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美丽拍档空降

  眼睛空洞,目光无神,虚空的深瞳中隐约游离着丝丝微弱的光,距离到达异星的行程还有两个小时,距离得知哥哥失踪的噩耗到现在已经一年有余,时间能改变一切,失踪的人在多年后还能被找回来吗?克里切丝闭上眼祈祷,时间啊,你能够证明这一切吗?

  棺材似的休眠舱盖子滑没,克里切丝爬出遇见了苏醒后第一位进入眼帘的人,似乎有一点陌生貌似有一些熟悉,笔挺的身影有棱有角,洁白的袖口绣着一朵红色的花,清澈的背影中唯有这一点令人感觉到一丝寻常,目光短暂相接触的那一刻,克里切丝记起了这位同在一处的熟悉的一处地方,这不就是那个被拍档称之为脑袋有点问题的警探吗?克里切丝举手试图打个招呼。

  背影依在,却是并没有给人打开心门的背影,或许我该主动些,克里切丝慌乱的把自己整的笔挺一些,匆匆而过,直到距离近到能够看到背影所面对的一面屏幕,漫长的太空旅行会使人忘却很多,克里切丝突然记起此行的目的,这应该会是个很好的共同语言。

  “警探,星舰再过两个小时就到异星了,我们会被空降到异星吗?”

  警探似乎早到意料到了克里切丝的想法,但却并没有给出表态,沉默着,沉默着,克里切丝一直在等着警探,看着警探,面前的屏幕显示出来的信息覆盖的满满的,其中的公式与记录框里充满了一个个惊叹号,还有许多的问号,直到一条简讯突然弹出,警探才回过身面对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关于你哥哥的处境,我感到很遗憾,但其中的原因你有必要明白,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什么原因?真有必要知道原因吗?为什么警探要附加这些问题,难道其中有营救哥哥的答案,克里切丝渐渐想到了异星内情理中会存在的价值,多年前曾有人预言,人类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必要的持续性资源预判和规律性价值提升,这些问题的答案应该都会在星际空间中找得到。这次来异星的星际舰队很大,破天荒的还有一座全系统太空工厂,想必是由于异星中的答案太诱人,所以这次异星之旅的时间,会很长。

  警探看到克里切丝似乎有所感应到的神情,狠狠的瞪了一眼,把克里切丝吓得拉回思绪,回来神来,小心翼翼的保留了对异星情况的怀疑和所猜想到的情况。

  “警探,你要带我去哪儿?”

  一路上出人意料的宁静,警探的沉默,克里切丝的保守,两者之间形成了一股很寻常的默契,警探一点不着急的走着,却毫不犹豫的踢飞了一道装修豪华的镂金镶钻舱门,门牌上金字银底的写着财神办公室,想到到现在还有人这么迷信,这么狂热,竟保留着千万年前的财神虚名,克里切丝很好奇门后室内的人会是谁。

  “你怎么现在才来?简讯不是说了么,十分钟之内过来,你迟到了十分钟啊,你知道这十分钟星际舰队耗费了多少钱?意味着投入的回报又离我远了十分钟!”

  急不可耐的怪老头,俗得无药可救的铁算盘,克里切丝心里有些不自然,因为这样的人虽然怪又俗,却又怪得那么理直气壮,俗得能够通情达理,竟然丝毫没有追究警探所踢飞的那道价值不菲的门。

  哇啦哇啦满嘴星际投资生财之道的怪老头似乎永远也不会怀疑这门学问的合理性,直到警探无情的作势要走,怪老头才连忙停止嚼动那张早该闭上的嘴,同时,克里切丝敏锐的感觉到怪老头那不屑瞟人的眼神,正感觉有些不自在,是否该回避时,怪老头作手势留住了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你是我在这次异星投资中最无收益的一笔,你要知道,这全是因为你哥哥。但是这不重要,看到这美丽的石头吗?只要有一艘星舰能载满这石头而回归总部,那所有天文数字的投入就都变得不值一提,以你的财商能明白吗?”

