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一场意外遭遇

  习惯了慢节奏生活的心砰砰的急速的跳动着,危险逆境中的压力总是使人难以自然的接受生命所付出的改变,克里切丝挥去额头上的汗水,渐渐转变的环境中安静的有些令人恍惚,跑得远了才发现,怪兽并没有追上来,虚惊一场又使疲惫的身体有了宽裕的过渡状态。

  舒适的躺在凉凉的粗壮树根上,克里切丝明白了一点蜥星的自然法则,并不是所有的怪兽都具有狂暴攻击性,摆正挂在身前的机枪,克里切丝想到了刚刚通讯电话迟迟没有拨通成功的原因,也许我应该去更高的地方,那里的信号会强一些。

  森林里的树也太高了,费了半天功夫好不容易爬了上去才发现稍远一点的树更高出一大截,算了,先试试吧,克里切丝拨打着求救电话,嘟声中,人已摇摇欲坠,话筒传出的声音并不总是令人感到绝望的。

  “通讯中心,请问需要什么帮助?”

  很优美的声线,听上去应该会是个认真可爱的人,但克里切丝更想知道的是,这个声音能否帮助到脱离绝境,千万不要像诺娃和上山春树这两个冷静机智老江湖那样,正在蜥蜴人部落里玩得活脱脱的,让人感到无奈。

  “我是蜥星魔海岸援助所员工,现在迷失在森林中,能找人带我回去吗?”

  话筒中传出一陈沙沙声,克里切丝耐心的等待着回复,短暂的等待使克里切丝渐渐承认了一些事情,一个渺小无所为的人很难得到陌生且能所为的人的帮助,万一这通求救电话白打了呢,克里切丝在树顶上着急的视线都模糊了,直到话筒里传来了声音。

  “不好意思哈,刚刚定位了你的信息,你就是那个叫克里切丝的倒霉蛋啊,听我说,诺娃现在正在蜥蜴人部落等你,往森林北部走五公里就能看到鹅颈山,接近于蜥蜴人部落附近的森林较为安全,快去吧。”

  树顶上的克里切丝向北而望,隐约间仿佛看到了鹅颈山,内心里的石头总算是抛开了,挂断了通讯电话,便在心中计算着路程,差不多需要半天时间,比五公里远一些的远方,诺娃和上山春树就在那里,好吧,一道掠过的阴影引起了克里切丝的警觉。

  “飞翼怪兽,怎么又碰到了一起了。”

  被炮弹炸缺了翼爪的飞翼怪兽调转飞行轨迹落至远远的另一个树顶上,与飞翼怪兽那冷冷的目光相接触的感觉真是太渗人了,克里切丝对于当初没有耐心的瞄准冷静的给飞翼怪兽一个痛快而深感难过,算了,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咯咯,唧唧,嘎嘎。”

  下树时听到的声音是从飞翼怪兽那里传来的,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绝对是有针对的,克里切丝在树下确定了方向,便向北方而去,而飞翼怪兽的声音却仍没有消停,穿梭于奇异花草丛中的克里切丝始终都能够听到那样的声音,附近觅食的林中怪兽们仿佛是受了刺激似的也发出了阵阵听着就让人警觉的声音。

  “窝槽,这就离谱了。”

  蹿出树林的怪兽们影影绰绰奔腾着,那横冲直撞的感觉似是要把克里切丝逼回飞翼怪兽的位置,克里切丝紧握手中的机枪,开什么玩笑,要我自己撞上飞翼怪兽的中的无底洞?举起机枪一阵扫射,火光砰发出的子弹使中弹的丛林怪兽瞬间想起了什么,心疼的呜鸣着原地转了一圈,远去消失在林深处,其它丛林怪兽在领头兽的离去中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转身远去。

  怕机枪的丛林怪兽给了克里切丝勇往直前的勇气,穿过这片森林似乎不是一件难事,飞翼怪兽的嗥声仍然在没完没了的叫个不停,切里克丝毫不在乎的往北而去,森林里的树木茂密,飞翼怪兽总不可能磕磕碰碰的钻进来跳舞吧,放心大胆走着的克里切丝心里乐开了花。

  魔海岸边的森林中处处透着股魔幻的能量,流动于茂密树林下的风在分隔空间很大的林里世界中流动,那种风的气味夹着魔海的腥味掺着森林里草木挥发的木香,拨开散发淡淡荧光的奇异草经过盛放摇晃着的奇异花,克里切丝走了五公里,飞翼怪兽一路怪叫着从一颗颗树顶上展翅跳跳而过,为什么飞翼怪兽就是不放过我呢?只是受了点伤,怎么就是忘记不了呢?

