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重回故土,祭拜先父

  坐在返程的火车上,我归心似箭,恨不能肋生双翅飞回家中。XJ距离山东足足有四千多公里,由祖国的最西边到了祖国的最东边,中间隔着千山万水。大概两天一夜终于到了郑州站,我下了火车,准备搭乘去往山东东明的长途汽车。汽车售票员见我行李太多,就下车帮忙搬,当搬起我的皮箱时,喊道,“太重了啊,你这是从哪回来呀,带这么多的行李。”我说道,“从XJ回来。”那人一听,说道,“你这皮箱这么重,不会是一箱XJ和田玉吧,那可发大财啦。”我一笑,说道,“不是,全是书。”那人听了很是不解,说道,“带这么多的书干嘛啊,不能吃不能喝的。”我并不作答,心内想着,这些都是我的精神财富,远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到了东明县城,又坐了一辆小客车直接到了家门口。我赶紧敲门,很快母亲和俩弟弟都跑出来啦。我一见至亲,百感交集,母亲眼圈已经红了。这时我们赶紧先从车上把行李搬进屋,给那小客车付了车费。我这才开始认真再看家中的庭院,依旧是红砖墙不高不矮,还是那棵老榆树弯腰驼背。我进入堂屋,满墙的奖状依然在,往左看那张黑色木板床静卧那里,床上被褥陈旧,独不见我的老父亲。旧貌依旧,睹物思人,不由得我泪如雨下。母亲这时也落泪了,劝我道,“你爹就是太思念你了,你当兵刚走的那几天,就睡不着觉了,说老是梦见你背对着他,就是看不见脸。”这话一出,我就更伤心啦。俩弟弟赶忙劝解道,“先不说这些了,回来了,哥先吃饭吧。妈炒的你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和土豆丝。”妈止住泪水,忙着去端菜了。我们一家人终于又坐在一起了,只是父亲不在了。我简单说了一下两年当兵的情况。这时妈去衣柜里拿出了军大衣,说道,“你看,这是你寄回来的军大衣,你爹喜欢得很,每次穿出去都跟人炫耀,说这是我儿子在部队给我寄过来的,又暖和又好看。”我知道父亲一直喜欢军大衣,所以在部队的时候专门拜托指导员从军需库里买的一件新式军大衣,给父亲寄回来,主要是为了穿上暖和。如今再见军大衣,仿佛父亲就在门外,随时都会喊着我的名字进来。我说道,“妈,吃完饭我就去父亲坟前祭拜”。母亲本想让我休息两天再去,奈何我心急如焚,如何等得。

  母亲和俩弟弟引着路,我们来到了村子南边的林场。进入林场往东南方走不远,母亲说道,“看这就是你父亲的坟,前两天我带着小明、小猛才来过。”我一见新坟,倒身下拜,心内痛不欲生,可是当着母亲和俩弟弟不能表现的太过悲伤。我知道母亲和俩弟弟承受的伤痛远比我多,毕竟是亲身经历了至亲的离去。父亲去世后,母亲和俩弟弟生活更加困顿,况且俩弟弟正值高三,夏天就要高考,压力更大。我在父亲坟前祷告道,“人间事多,一生操劳,纵有凌云之志,奈何命途多舛。望子成龙,竭尽所能,星鹤羽翼未丰,家父驾鹤西游。淳朴刚正终不改,仙国他乡乐逍遥。”一番祭拜之后,我们回到家,天已渐渐黑了。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叙述过往,哭一阵笑一阵,有千言万语。我讲了自己考入特警的事,母亲和俩弟弟高兴的为我鼓掌。这时母亲从书桌抽屉里拿出许多书信,说道,“看,你在部队写的信都存着呢。你爹那时候隔几天就会拿出来看看,总是说着星鹤将来肯定有出息。”我接过来翻看着,回想以往的情境,不免心潮澎湃。为了表明心路历程,让看官了然不惑,我就将其中一封书信摘录在这里。信上写道,

  问父母高堂安好,问两位弟弟安好。我在军中遥想千山万水之外的家乡或在阳光璀璨之中,或在烟雨迷离之间。风拂河面,荷花点首,绿柳成荫,鸟雀成群,农家院落,错落有致,这就是我的家。安居于此,父母自当福寿安康,弟弟自当幸福快乐。

  我在部队一切顺利,无需挂念。近日回忆起当初我在学习之路上经受的波折,担心两位弟弟倘若不能心如止水,又心思飘逸,则会有曲折。故特写下如是心得,望见信三思。

  我想“唐僧取经”的故事最能表明人世普通的大道理。唐僧一心一意要去西天求取真经。这路途遥远,真可谓千山万水;这路途艰险,真可谓九死一生;这路途困苦,真可谓历尽磨难。唐僧一路所见人世百般快乐,红尘万种逍遥,却不贪图,甘愿涉千山万水,付九死一生,历尽磨难,西天取经。故其志不在凡世,其智明了天命。人世有受享不完的快乐滋味,有享用不尽的稀奇玩物。面对人世繁华,红尘富贵,须得超然处之,绝不迷失本心。古之圣贤,其德必厚,其道必真,行至善之事,做至善之人。

  我深知两位弟弟的天赋远在愚兄之上,盼两位弟弟早日雄才得展,振翅高飞,搏击长空。望父母高堂放宽心,养精神,福寿安康。

  薛星鹤手书

  二零零八年九月初九日

  看着以往书信,不由得精神为之振奋,与两位弟弟又探讨起人生哲学,不觉入夜已深。有诗为证,“祭拜先父回故土,天人永隔痛肝肠。至亲团聚话过往,兄弟齐心志凌云”。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