  真是奇怪的蓝色石头,为什么会被精美纹路的玻璃管装着?上面又为什么会有显目的生化标记?初次见到这样的石头,克里切丝就想到了,异星中正在发生的一切,应该都与这种矿石有关,所以哥哥的失踪与这种矿石有着密切的联系,但克里切丝更愿意相信找到哥哥的意义比满载这矿石而回归总部的星舰这样的意义更来的有意义。

  “你说得都对,那我该怎么做?”

  怪老头尽管精通种种生财之道,财富密码,致富法则,却并不熟通人意,克里切丝的表现完全不似一位心灵相通的同类,算了,还是相信那清澈的眼神吧,怪老头微微点着头。

  “异星正由蜥蜴人统治着,你该混入其中,建立人类与蜥蜴人的友谊,这样就好办了,那样也就好办了,怎么样就都好办了,知道怎么取得蜥蜴人的信任吗?”

  蜥蜴人?真是奇怪的生命,或许蜥蜴人还觉得人类的生命才奇怪,克里切丝想着时间不多,便赶忙点头。

  “知道!”

  一心要大钱钱的怪老头满意了,警探也对克里切丝的表现认同了,在星舰准备投放空降舱的时候,克里切丝用心的注视着静候着陆的警探,这位内心中积压着秘密的警探为什么总试图使沉默变得有意义,又总是使用暴力冲动来解决通常遇到的小事?一个总是沉默的人没道理只会有暴力表现来解决问题,为何要不把满嘴的金玉良言说出来?或许是真相太可怕,金玉良言都变得肮脏了,闭眼的警探好像早注意到偷摸掂量着什么的克里切丝。

  “我们的空降点在晰星魔海海岸上,那里有一个团队正在建设友好互利援助机构,里面的小蜥蜴人很聪明,克里切丝,你到那里别表现出一副满腹猜疑的样子,小蜥蜴人会感到不安的。”

  我的表态有错吗?那该怎么办啊?克里切丝怀抱着改变自己的想法闭上了眼睛。警探的话总是能够刻印到人的心里,好像永远都能够被记住,警探侧过了脸去。

  “你真是我见过最蠢的拍档,你那直面战场中一切的哥哥可能更适合做我的拍档。”

  说到哥哥,克里切丝也侧过脸去,这位警探太帅了,连嫌恶的态度和语气都透着股亲切的深沉,直面战场中的一切,哥哥在蜥星里正直面着什么?

  着陆的空降舱完美的搭在起降台的轮廓上,迎接着新人的竟全是女人,迎面扑来的是七分儒雅的书香,三分迷人的花香气,克里切丝与其中一人握手,那一刻出奇的温馨,似乎是打上了一剂甜蜜蜜。

  “克里切丝,你是来找你哥哥的吧,可惜他已经成为蜥蜴人的马前卒,不然你就能在这里见到他。”

  被一个陌生人早早认识,是何等的意外啊,克里切丝想着应该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来领这份情,这位非常的女生却不给这样的机会。

  “我叫诺纳典奇,这里的小蜥蜴人都叫我诺娃,你看我长得像是一个娃娃吗?哈哈哈,我一直都想不明白这一点呢。”

  她的神情自然得令人丝毫不会怀疑其中的真诚,言溢于表的真诚是很可爱,克里切丝开始觉得一切都让人甘心接受,情愿服从,谁能拒绝一位万事都好说还说得易理解到头的女生当上司呢,更何况这位女上司已经把一切都说透了,那只好照着要求,照着任务来了。

  “诺娃,我这样两手空空的来,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心如明镜的诺娃故作姿态的延长聊天的时间拖着其中的内容,一会儿说小蜥蜴人学院里的教务人员都是学历高的吓人又精通人性的讲师,一会儿说种植园里的农务都是特级专业精通的专家,一会儿又说机构各所的守卫都是曾经经历兵役二十年刚刚退役的特种星际战士,一会儿又说特供蜥蜴人商店里的交易员都是全能型的发明鬼才,侃侃而谈,却对克里切丝的问题避而不谈,急得克里切丝无助的瘫坐在就近的冷次板凳上。

  “什么神仙都有吗,那为什么要我这样的废物来呢?”

