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岚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章 信仰

  信仰,人对某种思想、宗教、某人、某物的信奉敬仰,亦可指对天地与祖先的信仰。

  很多人说科学就是信仰,但不是,科学依赖证据。

  对于古代的百姓来说,在生活重压下的时候,他们的信仰就是活下去,而受到外部力量压迫时,他们自己就会产生强迫自己的情绪,信道信佛,或者是被邪教趁机而入,进而裹挟造反。

  当大脑被信仰把持后,就会做出一种本能的自我反应。

  巴拉巴拉一顿哔哔后,南明废了老大劲给天子和袁公普及信仰能对他们掌握百姓力量的好处,这也是荒神教在暴动的南方有几十万教众的根本,侵占了百姓对大周的信任,把大周变成了荒神。

  当然,这其中道佛隐藏,儒家出世的问题南明并没有说出口,一是袁公当面,不方便问;二是南明把冠月楼翻遍了都没找到儒家出现的根本,书中只提到春秋时期儒家圣人孔子突然出现于鲁国境内,光收儒家门徒,传授儒家经意。

  但是,这位孔子是否与蓝星的孔子有什么渊源,历史的相像性也很驳杂。这位孔子仿佛凭空出现,背景身世一点都查不出来,追根溯源什么也查不到。

  道佛儒三家大劫后必有事情发生。

  天子此时竟有些畏畏缩缩,脑中如同黏糊般混乱,想开口却不知从何而问。袁公心里衡量着道佛对朝廷的影响以及对儒家的影响,于是问道:“他们二位现在在何处,能联系到么?”

  南明回答道:“这我还真不知道,上次见面还是年前。”南明眼睛在瞳中乱转,说:“不过我们可以让北地的天罡寻找,找到之后让他们来京畿就好了。他二人的特征特别,非常鲜明。”

  “九十多岁,精神矍铄,二人皆一头银白长发,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当然,如果他们不好色的话。)。还有些出尘的气息。”

  “这些特征就足以在北地找到他们了。”

  “让杨都尉进来。”天子轻声说道。

  “是,天子。”随后李总管走上前几步,高声对着殿外道:“天子有旨,传杨都尉觐见。”尖细的嗓音依旧有些让南明不大适应,更是有阴柔的感觉,顺便让南明想到了泰国的人妖。咦,南明打了个寒颤,掏了掏耳朵当做无事发生。

  老杨目不斜视,大跨着步走进殿内,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做了个标准的武将礼,“臣,老杨,拜见天子。”一字一顿,清晰的说。

  天子摆摆手,道:“起来吧,赐座。明小子你给杨都尉说说。”

  杨都尉,姓杨,名不知道叫什么,逢人就让喊自己叫老杨就行。天子总不能也问他叫老杨,只好叫杨都尉,也曾问过为何,但老杨支支吾吾,还是陵公救得场,天子也就作罢。或许他的名字只有陵公知道,知道个中原委。

  天子姓顾,顾涛。有五位皇子,一位公主,年岁都不大。皇位传到他这里,大周历经一百多年,五位天子。大秦崩坏后,诸国乱战,大周第一位天子雄韬武掠,再次统一九州,将九州改为九郡,下设诸多县城与乡村。

  待南明说完,老杨就立马起身告罪,要去办事儿,被天子阻止,“急什么,明日吩咐下边人去找就是了。陵公不在,有些事你先代为听着。还有更多的事需要天罡去做。”

  老杨应答,坐下不吭气。

  天子和袁公在思考道佛,老杨面无表情不知在想些什么,李总管低眉顺眼的站在天子边上,天子不吩咐自是没他的事情。南明受不了这样冷场的气氛,作死般调皮的说道:“天子爷爷,小子能问问《长生经》是谁给您带来的么?”

  “呵,你个小子,问都问出来了,还说能不能。”天子舒展愁眉,笑着打趣着南明,“李伴伴,你给这小子讲讲那经书的来历。”

  李总管走下御前,边亲手为众人身前铜鎏金暖炉添上松枝,小火欲生机噼里啪啦作响,一边面带和蔼笑容给南明解释,“老奴自幼陪在天子跟前,算是天子肚子里的一只小蛔虫。因某些原因,老奴旁敲侧击得知天子想要长生。”李总管悄眯着眼随时看向天子方向,若天子稍有不满,他就会立即改变言辞。

  不得不说,伴君如伴虎,李总管的为人处世堪称一绝,知道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

  “南公子,也应知道老奴自是一心为天子着想,便托人在江湖中打探,派出去的人倒是有些顺应天时。在江南一废墟找到了这部《长生经》,便立即献给了天子。”李总管话罢,回到御前把暖炉朝着紧衣服的天子挪了挪,直到天子苍白的脸上泛起红晕,才退到一边。

