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湾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八章 情未了

  相逢的日子,是温馨甜蜜的,让人仿佛忘记了时间。

  南山月与冯天明相依相守在这一块广袤无垠的土地。

  那段时光里,她收养了初一、初二和初三。

  初一是只橘色的猫公主,在她到达后的当天晚上,给它喂过食后,这个粘人的小家伙就再也不肯离去。

  初二和初三,是一对孪生狗兄狗弟,被遗弃在校外小道边的一处草窝里,幸得南山月经过那里,及时地救起这对小奶狗。

  在每个周末,她开着新置办的一辆二手皮卡车,载着冯天明和初一初二初三,身临其境地领略了西部的宽广与多姿,祁连山山麓的牧场,千姿湖的天鹅,巍峨磅礴的阿尼玛卿雪山……

  不知不觉中,冬天已经来到。

  在这个纯白的冬夜,他们早早爬上床以躲避大风寒潮。

  “我们就这样一辈子不分开,好吗?”她将头埋进他的臂弯,呢喃着。“没有你我会死掉!”

  每当这时,他便会紧紧搂住她,将脑袋埋进她的发丝,用手撩起了一撮柔软,一圈一圈缠绕在指尖。

  她的头埋得越来越深,柔软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他轻轻托起她的脸,昏黄的灯光下,她的眼神变得迷离,当手指划过她的耳垂,一声低吟伴随着一阵颤抖。

  她猛然从他手中缩回了脸,于床中站起身,双手慢慢地掀开又厚又长的棉袄——空空如也!

  “喜欢吗?”那炙热的双眸直逼他的脸,少顷,一个害羞便扑进了他温暖的怀抱。

  空空荡荡的心,瞬间被塞得满满当当……

  夜风夹着寒潮猛烈地呼啸而来,狠狠地撞击在透了白的窗户上,玻璃在狂风中不禁一阵颤抖。

  岁月交替,人们满怀着希望,开始了新一年的忙碌。

  南山月最终听从了冯天明的建议,放弃了在养贤中学支教的打算,接受了海西教育局的工作邀请。

  在她的内心,是多么渴望留下来与自己所爱的人在一起,正如她对冯天明倾诉的那样“没有你我会死掉”。

  “小月,海西全县的中小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需要你,教育局这个平台也正好提供了舞台,你也知道你的工作不仅仅是面向学生,还有对老师和家长的专业培训。”

  其实,他是不忍心让她跟着自己在这里受苦,每每想到她不远千里追随自己,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他很是心疼。

  “我准备在海西报考公务员,转型成为一名支教干部,然后去到东部大学校园,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感召更多的怀揣梦想的大学生来西部支教。”他日渐沙哑的嗓音,让人忍不住想去窥探。

  他的眼神总是透露出一种坚定与执着,那是一种只有经历过生活的考验和工作的磨练才会有的成熟。

  ……

  “冯天明同志,经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组织委员会严格选拔和审核确认,恭喜你光荣当选为2008年BJ奥运会火炬青海接力火炬手!”

  当教育局的领导向他传达这一喜讯时,幸运与激动充斥了他的全身。

  “感谢党组织对我的关心、培养和教育,感谢领导对我工作的支持与鼓励……”

  当冯天明将这一荣幸分享给南山月时,他的言语中仍难掩激动之情,好像还未从自己的兴奋和喜悦中完全“抽身”出来。

  “天明,我希望我所爱的人能在BJ奥运会现场向我求婚!”她那黑白分明的双眸笑眯眯盯着他。

  “如果你所爱的他丢失了,我委屈一下可以代劳,你是否考虑一下小生。”

