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我成了一方诸侯的私生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2 恶人谷

  在王守义沉思的时候,队伍按照他的吩咐,开始往反方向逃离。

  就在他们离开此地后,大概有一柱香的时间,先前追捕他们的那只队伍,正在按原路返回。

  “真是见鬼了,敌人不可能跑的如此之快,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未曾留下,他们一定还藏在某个地方,我们往回搜,这次一定要搜仔细了,绝对不能让他们跑了。”

  为首一名军官如此说道。

  “是,队正大人。”

  其余士兵闻言,齐声应道。

  这是敌军的一队士兵,一共五十人。

  藩镇编制,五人一伍,十人一火,五十人一队,队正就已经是正经武官,从九品,称陪戎副尉。王守义此时就是队正之职,有一伍士兵作为他的亲卫。

  二队称一营,共一百人,长官称陪戎校尉,正九品武官。

  五百人为一卫,设长官宣武校尉,三卫为一都,设都指挥使,参将级,可称将军,有一千五百人。

  三都一府,设游击将军,总人数五千人。

  藩镇兵少,文昌郡和陶阳郡兵力相当,都只有四都,这次文昌郡方兵败,就是一都溃败。

  在此次偷袭成功后,陶阳郡为了削弱文昌郡的实力,便对文昌郡方的溃兵进行了大肆的搜捕。

  在距离陶阳郡那一队士兵的数千米开外,王守义忽然看到一股微弱的橙黄双色气团,出现在星盘中,尤其是在那气团中,有一颗星显得十分明亮。

  这是一个夹杂在橙、黄两股气团中,独立存在的气团,既不属于陶阳郡的橙色气团,也不属于文昌郡的黄色气团。

  虽然这股势力很微弱,也随时有可能会被橙、黄两股气团之一给吞噬。

  若是按不同颜色代表不同势力,那这股橙黄双色气团,既然还能在星盘中体现,也就此说明,这股势力目前还是保持独立的势力。

  “程伍长,我想请教一下,此时距离我们西侧数千米之外,是个什么地方?”

  发现这点后,王守义睁开了眼,向程伟询问道。

  “大人若有吩咐,可直呼属下姓名就是,不敢当大人请教,至于西侧那个方向,好像是恶人谷的所在地。”

  程伟闻言答道。

  “恶人谷?”

  听到程伟的话,王守义沉默了起来。

  恶人谷的名声,王守义听人说起过,据说是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靠劫掠为生,说白了其实就是山匪。

  “那我们就去恶人谷。”

  思索片刻后,王守义说道。

  “大人,恶人谷十恶不赦,去那里不是老寿星吃砒霜,找死吗?”

  “是啊,大人,去了恶人谷,只怕我们是有去无回啊。”

  一听王守义说要去恶人谷,他身边的两位士兵连忙抱怨了起来。

  可想而知,恶人谷的名号,还是很响亮的,就连这些当兵的都感到忌惮。

  “那你们觉得我们还有退路吗,被陶阳郡的人抓住,我们肯定是难逃一死,但我们去了恶人谷,也不见得恶人谷的人,就会杀了我们,如此只有去到恶人谷,我们才有一丝活下来的生机。”

  王守义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虽然恶人谷恶名在外,但恶人谷要发展,不可能把所有的外人都给杀了,要真是如此,恶人谷也不可能发展成现在这等气候。

  王守义提出去恶人谷,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他们确实也无其他路可走了。

  “你们瞎说什么,一切都听大人的安排就是。”

  程伟听着手下士兵的抱怨,当即训斥道,他是伍长,对这些士兵还是有震慑力的。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一行人掉转了方向,开始往恶人谷走去。

  恶人谷位于康平县与平原县交接的山谷中,状如葫芦,三面都是临崖峭壁,只有一条蜿蜒盘旋的进山道路出入,易守难攻。

  正是恶人谷的特殊地理位置,才能让他在文昌郡和陶阳郡两大势力中周旋。

  文昌郡和陶阳郡这两大势力,也不是没有打过恶人谷的注意,但想要攻打恶人谷,任何一方都将为此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这也让两方势力打消了这个念头,至少在眼下,两方势力都不想去惹恶人谷这个烫手山芋。

  久而久之,恶人谷就变成了一个独立于两方之外的势力,既不服从陶阳郡,也不归属文昌郡。

  王守义六人行至恶人谷前,便立即被恶人谷设置的哨探发现。

  恶人谷虽以劫掠为生,但对过往的商贩行人,也只是为了些财货,并未伤及性命,也正因为如此,有些商贩宁愿交钱保命,双方倒是达成一致。

  若有人实在走投无路,前来相投,恶人谷也会接纳。

  毕竟如今是战乱年代,活不下去的大有人在。

  “站住,你们打哪儿来的?”

