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岚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十一章 气运 壹

  夜里皇宫外人不能留宿,南明和老杨在御林军护卫下出了皇城。

  朱红的城墙和宫门在夜里也是有些看不真切的,南明闭上眼睛,巍峨雄伟的皇宫,就像幻觉一样。比之电视剧里面的,要来的真。蓝星的故宫也去过,但给到南明的感觉,却远远不如大周皇城。

  可能这就是身临其境带来的情绪吧。

  看着一队队天罡撤出皇宫,老杨脸色有些不自然,愤怒,说:“义父回来,我怎么交代。”

  天子不说,老杨得自觉。既然挑明了皇宫有另一股只忠诚于天子的势力,那么天罡只能退出这个舞台。

  同时表明了天子开始对天罡产生了,不信任。

  现在老杨还没搞清楚这股势力会不会被天子派出来制衡天罡的发展,南明在旁当然知道老杨在想什么,劝慰道:“放心吧老杨,等陵公回来,你自去问他。”按南明想法,就算这暗部摆到所有人明面上,有陵公在天罡最多受到制约,日后就会成明代东厂和锦衣卫的关系。

  黄门大太监和天罡掌舵人的权力之争,谁牛逼谁上台呗。

  这事儿,关自己屁事儿。

  后辈的事儿就让后辈头疼去。

  南明很自觉的将自己当成了天罡新的掌舵人,不得不说,这就是主角的想法么。

  《论作为主角的自觉修养》

  况且,你说暗部陵公不知道,南明定是不信的。用脑子想想都知道,就算陵公和天子从小活泥巴玩儿,涉及朝政,天子也会给自己留上一手。

  往上数历朝历代,什么阴谋斗争没发生过。

  再仔细想想,黄粱不就是天子对袁公的制衡么,只不过玩儿脱了,差点把国家领导层全部腐败,要不是将领断层,肯定会有新的将领上台制约岳公。

  天子如若被《长生经》彻底迷了头脑,大周也就要被碾入历史的尘埃,会被当做日后朝代的经典反面教材。

  人家教育皇子后代,会说:“大周最后一代天子,因长生导致朝堂勾心斗角,乌烟瘴气……”

  巧的是,或者说是让南明至今都不理解的,三公放任黄粱,你在朝堂随便玩儿。

  户部?要钱?给你。兵部?要人?给你。吏部?要政绩?别了,直接把你的人抬上来皇宫上朝。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要啥给你啥。

  再往细里面想想,四国攻周之后,陵公放任天罡隐瞒情报。

  岳公大手一挥接管军权,虎符都不用。

  袁公袖袍一甩,当着天子面接管朝堂所有事务。

  黄粱,跳梁小丑,在三个老狐狸面前蹦跶,跳着跳着,全是坑。

  这事儿过后,天子就得看三公脸色做事儿了。没了黄粱,剩下个忠心的李伴伴,有啥用?

  没用。

  还想长生,那三公直接逼你立太子监国,还免费附赠一套朝廷班子,天子该干嘛干嘛去吧,不指望你了。

  要是天子还有救,就像现在这样,三公做好本职,也不跳,你也不好意思再弄上来一个黄粱恶心人。

  你好我好大家好。

  唉,宫斗权谋,想想就头(刺)疼(激)。

  回去的路上南明都在劝解老杨别钻牛角尖,没了皇宫的情报也无关紧要,将那群太监压在皇宫不让他们触及外面的利益就行。

  当然,能在天罡眼皮子底下把《长生经》带回皇宫,本事不小。前提是天罡不知道,既然知道了,那就不能再放任他们玩儿了。

  皇宫我们可以走,但外面终归是江湖。

  第二天,整个庞大的朝堂开始运转起来,一道道政令被发布,施行。没人敢在这个时候唱反调,触霉头。毕竟,刽子手老杨也在朝堂站着呢,你敢反对,那就是对天子不忠,对袁公不敬,对黄粱的怀念。

  不好意思,天罡请你喝茶,还有天牢舒服的环境招待你。

  南明特意显摆了一手素描画法,画出赤鹞子和静海大师,交给老杨找人去了。天罡有陵公坐镇,下设三都尉,都尉之下是六个校尉,校尉之下就是各个天罡子弟。

  至于那些高深的老怪,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不知道窝在哪里。

  老杨拿着画像去找人,这种事儿不能让老杨亲自去,交给弟子又不放心,只好找到一个无事儿干的校尉。

  这种时候,整个京畿可以说都在疯狂运转,可以说连天罡子弟都在时刻动作,要么巡察要么汇总情报。

  可偏偏就能找到一个没事儿干的校尉。

  老杨带着南明兜兜转转的来到天罡集体宿舍,弟子全在宿舍住,校尉和都尉则在外面自己买了房子住。但忙时,基本上也都住在宿舍里,方便。

  南明在老杨之后进的宿舍,环境不错,还是个单人间,干净得很。就是桌子上摆的饭盒打破了这个干净的氛围。

  “朝辞,你给我站起来!”一声吼,也让南明看清了这个校尉的模样。

  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衣,腰带也不系,袒露着胸口的两块健硕疙瘩肉。打了个哈欠,朦胧的眼睛睁开看了眼老杨,就又躺了下去。

