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学当学神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我是小学生?

  “上课睡觉的同学站起来听课!”

  王锐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洪亮悦耳的女性嗓音,很熟悉的感觉,是谁呢?

  思索一下之后,一向记忆力不错的他立马反应过来,这是他小学四年级班主任邹燕老师的声音。

  邹燕老师,瓜子脸,一头微卷的黑发,体态窈窕,喜欢穿白色连衣裙,刚从师范大学毕业,是在王锐漫长的学生生涯里一开始对他最好的老师,也是他印象中非常好看的年轻女老师,所以他记忆深刻,不过那个时候太小,又没手机微信QQ,所以最后失联了。

  这是在做梦?夏洛特烦恼?在梦里上课睡觉我可就不怕了啊,老师倒是不想打,不过班上漂亮的女孩子倒是蛮多的诶,嘿嘿嘿。

  现实里我唯唯诺诺,美梦里我重拳出击。

  稍微清醒了一点,硬邦邦的触觉,酸麻酸麻的左脚,无比真实,像上学时趴在课桌上睡觉意识刚醒的样子。

  “哗啦哗啦。”

  几声凳子被拉开的声音,让王锐忍不住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好像睁不开,而他又听到脚步声响起,离他越来越近,然后到他身边停了下来。

  香风扑鼻。

  这是一觉醒来重生了吧?

  待到意识彻底回复,他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好歹也是看过网文的男人,对重生这种非科学事件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现在重生大军里不仅有穷困潦倒的绿帽人士,父母双亡的孤儿,还有身价千万的渣男老总,那再加上他这种一个普普通通的国企小员工也不是问题。

  好险,幸好没出击,差点社死。

  所以他现在是被邹老师抓到上课睡觉了?而且邹老师现在就在他身边,可能正满脸怒容地盯着他,他记得邹老师那时是教他们班语文,对学生是带着那种尊重和平等的严格,大多时候漂亮脸蛋上往往带着万年不化的寒冰。

  他还听到有几个同学幸灾乐祸的笑声,估计现在全班同学都想看他被老师批评出丑吧?没办法,因为在小学这个贪玩的年纪,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给枯燥的课堂带来欢声笑语,毕竟不用上课最好啦。

  目前的问题就是他该怎么醒呢?

  要是刚刚邹老师吼那一嗓子的时候,他跟着一起醒来罚站倒也没什么,要是小时候可能会因为违反课堂纪律在大庭广众之下罚站而羞愧得面脸通红,小心肝扑通扑通跳,但现在这点惩罚以他现在的心态和阅历来说,就跟大象被虱子咬似的。

  然而现在处于冰霜女皇邹的笼罩之下,总不能立马醒来,来一句,邹老师好久不见,我说我刚刚重生回来您信吗?

  要是旁边的同学来点作用也好,你这时候推一推我,我不就装模作样地醒过来了吗?

  在思绪不慌不忙地乱飞之中,王锐想到了应对之法。

  只听他如梦呓般背道:

  “题西林壁,苏轼,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首诗他确定是在四年级学的,因为四年级的国庆假期,他爸刚好带他去看了庐山,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旅游之一。

  如果一个学生睡觉做梦背的都是古诗,作为语文老师肯定会很欣慰吧,其实他还想背龚自清的《己亥杂诗》,李商隐的《无题》,因为这里面都有两句诗是来歌颂老师的,反正这些高考必背诗词在应试要求下,他都背得滚瓜烂熟,只是忽然觉得没必要。

  小孩子总想变成自由自在的大人,而大人则无比怀念那单纯美好的孩提时光和青春年华。

  既然重生了一次,那些阿谀奉承之类的恶心事情倒没必要在这个年纪去干,心累。

  “噔噔噔!”

  王锐一背完,就听到清脆的敲桌子声。

  不过他没立即醒来,而是假装睡觉被打扰后咂咂嘴,等第二次敲桌声响起的时候,才装模作样的醒来揉了揉眼睛,好像突然发现老师在身边一样,猛地站起身,到这就差不多了,再装个惊恐就真没必要了,因为真的一点都不怕。

  “哈哈哈哈哈。”

  教室内爆发哄堂大笑,有几个同学指了指他的脸。

  他摸了摸脸,发现靠近右嘴角处湿湿的,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睡觉时流了口水,在这哄堂大笑中,倒也不觉得尴尬,也咧嘴跟着笑了笑,然后右手往下一抹,再把脸往右肩衣服处一擦,搞定。

  刚重生过来,大脑的潜意识还是按照一个前途渺茫的国企小员工的身份运转,随着意识慢慢觉醒,接受自己重生,已经是一个小学四年级学生之后,心境便悄然慢慢发生改变,有点好像电视剧里主人公死而后生大彻大悟的感觉。

  上辈子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因为个人的稚嫩和无力,导致他的青春里充满痛苦和遗憾,积郁成疾,可能玩没玩到,学没学到,喜欢的姑娘也没追到,说的就是他这种衰仔吧。

  这辈子重生回青春了,要怎么过还不确定,但有一点便是,尽管现实依旧很苦,但胸中不会再苦了,会活活泼泼,快乐爽朗,万物不絮于怀,因为没必要,而且不值得。

  “好了,安静,同学们,我们继续上课,你站一会。”

  邹燕老师说完看了他一眼,便回讲台继续上课了。

  王锐心里腹诽道:就这?我可是顶着被其他人当成会说梦话的奇葩的压力背的诗,尽管现在想想其实没必要,不过那你也应该夸夸我睡觉都背书,再骂骂其他人上课就睡觉嘛?

  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站着,万物不絮于怀跟当白痴是两回事,糊涂是愚蠢,难得糊涂才是大智若愚,所以他边回味邹燕看他的那一眼。

  好像有些许的惋惜和无奈,为什么邹燕这么看我呢?好像也有其他同学莫名其妙的在看他。

  他看了眼黑板,只见黑板上抄了一首古诗,字有些歪歪扭扭,而古诗正是苏轼的《题西林壁》。

  身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女老师邹燕站在讲台上,用大方悦耳的声音道:“大家把书翻到书本第34页,今天我们学习苏轼的《题西林壁》。”

  他往上捋了下刘海,似乎懂了,然后脸上露出喜色,心里乐开了花:

  哈哈,我不秃了,帅气的我又回来了!

沉寂海底滴鲸 · 作家说

已经尽力了,希望大家看得开心。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