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宝砂难采集也合理

  赤红火山泥砌成的门外,诺娃抖着细眉,克里切丝到底在里面干了什么,把小蜥蜴人放进去不就完事了么?怎么会呆这么久?迈出门的克里切丝不擅长应对诺娃这种表现,只觉得理所当然,一切应该都是合理的。

  “诺娃,小蜥蜴人平安了。”

  哼哼,小蜥蜴人平安不平安还用你说?诺娃转身而去,没好气的背影里充满令人难以转移视线的负罪感,克里切丝觉得应该讨好这位被蜥蜴人友好的称为诺娃的诺纳典奇。

  “诺娃,接下来要去哪儿,带上我呗。”

  哼哼,知道该跟着谁走了吧,诺娃在魔海流边停下,这条自魔海倒灌而入的海流清得太不像话了,一窝蜂似的小鱼群们来回涌动着,食量惊人的海怪一口连着鱼群和海草闷进肚子里,克里切丝更意外于其中游曳于海怪之间的蜥蜴人,不会吧,诺娃不会是想游泳吧?

  “诺娃,来这里干什么?”

  不动声色的诺娃没理会克里切丝,附近的蜥蜴人学员们迎了上来,热情的邀请诺娃一同去魔海采宝砂,宝砂是魔海里独有的矿结晶,蜥蜴人以宝砂制器,算得上稀有的宝砂被制成锅碗瓢盆,还有各种工具,克里切丝看着逆流而上似乎永不止息的魔海流发呆,上山春树挂着个小包到来。

  “克里切丝,你在想什么?”

  空白的大脑里到底有没有在想什么?克里切丝自己也不知道,回过神来见到拍档又莫名的感动兴奋,上山春树衣服上沾着些水迹,还有几根细细的干草粘在水迹上,上山春树的样子像是一个刚刚在满是干草的河边打滚回来似的。

  “我想着此行的目的,为什么每个人似乎都有清晰的目标,怎么就我没有?”

  悄悄打开挂包的上山春树给克里切丝看到了其中的玻璃容器,里面的触角疯狂蠕动着到处爬,这不就是那种依靠亚莫拉矿石而生的有机体吗?原来上山春树刚刚悄悄离开就是为了找这个东西,再次见到这种东西,克里切丝的内心毫无波澜。

  “上山春树,你下一步要去干什么?”

  微微抽动嘴角的上山春树故作深沉的凝望着魔海流,没有回答克里切丝的问题,克时切略作思考着,对了,我还想要找哥哥的线索,说不定这里的蜥蜴人知道一些,望着诺娃身边围着的蜥蜴人学员,克里切丝勇敢的上前开口就问。

  “你们知道朱默罕迪在哪里吗?他是我哥哥。”

  亲切热情的诺娃皱了眉,克里切丝也太不懂人情事故了,打破了我和蜥蜴人学员们用心营造的和睦氛围,天性聪敏且善于捕捉的蜥蜴人们倒不觉反感。

  “朱默罕迪,传说中的那位奇迹支配者是你哥哥啊。”

  别走啊,你们去哪?诺娃无奈的看着身边的蜥蜴人一哄而散,纷纷围在克里切丝身边,破天荒的感到生气,不就是一个被蜥蜴人部落控制的星际战士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克里切丝渴望着蜥蜴人给出哥哥的下落。

  “是啊,他在哪里呢?”