  望到了远远的鹅颈山,克里切丝喜悦的同时也在骂着在树顶上叫个没完没了的飞翼怪兽,记性这么好怎么不去找其它同类玩?死死赖着我有意思?克里切丝到达越加空旷稀疏的森林下,飞翼怪兽蠢蠢欲动的心终于按捺不住,提着曲起的两翼跳到其中猛扒着向克里切丝发起攻击。

  突然发现现在的环境空间正好能容纳飞翼怪兽作怪时,克里切丝猛的被飞翼怪兽的攻击撞倒,紧急中紧握着的机枪举起,黑洞洞的枪口亮起的火光中倾泄出的子弹击中了飞翼怪兽,但是飞翼怪兽的表皮凸起着链状皮质甲,子弹很难造成足够大的伤害,飞翼怪兽高抬翼向克里切丝劈下。

  及时后撤的克里切丝看到被翼骨劈碎的石头惊得一身冷汗,这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顾不得还击了,克里切丝连忙撤丫子跑路躲到一颗树后气喘喘的想着结束这一切的办法,飞翼怪兽比想象中的要聪明,疯狂的攻击将克里切丝逼到树后便开始了特殊的恐怖威吓。

  “嘎嘎,呱呱。”

  似是在嘲笑克里切丝无路可逃,好像已经把克里切丝当成了锅里的饺子,克里切丝已经明白了当前的处境,这棵树周围的空旷地带足够大的飞翼怪兽横扫一切,逃跑的机会几乎为零,为什么不直接与飞翼怪兽来一场勇者的决斗吗,下定决心以死相搏的克里切丝举着手中的机枪缓缓从粗壮的树干后走出。

  “逼急了兔子还咬人呢,你过来啊!”

  全神贯注的直面着飞翼怪兽的整体轮廓,大到能压死大象的飞翼怪兽面前的克里切丝毫不畏怯,以很轻的步伐向飞翼怪兽接近,越发冷静的思考对接了逐渐清晰的的目光,克里切丝发现飞翼怪兽隆起凹凸起伏的心脏部位正剧烈蠕动着,哼哼,原来你也有心脏啊,那就简单了,举起的枪瞄准了怪胸口起伏蠕动处。

  傲然于魔海岸森林的飞翼怪兽知道眼着的人类现在是要绝地反击,以森林王者,空中霸王的眼光来看,小小的人类能有多少斤两,一炮之仇使飞翼怪兽追到了现在,到了这个报仇雪恨的时刻,飞翼怪兽重新燃起了无敌的自信,分布不均匀的利齿所展现出的笑容里短短的舌头抖动着,挥起曲起的飞翼向克里切丝横扫。

  强大的翼骨横扫间的破空声中,克里切丝的轻步没有停歇距离拉到了能够发起冲锋的时刻,来吧,我们的决斗该分出胜负了,动静太大了,响彻天空的枪声和飞翼怪兽沉重的攻击声引来了附近的蜥蜴人。

  “窝槽,飞翼怪兽怎么以这么高的标准来对待人类?”

  飞翼怪兽虽然算不上是蜥星里多么强大的怪兽,但好歹在魔海岸森林里有着领主般的统治地位,更何况是大型食肉怪兽,这个人类怎么招惹到飞翼怪兽的?蜥蜴人上树占着采光采风的好位置,想看看飞翼怪兽到底和这个人类有什么样的结果。

  “啊?结束了?”

  屁股还没坐热的蜥蜴人看到两脚一蹬的飞翼怪兽和仍站在飞翼怪兽胸口前机枪扫射的人类,万分惊讶于人类制胜飞翼怪兽的原因,也十分难以相信这个人类所展现的不亚于飞翼怪兽的霸气,蜥蜴人想着该干点什么,至少得知道这个人类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勇者,勇者,我在这儿。”

  站在飞翼怪兽被射成筛子的心胸处,没有停止射击的克里切丝知道飞翼怪兽已经死透了,可总想发泄长久以来的愤怒,嗒,嗒的射击声充斥耳畔,脑袋嗡嗡的克里切丝松开了板机才回过神来,这场决斗赢了,冷不丁的听到了什么,张望中,发现了那棵树上的蜥蜴人。

