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我成了一方诸侯的私生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4 投诚礼

  恶人谷里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这其中自然也免不了有那么一两个人,是两方大帅派来的眼线。

  大当家唐尧忽然率众投诚王大帅,这是所有人未曾想到的。

  作为柳大帅的心腹智囊,马东锡是自告奋勇选择进入恶人谷来的,一来是为了打探恶人谷的消息,二来借机图谋恶人谷的势力。

  马东锡来到恶人谷已有三月有余,但他却发现恶人谷的大当家唐尧,却是一个很有手段的人,恶人谷也一直牢牢掌握在唐尧的手里,这让马东锡图谋恶人谷变得缩手缩脚,毫无进展。

  但马东锡也凭借着自己的机警和谋略,此时也已经成为了恶人谷的一个小头目。

  正当马东锡准备要有所谋划,唐尧却在此时投诚了王大帅,一下子就将马东锡的谋划全盘打乱了,马东锡心里不由显得有些忧心忡忡。

  这次柳大帅之所以能偷袭成功,击溃王大帅的一都之兵,全赖马东锡在恶人谷探听的情报。

  马东锡作为柳大帅的心腹智囊,深知自家大帅的脾性,柳大帅在取得如此大的优势后,一定会再接再厉,对王大帅实施持续的打压。

  这原本对柳大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恶人谷在此时出现了变数,这让马东锡有所警惕,他必须要想办法将这个重要的消息,及时传递给柳大帅才行。

  恶人谷的总人数有一千余人,除去老少妇孺,能作战的有将近八百人。

  别小看这八百人,那可是相当于半都的兵力了,若是趁其不备来个偷袭,绝对会产生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柳大帅要是不知恶人谷已投靠王大帅,未能及时的做出防备,那是要吃大亏的。

  一念及此,马东锡便心急如焚,恨不能插翅飞出恶人谷。

  大当家唐尧要为王守义治疗箭伤,自然不用大小头目在此等候。

  从大堂出来后,马东锡便迫不及待的往恶人谷出口走去。

  而在恶人谷出口处,那队一直在搜捕王守义的队伍,根据痕迹终于找了上来。

  “恶人谷的人听着,我们是柳大帅麾下的士兵,我是队正,我等奉命追捕文昌郡的溃兵,现在发现,我们要追捕的人进了恶人谷,只要你们将这几个溃兵交出来,我们既往不咎。”

  那队正对着恶人谷喊道。

  “呔,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敢来我恶人谷撒野?”

  牛头目现身,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是谁?我家队正大人问话,你也敢无礼?快叫你们当家的出来搭话。”

  一士兵闻言,对着牛头目训斥道。

  刚刚获得一场胜利,陶阳郡这边的士兵,显得有些骄横了。

  “你爷爷我就是当家的,你们这群鳖孙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爷爷我还有要事处理,可没闲工夫搭理你们。”

  牛头目望了这些人一眼,满脸的嫌弃。

  一直以来,陶阳郡的士兵,恃强凌弱,经常欺压百姓,有时候比绿林盗匪还要做的出格,简直是恶贯满盈。

  牛头目在心里早就对陶阳郡的士兵,没一点好感,加上大当家如今又投靠了王大帅,牛头目对这些陶阳郡的士兵,更加不会客气了。

  “怎么?难道恶人谷打算要与柳大帅作对?”

  听到牛头目的话,那队正沉声说道。

  “是又怎样?”

  牛头目直接承认道。

  “呵,恶人谷这是要自取灭亡吗?”

  队正阴沉着脸,出言恐吓道。

  “自取灭亡?简直就是笑话,我恶人谷何曾惧怕过你们陶阳郡?儿郎们,让陶阳郡这帮不长眼的大头兵们,见识一下恶人谷的厉害,杀呀。”

  牛头目说完,提起大刀率先发起了进攻。

  “杀。”

  “杀啊。”

  ……

  在牛头目身后,上百道身影齐声发喊,杀声震天,追随着牛头目向陶阳郡的士兵冲杀了过去。

  面对恶人谷的进攻,陶阳郡的士兵慌了,他们从未想过恶人谷的人,真的会向他们发起攻击。

  “不好,恶人谷反叛了,快列队结阵。”

  队正也反应了过来,毕竟是队正,上过战场见过血的人,面对恶人谷众人的冲杀,立即指挥士兵试图做出抵抗。

  但为时已晚,他们一队才五十人,而恶人谷有上百人,在人数上就占不到优势。

  加上恶人谷里有猛人,就比如牛头目,他手中的大刀,只要挥出,几乎无人能挡。

  在牛头目带头冲击下,陶阳郡士兵好不容易结成的防御阵型,立马又被牛头目击穿。

  仅仅只是片刻,陶阳郡一队士兵,不是伤的伤,就是死的死,那队正更是被牛头目活抓了,五十人全军覆没。

  “柳大帅不会放过你们的,恶人谷就等着被剿灭吧。”

  那队正倒是嘴硬,被抓了还在说着恶人谷将会被剿灭。

  “牛头目,这些兵要怎么处置?”

