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我成了一方诸侯的私生子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06 援兵

  蜀地三郡十七县,文昌郡本有七县之地,但如今乱世,人丁本就稀少,只保留了正常的四县。

  文昌郡位于蜀地西南,北边平原县与陶阳郡康平县相邻,东南方向汲水县与折冲郡正定县相接。

  文昌郡置有四都之兵,共六千人。为了震慑敌镇,文昌郡在平原县与汲水县各置有一都之兵,而永定首府则有两都之兵,可居中支援。

  自接到平原县的战报后,大帅王益年便已发布公告,将率两千主力军支援平原县。

  此次平原县遭偷袭战败,一都之兵因战死或私自逃散之后,只余下七百溃兵,一都之兵折损过半,不可谓不损失惨重。

  当裨将陈飞听到恶人谷传来的消息后,陈飞陷入了沉思。

  此次作战失败,来自大帅那边肯定会少不了一番责罚,而柳毅亲率大军来袭,摆明了是要夺取平原县城。

  现在摆在陈飞面前的,一个是视死如归,据城而守,另一个是弃城而逃,又或者直接率众投降。

  要是据城而守,可如今城中只有七百多士气低迷的溃兵,要想守住县城,何其难也。

  何况据城而守,将必定陷入一番苦战,还有可能会战死沙场。

  可要是弃城而逃,又或者率众投降,陈飞又有些犹豫。

  据他所知,柳毅为人残暴,对投诚之人,也不见得就会优待。

  这让陈飞一时犹豫不决。

  此时,陈飞还不知道,王大帅对他的责罚已经在来的路上。

  “大人,眼下我等该如何应对,还请大人早做决断。”

  陈飞身边,一位将官向陈飞请示道。

  “容我再想想。”

  陈飞说道。

  “大人,根据恶人谷传来的情报,此次敌人攻城有将近三千人,两都的兵力,更是柳毅亲自率兵,仅凭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守得住。”

  另有一位将领忧心忡忡的说道。

  “你什么意思?守不住难道就不用守了吗?”

  这时,一位年轻的将领闻言,有些怒火的说道。

  这人正是贺明,现掌一营之兵,他的父亲贺图,正是已战死的都指挥使。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贺明正想找敌人报仇,此时听到有人怯战的想法,顿时心中升起怒火。

  “明知不敌,就不要逞强,不然谁知道下一个身死的会是谁?”

  那人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是拐着弯在咒人。

  “你找死。”

  贺明正欲动手,却被陈飞出言制止住了。

  “别吵了,这里是军营,不是闹市场,城墙上的防御工事都修好了吗?有在这吵闹的时间,还不去巡视一番。”

  陈飞沉闷的说道。

  在陈飞的斥责下,贺明只得离开县府,去城墙巡视防御工事去了。

  本就忧心,被手下将领这么一闹,陈飞更是显得气闷。

  身为裨将,陈飞深受大帅赏识,以及都指挥使贺图的器重,若不是如此,陈飞也当不了裨将。

  贺图战死,陈飞也为其感到黯然神伤,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为贺图复仇。

  但面对敌人的来势汹汹,显然光靠一腔热血是不够的。

  心中沉闷不已,陈飞不由走上了城墙,被晚风一吹,顿时心中沉闷之气,解了不少。

  城墙上有人影在不断的忙碌,他们在修筑工事,而最让陈飞感到惊讶的是,在这人影中,他看到一群衣衫褴褛的百姓。

  这些百姓,身后背着簸箕,簸箕上堆满了木材、石料,他们默不作声的将木材、石料背上城墙,放下后又默不作声的离开,一次又一次,来往反复。

  “老人家,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见此,陈飞快步走向一个离他很近的老人询问道。

  “军爷,要打仗了啊,我们大家只好把家里的门房和围墙都拆下来,凑出这些木材、石料,都搬上城墙,明日守城用得着啊。”

  老人家如是说到。

  “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闻言,陈飞心中一沉,军中有规定,不能抢夺、占用百姓家财。

  “没有谁啊,这是我们大家自愿的。”

  老人不懂陈飞的职务,还以为他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那你们这又是为何?”

  陈飞有些不明白了,既然没有下令,这些百姓为何自愿捐出这些东西来。

  “军爷,说实话,我们大家对打仗是不懂的,但也知道如果城守不住了,那就无法过日子了。”

  “邻近县的人,日子过的那才叫苦哇,哎,我有位亲戚,家就住在邻近县,可是好好的一个家,硬是被迫害的妻离子散,真是造孽哦。”

  “军爷,明日这城守得住吧?”

