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谎言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月假

  “夏雨欣,这道题你会吗”夏雨欣看了下就说:“不是很难,下课再告诉你”。时间转瞬即逝,转眼间离第一次月考就仅剩下两天,我和夏雨欣也慢慢的熟捻了起来,不再是和刚刚认识她一样,带着羞涩和紧张……

  “同学们,明天就要月考了,今晚好好复习,争取一个好成绩”就在班主任的鼓舞,我也和打了鸡血一样学习,因为明天先考的是语文和英语,我的整个晚上都是沉寂在背诵之中。直至第三节课快下课时,班主任拿着张纸走进来,说道:“同学们,这是明天考试的考试号和座位号,等下课后你们再过来看”大家都满怀期待的想知道自己去了哪个考场,班上也开始躁动起来。我被分配到了4号考场,而夏雨欣在16号考场,不能和夏雨欣在一个考场,虽然没有出乎意料,但还是有点小郁闷。

  接下来的两天,考试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但就在,第二天的下午,同学们都已经缺乏了考试积极性,因为下午就可以回家了,都带着异常的兴奋,而我却没有感到特别开心。

  我从记事起,就已经是生活在外婆家里,一年下来和父母生活在一起的岁月不超过两个月。爷爷奶奶走的早,父亲兄弟姐妹几个不和,便早早的带着母亲和我出来生活,和家里人也没了多少联系。父母在外打工生活不易,而我又是家中独子,父母不愿我跟着他们受苦就将我送到外婆家寄养。虽然外婆家里人对我的好历历在目,表兄弟间待我也如同亲兄弟,但人言可畏啊,外婆家里来来往往的亲戚朋友,或多或少的会投来白眼,看见一个家庭里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十年。外婆家,是个让我感受到温暖却又不愿多待的地方,青春的岁月,童年的时光,是我最不愿想起的回忆。

  夏雨欣笑着问:“刘一鸣,想什么呢,都要回家了你不开心”我当即回道:“本来回家是挺开心的,但是,回家就见不到你了,就不开心了”被我这么一说夏雨欣的脸瞬间涨的通红,“呸,谁要你想,臭不要脸”夏雨欣娇羞的应到,我也没再和夏雨欣继续拌嘴,笑了笑就跟她告别,回宿舍收拾东西准备回外婆家去了。

  尽管有太多的不情愿,但还是得回去的,放月假学校不给留人,我只能去外婆家住。

  坐在归途的大巴车上,沿途的优美景象并没有吸引到我,因为我已经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生活了将近十年的地方,我离开了个把月又重新回来了,并没有像他人一样的喜悦,在这里虽有温暖,但活的真的很累。在这里,我不能轻易的表露出我的感情,如果让这个不属于我的家里的人对我产生了排斥,我将会失去生存空间,我努力的装作很开心,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家里表现出我已经融入这个家庭,可以成为他们的一员。

  归途的大巴已经驶往终点,中途换乘了公交车。“咚咚咚”门里传来了声音“谁”“我,表哥”打开门,来开门的是我三表弟,我总共有四个表弟和一个表妹,都是我舅妈所出,表妹是家里最小的。“老三,你大哥还没到家吗”我大表弟和我是同一届的但不同学校,所以我就问了下老三,“还没有,大哥说他等下就到家”,外婆看见我回来,因为有一个多月没见到了,她过来拉着我的手看着我说:“最近都瘦了,学校是不是没什么好吃的”我笑着说:“还好吧,但肯定是家里的饭菜好吃啊”。我和大表弟都从学校里回来了,家里都显得特别高兴,而我也表现的和这个不属于我家庭十分融洽一般。当天晚上我也早早的就去入睡了,因为这个家里的客厅还要留给我大舅和他的五个孩子的议事厅,而我的存在也显得不合时宜。

