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章 蜥蜴人离谱点也行

  汇入水池的清泉推起清波响起的声音像是敲击的波浪,这个一直回响在克里切丝耳畔的声音终引发沉睡心灵里的回响,微微睁开眼的克里切丝仿若是大梦初醒,习惯的遗忘性使梦中的一切变得泡影空虚,突然想起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克里切丝四处张望发现于坑里作滚桶运动的蜥蜴人。

  “你在干嘛?”

  蜥蜴人部落里一向盛行这种活洛筋骨的运动,克里切丝的声音使蜥蜴人翻身一跃稳稳立于坑上,醒来的克里切丝看起来几乎焕然一新,祛去的旧发已经被新生的发衣所替代,依然青春的面貌布着细细丝丝的纹痕,亚莫拉之神显迹了,新生的克里切丝应该拥有达到天空蜥蜴人的亚莫拉神力,蜥蜴人感到很满意。

  “见到亚莫拉之神了?”

  克里切丝感到记忆一片模糊,亚莫拉之神不就是这个亚莫拉矿层么?似是有点了什么预感,对了,刚刚打了个盹,也许半梦半醒中有见到亚莫拉之神,算了,这里寒气有些重还是走吧,蜥蜴人看出了克里切丝在想什么。

  “亚莫拉之神无处不在,这可不是岩浆天然形成的矿石,这是蜥星的心声结晶。”

  湿滑的阶梯似乎没有起初时的那么难通过了,轻易的走在上面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飘飘然的承认了这一点,克里切丝转念内视现在的情况,发现所感知的一切都变得更加真切了。

  “回去的路比来时变了好多了。”

  寒穴通道里上浮着的寒霜流动着,带来的寒气比来之前所感知到的更超然,抵御寒气的皮肤从里到外在缠绕捕捉着霜点,被化为热冷两种温度的温点,热的撞击在皮肤上冷的被抛出外部刺激着内外的每一个细胞,克里切丝第一次觉得体外感知是一种非常耐人寻味的事,蜥蜴人有意落在后面,看着克里切丝的身影。

  “克里切丝,你喜欢晰星吗?”

  寒穴洞口里的光逆着克里切丝的身影,克里切丝感受到了风的呻吟,也感受到了光的指引,外面变得热闹了,竟使人有一种久违的熟悉的美境再逢,或许是喜欢吧,但这个问题似乎并不重要,蜥蜴人为什么会这么问呢?

  “喜欢啊。”

  得到明确答复的蜥蜴人一声哈欠,两声挖啦啦,再在一声古怪的声音中,以蜥蜴人天生拥有的轻功步法似水上漂般的闪出寒穴口,蜥蜴人消失的身影太快了,一眨眼就不见了,试图追上去的克里丝站在霜寒之丘上四处张望,隐约见到闪出地下园林的身影,蜥蜴人应该又回魔海岸森林去巡守了吧。

  “诺娃,上山春树,我回来啦。”

  棒着蜥蜴蛋的诺娃嘟着嘴连嘘声示意安静,随着蜥蜴人流而去的诺娃一心要把怀里的蜥蜴蛋送入由火山泥砌就的高塔,一向颇有自我理性的上山春树并没有诺娃那样的朝圣心态,托着手中的蜥蜴蛋送到克里切丝的怀中。

  “抱好了,跟着诺娃走吧。”

  窝槽,上山春树这手甩的太出人意料了,克里切丝捧着怀中的蜥蜴蛋,还来不及多问上山春树些事情,就被后面的蜥蜴人流推动着,无奈着回头喊着。

  “上山春树,你要去哪里?”

  去哪里呢?上山春树知道克里切丝想问什么,但往返于两座两交的双子蛋塔的蜥蜴人流推动的太过沉重,上山春树有意的离开了。

  “别管我了,回来再说。”

  克里切丝怀中的蜥蜴蛋有着黑色的斑点,散发出的温度贴切着手掌的温度,蛋中隐约动摇的小蜥蜴人,预示着这里面的新生命随时都会破壳而出,不要啊,千万别破壳啊,微微裂开的一道纹路令克里切丝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诺娃!”

  诺娃的身影有股天然的纯净,洁白衣着温润而有棱角,自身上散发而出的味道有着一股圣女的气息,在凡人世界里很难出现这种非凡的身影,怀惴完成传送蛋塔仪式的诺娃没理会克里切丝,急得克里切丝小跑而上。

  “看,看,怎么办?”

  裂纹已经开始剥落出蛋片,细小的蛋片似粉白的絮粘满了克里切丝的手,自发而摇晃的蛋已经快封印不住里面的新生命了,已达临界值的内部压力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诺娃嗔了一眼,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也慌了手脚。

  “克里切丝,你先走,我去问一下后面的蜥蜴人。”

  心态崩不住的克里切丝走在蜥蜴人流中,想着应急的办法,可是蛋里的小蜥蜴人自己要要破壳又能怎么办呢?已经找到问题根本的诺娃拉着克里切丝小跑,克里切丝都来不及去问,去想,因为蛋裂口处已经探出了一张隆起的小嘴巴。

  “我们要去哪里?”