  一个光头的魁梧大汉,斜挎着一把大刀,从恶人谷出口处走了出来,拦住了王守义等人。

  “我们是文昌郡的士兵,今日被陶阳郡偷袭战败,我家大人又中箭受伤,走投无路之下,只好来你们恶人谷避一避,还请高抬贵手,让我们进谷,来日必当厚报。”

  程伟当即站出来,对着这好似头目一般的光头大汉说道。

  “呦呵,文昌郡的士兵?那你们应当知道,我恶人谷向来与你们双方是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想要进入恶人谷,可我恶人谷却不见得会待见你们,看在你们有人受伤的份上,我也不想难为你们,你们赶紧离开恶人谷吧。”

  那光头大汉对几人毫不客气的说道,说完只见他将肩上扛着的大刀,往地上一放,锋利的刀尖直接插进地里。

  听到这男子的话,程伟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好回望了一眼王守义。

  “这位头领,麻烦你向你们大当家的汇报一声,就说我代表文昌郡方有要事相商。”

  见此,王守义只好出面。

  “我们大当家日理万机,哪有时间见你?我再说一遍,赶紧离开恶人谷,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闻言,那男子面露狰狞之色。

  “我与你们大当家要商谈的,可是关系到恶人谷未来的大事,你确定不去向你们大当家汇报?”

  王守义故作镇定的说道。

  “霍霍,一个毛头小子,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你是什么身份,岂能代表文昌郡,不要以为我读书少,你就可以欺骗我,我告诉你,你就是说的那个花乱坠,我也不会上你的当,趁着爷爷还没生气,快给爷滚。”

  那男子只手一拔,大刀应声而出,发出一阵铁器叮咛之声,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慢着,我是什么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将此物呈给你们大当家,见或是不见,皆由你们大当家决定。”

  眼见那光头大汉就要动手赶人,王守义急忙的从怀里掏出一物,对他说道。

  这东西看起来是一短剑,却以羽为护手,正面雕刻着“令”字,背面刻着一个“王”字。

  这正是银羽剑符,见此银羽剑符,便如大帅当面,凡是文昌郡所属兵马,皆可临时节制。

  这是此次随军前,大帅亲手送给王守义的,并再三叮嘱他,非到万分紧急关头,绝不可动用此物。

  大帅能将如此重要之物交给王守义,可想而知,大帅对王守义是有多么看中。

  只是此王守义已非彼王守义,从大帅将银羽剑符交给王守义来看,只怕王守义与大帅的关系,绝不仅仅只是同族子侄那么简单。

  当然,现在不是王守义纠结这个的时候。

  “嗯?这是何物?”

  光头大汉一见银羽剑符,顿时觉得非同寻常,虽然他只是恶人谷中的一个小头目,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像银羽剑符这种精雕细刻之物,一般都是象征特殊含义的。

  “你无需多问,只需将此物呈给大当家即可,如果大当家还决意不见我等,到时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去吧。”

  王守义说完便闭目养神起来,好似心有成竹,但其实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波澜的。

  万一要是恶人谷大当家不识此物,那他这些人只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眼下,王守义也只有赌上一把了,他赌大当家理应认得此物。

  “给我等着,要是大当家见到此物仍不愿见你,那就是你在骗我,到时我会杀了你的,来人,给我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我去去就来。”

  光头大汉吩咐完后,带着银羽剑符,去找大当家了。

  王守义赌对了,毕竟银羽剑符是一郡节度使的身份象征,作为恶人谷的大当家,若是连银羽剑符都不认识,那他这个大当家就实在当的不合时宜。

  不一会儿,就见光头大汉重新出现在恶人谷入口。

  “大当家已答应你等进入恶人谷,请吧。”

  光头大汉对王守义的态度明显有了缓和,不再像之前那般盛气凌人。

  “有劳带路了。”

  闻言,王守义对光头大汉抱拳说道。

  “随我来就是。”

  在光头大汉带领下,王守义等人进入了恶人谷。

  一行人来到谷中一间长方形的寨子里,寨子中摆放了数十把木椅,此时上面已经坐满了人。

  看到王守义等人到来时,所有人齐齐望来,每个人的目光中各有不同的神情。

  尤其是坐在首位上的一人,目光如电,此人约三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一身紧身的黑褐色锦袍,让人看起来很是威严,身上更是毫无山匪的匪气。

  “不知哪位是王大帅的特使?”

  首座之人,手持银羽剑符,漫不经心的望向王守义等人问道。

Z垂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