自那以后,指导员把许多自己的发言稿之类也交由我写,效果都很好。

  自我入军营,由于军事管理规定,一周才能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我每次给家里打电话,都是先跟父亲说话,再给母亲说话,最后跟俩弟弟说话,每次都有说不完的关切思念的话。因此每逢晚上自由学习时间,我还会给家里写一封信。因为是普通的平信,所以一封信要十天半月之久,方能由XJWLMQ邮寄到山东的小村庄上。这样我保持着一月一封信,一周一个电话,从未间断。由于在部队,衣食住行都有保障,我的义务兵津贴就都攒起来寄回家里。

  军中紧张忙碌的生活,倒是显得光阴似箭,转眼到了2008年的春节。节日里我终于体会到了军营里的温馨。官兵同乐,有篮球比赛,乒乓球比赛,还有象棋比赛。我擅长下象棋,象棋比赛里为班里争了全连第一。快乐时光转瞬即逝,那是农历2009年正月二十三的零点时分,我正熟睡,突然梦见一个黑影闯进来,直扑向我,伸手就掏我的心脏。我顿时“啊”的一声惊呼,忽的从床上坐起来,惊出一身冷汗,感觉心被掏空了。这时班里的战友被惊醒,急忙问我,“星鹤,怎么了,没事吧”。我赶忙应答道,“没事,没事,就是做了个梦”。这样大家就又睡下了。第二天起床,我左思右想感觉不对劲,莫非是我的父亲生病了,才有此噩梦。因为我当兵走的时候,父亲就身体虚弱。我还叮嘱道,“爹,你不要太劳累了,我们弟兄三个都长大了,都需要自己奋发图强,您只管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父亲应声说道,“儿啊,放心吧,我的身体没事,你就放心在部队里好好表现,将来考个军校,当个军官,光宗耀祖”。话虽如此,父亲要强的心我最是了解,哪里肯多歇息一时半刻,总想着多种点庄稼,多种点树苗,好多卖点钱,为我们弟兄三个上学以至成家操碎了心。另外部队里考军校需要第二年才能考,考试的课程跟普通高考差不多,加之军营里紧张忙碌,留给我复习功课的时间寥寥无几。每次打电话,父亲问我道,“星鹤,功课复习的怎么样,一定要抓住一切时间好好做好功课”。我为了让父亲宽心,总是安慰道,“爹,放心,我这里功课复习的都很好,考军校还是有把握的。”或许父亲已隐约感到我考军校也是十之八九的失败,那样两年义务兵退伍回到家,父亲将颜面扫地,因而父亲已心伤过度,也未可知。我已心乱如麻,急急的跑向通讯室给家里打电话。电话接通后,是二弟接的电话。这就令我十分惊异。因为知道XJ打过来的肯定是我,每次都是父亲先接上的。我赶紧问道,“鹤鸣,咱爹呢,让咱爹接电话。”二弟说道,“爹去城里了。”我问道,“刚过完年,父亲去城里干什么。”二弟道,“爹去城里看病,过几天就回来了。”我忙问道,“得了什么病,什么时候回来”。二弟道,“没什么大病,就是检查检查身体,过几天就回来了。”我听后,这才略略放心了,说道,“父亲早该检查检查身体了,刚好这次去城里好好检查一下。”二弟道,“哥,没啥事,我先挂了。”我说道,“好的,先挂了吧”。大概过了五六天,我又给家里打电话,想着问问父亲身体检查的怎么样了,没想到二弟接通了电话,说父亲看完身体去南方城市打工了。我半信半疑,但是实在不敢往坏处想,就问二弟道,“父亲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二弟道,“父亲怕你分心,让你好好复习功课,好好考军校。”我问道,“那大概什么时候回来?”二弟道,“差不多得半年吧。”我顿感失落,因为家里困难,只有一部座机,父亲孤身去了南方,等于音信全无,让我如何不担心,如何不思念呢?!

  紧张忙碌的军营生活令我暂时压制住了思念,担心和忧虑。直至夏天,军校考试结束一星期之后,我在指导员办公电脑上查询到自己没有考上,我彻底崩溃了。记得那天中午,烈日当头,我在部队院子里的电话亭里给家里打电话,这次接通的是妈妈。我说道,“妈,你让父亲别难过,我军校没考上。”妈在电话那头哭泣的说道,“星鹤呀,这下不用瞒你啦,你父亲在过完年的正月二十三的晚上就去世啦。”虽然我一直在疑虑,但是最坏的结果亲耳听到,我顿感天旋地转,心如刀绞,半天说不出话来,抬头看看太阳,骄阳似火,我流着泪笑了,百感交集,既有痛失至亲的锥心之痛,又有压抑几年的重负突然释放后的彻底轻松。妈在电话里安慰道,“星鹤你不要太难过,你爹有糖尿病,几十年的老毛病了,你当兵走之后,越发的严重了,一直瞒着你,怕你在部队分心。”我说道,“怎么不去医院看呀。”妈妈说道,“去了呀,正月十五过完就去县医院看了,结果检查的肝脏,肺部都是病,糖尿病已经到了后期,医生说,治不好了。你爹执意回家,不想把家里仅存的几万块钱积蓄全部花了,想给你们留着。回到家正月二十三的晚上就不行了。”我听完,强忍悲痛,说道,“妈,你不用担心,我先挂了。”说完,我跑向院子的一个无人角落放声大哭。有诗为证,“从军西北千里行,热血军营托此身。天倾西北父仙逝,驾鹤西游绝人间”。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