  蜥蜴人流外的诺娃步伐很急,掠过蜥蜴人流绰影的两个人类赶着奔向百步之遥的蛋塔,高高的蛋塔支在地下世界的顶部,环绕着的蒸气被聚集的气流压下,克里切丝近距离看清了蛋塔的轮廓,表面赤红的火山泥淌着晶莹的水珠,千万滴水珠滴滴嗒嗒落下而形成的音律似暴雨般周而复始击打着地面带来雨水的生机,诺娃的体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才跑了一会儿就面红耳赤,气喘嘘嘘。

  “快去蛋塔,凡是在途中破壳的蜥蜴人会被抛弃,悄悄把小蜥蜴人放到蛋塔里去。”

  不会吧,不在蛋塔中破壳的小蜥蜴人会被抛弃,抛弃到哪里?又为什么要抛弃?这一切都是问题,克里切丝虽然感到诧异,但对蜥蜴人部落里的传统和习惯一无所知,也不便去问,心里极不愿意看到怀中的小蜥蜴人被部落抛弃,诺娃扶着赤红的门。

  “克里切丝,你快进去,我跑不动了。”

  不要出来啊,别钻出来啊,克里切丝看到碎裂的蛋口处钻出的小脑袋一阵慌张,连忙伸手盖住,对里面的老蜥蜴人点着头。

  “这个蛋放哪里?”

  正一动不动的蜥蜴人眼都不眨一下,愣是没有回答克时切丝的问题,这位蜥蜴人有着令人熟悉的动作,智慧的不动蜥蜴人总是一幅对人爱搭不理的样子,眼角余光发现不动蜥蜴人脚下有两个暖湿的凹口,克里切丝小机灵光一动,便把蛋放了上去。

  “人类?你是人类?”

  一改对人爱搭不理态度的不动蜥蜴人隆起的无齿之口主动说话了,克里切丝拍拍粘满蛋屑的手,好奇的打量着的这个不动蜥蜴人,蜂窝密鳞闪着淡淡的金光,一看就很有古老沧桑感的脸上凸肉抽动着,看起来这个不动蜥蜴人之所以会开口应该是触及到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看不出来吗?我当然是人类了。”

  微微点头的蜥蜴人若有所思的抽动着脸上的凸纹,解除了似相扑力士的动作,弓着的金鳞背挺直了许多,硬是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神情左右打量着克里切丝,轻轻的脚步声中,克里切丝觉得这位不动蜥蜴人非常反常。

  “你在找什么?”

  被揪头发的感觉真不好受,这位蜥蜴人对这样非常失礼的行为毫不客气,克里切丝看到发皮时很意外,我的头发丝怎么变成头发块了?蜥蜴人一口吞了发皮,非常陶醉的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比天空蜥蜴人所拥有的亚莫拉之力更加纯粹,隐约有赶超古老支配者的强度。”

  天空蜥蜴人怎么了?古老支配者怎么了?我又怎么了?克里切丝人都懵了,不动蜥蜴人的眼中满是欣赏与叹服,情不自禁的像个动心的蜥蜴人一样,又上来舔着克里切丝的脸。

  “哈欠,传说中的人类一身怪味,在你身上完全看不出来啊。”

  窝槽,搞得我一脸的口水,好啦,快住口,克里切丝抹着粘在脸上的口水,虽不觉得恶心,却是尴尬得不敢看一眼这位不动蜥蜴人,不动蜥蜴人弓身捡起破壳而出的小蜥蜴人,揪着小蜥蜴人的尾巴晃来晃去。

  “这个小蜥蜴人没有蛋塔的气息,没办法,只能抛弃了。”

  摇晃着的小蜥蜴人一直打着哈欠,甩动着重心想要摆脱不动蜥蜴人的控制,奈何这比巴掌大一点的小蜥蜴人太弱小了,不动蜥蜴提着小蜥蜴人就要走了,克里切丝觉得应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并不是任何人都愿意看到新生命的陨落。

  “等等,你要把小蜥蜴人抛弃到哪里?”

  故作停留的不动蜥蜴人抖动着短又宽的尾巴,揪着小蜥蜴人抛起又接着,小蜥蜴人竟然还会咯咯怪笑,不动蜥蜴人回头一笑,克里切丝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这是要虐杀小蜥蜴人吗?