  整个人蜷缩在棉被里,屁股对着老杨,气不打一处来的老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哪来的这么个奇葩,天罡等级森严,校尉敢在都尉面前这么搞,倒是让南明开了眼。

  “报告,校尉,饭给你拿来了。”一黑色素服弟子,穿着整齐,端了个食盒在外面喊。

  “进来。”朝辞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弟子习以为常的把食盒放在桌子上,打扫之前早饭留下的食盒,“见过老杨。”老杨摆摆手,那弟子就带着垃圾退出去了。

  南明心道:“玛德,这弟子好熟练啊!”对朝辞有了更深的看法。

  懒虫无疑了。

  老杨无语的说道:“给你派个任务,去北地找人,越快越好。”说完放下画像和情报就出去了。

  南明一头的疑问,追上来,还没问出口,就听老杨说:“朝辞就这么个人,懒得要死,义父拿他都没办法。要不是他每次出任务都完成的够漂亮,我早拿他立威了。”

  “每天,卡着时辰开始办公,卡着时辰回家睡觉。这么大个人了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也不讨个老婆。念祈以前不信邪,天天拉着他去勾栏,结果人去了,就坐在旁边喝人参酒。把念祈吓得愣是一天没去勾栏。”

  “妈的,说起念祈更气人,天天除了天罡就是勾栏,天天使劲儿,身体虚的要命。去外地出任务也要去当地勾栏玩儿,还带着其他人玩儿。”

  “有一次给他的任务没做完,义父发脾气,我赶忙找人去。一到勾栏,你猜我看到啥?”

  “他特么让女的穿着天罡的衣服,还把人家捆起来搞。”

  “丢人啊。”

  制服加捆绑,念祈妥妥的超前人才啊。

  听着老杨吐槽,南明对六个校尉有了大致的了解,可以总结为罡门七宗罪:

  愤怒-老杨

  yin欲-念祈

  懒惰-朝辞

  傲慢-宗师

  嫉妒-沉天

  暴食-冷清

  贪婪-大莽夫

  讲道理,南明感觉进了贼窝,这一个个的没一个好人啊,我现在跑还来得及么。

  ……

  这几日都没南明什么事儿,自己也乐的清闲,没事儿上冠月楼看看书,去狗院逗逗狗,顺便交一下章淳怎么泡妞。

  章淳就是南明口中的舔狗,总跟在应儿身后那个。

  但是凭着南明这几日苦口婆心的劝慰,总感章淳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这不,俩人在应儿宿舍门口又又又又僵住了。

  起因还是那盒没送出的胭脂。

  这娃真头铁。

  趁着应儿生辰,就想把胭脂送出去,只能说太天真了。

  章淳:“趁着生辰,所有人都送礼。没理由不收我的胭脂了吧。”

  问题来了,应儿不过生辰日,就和宿舍的姐妹出去吃顿饭乐呵乐呵完事儿。章淳硬着头皮拿着胭脂把应儿从宿舍喊出来,大丈夫爽朗一般的递出去说:“生日快乐。”

  南明叹道:“孺子不可教也。你和应儿什么关系啊就送礼,应该打好关系,彻底坐实朋友关系。没事儿找应儿出去玩儿,多聊聊天,聊一些应儿喜欢听的,做一些应儿喜欢做的。而不是天天跟着一群狗玩儿!”

  章淳:“应儿,你出任务累不累呀,我带你出去吃饭吧。”

  “给我讲讲任务细节呗,每天呆在狗院啥也不知道。”

  “听说皇宫里的同门都撤出来了,你知道咋回事儿不。”

  ……

  刚开始,因为南明在狗院实行了很多政策,也让章淳身上的味道消掉了很多,不像以前那样章淳浑身臭烘烘的就往应儿身边靠,应儿好歹回答了几个问题,也拒绝了章淳的好意。

  后来,真的是烦不胜烦,因为章淳认为应儿好不容易愿意搭理自己,就该乘胜追击,搞得狗院很多事情没做完,问的问题也越来越跑偏,就跟查户口一样,让应儿受到狗院长老的责骂。

  应儿:“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怔怔的章淳惹怒了应儿,这句话把章淳打击的不要不要的,好几天都呆在狗院不愿意出去,路上碰到应儿也是躲着应儿走。更是不敢看应儿的眼睛。

  以前应儿看章淳的眼神有厌恶,有看同门的眼神。看来就只剩下厌恶了。

  直到应儿生辰这天,章淳才敢出狗院。

  章淳满心期许的递出了胭脂。(南明:我特么这么教你的么)

  应儿漠不关心,只让章淳把胭脂拿回去,见章淳不走,眼神望到了南明发出救援信号。

  南明只得插入两人之间,硬拉着章淳离去。

  两人随意收拾了一下,南明带着章淳出去找了个摊子吃饭。

  热腾腾的面食看起来就很有食欲,章淳却食之无味,色香味俱全的面条,他吃起来难以下咽。无助,悲观的情绪差点感染前世同为舔狗的南明,不对不对,南明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情场血战多年的自己怎么能是舔狗呢,那是常胜将军!

