曙光纪元史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星星之火

  “孩子,我已经快死了,你需要坚强,因为,接下来的日子只会更加难过。”

  儿时的记忆突然浮现脑海,这段带着苍老虚弱的声音回响在耳畔。

  我的祖父,在去世前一天,他是那么跟我说的。

  直到在某个机缘巧合的时段和父亲说起了这事,他便告诉我,他的祖父,也是那么告诉他的。

  或许是好奇,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我出奇的耐起性子,静静地听父亲将那段家族每一位先祖所看到的历史娓娓道来。

   1891年3月,推翻了百年王朝卡西玛的自由人,将民主的光辉撒向这片被独裁者掩盖的大地,起义成功的快报传遍大陆,那红色的旗帜替代了华丽奢侈的王旗,将那自由民主的种子深深地埋入农奴的心中,只需要一场风,将那炽热的火燃遍大地。

   1891年到1901年,无数个自由人举起民主大旗,无畏地向枪林弹雨冲锋,动摇着腐朽的王权,血液浸满街道,尸体堆成高墙。

  即使如此,那高耸的城墙内,金杯中鲜红的酒,也掀不起一丝波澜。

  毫无准备的宣泄满腔热血,只是白白牺牲,随之相应的农奴与苦工们,要么被安排在漫无天日的矿场,要么头骨垒在城外,而那些鼓动他们的领袖,要么远投他乡销声匿迹,要么被自己的贵人父母花重金保了出来,从此长驻酒馆,不在问世事,不过每每等到酩酊大醉时,要么是捶胸痛苦,要么便猛地往嘴里灌酒。

  而并非不是每个人都是如此颓废,那些人,或许可以说是天生的英雄,他们就像故事传说一般,有着超人的意志力和敏锐判断力,这些被誉为的那时的蠢货,现如今,他们往往出现在书本之中。

  你的祖先,法斯·嘉迪斯便有幸的认识了其中一位这样的人,高傲却又不失谦虚,愤慨却又不失谨慎,周旋于贵族宴会,狡猾的像只狐狸,立于民众之间,将那烛光传递给每一位备受压迫的人。

  那是他的导师,那是卡尔……

  在布塔菲斯的首都墨尔莫,7月的暴动已经平息,干涸的血凝固在街道的石缝中,远远地望去好似一匹通向王宫的红毯,无人问津的尸堆被随意丢弃在阴暗的小巷,无人认领,无人关心,对于生活在街道居民来说,只是少了些乡下人而已。

  不过,重创国内的反抗势力的贵族们,并未掉以轻心,他们派遣家仆,支援治安官的队伍,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身着黄黑制服的卫兵,时不时地指着通缉令,盘问着路人。

  赏金高达100000弗林的卡尔·约瑟夫·冯·维尔赛,50000弗林的克莱尔·马尔斯特,15000弗林的吉克·兰斯特,高额的奖金,即使是任何一位的人头落在哪一位幸运的家伙手里,足以在城中买下一个大宅,从那文书官手里买个爵位,从此成为这个国度高等人的一员。

  赏金消息一被发放,全国上下却出奇的安静,即使是将那三人藏匿的位置放出去,也丝毫没有动静,怪异的氛围围绕在那些肮脏的角落,放出去的密探打听着每一位赏金猎人的意愿,在这重金之下的诱惑,得到的只有一个答案,拒绝。

  高额的奖金下,存在巨大的风险,无论是哪一位幸运儿,拿下奖金,他将要面临的,往往是与全国人民对敌,而借鉴帝国贵族强调血统的情况下,即使是自己被俘虏索要赏金,也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帮他好心的垫付赎金,等到自己一死,自己拿命获取的一切,就会被贪婪的同僚们哄抢一空。

  更加主要的一个原因,便是背负骂名,赏金猎人们不乏精明且有政治嗅觉的人,他们已经看出布塔菲斯的王权权威在平民之间荡然无存,在有卡西玛的例子下,被剥削的民众便看到了那一丝曙光,特别是在王国军进攻卡西玛共和国时接连在好几场重大战役的失败,损失惨重的军队需要补给,而国内的贵族们比起打开自家的金库,他们更倾向于向无法反抗的农奴和小商户手中获取。

  连年的自然灾害与苛捐重税,使得活不下去的农奴与工人加入了反抗的队伍,那赏金50000的克莱尔便是其中一位举起反抗大旗的奴隶。

  比起农奴,他们至少在和平年代还有一丝活路,但是对于战俘营的奴隶来讲,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犯罪与战俘被驱逐于荒地,24小时的一天,只有短短的6个小时用于睡眠,除此以外的时候,便是作为王冠下的基石,从那荒地采集矿石,或者搬运巨石垒砌雕像和城墙。

  他们的平均寿命不满40,他们从未吃过一顿饱饭,身上的伤痕也从未治愈,每一位放逐而来的军官,似乎天生带着残忍的个性,即使是完成了甚至超额完成工作,他也不会停下手中挥舞的鞭子,哭泣与哀嚎,对他们来讲好似饭后小曲,在长达100多年的驯化下,奴隶变成牲畜,不需要布满铁丝网的墙壁,不需要锁上沉重镣铐,他们已经习惯了。

  克莱尔便是出生于此地。

  因为战争缘故,民生大臣提议让年满8岁的奴隶参加劳动,这一举措下去,还未接受过多特殊教育的儿童们,便纷纷扔下书本,拿起木篓,奔向矿场捡起尖锐且沉重的石头,直至放满。

  他们的报酬,不过是一小块发霉的面包,而那沉重的木篓却永远压垮了他们的脊梁。

   1899年6月25日,约波克山。

  年轻且享有盛誉的维尔赛爵士私人访问驻约波克山奴隶营,驻地军官大为不解,因为他知道这里既无森林打猎,也无青湖游船,只有数不清的石头,和奴隶的惨叫。

  当提出需要一个奴隶作为杂工陪同时,军官便已自己的心思心领神会。

  不一会儿,一个瘦瘦弱弱的青年被押了进来,军官掐媚地将手中的铁鞭捧在爵士面前,而维尔赛爵士只是抬了抬眉毛,便接过了那被镶上荆棘的铁鞭。

  见爵士收下了铁鞭,军官向爵士行了礼,便带的大家都懂地笑容走了出去。

  此时,房间只剩下两人,站着的克莱尔瑟瑟发抖,像个鸵鸟一样低着个头,而身前这位爵士也是一言不发。

  整个房间安静的出奇,过了一会,逐渐紧张地大喘气的克莱尔终于憋不住了,他再也受不了那不适应的一动不动,他抬起了头,正要卑微至极地语气询问,“大人,您需要我干什……”

  “等一下!”

  爵士打断了克莱尔,那严肃且带有不可质疑的语气让克莱尔吓了一大跳。

  “等我解决完眼前这个问题再回答你。”

  听到这个,克莱尔这才注意到,这张小小的办公桌上,已经堆满了文件,而埋在纸堆里的卡尔好像连嘴边的墨水都没有注意。

  宁静的房间,凝固的气氛,一个胆小奴隶,一个埋在文件堆的爵士。

  身份悬殊两人,将会开始一场问答,到那时爵士会将雄狮的镣铐一一解开,直到他足以吞下王冠。

斯拉夫超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