  幸福甜美的笑容在她脸上绽开着,有了爱情的滋养,那份含笑也每天为他盈盈地开着,开成了纯洁美丽的爱情。

  南山月的工作除了给全县的心理辅导教师做专业培训,还要结合当地实际在编写心理辅导教材,此外,她正在向领导申请组建一支心理咨询团队,成员就是全县有证的心理辅导教师。

  冯天明不忍她每天受来回奔波之苦,所以每个周末的时光,便是他们卿卿我我之日,缠缠绵绵之时。

  四月的海西,春风拂绿,绿意渐浓。

  当冯天明接到李程雪的电话时,他正抱着被子从屋里往外晒。

  “你好,天明,我是李程雪,我刚从西安飞到西宁,晚上到海西。”

  冯天明的心中一片的寂静,电话中,二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你好,小雪!”他的声音仿佛穿透了整个时空。

  “天明,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么多年了,我只是想来看一看你。”

  “好的,你到了打我电话,我去门口接你。”

  四月的海西,仍是寒风飕飕,冷气逼人。

  月色中,李程雪依着车窗凝望着窗外,月光如水一般润泽了她那颗被尘世的风霜雕琢的心。

  公路两旁绵延的牧场,在汽车的疾驰下徐徐后退,前方的公路在车灯的照射下,一直延伸到远方与天幕相接。

  ……

  当两人目光交汇那一刻,没有语言,只有满目的寒风凛凛吹过。

  一阵阵掩面而来的冷,李程雪不由地缩紧了衣领,夹起两只胳膊,瑟瑟发抖着。

  “快进屋!”

  冯天明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闪开身子让她进了屋。

  这是一间简陋却温馨干净的宿舍,进门就是简易支起的厨房与一张饭桌,往里便是卧室,一床,一沙发,一书桌和一个衣柜。

  书桌上冯天明与南山月的青春合影,那个美丽的女人笑颜如花。

  “你还没吃吧。”

  “还没有。”她尴尬地笑了笑。

  “想着你也……所以在等你。”

  面对突然到访的李程雪,他的脑袋一时还未转过弯来。

  “外间厨房冷,我把桌子搬进来,就在房间里吃吧,如果不介意的话。”

  “没关系!”

  “天气寒冷,只做了一锅熟,将就一下。”

  冯天明将电饭煲放在桌上,插上了电,一会儿,锅内便再次翻腾起来,猪肉炖粉条的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

  李程雪接过他递来的满满一碗热乎乎的食物,顾不上寒暄,大口吃起来。

  昏黄的灯光下,那个青春靓眼的女生已褪去青涩,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成熟知性的魅力。

  “你不是没吃吗,怎么不吃啊?”她停下手中筷子,望着他。

  “晚上我很少吃,这边寒冷,所以就染上了晚饭喝点酒……”

  “没关系,你喝吧,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来海西支教前,家人和同学都不太理解。”

  他渐渐恢复了往常那般的镇定自若,默默地饮尽杯中的酒。

  “天明,我觉得这里挺好!”

  “每次快熬不下去的时候,我看着孩子们一张张纯真的脸,心中就泛起了不舍。”

  “你的坚持是有意义的,如果有选择,我也会和你一样在这里实现人生的价值!”

  她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声音在常年的烈风中已变得嘶哑,皮肤也变得黝黑,唯独那双闪亮深邃的双眼,仍然向人昭示着他的成熟与稳重。

  她不觉触动了内心那片柔软,慌忙移开了视线。

  “天明,当初是我太年轻了,根本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那时的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久违的泪水簌簌落下。

  她抹去泪水,端起他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当初我错过了这一生中最美的爱情,如今……天明,你要好好的坚持下去,为了自己理想,还有你的那个她!”

  “小雪,你别这样,是我对不起你!”

  望着悲伤不已的李程雪,冯天明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伤痛。

  他多想伸出手去安慰那个因悲泣而耸动的肩膀,但终究将手留在了桌上。

  突然,他抓起了酒瓶,一如那个在宣州外国语大学校门的夜晚……

  酒,滚滚入喉。

  ……

  寒风呼啸的夜,一次酒醉的疯狂。

  二人身体与心灵的欲望,坠落在不省人事的酒意中。

丘末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