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之踏上征途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十二章 封刀归隐

  佐藤信一听松本章剡汇报之际,只见不远的江面上又有几艘渔船靠近,很快松本来报:“我们的船只被团团围住了。”佐藤信一听得此消息,知道此番在劫难逃,可没过多久,松本章剡又来报:“船只似乎不是冲我们来的。”佐藤信一走上船头,接过望远镜看了起来。只见周围的船只都朝着西北方向驶去。

  佐藤信一见船只不是冲着自己而来,松了一口气。但自己不能在此地逗留,于是吩咐掌舵之人全速前进离开这纷争之地。不多时,便来到距离魔火神宫一百米开外的水域。看着马上就到自己地盘的佐藤信一松了一口气,谁知舟一靠岸,一群匪徒便截住佐藤信一一行人。为首的两匪徒嚷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见你等打扮奇特,不妨五十两交个朋友。”

  刘家庄内,陈精炜听得戚家军将远在北边的鞑靼打得抱头鼠窜。看来很快便会到江浙边境与倭寇决一死战,自己不妨先将倭寇据点---魔火神宫一锅端了,省得倭寇搅得刘家庄及周边村庄鸡犬不宁。当陈精炜将自己想法告知两位兄弟后,欧阳春和王成都觉得此事不宜打草惊蛇,应多找帮手,计议一番方可行事。

  陈精炜听得欧阳春和王成如此说,此话不无道理,但倭寇一日不能正法,乡亲就一日不得安宁。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陈精炜决定听从兄弟的劝说,从长计议。毕竟单丝不成线的道理陈精炜还是懂的,但从哪去找志同道合、同样痛恨倭寇且武功好的人呢?此时的悦科酒馆歌舞升平。弹琵琶的弹琵琶,学唱曲的小女孩被老鸨打得眼泪止不住的流……

  陈精炜听着琵琶声偶尔夹杂着一丝断断续续的笛音,看着勾栏瓦舍,想起了什么,忽然一阵刺耳的箫声传来,陈精炜捂住耳朵很快一个身穿百衲衣的精瘦和尚破空而来,从房顶一掠而过,陈精炜也跟着上了房顶,只见青瓦竟没有破损,只留下浅浅的一排脚印,可见此人轻功了得,陈精炜跟到一个岔路时,前方那和尚停住了脚步道:“朋友,跟在老衲身后是何道理?”陈精炜还未及搭话,只见和尚转过身来,陈精炜看着这熟悉的面孔,似曾相识。

  陈精炜问道:“敢问大师居于何方宝刹,何以认识区区在下?”只见那和尚道:“施主,贫僧法号了申,我们曾在华山大殿见过。”陈精炜回忆起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忽有魔教入侵中原的传闻。少林邀请武林正派人士商议对策,当时武当无尘师伯只带了三代弟子去参加,陈精炜正好是武当第二代弟子。少林了印、了音两位禅师也在场,也许是了印禅师和了音禅师影响深远,故而不认识这个和尚。

  不多时,佐藤信一透过松本章剡所携带的望远镜看到东南五十里的水域一艘军舰驶来,心中不免忐忑不安,可很快军舰就到身边,松本章剡早年来过中原,算是个“中国通”。片刻之后,巡逻的军舰就扬长而去了。佐藤信一见军舰离去,立刻吩咐松本章剡开船。在松本章剡的一番摇桨后,扁舟全速前进。须臾之间,松本章剡和宫本健次郎来报已到魔火神宫十里的渡口。

  王成和欧阳春及倩倩等不到陈精炜回来,只得在街上四下打听。陈精炜跟在了申禅师的身后,不过半晌,二人现身淳化阁靠里的房间。一番交谈后,陈精炜才知道了申大师乃是少林达摩堂首座,此次奉师兄了音之命,下山赈灾,顺便明察暗访了解倭患下边境百姓的生活并寻找抗倭志士。谁知在这遇见陈精炜,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想到这,了申感慨道:“真是事事难料呀!”

  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等倭寇回到魔火神宫总坛,准备部署下一步计划。总坛内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松本章剡刚落座,一个声音响起:“我观近来冬去春来,门主既已攻下华山、武当诸多门派,何不到武当或点苍山驻足?”佐藤信一道:“现在的我们就像一棵树,华山和武当只是树枝,真正要稳住的是根基,即魔火神宫总坛。”此话一出,众倭寇便哑口无言,突然松本章剡道:“既然如此,下一步有何计划,请门主明示?”

  陈精炜和了申在淳化阁正诉说分开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楼下传出一阵阵吵闹声,陈精炜提起刀向下看时,原来是两个道士打扮的在围着一盘牛肉争吵,很快两人身边就挤满了街坊四邻。众人七嘴八舌,陈精炜见道士身旁站的人越来越多,瞬间来了兴致,喝了两杯美味的花雕后,也混进人群中一看究竟。过不多时,陈精炜挤进人群,只见那两道人,争吵一阵后,面红耳赤,当即就拔剑相向。

  宫本健次郎及松本章剡将山本太郎的牌位安放在魔神蚩尤塑像之下,原来此魔教教主乃是远古九夷族人后代,故而供奉蚩尤神像。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曾在东瀛听过关于蚩尤的传说,因此不忍毁坏神像,还时时擦拭,不使神像染尘。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等众倭寇祭拜完山本太郎后,佐藤信一道:“山本太郎与我共事多年,情同兄弟,今死在可恶的中原人之手。我一定要消灭这些中原人,来给我的兄弟山本太郎陪葬!”