  最起码南明让自己喜欢的女生,一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屌丝。

  “是不是感觉很无助?”

  “是不是对应儿无从下手?”

  “是不是不理解为什么别人约应儿出去,你约就约不出去?”

  “看着别人和应儿聊天笑哈哈,你却只能在阴暗之处独自神伤?”

  “是不是感觉应儿的眼神看你就像看陌生人?”

  “和应儿同在屋檐下,你却只能发出无奈,孤怨?”

  章淳呆呆的点点头,全中。

  “你甚至是不是怪应儿不喜欢自己,应儿应该喜欢我章淳?”

  “你甚至知道自己在狗院发挥不了什么,没有上升渠道?”

  “你还知道自己屁本事儿没有,只会怨天尤人?”

  “你是不是还打算如果应儿和你在一起了,你在开始改变自己?”

  章淳眼中依旧是无奈,心里却很愤怒。不是愤怒南明彻底揭穿了自己,彻底把自己的缺点暴露在阳光下,而是愤怒,他自己的真的上进不起来。

  “你是不是还感觉自己缺的就是一个机遇?自己能一飞冲天?应儿就会自己贴上来投怀送抱?”

  “讲道理,你丫就是个情商为零的蠢货。”

  “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你以为谁都欠你?谁都该围着你转?”

  南明看着章淳握紧双拳,乘胜追击道:

  “听了我的话,你是不是准备努力上进?”

  “你是不是准备等会回去就去找应儿,说之前抱歉,我不会再来打扰你。然后回去躺在狗院睡觉?把上进心当成狗屁闻进鼻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

  “你什么你,被我揭穿了?没什么可说了?还是不知道怎么反驳?”

  “是不是决定把爱意藏在心底,时刻守护应儿?自己就在狗院一辈子?陪着那群畜生出生直到死去?”

  “废物一个。”

  南明边吃面边喷,吐沫随着嚼碎的面条和汤汁横飞,不少客人因为身上的天罡服饰而无奈换摊子。摊主在旁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眼睁睁看着客人都跑了,却惹不起面前的小孩儿无可奈何。

  “呼,舒服。”南明拍着鼓起的小腹,打了饱嗝儿,说:“老板,做的不错。”随后起身拍出一锭银子,留下怔住的章淳潇洒离去。

  摊主拿起银子啃了啃,依依不舍的目送,“这小祖宗终于走了。”麻溜的收拾桌椅,招呼客人。

  南明说的是章淳,字字戳中要害,毕竟是亲身经历,南明感同身受。若不是穿越,南明打算孤苦到死。用南明蓝星姑姑的话来说,就是:

  “过年人家一个个团圆,你一个人守着一个空房子,眼馋看着人家吧。”

  “还好,自己是主角。”南明如是想到,“言尽于此,章淳行不行,就看他自己了。”

  人的心思有两种,一种先努力后享受,这也是人数最多的一种。不管其会不会成功,但摸爬滚打的历程会让一个人提升很多,在各种方面都会有所成长,并且这种历程和经验是主动的,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会少走很多弯路,他们会在路途上留心注意,汲取适合的养分。

  也会将学习放在第一要务。

  我从倒数逆袭到年纪前几,我每天翻书,每天去听别人交谈的方式,我会留心观察所有人的行动爱好。所以,我带着自信追求到了我喜欢的姑娘。

  这,才是标准模板,答案。

  (情商突破天际的当我瞎BB)

  而第二种就是先享受后努力,就拿追女孩子做个比方。一个废物想要追一个女孩子,而被拒绝。他明知道自己的条件想和人家谈朋友就是痴心妄想,但是他心里在改变,身上动作却如以往一样,懒惰,颓废。幻想就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如果她和自己在一起,自己一定会听的话,努力上进。自诩聪明人要将那些唾手可得的钱都揣进自己的兜里。

  这个时候,往往就晚了,等他女孩没得到,钱也没挣到。他就会深深自责为什么浪费那么多年的时间,什么也没做成。

  就算这个时候,他也还在想,如果她是我女朋友,我绝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他会试图去长大,去配合社会需要,然而,被动的经验和历程,带来的就是。

  完全没放在心上。

  章淳就是第二种,自以为是,自作多情,甚至狂妄自大。

赋北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