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 部落里的吟唱

  蜥蜴人部落比想象中的还要要豪华气派,火山岩砌就的石板和耀眼夺目的宝石的随处可见,空心的立柱中满是碎冰,一股股带着泥土芬芳的寒流似是游荡精灵般于部落中分分合合着,克里切丝想象不出这处处透着天然气息的部落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蜥蜴人们的智慧相比人类的智慧而言更加自然,身处其中营造会不由自主的陷入迷惑。

  “克里切丝,你不必敬畏部落里的亚莫拉之神,大胆的往前走吧。”

  克里切丝的表现确实像是一个无处安放内心迷惑的客人,蜥蜴人觉得克里切丝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过于接近于部落中今在,昔在,永在的亚莫拉之神,想到人类对亚莫拉之神心怀敬畏,真是莫名的有了好感,克里切丝感觉蜥蜴人所说的亚莫拉之神可能是真实的,毕竟这种突然软弱的迷惑就离谱了,大胆走入部落寒穴,不由得一阵寒颤。

  “在里面有什么?”

  一副神情软弱的克里切丝令蜥蜴人十分想笑,人类都这样内在羸弱么?真是意外啊,蜥蜴人走在空间通透宽大的寒穴帘门前,拉开了由奇异草编织的垂帘,粗重的喘息声从中传来,那声音起伏连绵的一阵盖过一阵,克里切丝深深感到讶异,这不像是蜥蜴人该有的呼噜声,蜥蜴人的身影进入其中。

  “这里的怪兽很温顺,不必紧张,进来吧,最里面的人类还在等你。”

  被冰霜之气框在其中的怪兽身形若隐若现,大到足够拍断柱子的怪兽是怎么留在这里的,又怎么会抛弃了狂暴的本性在寒冰之气中睡大觉的?克里切丝带来的声息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怪兽,散发着光亮碎屑的苏醒眼神真是令克里切丝情不自禁的躲闪,蜥蜴人手中不知何时亮现了一把光滑的红木弹弓,其中投射出了小珠子。

  “没礼貌,看我的无敌小弹弓。”

  正中怪兽鼻孔的小珠子反而被吸到里面了,怪兽出奇的温驯,冰寒之气中的怪兽侧过覆盖冰霜的脑袋继续打呼噜,蜥蜴人似乎拥有令怪兽臣服的力量,克里切丝打心底里感到蜥蜴人部落的神秘力量高于强大怪兽的本能,这就是亚莫拉之神的力量么?难怪蜥蜴人会成为统治蜥星的主人。

  “蜥蜴人,最里面还有什么?”

  正洋洋得意的蜥蜴人大摇大摆的没入洒出的光中,在那挂垂帘的门前,克里切丝感到了陌生又熟悉的气息,流动出来的风扑面着淡淡的草木挥发的味道还有魔海腥味,这不就是在魔海岸森林里的感受么?不会吧,里面难度道有座森林?蜥蜴人也太会玩了,在地下空间里造出了光明的森林世界,这世界太疯狂,蜥蜴人竟然是园艺大师,克里切丝进入了有点刺眼的光中。

  “真大啊。”

  停留在门中的克里切丝惊叹着这座地下园林里的一切,散发万丈光芒的灯笼矩阵下,森林里,地下海流上,寒霜之丘中,看起来生命节奏缓慢的蜥蜴人们像移动的远古神祟,他们往返于两座高如支天柱的泥塔中,手里捧着的带斑点的蛋格外显目,隐约间看到诺娃和上山春树正在其中随之而动。

  “找到啦,我先过去啦。”

  急切要重逢故人的克里切丝朝着魔海流边的诺娃而去,奔走的姿态太过浮夸,蜥蜴人眼前一亮,真像空心木谷里的节肢兽呢,并不是所有人类都如传说中的那么有高等素质嘛,倒是十分兽灵兽魄,比起我们蜥蜴人的形态档次还差呢,克里切丝冷不丁的一个哈欠,再连续几个哈欠听到了蜥蜴人送别的声音。

  “克里切丝,要玩得开心点啊。”

  突然想起了这位蜥蜴人的甚好之处,克里切丝才回头归来,初来蜥蜴人部落人生地不熟的一无所知,反正诺娃他们正在忙着,还不如就和这位愿意交心的蜥蜴人朋友聊会儿天,等诺娃他们忙完了再见也不迟。

  “你要去哪里呢?”