  “求求你了,别这么干。”

  蜥蜴人天生就对岩石,泥土有着一种特别的亲和信奉力,只有在岩石上产下的蜥蜴蛋才能在火山泥砌就的蛋塔中孵化,这两点是合格蜥蜴人诞生的必要条件,蜥蜴人部落里从来都遵循着这一条件,不动蜥蜴人的智慧尽管对此不太接受,便也算是默认的。

  “也不是没办法,蛋塔里依然有决定小蜥蜴人命运的可能。”

  这就太好了,那就快点办啊,这不动蜥蜴人出人意料的磨磨蹭蹭的,仿佛是故意压着什么事,想要谈谈什么条件似的,克里切丝急忙上前夺下小蜥蜴人,轻轻放在火山泥造的布满凹口的地面上。

  “好啦,你想说什么就说,别装得一副高明过人的样子。”

  相比于繁衍与血统,蜥蜴人更尊重亚莫拉之神的传谕,若是亚莫拉之神愿意为这个小蜥蜴人传达神谕,那就能改变小蜥蜴人被抛弃的命运,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亚莫拉之神不会响应普通蜥蜴人的祈祷,只有具有强大亚莫拉之力的人才能够得到亚莫拉之神的传谕,不动蜥蜴人拉起火山泥地面凹形处的拉手。

  “虽然你是个人类,但你所拥有的亚莫拉之力已经超越了大部分蜥蜴人,或许你能够改变这个小蜥蜴人的命运呢?”

  升起的凹形火山泥台下是一块平整的亚莫拉矿石,碧蓝色的亚莫拉矿石中向上而辐射给泥台丝丝的光线,粉红状的泥灰在光线中似于空中舞蹈的精灵般令人迷醉,不动蜥蜴人从金鳞内隐藏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又一把的岩块。

  “不是这个,放哪里去了?”

  岩块掉落地面发出沉重的声音并撞击出了火花,这种岩块份量不轻,属性很烈,显然不是普通的火山岩,更像是易燃的火石头,克里切丝意外于不动蜥蜴人随身压着这么沉重的岩块,类似于这种增加自身负重的行为并不常见,只有极度渴望力量的生命才会借此提升力量的上限。

  “你在找什么?”

  歪头歪脑的不动蜥蜴人搞怪的翻遍了全身才从掏出了一块亚莫拉矿石,密封的结构里有触角正在蠕动着,不动蜥蜴人打开薄薄剔透的一面让触角暴露出来。

  “哈欠,放得太久了,我都快遗忘了,这个忠于亚莫拉之神的生命真是一点也不含糊,仍然倔强的在寻找回归的途径,你这样的人类或许能帮它。”

  窝槽,这就太离谱了,简直就是离谱月下散步,离谱不清,克里切丝大胆的伸手揪着蠕动着到处找地钻的触角。

  “说吧,怎么干?”

  不动蜥蜴人隆起的无齿之口吐着舌头,提起泥台上的小蜥蜴人往克里切丝手中送,那玩味的神情似乎是要让小蜥蜴人和触角发生接触,或者说是打一架。

  “这不好吧?”

  狂点头的蜥蜴人期待着的目光止于克里切丝两手中的生命,犹豫着的克里切丝心里一横,小蜥蜴人还能输给软爬爬的触角?捧着的两个生命接触的那一刻,便发生了激烈的斗争,触角有力的纠缠着的小蜥蜴人,小蜥蜴人反而软爬爬的挣扎着。不动蜥蜴人抖动着电动马达般的宽短尾巴,饶有兴致又双手合十观赏着这一幕。

  “克里切丝,你的亚莫拉之力呢,为什么不试着让亚莫拉之神支配着的生命回归呢,这样小蜥蜴人就能留在蛋塔里了。”

  试什么?我不会用亚莫拉之力啊,回念起感知亚莫拉之力的方法,克里切丝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接着是全身发麻,麻不知所起,刺激着神经,也刺激到双手所成的格斗场里的两个生命,触角蠕动松开了小蜥蜴人,掉转了个头往克里切丝身上,脸上爬,不动蜥蜴人越发有兴致的观赏着这一幕。

  “快让它回归吧,哈欠,亚莫拉之神会实现你的愿望的。”

  窝槽,这触角这么生猛的吗,一下子变得这么有攻击性,被钻身体里就玩完了蛋了,克里切丝激动的骂咧着,破皮的疼痛加上激发的麻痛感痛彻心扉,肉体求生的本能产生的力量使破皮处的触角瞬间萎缩,从巴掌大变成了小拇指般大渐渐没了生息,掉落在地面上,克里切丝不可思议愣住了。

  “这就完了?”

  对此毫不意外的不动蜥蜴人揪起小蜥蜴人,转身向蛋塔高处而去,一幅早有先见之明的态度,似是对克里切丝有了非常的了解,也对新生的小蜥蜴人有了改观,消失在蛋塔上层空间的不动蜥蜴人说走就走,真是一点也没有热情部落人的风范,克里切丝抖了抖肩,麻痛感荡然无存的感觉真是轻松啊,算了,还有什么好想的。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