  第二天中午,家里来了个客人,是我妈妈的堂嫂,她看见我立即说:“一鸣啊,你爸爸妈妈在外面做的怎么样啦,怎么这么多年还没将你带出去啊”我的心瞬间掉入低估,这摆明了就是来奚落我的,同时,也因为我的父母穷赚不到钱,而我还是笑脸相迎,装作听不懂她在讲什么“舅妈,喝杯水”说完后就安静的坐下,在这个家里收容我已经是对我的恩惠了,所以,也没有人会出来替我出头,现在我去读高中了还好,听不见别人在如何评论,但是在以前,一群三姑六婆的就能围坐在一起奚落我,而我还要装作若无其事。

  难熬的两天终于过去,我也该准备返校了,早上匆匆忙忙的起床梳理一下就找了个借口和外婆告别,就踏上返校的旅程。对我而言,也许学校才是我的归所,在这里,谁也不会歧视谁,快乐可以一起分享,难过也有个人可以给你倾诉。

  回学校我最期待看到的就是夏雨欣,虽然只认识了一个月,但她却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也许,本是人世间漂浮的无垠之叶,最缺的也就是夏雨欣这种清纯、温柔的女生吧!

  入夜渐微凉,雨落渐彷徨。今天的夜里下起了延绵小雨,我端坐在课室中看书,夏雨欣也许是累了吧,早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我的目光也逐渐呆滞,心里在问,这是画中的仙子吗?即使稍微张开的嘴角已经有丝丝缕缕的唾液流出,也丝毫不影响她的美态。夏雨欣的双眼朦胧几欲睁开,我不忍心去破坏这如诗如画般的景象,赶紧用书立在桌上,挡住刺眼的灯光,免得破坏了这么一幅赏心悦目的景致。

  下课铃声悄然响起,铃声响的显然不是时候,夏雨欣缓慢睁开的双眼和我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我赶紧将目光挪到别处,但却忘了收起还留在夏雨欣桌子上书本,此时,我显得特别尴尬,是目光在空气中对碰?还是为她挡光被逮个正着呢?

  在这尴尬的氛围中我也只能选择退缩,说了句“夏雨欣,我先走了”就匆匆忙忙的出了课室,而此时也以非是入夜时的朦胧细雨,却也不至于倾盆大雨,但如果就这么走回去,一定会湿了一身。我也就只能愁眉苦脸的站在有遮挡的地方避雨,谁叫自己出门忘带了雨伞呢。

  谁叫天公不作美,但又有谁知道这是不是上天故意给安排的一场缘分呢?

  就在我万愁莫展之际,夏雨欣走了过来,“刘一鸣,谢谢你”我一时间没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我总算后知后觉,原来,她是谢我用书帮她挡了刺眼的灯光。夏雨欣又继而说道:“你没带伞吧,我挡你回宿舍吧”突然间,我觉得原来不带伞还有这样的好事啊,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祸福啊,我欣然接受了她的好意。

  从教学楼到宿舍区的距离并不远,但我却希望这条路永远都不要有尽头。夏雨欣的雨伞并不大,只能刚好挡住两人,而且还会显得较为拥挤,现在又是正值秋季,两人都穿的是短袖衬衫,不经意间的肌肤触碰,让我已经心猿意马。路并不长,不一会就到了宿舍区,当我走宿舍的楼梯时,才开始回想刚才在雨中的漫步。

  回到宿舍,秦舒就冲着我眉飞色舞的问:“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是去泡妞去了吗”我心虚的说道:“去你的,没个正经,你才泡妞去了”这是连陈捷冉的表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一鸣,你确定吗,那我刚刚看到的是谁和谁在雨中漫步呢,难道是我看错了吗”好吧,确认无误,已经被发现了,我只能保持沉默并回以微笑来蒙混过关了,而秦舒、齐杨他们三个好像并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追着问道:“说说呗,究竟怎么一回事”我无语的回到:“都已经说过了,我没伞回来,她看见了就顺路呗,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了”

  带着这份莫名心悸的感觉入睡,都是那么的安稳,一扫这两天里的阴霾。

  深夜,大家都或多或少的会去想一些美好的事物,而我的梦里是这样的“我穿着白色西装礼服,夏雨欣穿着一生婚纱,我们手牵着手,一起步入婚礼的殿堂”。

笑言前岁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