  贴近的蜥蜴人更感兴趣的是克里切丝身上的亚莫拉之力,拥有亚莫拉之力的蜥蜴人与克里切丝这位拥有亚莫拉之力的人类产生了共鸣,亚莫拉之神的支配力是会相互吸引的,蜥蜴人学员们总想从克里切丝那里找出亚莫拉之力的根源,瞅了半天没啥结果,克里切丝看蜥蜴人学员们的表现就头大。

  “你们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着急的克里切丝都快憋不住了,知道就回个话啊?干瞅着我干什么?诺娃走进人堆轻松的面对一切。

  “克里切丝,你哥哥的情况很特殊,奇迹支配者是蜥蜴人种族的另一派强者力量,朱默罕迪其实已经死了,只不过是被复活成了蜥蜴人种族的暴力支配者,也许他也在找你呢,你不必太执着,你先习惯了蜥星的生活,再想着找到朱默罕迪吧。”

  完全不懂啊,死了,复活了?什么又是奇迹支配者,克里切丝听得出诺娃那一切都在执掌中的意思,黑白界限清晰得让人丝毫不会怀疑其中光芒的目光中满是笃定与无误的精准判断,这样宁静又真切的眼神很少了,克里切丝也不得不为之所动,看诺娃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也许应该相信诺娃这位蜥星援助所当家的好言相劝。

  “习惯就习惯了吧,诺娃,你要我怎么习惯蜥星的生活。”

  七分的能者风范,三分的女神光彩,诺娃细心的整了整克里切丝有些污迹的衣着,拍飞了几点风尘,习惯并不是一种难得的天赋,每个生命都有习惯的天性,诺娃相信克里切丝能够习惯蜥星的生活,自然没有任何担忧,克里切丝想到诺娃的细心总是处处透着股热切,便不再自我的说些什么了。

  “蜥蜴人学员们,带我们去采集宝砂吧。”

  人类的高等素质真美丽啊,太吸眼球了,蜥蜴人学员们之所以愿意亲近接受]援助所的成员,就是因为里面的人们都十分不一样,在蜥蜴人的历史里一直以来都是宇宙以蜥星为中心,一条光的结界使蜥星与浑沌虚无的宇宙分隔开来,等等种种不得不令人信服的说法终于是被人类的到来打破了,使这些年青的蜥蜴人们更愿意去授受推翻这一事实的正确性。

  “诺娃,现在吗?那就太好了。”

  冷光水母驮着超大鼓包般的气囊浮出水面摇动着又长又软的触须划着水,一群这样的水母在蜥蜴人学员们的呼唤声中跳动着胶状内核,蜥蜴人学员们所拥有的亚莫拉之力足够支配这样简单而温驯的海洋生物,仍在凝视着魔海流的上山春树非常乐意随同,进入冷光流水母的感觉很晃荡,但克里切丝是完全不需要多费心思的。

  “克里切丝,这条自地底倒灌进来的魔海流很干净,让人忍不住的想去魔海里看看是否也如此干净。”

  揣着包的上山春树所见之处,都一目了然,身处于冷光水母中的上山春树板正的身影里透着股坚决,克里切丝想起上山春树旧时的种种举动,似乎是有些秘密任务,也许是不该问,便一同驻足于冷光水母内部透过冷光水母内腔淡绿的胶膜望着外面的世界。

  “晰星的魔海里面都是这种可控的怪物么?还能不能顺利回归呢?”

  幽幽的光线中冷光水母在魔海深处里穿梭着,这群冷光水母貌似魔海里洒落的精灵般点亮了几许光明,习惯了黑暗的魔海怪兽们对冷光水母有天生的好感,冷光水母的生命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如水般清透的生命力,截然不同于怪兽的生命力使怪兽更理解自然法则的其它意义,上山春树耐心的去理解了这一点。

  “回归会是一件顺利的事情,克里切丝,你的事情就挺麻烦了。”

  挺麻烦的,蜥星这么大,朱默罕迪会在哪里呢?克里切丝试着相信成功,朱默罕迪不会太难找,附着在宝石色海床上的冷光水母里陆续游出了身形矫健的蜥蜴人学员,海床上的宝砂沉积着在幽静的深水中散开布满了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海床,诺娃试着去海床表面走走,克里切丝忙跟上去。

  “等一等,诺娃,别游太远。”