  老人家满脸担忧的问道,心中又抱有着一丝期待。

  “老人家放心吧,只要我们还有人活着,这城敌人就休想攻占。”

  陈飞不禁动容,出言安抚道。

  “好啊,有军爷这句话,那老朽也就放心了,不耽误军爷巡查,我家中还有一扇门,我这就回去把它拆下来,好拿到城墙上去。”

  老人家说完,就急匆匆往家里赶。

  陈飞望着老人离去的背影,久久未动。

  老人的一席话,让陈飞内心大为震动,心中不禁下定了决心,他要与平安县城共存亡,不为别的,就为了城中这些担惊受怕的百姓。

  看着不远处还有许多忙碌的身影,陈飞忽然有了信心,明日这城,一定要守住,也一定能守住。

  回到县府,陈飞重新召集所有将领,将他的决定一一告知。

  “明日守城,城在我在,城破我亡,望众将士同心戮力,共同抵御来犯之敌。”

  陈飞环顾一周,沉声说道。

  “大人,你这是要自寻死路……”

  有怯战者还想相劝,但被陈飞出言打断了。

  “住口,战令已下,其他与战事无关紧要之事,休得再言,若还有人胡言乱语,敢扰乱军心,以通敌罪论处,定斩不饶。”

  陈飞瞪了那人一眼,毫不留情的说道,紧接着,陈飞开始号令,布置全都防备之事:

  “全都将士听令,吩咐下去,让士兵今夜好生歇息,准备迎接明日之战,夜间已营为单位,负责巡视,提高警惕,有怯战私自出逃者,格杀勿论。”

  “遵命。”

  所有人齐声答道。

  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日凌晨,天才微亮,平原县城墙上便响起了嘹亮的号角声,将还在梦乡中的士兵惊醒。

  敌军来袭!

  城中一个个显得惊慌失措的士兵,在各自长官的催促下,来到了城墙上。

  从城墙上往下望去,只见黑压压的一片,像是乌云盖顶,让人不自觉的感到心惊。

  “大家不要慌,敌人现在还没开始攻城,弓箭手拿好弓箭,投石者做好投石准备,所有人都给我稳住,要沉得住气,等敌人发起进攻后,进入到射程以内,才可攻击。”

  有将领在喊话,一来是稳定军心,二来是教士兵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城墙下,李克用望着平原县城墙上人影憧憧,一双眼睛眯了起来。

  对于李克用来说,他在战场上最擅长的还是攻城掠地。

  此时看着平原县城墙上的布置,李克用知道对面主将还算是布置得当。

  不过布置得当是一回事,能不能守住城又是一回事。

  “对面的士兵经历过战败,士气低落,只要我在进攻的时候,强攻猛打,着重攻击一处,只要突破一处城防,对面的士兵必然失去作战的信心,那时整座城防都将变得土崩瓦解。”

  李克用在攻城前,对着自己属下的军官吩咐道。

  李克用是宣武校尉,手中有一卫士兵,共五百人,此时,他属下的五个培戎校尉、十个培戎副尉都在此处听他的号令。

  “喏。”

  听到李克用的作战指令,他手下这些将官齐声应道。

  此次攻打平原县,李克用作为先锋,是打算凭自己手中的一卫士兵将平原县城打下来,只有如此,才能显得他善于作战,让大帅柳毅重视他的本领。

  在李克用的指令下,五百人开始向平原县城发起了进攻,战斗开始了。

  战争是残酷的,每一个战场都仿若是一座巨大的收割机,时刻收割着无数人的生命。

  平原县城之战,从一开始就陷入了苦战。

  一方强攻猛打,一方尽情防御,你来我往下,一个个生命在互相的争斗中逝去。

  李克用择一处强攻的方法,不可谓不老道,有好几次平原县城的防卫,差点就被他手中的士兵突破。

  但每次眼看就要破防的时候,对面的士兵总能将缺口堵住,生生将攻上城头的士兵,又打退了下来。

  这是李克用没有想到的,李克用原本心想,平原县城里的士兵,是一支士气尽失的溃兵,只要突破一处,就能让他们失去作战信心,从而使得整个平原县城的防御崩溃。

  可眼下看来,平原县城的这支军队的表现,哪里像是一支溃兵?这简直是一支斗志昂扬的军队。

  李克用心知,这一战,碰到硬点子了,他现在有些心痛,他心痛自己手下的士兵,那可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为了这一战,就要将手中的士兵葬送一大半,李克用觉得这都是自己犯的错,低估了敌人的实力。

  平原县城攻城战,从早上打到中午,几个小时过去了,一直久攻不下,这让等在后方的柳毅大军,开始有人变得不满起来。

  “大帅,依属下看,这李校尉只怕有些夸夸其谈了,一个平原县打了这么久还没攻下,要不换个人去试试。”

  柳毅身边,一个将领说道。

  “不急,我们要相信李校尉,他既然敢立下军令状,自然就有信心拿下平原县城,大家稍安勿躁,静等战果就是。”

  柳毅不动声色的答道。

  虽然口中这么说,其实内心也比较急躁,一个平原县城真的有那么难打?

  不过李克用是他批准的先锋,若是这时换将,先不说会引起李克用的不满,就是他自己的威信也要大打折扣。

  听到柳毅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既然大帅要等那就等着吧。

  与此同时,在平原县的另一边,一队队士兵快速的向平原县城支援而来,正是王益年亲率的主力军,有两千人之众。

  而在恶人谷,王守义也没有闲着,在探知柳毅率军攻打平原县城后,王守义便吩咐唐尧率领着五百人,向康平县行去。

Z垂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