  总算是找到部落人了,太不易了,克里切丝似个快乐的大男孩般蹦跳着迎向招手的蜥蜴人,摆脱了迷失的困境,激动目光中满是重温与诺娃和上山春树的旧时光,蜥蜴人不太明白这个人类表现出来的与虐杀怪兽时相差甚远的气质,难道人类其实是这样疯癫的么,与传说中的上等素质差太多了吧,克里切丝在树下高兴的挥手。

  “快下来啊,拜托你了。”

  算了,先接触一下再说,蜥蜴人从树上横空一跃,表演出了极高难度的跳跃动作又平稳落地,克里切丝伸过要扶的手接到了蜥蜴人的手,带蹼的手热乎乎的,蜥蜴人满身的鳞片,唯有脸和手脚是裸露的,想到这里,克里切丝觉得蜥蜴人的感官层次应该与人完全不同吧。

  “我是克里切丝,你带我去部落吧,拜拜你了。”

  蜥蜴人突然想起来了部落里今天张罗了许多欢迎礼接待了一批人类,他们穿着和克里切丝一样,眼前这个人类的来历就明朗了,微微点着头,心里小小夸赞自己的智慧能够轻易的看透这一点。

  “明白了,走吧。”

  也许是因为对勇士的认同而所对自身的改变,蜥蜴人不自觉拉直了弯着的宽壮背脊,身高瞬间提升到了和克里切丝同样的档次,这么看来,似乎还比人类稍稍高一点,还比人类有风范,内心又得意不小的蜥蜴人不自禁的窃笑。

  “哈欠,克里切丝,你打败飞翼怪兽的武器是什么?”

  蜥蜴人部落连热兵器都没有吗,枪都没见过,那是怎么统治蜥星的?克里切丝摘下挂在身上的机枪,在蜥蜴人面前摇晃着,一副颇有意味的样子。

  “送给你,这机枪可是打猎兵器的上佳之选。”

  太大方了,这样的宝贝送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蜥蜴人算是见识到人类的独特可爱了,怎么会将武器随便给一个陌生人呢?这到底是信任,还是自信?算了,这武器摸起来倍有感觉,拿在手上也倍有面子。

  “哈欠,那我该送你怎么好呢,就这个吧。”

  蜥蜴人的身体构造也太奇怪了吧,鳞甲之中怎么会隐藏着空间呢?克里切丝看着蜥蜴人伸入蜂窝鳞甲隐藏口袋中的手掏出了一件柔软的银光带刃,散发着微光的带刃在风中瞬间弹直划过一旁的树干,竟是将小树干轻松削断,断开的切面平整光滑,难以想象出这是科技落后的蜥蜴人部落里会有的东西,因为克里切丝长这么大也没见过同样质量的东西能做到这样程度的攻击。

  “好惨的一棵树啊。”

  一幅没见过世面的克里切丝深得蜥蜴人的性情,蜥蜴人隆起的无齿大嘴在低声笑着,送出了手中的银光软刃。

  “克里切丝,这件兵器平常是用来分割火山岩的,你可以用来干点其它的事情。”

  轻如布带又利若神兵,这样的兵器可比寻常的军刀利刃来得更有价值,克里切丝手中的银光软刃卷成了小团,随手就能藏入口袋中,不错,不错。

  “你还有什么好宝贝,给我看看呗。”

  蜥蜴人学着克里切丝的模样挤出人类的笑容,我有多少好宝贝怎么能告诉你呢?为什么要给你看呢,难度我有漂亮的小弹弓也要告诉么?克里切丝没发觉到蜥蜴人从开始到现在的转变,以为蜥蜴人是天生就这样子有趣。

  “笑什么啊,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嘛。”

  错会了蜥蜴人的意思,只看到蜥蜴人笑容的克里切丝反倒觉得蜥蜴人很有内涵,哪知道蜥蜴人字典里从来没有内涵这样的词,蜥蜴人抖动着宽又短的尾巴,翔意不知所起,随风落下。

  “哈欠,克里切丝,快到部落了,我警告你不准在部落里留下任何不洁秽物,明白吗?”

  真是尴尬到家门,尴尬快到家了,切里克丝虽然能理解不披衣冠蜥蜴人会这样不解风情,但实在没想到蜥蜴人会倒打一耙这样子警告,算了,入乡随俗吧。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