  回到身边的克里切丝令蜥蜴人感到意外,像克里切丝这样会逆转方向找寻的人不多了,就算是蜥蜴人部落里精细智慧的不动蜥蜴人都显少会在出发后逆转方向回来找别扭,人类还是有传说中的那么神的,面前的克切似乎很有兴致,蜥蜴人也觉得这样即时的再见应该会很融洽。

  “回魔海岸森林啊,你想跟我去?”

  刚刚回部落就要出发了?好不容易才回来,为什么不留下来休息会?想起与这位蜥蜴人初见面的地方,克里切丝才明白蜥蜴人可能都会有的分工劳动,这位蜥蜴人或许只是负责于部落外巡逻的游侠吧,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怎么可能再跟蜥蜴人去魔海岸森林呢?

  “不是,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赞美亚莫拉之神啊,传说中几乎无所不知的人类,竟然向我求助,想我在部落里的智慧还不及不动蜥蜴人,我该怎么回答人类的问题?蜥蜴人哈拉学着不动蜥蜴人的样子呈相扑力士的动作。

  “问吧,昔时,今时,到永远,你可以问,我可以告诉你。”

  怪异的举动反而令克里切丝感到非常不适,蜥蜴人怎么突然一副又蠢又笨的样子,这是认真对待他人的样子吗?我只是想随便聊个天问点什么啊,蜥蜴人对自己的表现却非常满意,不动蜥蜴人的高深莫测似乎神态正附身了。

  “快问吧,我的朋友,你想知道什么?”

  这是什么怪态?都给我搞迷糊了,我都摸不着刚刚的想法了,对了,我是来问一些关于部落里的问题,先问什么呢?

  “那里,魔海流中的泥塔和岸边的泥塔里有什?为什么那么多蜥蜴人都在往返于其中。”

  诺娃与上山春树他们随蜥蜴人往返于两座泥塔的表现让人很难理解,或许这位蜥蜴人说得出来原因,蜥蜴人压低了深沉的声音,故作思考状摇着隆起的无齿之嘴,颇有不动蜥蜴人的真实神态,心里越发觉得有转职不动蜥蜴人的天赋。

  “赞美亚莫拉之神,双子蛋塔里面正有无数的部落之子在沉睡,为部落之子祈祷与祝福是最高尚的蜥蜴人才会有的行为,克里切丝,你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愿亚莫拉之神能够给你带来指引。”

  故作神态的蜥蜴人所表现出来的神职气息仿佛还真像那么回事,表情似古龙人和身形似立着的金鳞蜥蜴相扑士,有温度的光辉与有气息的风伴着这位赞美亚莫拉之神的蜥蜴人,克里切丝有一种拉开蜥蜴人倾情表演后真实面目的冲动,算了,犯不着破坏蜥蜴人的兴致。

  “亚莫拉之神一定会指引我的,请问到哪里才可以找到亚莫拉之神?”

  蜥蜴人瞬间后跳一步,摇动着电动般的宽短尾,仿佛是突然意识到说错了什么,不是随便问个问题就完了吗?怎么会突然想见亚莫拉之神,难得表露出的慌张令蜥蜴人感到有负于英俊朗的形象,克里切丝下意识到觉得蜥蜴人很可爱,面对随便提出的问题和要求,都有说得有声有色的答复。

  “你怎么了,我不能去见亚莫拉之神吗?”

  面对克里切丝诚心诚意的问题,从那恳切的神情与人类特有气质,蜥蜴人无法将这个问题界定,亚莫拉之神是蜥蜴人的信仰,昔在,今在,永远都在的亚莫拉之神一直是蜥星里的至高神,掌管着对暴力之门的支配力,令任何怪兽无法抵抗的支配力,使蜥星于蜥蜴人的统治中达到万物平衡的力量,但能让一个人类见到亚莫拉之神吗,克里切丝见蜥蜴人犹豫着什么便背过身去。

  “算了,我去找诺娃了。”

  这样子行不行?我看行?蜥蜴人一改刚刚的失色,以一位蜥蜴人游侠特有的敏捷似轻功水上漂般闪到克里切丝的面前,双眼瞳圈漫延涨动着,古老到追溯不到历史的目光里满是浓重的混沌,一直对蜥蜴人拥有的情感界限止于未超脱自然法则观念的克里切丝突然又觉得哪里错了。

  “怎么了?”