  这无力的吐槽可把诺娃逗乐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位难得的废物,诺娃怎会轻易放过调侃的机会?亮出左胸上的勋章和右胸上的奖章,诺娃的五官都快挤在一起了。

  “你看,这是我的专业贡献勋章,还有这个,这个,这个都是,这边是我的学术竞赛将章,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你看,你看,你觉得我这样高级的全能天才应该把你安排在哪个岗位才能体现我的眼光和判断绝对正确呢?”

  不得不服哇,不得不从啊,有点本领的人都这么了不起吗?回想无情的令人害怕的警探,竟然还有那么丢丢的可爱,诺娃再这样没完没了下去可真是要把人逼上回家的路了,克里切丝不想回去,哥哥的处境堪忧,怎么说都得把哥哥带回去才算了。

  “诺娃,你上一句说我哥哥现在在哪?”

  诺娃的嘴角露出邪魅的一笑,克里切丝比想象中的要好应付,男人都太没记性了,三心二意总是丢了瓜捡了芝麻,更何况像克里切丝这样啥都不会的男人要是掺和到团队里来,那真是场灾难,既然有了想法,那就好安排了。

  “你哥哥呀?说不定还在盘古大陆里的哪个角落里血洗哪个蜥蜴人部落呢,蜥蜴人部落总喜欢当暴力的支配者去完成清洗异端的部落。”

  怎么可能?没可能啊?克里切丝深深的知道,哥哥从来都不会为不认同的信仰执行背叛原则的任务,蜥蜴人又能给哥哥什么?凭什么支配哥哥?实在令人不敢相信,哥哥竟然会服从某个蜥蜴人部落的支配而去血洗某个蜥蜴人部部落。

  “哥哥现在这么可怕了吗?那我能去找他吗?”

  这正中诺娃下怀,该就该,走就走,想去就去,可是蜥蜴人部落不会允许一个陌生的人类在盘古大陆里四处游荡,那样脸就挂不住了,诺娃故作深思状的拍着手。、

  “我突然想起来了,你哥哥曾经所在的机甲编队隶属于吉坦吉尔将军摩下,或许你可以找将军帮助你找到你的哥哥。”

  星际舰队不是来蜥星采矿的吗?竟然有位将军也来到了蜥星,那岂不是有一个规模数万人的星际军队正隐藏在蜥星之中?看着诺娃天使般的面庞从开始到现在的变化,克里切丝是真的感到可怕,说不定将军会比诺娃这样的上司来得好商量一些。

  “请问,我应该去哪里找将军?”

  诺娃满意的点点着,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计划之内,虽然不知道星际舰队为什么会签下这啥都不会的低能人来,但天生我材必有用,说不定好忽悠的克里切丝在将军那里能找到立足之地呢,那本姑奶奶可真是干了件再造就人材的大善事啊,一想到今天的这个成就,就莫名的感动,诺娃轻轻的抱住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答应我,在将军那里好好干,别回来了,你的拍档已经等你很久了,他会带你去见将军,你一定要成为合格的星际战士啊,千万别辜负了我送你去见将军的一片苦心。”

  吹过耳畔的每句话都透着股令人无法拒绝的关爱,被诺娃这样的天才抱在怀里可是尴尬她妈给尴尬开门,尴尬到家了,克里切丝不知道这样的热情代表着什么,但诺娃却是一副感动沉浸的神态,算了,去找拍档吧。

  “诺娃,我一定会成为合格的星际战士的,我的拍档还在等我,我的哥哥还身陷囫囵,只有将军才能够帮助我找到哥哥,我该走了。”

  诺娃突然间有了入戏的冲动,莫名的觉得克里切丝与机构里的那些教务,农务,守卫这些天才专业户有点不同的地方,闪光的地方,值得令人想念的地方,算了,不去想了,诺娃不舍的松开这一抱,似乎还有些留恋的东西,说不上来的东西,或许只能交给时间来证明的东西。

  “克里切丝,我一定会记得你的,祝你好运。”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