  佐藤信一一句话说完,众倭寇群情沸腾,只听佐藤信一挥手道:“诸位冷静,诸位莫急!且听小弟说一句!”众倭寇听得佐藤信一挥手示意,当下便鸦雀无声,只听得山涧流水声稀里哗啦。宫本健次郎道:“此番进兵中土,未有十足的把握,不可兴兵。”佐藤信一道:“莫非山本太郎之仇,我等不报吗?”宫本健次郎正欲开口,佐藤信一道:“此番不为兄弟报仇,更待何时?”

  金乌向西飞去,月牙缓缓升起。陈精炜和了申禅师足足在淳化阁谈了五个时辰,直谈到天空发白。了申和尚见天空隐隐泛白,说道:“施主!今日交谈到此为止,日后有缘再见。”说罢,左脚点了一下水面,右脚再一点早已不见了踪影。陈精炜看着了申和尚远去的背影,不觉信心倍增。回头时,王成和欧阳春早已来到身后。

  佐藤信一率领宫本健次郎等众倭寇划船前往江浙边境,兵分两路,一队由佐藤信一指挥,一队由宫本健次郎带队;相约在刘家庄会面。大军浩浩荡荡朝着江浙一带进发,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陈精炜、王成和欧阳春等人早已知晓倭寇的种种恶行,三人还听说此次倭寇倾巢而出,是为了给山本太郎复仇。

  陈精炜和王成、欧阳春安顿好倩倩后,飞鸽传书通知了了申和尚,收拾细软动身前往杭州府,襄助胡总兵守卫杭州府。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趁着顺风天气,一路风平浪静。杭州府衙之内,胡宗宪总兵和属下早已知道佐藤信一等人的计划及行动部署。因此,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倭寇到来。随着胡总兵的一声令下,众军官各司其职。

  陈精炜和王成、欧阳春三人虽不放心倩倩寄居在朋友家,但此去杭州凶多吉少。陈精炜一番思想斗争后还是决定不伤及无辜,此时不做决断,会打乱自己的出招。经过一个月的赶路,三人坐着船只来到杭州城内。杭州城不愧是人间仙境,城中的摆设更让人欲罢不能,款款软语的江南女子让三人陶醉其中。陈精炜、王成和欧阳春三人一路打听终于来到总兵府。

  杭州城外,风沙滚滚。陈精炜和胡总兵互相仰慕,一个是官府精英,一个是江湖草莽,都是当世之英杰。在陈精炜和王成的印象中,胡宗宪总兵应该是膀大腰圆、力能扛鼎的壮汉。谁知却是一个弱不禁风的文弱书生,这让陈精炜和王成大吃一惊。欧阳春曾在京城见过胡总兵,故而脸色如故。胡总兵正欲招待陈精炜和欧阳春三兄弟时。城外巡逻的士兵来报:“杭州城三十里外倭寇进犯!”

  胡总兵毕竟是久在官场的人,面对敌寇的入侵,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说道:“再探,再报!”通讯兵走后,胡总兵对陈精炜说道:“朋友,如今倭寇压境。你等且躲避一二,待打退敌寇,有缘我们在杭州府衙相见吧!”说罢,按原定计划排兵布阵,陈精炜和欧阳春、王成只得暂退。不多时,佐藤信一带领山本二郎和松本章剡等众倭寇,浩浩荡荡来到杭州城下。

  陈精炜和欧阳春、王成三人眼见大战一触即发,便决定下城与之一战。陈精炜看原来所谓的敌寇,竟是佐藤信一、山本二郎等倭寇前来挑衅。当即怒火冲天,手持一杆长枪快马加鞭冲到两军阵前,长枪到处,倭寇害怕不已,没过多久,宫本健次郎也加入进来,可欧阳春和陈精炜三人十八般武器早已精熟。一枪挑翻一个,简直不在话下。

  胡总兵见陈精炜、欧阳春等人武艺纯熟,也就放心杀敌。佐藤信一和宫本健次郎等众倭寇皆是临时招募,会一点皮毛,故而难成气候。很快宫本健次郎便被陈精炜挑落在地,口吐鲜血而亡。不过半晌,就只剩下佐藤信一一人,胡总兵和欧阳春兄弟三人各使随身佩戴的兵刃,金镖使出,威力惊人,很快打掉佐藤信一手中的倭刀。佐藤信一还欲逃跑时,陈精炜使出半月刀法中的“铺天盖地”,佐藤信一不慌不忙使倭刀抵挡。

  欧阳春和王成见陈精炜久久不能拿下佐藤信一这个罪魁祸首。当即金镖和剑同时出手,在众人的合力掩杀下,佐藤信一败下阵来。欧阳春和陈精炜、王成三兄弟镖、刀、剑同时出手,佐藤信一抵挡不及,身中数刀流血不止,佐藤信一摇摇晃晃,强撑一口气道:“时不助我,真天命也!”说罢,气绝身亡。

  庆功宴上,胡宗宪总兵亲自为陈精炜和王成、欧阳春三兄弟斟酒,欧阳春道:“此番剿灭佐藤信一等匪首,终于除去心中一块心病。真是快哉,痛哉!”胡总兵道:“我观你们三人身手不凡,不妨在我手下练兵,如何?”陈精炜道:“多谢大人美意,倭寇之乱已使我心灰意冷,况且我有些惫懒,不适合军旅生涯。”胡总兵道:“既是如此,我也不勉强阁下。”庆功宴后,三人与胡总兵作别离去。

  刘家庄的陈家祖屋内,陈精炜擦拭着手中的刀道:“老朋友,你也该歇息,歇息了!”说罢,来到普陀山,将刀交给方丈代为保管。之后,与欧阳春和王成、倩倩归隐田园,不再过问江湖之事,江湖也从此没了陈精炜三兄弟的消息。

绿水湖畔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