  恶人谷一人对着牛头目请示道。

  “全部杀了,这是大当家吩咐的。”

  牛头目眼都不眨一下的说道。

  杀人不眨眼,也只有乱世才会出现这等现象。

  听到牛头目的话,恶人谷众人面露狠色,拿着武器对着陶阳郡这些士兵砍了下去,霎时间,恶人谷入口血流满地,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此时,马东锡正好从出口出来,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哟,这不是马兄弟吗?你这是要出谷去?”

  看到马东锡的身影,牛头目盯着他问道。

  “是、是啊,牛兄弟,怎么把这些陶阳郡的士兵全给杀了?”

  马东锡故作镇定的说道。

  “不杀他们留着干嘛?再说这可是大当家吩咐的,说是要给王特使一个见面礼,马兄弟莫非觉得大当家做得不对?”

  牛头目向马东锡说道。

  “原来是大当家的主意,那他们确实该杀,牛兄弟,我还有点事要出谷去,就不耽误你们做事了。”

  马东锡说完就要离去。

  “慢着,马兄弟这么着急离开,不会是想要去找柳大帅告密吧?”

  牛头目手提大刀一挥,拦住马东锡的去路。

  “牛兄弟真会开玩笑,我又不认识什么柳大帅,我告哪门子密嘛,兄弟我是真有事急着出谷,等我回来后,到时请牛兄弟喝酒。”

  马东锡露出一个笑脸,伸手就要去推开牛头目的大刀。

  “谁跟你开玩笑了,不要以为你会伪装,就没人知道你的来历,其实大当家早就知道你是柳大帅的人,之所以留着你,那是大当家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如今大当家决意投靠王大帅,像你这种潜伏在恶人谷的人,也就没必要留下来了,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要逼我动手?”

  牛头目直接点破了马东锡的身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大当家当真是好手段,原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束手……”

  马东锡故意示弱,乘着话还没说完时,便率先向牛头目发难。

  马东锡其实是个内家高手,一身功法阴柔连绵,端得厉害,只是他平时很少向人展示。

  只见他一掌拍在牛头目的刀面上,想要借此将挡在他身前的大刀弹开。

  没有大刀的拦路,马东锡就可以抽身退走,这个想法还是很好的。

  不过马东锡却不知道,牛头目除了刀法厉害,其实内功也是十分了得。

  在马东锡一掌拍在刀面上时,牛头目亦发动了内功,只见他也一掌拍在大刀的反面。

  大刀受到牛头目内力的催动,又向马东锡身前压了过去,刀身更是拍在了马东锡的胸前。

  两人隔着大刀,对拼了一掌,从结果来看,牛头目略胜一筹。

  牛头目的功法至阳至刚,正好克制马东锡的阴柔功法。

  受刀身一击,马东锡闷哼一声,吃了个暗亏。

  “没想到牛头目也是位内家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失策了。”

  马东锡神情变得严肃。

  他如今身份暴露,恶人谷是待不下去了,只能选择逃离这里。

  但从刚才的对拼,马东锡知道自己遇到了强敌,要想逃离只怕不那么容易。

  “你也不赖嘛,若是愿意束手就擒,说不定还能活命。”

  牛头目劝道。

  “牛兄弟的好意马某心领了,只是柳大帅对我有知遇之恩,所谓士为知己者死,牛兄弟要小心了。”

  马东锡眼下这是要拼命了。

  “只管放手一搏,生死各安天命。”

  牛头目见自己相劝已无用,只得打起精神。

  高手过招,招招致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谁也不敢大意。

  恶人谷出口处,两大高手各为其主,展开一场生死对决。

  “可惜了。”

  一刻钟后,牛头目望着眼前的尸体,喃喃自语。

  虽然战胜了马东锡,但牛头目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

  杀了马东锡后,牛头目割下他的头颅,包括那五十名陶阳郡士兵的首级,一同送到恶人谷大当家的寨子中。

  此时,王守义已经在郎中的帮助下,将胸口的断箭取了出来,伤口上了药,重新得到包扎。

  “这位大人真是好运,若是箭头再往左边稍微偏一点点,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将无力回天了。”

  郎中取出断箭,不禁连连感叹。

  “王特使当真是福大命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唐尧在一旁说道。

  在取箭的过程中,王守义痛的昏迷了好几次,此时已经苏醒过来,只是脸色显得十分苍白。

  “借唐校尉吉言了。”

  王守义有些虚弱的说道。

  “王特使,唐某拜在王大帅麾下,手无寸尺之功,今日唯有献上一份薄礼,还请笑纳!”

  这时,唐尧对王守义说道。

  “哦?唐校尉有心了,不知是何礼物?”

  王守义不知唐尧会献上什么礼物,若只是钱财,应该不至于如此,不免有些好奇。

  “带上来。”

  唐尧对着外面喊道。

  随着唐尧的话落,门外有人走了进来,在他们手中拿的,正是马东锡和陶阳郡那些士兵的首级。

Z垂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