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岚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八章 天子

  夜深了,御林军一队队不间断在皇城中巡视,厚重的盔甲与武器反射出的是他们已经落入衰老的困境。

  没时间募兵,没时间训练,没时间把手中的利刃更新换代。

  强拉硬拽的,慢慢适应了紧凑的巡防节奏,面上也有了凶狠的戾气。

  这一代御林军一直没换过,领着高额的军饷,住着舒服的房子。但不要以为他们就此丧失了斗志,只会浑浑噩噩的活下去。

  只需要天子一声令下,他们还是那个杀人如麻的铁血御林!

  “宣,南明觐见。”

  “宣,南明觐见。”

  黄门小太监刺耳、尖细的声音传遍了黑暗的皇宫,老杨脸色铁青的对南明说:“小心说话,天子虽那样,但余威仍在。”

  南明做了个安心样,在太监的引领下踏上台阶。

  垂着腰背,微微低着头,那双阴翳的眼眸透露出类似逃避的神色。

  尖细的嗓音,仿若胡琴上的最高音,令人的心也随之揪起。

  “南公子,请随老奴来。”

  总管在殿门外候着,是天子让他来的,象征着对南明的重视,但是那举止让南明有些不寒而栗。这黄门大总管,不是个简单易于的角色。也确实,伴君如伴虎,能做到这个位置的人,心思和手腕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他还背靠大树,随时狐假虎威震慑不听话之人。

  低头,不能抬眼。

  站定后,只听总管李忠孝说:“天子,南明带到。”

  随后,殿内无声,只有总管轻浮的脚步,落地可闻。

  天子不说话,静静打量这个小子,年虽不大,却看得出风霜和老练。礼仪或有些许错漏之处,但大家都不会在意这些细节,毕竟南明没进过宫,年龄小。

  南明不敢抬头,眼珠子滴溜溜转,奈何脚下方寸之地着实太小,左右两旁又看的不真切。头一次见天子容南明两世为人也很紧张,就像前世平头百姓哪有机会见得国家总统,哪怕机缘巧合见过一次,慈眉善目的主席也会给人带来巨大的威压。

  上位者的气场,怀德威势,自然而然就会使人紧张。

  更何况现在无人说话的氛围,南明重叠的双手,已经浸出了汗渍。

  袁公与总管二人对视微笑不语,这是天子的老手段了,用沉默加上自己目光的威势,扫到一般人身上,会让人如坐针毡,从而内心产生对天子的惧怕,天子再施以怀德,那人定会感激涕零,俯身跪拜。

  南明直觉旋耳,双目昏花,难辨东西。忽然听闻:“抬起头来!”霎时间如头上霹雳,直震双耳。大汗如滂沱大雨浇灌与额头,身体如磐石,无法动弹。

  “抬起头来!”此声再破天际,南明微微扬起铅重的头,目光突然变得凌厉。

  跪天跪地跪父母,非我恩师,岂能凭威势就让我下跪!

  只见天子龙颜甚伟,光壁刺眼龙袍裹身,只得露显龙纹熊皮金靴!双臂垂放膝上,双手厚重有力,硕大的冷光琥珀扳指嵌与指尖,五色宝石戒指位于左右手指,好气派!炫目的紫金冠下一双明世之眼,双瞳更显冷峻犀利,寒气逼人。双耳肥厚,挂于两侧,帝王之福!

  南明直视冷厉双眼,暗叹天子果然人中龙凤,及时悔改依旧是苍天飞龙。

  等等,眼中一抹灰色暗流涌动,难道真如老杨说的那般,回光返照!

  “哼。”天子冷哼一声,甩臂说道:“给袁公和那小子赐座。”

  “谢天子。”

  “谢天子爷爷。”

  袁公与南明齐声回道,坐下。

  天子道:“老袁你看,竟然对着小子不起作用,是个人才。哈哈哈。”

  “自然,若是这一关都过不去,臣也不会将他推荐与天子。”袁公撵着深灰的胡须爽朗的答道:“小子,在天子面前不可妄语,不可欺骗。”

  “小子知晓。”南明小大人般朝着二人作揖,引得天子与袁公又是好感顿生。

  “吾刚听袁公诉说你对北地的看法,思考方式确实独特,但那类方法目前不适用,战事结束才能着实施展。”天子顿了顿,“对于目前战事,除了游击战术外,可还有其他?”

  “回天子爷爷,没有。游击战术便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三位一体,前方还有岳公军神,自是轮不得小子夸夸其谈。”

  “那么西方,南方战事可有解?”

  南明思考,并非考虑战事,战事可解,也有多种方法。他在考虑枪打出头鸟,要不要做这个鸟,前方有没有枪在等着自己。

  见南明不与,袁公轻浮其发,低语道:“无妨,心中有语,没什么说不得。”轻拍其背,给南明吃了颗定心丸。诚然,这个时期缺的就是人才,妖孽般的智慧或是功高震主之类的,不用顾虑这些。

  南明说道:“西方只要守好御西关便是,长时间不得攻破,待北地战事解决,岳公腾出手来,乌苗联军自会退去。那么问题就来到如何守御御西关,巫师蛊师防不胜防。”南明顿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借力打力。”

  袁公捧哏:“何为借力打力?”

  “借司命派之力,打巫蛊之力。巫师脱胎于司命,咒隐与司命同出一门。可解。”

  “善。南方呢?”

  “南方,要看天子爷爷怎么想。”

  “说来。”天子来了兴趣。

  “新党之祸,南方最盛,上至官员,下至勋贵地主,家中之财盛与国库,百姓哭泣,民不聊生,这才导致起义不断。”

  天子听了之后,内心有些悻悻然,但南明之言天子之错,却并没有引起天子反感,只道:“继续。”

  “按小子的意思,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起义之祸翻手可破,散布谣言,将百姓只恨转移到黄粱身上,转移到当地官员勋贵地主身上,借起义之手,灭了他们。”

  “将南方变成纯净之地,再慢慢将善政施行下去。”

  “而,朝廷,一除恶官,二得金银,三得百姓之心,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天子愁眉,说道:“那会将南方杀成白地,若无了勋贵支持……”

  “天子就像大海里的一艘船,百姓就是大海。船只有在大海中才能顺利前进,但大海也能将船弄翻。”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天子大惊,沉默不语。袁公轻笑,一言不发。

赋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