  微微点头的蜥蜴人左右顾目了一下,发现左右没有事情,这个世界风光依然不改,想必所有的蜥蜴人也不会在乎一个人类见到亚莫拉之神吧。

  “我带你去见亚莫拉之神,神会指引你找到支配生命的力量。”

  什么?这是突然改变主意了,我就是随便说说啊,不必了吧,刚想开口婉拒才发现蜥蜴人已经在就近的冰霜之丘上招手了,算了,去看看也好啊,说不定亚莫拉之神是真的呢?

  “这寒穴通往哪里?”

  冰霜之丘中暗藏的寒穴里面有些湿滑,克里切丝看蜥蜴人走得又稳又急,千赶万赶还是摔了一跤,大屁股都快裂开了,天生有蹼的蜥蜴人体会不到克里切丝的感受,在拐口处停留着。

  “克里切丝,我们到了。”

  爬起来的克时切丝加快了速度,拐口处的亚莫拉之神是什么样的?感觉会不会只是个神像?想着想着就已经来到了拐口处,眼前的长满触角的矿层中有一条通往更深处的通道,矿层表面的触角发出淡淡的荧光,类似于蜥星地表里的奇异草的色泽,但这显然不能同比,因为这触角能触摸所及得到的东西,走在满是触角的矿层通道中,克里切丝莫名的出了一身冷汗。

  “这就是亚莫拉之神吗?”

  蜥蜴人抚摸着矿层表面的触角,深深迷恋着这种接触,于错综复杂的矿层通道中前行着,越大的东西越是给人特别的感应力,身处于亚莫拉矿层之中的蜥蜴人能够感应到建立于亚莫拉之力最高层次的亚莫拉之神,克里切丝还是不适应这种见到亚莫拉之神的感觉。

  “为什么我只看到了表面覆盖着有机物的矿石呢,这真的是亚莫拉之神吗?”

  人类还是过执着于表面,纯洁的亚莫拉之力充斥着一切,亚莫拉之神正在发出低声吟唱,怎么就感应不到呢?熟通此间奥妙的蜥蜴人并没有试图告诉克里切丝这种感应,跳入一池天然矿层泉水中,一身冷汗的克里切丝犹豫了,我也要下水吗?好吧,那就试试吧。

  “没有想象中的冰凉啊。”

  渐渐习惯水温的克里切丝有了畅游一番的兴致,也有了思考亚莫拉之神真实性的心情,覆盖于矿层表面的触手应该是某种有机物,说不定是真菌之类的东西,在地下空间里依附于亚莫拉矿石生长的有机物给了亚莫拉矿石具有灵性的象征,所以蜥蜴人才会将之称为亚莫拉之神,靠在池边浮动着的蜥蜴人抖动着隆起的无齿之嘴。

  “克里切丝,亚莫拉之神正在试图拥抱你。”

  什么?哪儿有亚莫拉之神?这里明明就是个亚莫拉矿层嘛,克里切丝毫不在意的游到了水池边瘫躺着喘息,蜥蜴人之所以会这么说的原因应该是觉得我适应了在亚莫拉矿层中的感觉,一股困乏感袭来,克里切丝微微的闭上了朦胧的眼。

  “我已经感受到了亚莫拉之神的拥抱,容我在这怀抱中打个盹。”

  躺在一层拇指粗的蠕动触角上,克里切丝颇舒适,渐渐陷入了沉睡,以微不可察的速度生长的触角自然神的覆盖了克里切丝的身体,接触中所带来的能量和反馈的能量产生了微妙的平衡,沉睡着的克里切丝丝毫未觉察身体上从外至内又从内至外的能量涌动,蜥蜴人满是惊喜的欣赏着这一幕。

  “哈欠,亚莫拉之神的选择真是令人惊掉下巴,哈欠,这哪里只是个拥抱,明明就是在创造新生啊,挑剔的亚莫拉之神一改传说中的不近人情啊。”

  淡淡荧光的触角涌动着碧蓝的亚莫拉能量持续不断的注入克里切丝的身体表皮,似跳动着的能量泵般将流动周身的亚莫拉能量一送一吸,更加快循环的同时也使克里切丝所有的神经细胞有了更接近于贴服脑细胞的质量,这是一种细胞的语言,也算是自生命诞生之后便选择遗忘的语言,使细胞服从命令的语言,蜥蜴人得意的从鳞甲中隐藏着的口袋中掏出一把颗粒般的亚莫拉之石,像吃花生米一样随意。

  蜥蜴人更善于在幽闭的地下空间里生存,打洞技术是连挖掘机都要叹服的,轻松的刨出了一个坑,蜥蜴人乐在其中的刮蹭着,漫长的等待并不是一件令人难以承受的事情,更何况克里切丝近在眼前。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