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shi同人小说:无名之城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血凤凰(一)

  “当正义之路被奸邪阻塞,

  虔诚的子嗣被魔鬼杀戮,

  奥克兰将会在血与火中降临,

  指引祂的信徒走向胜利。”

  -----《菲尼克斯六十二世箴言》

  菲尼克斯宫殿前尸横遍地,支离破碎的尸体横陈通向大门的楼梯上,有沙克人,也有圣国人,他们的肢体交错堆叠,仍然保持着生前浴血搏杀的姿态。鲜血汇成溪流顺着台阶流了下来,散落的断肢残骸将精美的砖石染成了红色。

  最后一名无敌五人组成员僵直地立在虚掩的宫殿大门前,双手撑着相伴多年的巨剑已停止了呼吸。他的三个手足兄弟在城门的坍塌中用生命挡住落石守护了濑户,他则用生命生生撞开了严锁的宫殿大门,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刀剑相撞的铮铮巨响从他身后的大门里传来,塔科奥知道,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大门后,一个浑身血污的圣国人,一个拖着一条胳膊的沙克人,在空旷的宫殿大厅,孤寂的王座和永恒的圣火前,在一名须发斑白的老人的见证下,用血肉进行着最后的搏杀。哪怕二人已经面目全非,塔科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们,康和洛肯。

  康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嘴角挂着血沫,狰狞地吼叫着,狂笑着,身上的重甲尽数破碎,遍体的鳞伤开裂渗血,为他披上一副血袍。洛肯已经不知和这名完全陷入疯狂的沙克人厮杀了多久,不论刀刃多少次撕碎他的血肉,

  铁拳如何重击他的头颅,康的动作没有丝毫减缓,任何痛苦和伤害都变成了快感,让他更加嗜血狂暴。康的嘴里喷出白沫,癫狂地呓语难懂的沙克方言,单手将露卡的巨剑举过头顶,用难以置信的怪力劈向洛肯,震碎耳膜的钢铁碰撞声中,洛肯的剑被劈出了一道裂纹,整个人在巨力的压制下摔倒在地,随之而来的接连不断的重击将他死死压在地面,不断抽走他所剩无几的体力。

  “哈哈哈哈……克拉尔!哈哈……洛肯!!啊啊啊啊啊!!!”

  视线已经完全被鲜红蒙蔽,苟延残喘的洛肯不过是一团蠕动的红影,康在此刻突然明白了自己充斥着血腥杀戮和骄傲狂妄一生的终极哲学:不为伟大的先辈,不为无名城,不为复仇,不为露卡,甚至都不是为了克拉尔。他的战斗不是达成目的的手段,而是目的本身!为了杀戮而杀戮,每一寸骨肉分离,每一抹鲜血泼洒,都赐予了他短暂生命伟大的意义。在他编织的残酷死亡神话中,只有死亡。这是对每个背负血债的战士的诅咒,也是死神对他们的终极赐福:无惧,无痛,无羁绊,他此时已经克服了所有生命的拉扯,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了战斗与杀戮,此时,他甚至超越了克拉尔。

  思维瞬间的闪光停顿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洛肯抓住这转瞬的迟疑迅速向后翻滚起身,劈下的巨剑将刚才他身下的砖块崩裂。

  康的视力已经完全丧失了,洛肯最后的一抹残影也被没入了鲜红中,他带着顿悟的狂喜,完全凭借本能挥舞着巨剑,遍体鳞伤流出鲜血在脚下已经汇成血泊,在不断震荡冲击中伤痕累累的大脑在涌出血液中渐渐窒息。

  “哈哈哈哈哈!吾即死亡!吾即狂怒!哈哈哈哈哈哈……”在他癫狂地挥舞出下一击时,洛肯斩断了他的手,接着一剑插入了他的脖子。

  切断的气管将恐怖的狂笑化为冒着血泡的咯咯声,早已失去痛觉得断肢锤击者洛肯的脸颊。只听“啪”的一声,洛肯的剑在野兽的剧烈挣扎中,沿着裂纹断成了两截。

  孱弱的肉体终于无法支持死神的恩赐,断肢击打在洛肯脸上的力量逐渐变弱,康残破的身躯也不断瘫软,直至跪倒在身下的血泊中。完全堕入杀戮的康,伟大家族的最后一人,带着恐怖的笑容,双目圆睁着跪在自己的血泊中低垂下了头颅,用生命为死亡与杀戮献上了最后的跪礼。

  ——————————————————————————————————————————

  塔科奥的内心平静,又一次目睹朋友的死亡没有荡起他心中的一丝波澜,他最后的一丝感情已经死在了那条血腥的街道上,死在了他曾称为家人的浪忍团手里。当他绕过无敌五人组坚如磐石的尸体踏入宫殿大门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腰带。濑户倚靠在大门上,身前是两具禁卫圣骑士尚有余温的尸体。腹部插着匕首的伤口已经不再留血,疼痛感变得麻木----当她踏进宫殿大门时,遭到了敌人的无耻偷袭,那名夺走她一只眼睛的圣国人又一次用匕首扎进了她的腹部,然后将沙克王国的公主留在这里自生自灭。

  “退后,塔科奥……呼……菲尼克斯和这个圣国人,都是我的!……”濑户痛苦地站起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向王座上的老人。

  “你赢不了,濑户公主,这场战争沙克王国已经输了。”塔科奥冰冷地回答道。

  “但是战争还没结束,该死的平皮人!我会带着菲尼克斯的人头见我的母亲,退后!这是命令!”来沪咬牙切齿的怒喝道,身体却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塔科奥沉默着,头也不回地走向菲尼克斯。

  洛肯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剑已经断成了两截,一股血腥味顺着气管涌上咽喉,在于康的对决中,他最后的体力已经枯竭,肋骨在怪力猛击下不知断了几根,精致的胸甲凹陷开裂,面对迎面走来的塔科奥和濑户,他本能地起身迎战,却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当视觉再次恢复时,濑户和塔科奥已经走到了身前。

  “我是濑户,艾萨塔石魔之女,现在赐予你死亡,圣国人。”濑户颤抖着举起巨剑,一击便斩碎了洛肯的胸甲,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接着一脚踹在他脸上,把他踢飞了出去,跌倒在菲尼克斯的王座前。

  “看看你,圣国人,像一条狗一样任人宰割,现在我就要让你体验你曾经给我的羞辱……你的国家,你的神,你曾经付出一切保护的人,将会死于我手,死在你面前!”濑户诅咒道,腹部的伤口渗出鲜血。

  “菲尼克斯大人……我……尽力了……”洛肯已经连抬头直视王座的力量都没了,他的肋骨折断扎进了内脏里,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洛肯,我的孩子,奥克兰保佑,你已经付出了一切,休息吧,现在让我直面恶魔。”菲尼克斯慢慢的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拿起摆放在身边的十字剑。

  “没想到啊……要再一次斩杀恶魔……”

  话音未落,濑户的巨剑已经劈头盖脸的砍来,菲尼克斯毫无动作,甚至都没有一下反应。在刀尖刺破血肉的声音中,巨剑的剑刃在距离他脖子一寸的距离停下,一柄刀刃从濑户的后心贯胸而出,抽走了她的灵魂。

  “塔科奥……你!?……”

  随着刀刃唰地一声抽出,濑户的身体瘫倒在地。

  “濑户,沙克王国已经输了,圣国不会灭亡……而菲尼克斯,只会死在我手里。”

  濑户难以置信地听着塔科奥的低语,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在濒死的抽搐中,黑暗蒙住了她的双眼。

BattleK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