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之踏上征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一章 重归故里

  陈精炜和欧阳春听说山本太郎已死,当即叹了口气道:“苍天有眼,终于把这倭狗消灭了!”说罢,陈精炜和欧阳春又觉事有蹊跷,决定去县衙证实一下。县衙内挤进了不少人,有不少是被倭寇残害的父老乡亲。大老爷见门外涌进这麽多平头老百姓,心中想道:“反正此倭寇已是只剩下一具骸骨,况且连个收尸的都没有,不若火化尸骨,以平民愤。”

  众喽啰见王祯已死,逃的逃,降的降。佐藤信一见众喽啰已降,便连同山本二郎和宫本悦的尸体一并带回魔火神宫,一路上顺便打听宫本健次郎和山本太郎的下落。这一日,佐藤信一正在酒馆假借喝酒为名,探听两人的消息。正坐间,忽听旁座一老者道:“刘家庄出了事,据传刘家庄发现一具倭寇尸体,县老爷草草了事,真是大快人心!”

  佐藤信一听罢,心中一惊:“难道是山本太郎和宫本健次郎出事啦?”想罢,佐藤信一便问这老者事情的来龙去脉。老者摆摆手道:“我所知之事仅此而已,想要知道更多,且去衙门打听。”佐藤信一连连道谢后径直朝县衙赶去。县衙后堂大老爷正躺在太师椅上悠闲地哼着小曲,忽见一衙役气喘吁吁地跑来道:“禀报老爷,大事不妙!门外一倭寇求见。”

  大老爷听得衙役如此说,屏退左右,只留师爷刘双林,待众人散尽,才对刘师爷说道:“看来此倭寇非同小可,你看如何处置妥当?”刘师爷思索片刻后道:“此人已死,不若将尸体归还倭寇,免得节外生枝。”不多时,佐藤信一便来到大堂前,一通鼓后,随着众衙役的到齐,大老爷也睡意阑珊的整理衣冠。天空云雾弥漫,县衙大堂内一片嘈杂。

  陈精炜和欧阳春、王成三兄弟见山本太郎已死,心中甚是高兴。在陈精炜的建议下,欧阳春和王成三兄弟来到刘家庄,刘家庄的乡亲还沉浸在山本太郎这该死的倭寇已死的喜悦中。陈精炜看着手舞足蹈的乡邻,心中也甚是欢喜。可毕竟是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多年,直觉告诉陈精炜这只不过是短暂的平静,也许倭寇还会给家乡带来更大的灾难。

  江湖上的事就是这样,不论好事、坏事一旦发生就像风吹过田野一样迅速,任何消息只要传出来,就没人能阻止。佐藤信一经过一番打探后,才找到山本太郎的尸身埋葬之地。佐藤信一看着眼前的乱葬岗,没有落泪。想起了这个跟随自己鞍前马后的老战友,如今却长埋于此,心中无限悲凉。佐藤信一起身又拜了两拜道:“兄弟,我定要这些中原人士为你偿命。”

  佐藤信一拜别山本太郎后,又没有宫本健次郎的下落,意志消沉,便抽出倭刀准备了结自己的性命。就在佐藤信一一心求死之际,倭刀被飞来的石子打掉。接着一个身影闪过,来到佐藤信一面前,佐藤信一定睛看时,只见那人摘下斗笠,佐藤信一愣住了,只见此人正是无尘道长的嫡传弟子王久社,佐藤信一在武当山曾见过一面。

  一片荷花丛中,倩倩和陈精炜兄弟三人坐在一叶扁舟中,看着周围的荷叶,心情大好。划着划着,忽听得一阵阵嘈杂的跑步声,陈精炜兄弟将扁舟停于渡口。一路上倩倩在前,陈精炜兄弟在后保。这时不大的刘家庄很快被围得水泄不通,片刻之后,一阵锣鼓声响起,一个军官打扮的官家骑着高头大马朝着刘家庄走来。

  陈精炜和王成兄弟正纳闷时,一旁的大爷道:“看来定是胡总兵凯旋而归了!”王成听罢,努力望向马上之人。只见马上之人头戴金盔,身披锁子甲,手持一柄丈八长矛,雄赳赳,气昂昂,颇具武将之风采。陈精炜虽听说胡总兵与戚少保的光辉事迹,但没入过官场,对胡总兵和戚少保的样貌知之甚少。正纳闷间,只听得王成道:“这位官爷定是胡总兵身边的卢统领。”

  王久社看着眼前这个血洗武当的罪魁祸首,恨不得立马将他就地正法,王久社不由分说,使出“凌空一剑”朝着佐藤信一劈来。佐藤信一哪里见过这种招式,猝不及防间,手臂已被刺伤。佐藤信一捂住伤处,鲜血从伤口溢出。王久社见佐藤信一受伤,当即开始提剑猛攻。佐藤信一毕竟只是凡夫俗子,况且身上有伤,哪里招架得住这雷霆般的攻势。

  “卢统领,莫非是胡总兵身边的得力干将卢和宇统领?”陈精炜问道。王成道:“兄长所言正是,此人正是卢和宇统领。”陈精炜道:“据传此人以三十五人重创三千倭寇,三十五人毫发无损,因而有再世罗睺之称。”说罢,陈精炜和王成看着军队慢慢远去,乡亲渐渐散去。与欧阳春及倩倩一起回到陈家祖屋,一路上乡亲们都在诉说着卢统领的英勇事迹。

  宫本健次郎自离开魔火神宫已一年有余,这一日在集市忽听得街上传来山本太郎已死的消息,想起往事悲痛欲绝,但转念一想:“此刻更应该找到门主佐藤信一商量下一步的对策。”想罢,便身形加快离开了小镇。佐藤信一带着宫本悦的骨灰坛和受伤的山本二郎正走着,迎面走来一支送葬的队伍,旗帜飞扬。佐藤信一看到旗帜上大大的一个“栾”字,来不及细想,抢过旗子,让手下换了衣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佐藤信一打着栾字旗一路走来无人过问,很快便来到了魔火神宫对岸的渡口。佐藤信一见已到渡口,满心欢喜。江上远远飘来一扁舟,佐藤信一知道必定是松本前来迎接,佐藤信一吩咐手下扔掉送葬的幡和幢,排队上舟。舟行数里,忽听得一阵刀剑撞击的声音,松本章剡主动请缨探听虚实。松本立于舟头正欲看时,一旁的江面上又多了十数条船。

  陈精炜在陈家祖屋擦拭着祖宗的牌位,想起了倭寇进村屠杀无辜乡亲的情景及父母临死时的惨状,心中早已怒火中烧,抽出那宝刀就在院中挥舞起来。一招一式之间刚猛中略带一丝柔情,刚中有柔,柔中带刚。正舞刀间,村长和两个村民气喘吁吁地进来道:“陈少侠,倭寇又来作乱啦,王少侠和欧阳大侠正在平乱。”陈精炜听罢,提刀就冲上街道。

绿水湖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