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星鹤自传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星夜戌时,细说睡眠

  春夜清寒微凉,我们弟兄三人在大卧室共睡一榻,盖着大棉花被子。静说道,“房子小,你们就在大卧室挤挤吧。”俩弟弟均表示不挤,睡着刚好。我们把房门虚掩,窗户开了一个缝隙,隔着窗纱可见满天星斗,星光闪动,又见月亮湾湾,像一只金色的小船,漂浮于星海之间,顿感星空之美,神奇瑰丽。如此情境,我又发感慨,“天以日月之轮转为众生设作息之法,日出月落而作,日落月出而息。人若要有好作为,必先得好休息。好休息必要好睡眠。因此,好睡眠即是天赐之福,亦是人之修为。闭上眼睛是睡眠的第一步,不思不想是睡眠的第二步,魂游太虚是睡眠的第三步。心事重重,心烦意乱,彻夜难眠,硬赖在床上,只是闭上眼睛安慰自己是在休息,其实算不上睡眠,是失眠而已。失眠之症,皆因日间行事有违本心所致。本心受损,夜间心神难安,周身气血难于通达,如此怎得好睡眠,长此以往,恐难保全性命。此为止于第一步之睡眠,只是闭上眼睛而已。心内去除纷乱的思绪,令心神随着身体的乏累渐渐进入睡眠的模式,此时或有怪梦纠缠,或者昏昏昧昧,总之就是睡醒了也并不感到十分解乏,这就是睡眠不好。睡眠不好,皆因身心不能统一,动静未能均衡所致。身心愉悦须得一片至诚。若不能动静结合,修身养性,好睡眠也只是镜花水月。此为止于第二步之睡眠,即不思不想。若要受享天赐之福,得身心之愉悦,有好睡眠,有好作为,则须得进入第三步之睡眠。真正之睡眠,便是进入到真实不虚的本相,再没有时空的幻象,好似魂游太虚。这时的我身心皆安,灵肉合一,睡眠之中,则浮世亿万年之时间与亿万光年之空间于我不过入睡前之一瞬,栖身之一榻而已。一觉醒来,仿佛与天地精神往来一番,神清气爽,心旷神怡。如此入睡即是入定。凡人入定一次,修为精进如同苦读圣贤经传十载。凡人若能自由入定,则勘破生死玄关又有何难。得道成圣者入定,则水火不侵,时空不住,不生不灭,即见如来。鹤鸣,鹤猛,这是我的感悟。我知道能够对你们产生神妙的启发。”

  二弟听后,认真地说道,“大哥的思想是连接天地的阶梯,打通仙凡的枢纽。越多学习这样的思想,人的身体和心灵就会越舒适越清静。我也是经常想到这些,常常感觉天地如同亲人一样和我心意相通。”

  三弟听后,郑重地说道,“大哥说的,怎么全是我心里想的。我的感受和二哥一样,每当思想宇宙时空的问题时,就感觉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呼唤我,让我智慧清静,心神安逸。”

  我欣慰地笑道,“二弟三弟皆是天赋之才,圣心仙体,当有补天济世之作为。我们一起为永恒至真至善至美而奉献爱心。”

  是夜,我们弟兄三人清梦香甜,与天地共眠。次日平明,我们弟兄三人一同醒来,出卧室。静在客厅笑道,“昨晚,听你们嘀嘀咕咕地说了好大一会,不知道休息好了吗?”我们一起说道,“休息的很好,身心仿佛在仙囯游历了一番,感觉像婴儿一样舒适。”有诗为证,“清清水流身前绕,幽幽花香心上恋。明明日月天空悬,静静天地梦中眠”。

月下寻太白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