  李总管话中透露的信息,让老杨都为之一振。殊知朝野上下都只知道天罡,上管朝堂百官,下辖江湖侠士。黄门大太监权力只有皇宫大内,天子亲信。他的力量竟然涉及江湖,那江南废墟老杨也知道,那废墟本是荒神教饲养荒神宠物的地方,名江流凐墟。荒神被封印,荒神教败退,那里人迹罕至机关重重,便成了天罡所标明的禁地所在。

  老杨都曾吃瘪的地方,他的人竟然把东西带了出来!而且,天罡同样接到了这个任务,遍洒江湖也未寻到踪迹。

  这份量,这股力量,藏的太深了。李总管将这些说出,怕也是天罡一家独大,在天子授意下,将这股力量暴露在天罡面前。

  敲打,震慑!

  老杨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似是怒极不敢发作,亦无可奈何,只得在心里记下。

  众人在暖炉前坐的时候挺长的,见他们说话声音有些嘶哑,干咳。于是南明说道:“总管,冬季干燥,您可在这暖炉周边添上一圈清水,可不致嗓子难受。”

  “好,咱家记下了。”

  “好小子,你可真是什么都懂。”天子听到,与袁公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天子爷爷,袁爷爷说笑。小子只是略懂略懂。”南明打个哈哈,直奔主题,刨根问底儿的问道:“那某些原因是指什么?或许小子可解,还有那《长生经》初次得到可有做些验证?”

  话说出口,就收不回来了,南明也觉得自己有些笨比。

  能让一国雄霸天子突然转性子长生,那肯定是与天子密切相关,或是宫闱,或是秘辛。那绝对不是南明现在可以知道的事情。

  更何况以李总管对天子的忠心程度,更不可能拿一个未经证实的长生典籍出来忽悠。

  以南明目前推测来看,那《长生经》应该有些道行,但长生,还不到那个地步。

  天子面色有些不悦,之前宠溺的口气,也变得平淡无波,只是眼中却带着追忆,怜惜的感情。“罢了,罢了,也不是什么秘密,该传出去的早就被百官知晓了。”

  说着,哀叹,悲痛的口气弥漫了大殿,“那年,皇后生产,不顺利,历经一天一夜。吾请遍了京畿的名医都没能挽救下她。一群庸医,吃干饭的饭桶!饭桶!”

  暖炉咣当被天子踹下御前,后悔与愤怒来回切换,夹杂。

  “咳咳。”天子捂住胸口不停咳嗽,南明急忙不顾礼仪登上御前为天子顺心,速度比李总管还要快些。

  李总管只能去御下捧起暖炉放回跟前。

  待天子缓过来后,南明脱鞋直接踩上龙椅,在天子身后为其按摩,手法一流,让其发出畅快的声音。

  “呼。”长舒一口气的天子继续说道:“那一夜,一尸两命,陪伴吾多年的皇后竟撒手离我而去。”

  “吾要求的,不仅是长生。”狠辣的声音传出,“吾更要求那复活之术!”

  属于奉天承运的天子威慑在那一瞬间倾巢而出,凶狠,猛煞。

  恰是冬风吹入大殿,众人的衣裙嗡嗡作响。

  只见天子猛然抬手,做了个下压的模样,那风随之停止。

  “小子,下去吧。等找到道佛二位,带他们来见我。”天子老态,疲惫之意凸显。

  南明与老杨告罪离去。

  “天子看着孩子如何?”

  袁公该知道的都知道,或者说有些事儿三公都知道,但是不想管,也管不了,到不如让其自己醒悟,比他们三个努力做事儿来的好。

  天子的表情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出为将,入为相。”

  “但等他起来,吾亦老去,好好培养可为下一代作伴。”

  袁公怔怔的,恍然间又哈哈大笑,天子不糊涂。

  “可就是这嘴,管不住。知道什么都要讲给别人听,也不知给自己留些本钱,是为瞎显摆。”

  “又想什么都知道,刨根问底,惹人不快。”

  殿内仅剩下三人,再次陷入愁眉当中。

  天子一语中的,说出南明缺点。什么毛病都行,哪怕好色好赌都没关系,嘴把不住门儿,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等对付世家和荒神教的政策一出,若是不慎泄露,南明就别想安生了。

  一天十二时辰,刺杀不间断!

  “等见过道佛,定下决策。将这小子锁在京畿宫内学习,待他成人在放他出去。”

  “是,天子。”

  “来来来,老袁,陪吾夜战象棋。李伴伴,摆棋。”

  “是,天子。”

赋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