  强大的水压并不是一件令人在短暂时间里得以承受的力量,温度低的有些冰冷的海水相互挤压着积累着份量,克里切丝感到脑袋嗡嗡的憋气涨着心胸发胀思绪也一片空白,盲目潜游在诺娃的身后深感力不从心,诺娃的发型已解散开随缓缓下潜的身影中亮起了一点星光,蜥蜴人学员们的身影四处游曳将星光送入冷光水母中,似乎就克里切丝一人的水性不行。

  幽暗海床上亮着微光的水母就那么大,多么深的海也不能影响生命进步的健快步伐,宝砂所具有的力量或许不值一提,但却代表着蜥蜴人前进未来的一小步,能带走的宝砂也就那么多,却足够蜥蜴人部落现有的需求,深海中的掠影有些模糊,在短短的百米距离内却并不引人注目。

  诺娃和上山春树这样的天才专业户真是怪物,在魔海幽深海床中竟然也能玩得这么活脱,克里切丝逐渐摆脱了近似于脑袋炸裂般的感觉,自发性觉醒的亚莫拉之力不同于改造性的和激发性的生命力,生命的潜力就那么大,亚莫拉之力却能够支配生命力的一切,生命力也十分接受服从亚莫拉之力的支配。

  呼吸原来也能够在深海里进行,星光是怎么通透到海床的,克里切丝满腔热血激情澎湃着,从海水中过滤的氧份有些滚烫,微弱的星光所显示出来的世界逐渐展开,百米内潜伏的怪兽长相像极了巨形青蛙,背后盖着的硬甲在星光中呈蓝色有些鲜艳,这怪兽的体形太大子,一看就很难惹。

  “有怪兽!”

  在深海中说话是一件显得可笑的事情,发出的声音像是水泡破裂声,又怎么能让人听的到呢,怪兽张开巨口所吞入的海量海水,这在海床上却是引起了一个旋涡吸力,采集宝砂的蜥蜴人学员们加快划水,无情的旋涡吸力将所及一切拉向怪兽,克里切丝猛吸了口海水靠近诺娃和上山春树。

  “有怪兽啊!”

  还有你说?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诺娃咬牙憋住最后一口气,冷静的注意着旋涡来处的怪兽,克制住的力量保存着诺娃的理智,体形较大的冷光水母大半落入怪兽口中了,周围的蜥蜴人学员们也放弃了躲避怪兽的念头顺着旋涡吸力而去,渐渐克制不住的力量也令诺娃认清了这一危急关头的现实。

  护紧贴身包裹的上山春树更有力量,棱角身形的动作中甩出的绳子将克里切丝和诺娃连在了一起,目光中模糊的怪兽口中的冷光水母照亮了一片红色腔体。判断这只体形较大的怪兽应该只是深海中的吞噬者,顺势冲上去的蜥蜴人学员们应该能扭转这一危机,克里切丝近距离看到怪兽巨口的轮廓心都凉了。

  多数蜥蜴人学员的身影已经没入深渊巨口深处,剩下的蜥蜴人学员紧紧抓在腔体表面展开了蜥蜴人的攻击,腔体表面破裂的伤口冒出的怪兽之血染红了一片,带来了一股百香果般的血腥味,一绳连着的克里切丝和诺娃与上山春树终是在巨口中看到了渐渐闭合的厚厚大腭,轰声中出现了一道蓝光。

  撬开怪兽巨口的蓝光透着股强烈的元素气息,在破开的水流冲撞中蓝光的轮廓渐渐清晰,克里切丝不敢相信会有这样人类,他的两肩中负担着古老雕刻的亚莫拉矿石,这确实是一个人类,那张人类独有的面容是无法改变的,亚莫拉之力使这个人类成为了超乎人类范畴的存在,也许这就是神吧。

  巨大口腔中反涌出的海水送出已经没入腔体深渊的冷光水母和蜥蜴人学员,其中剧烈摇动的海水说明怪兽正处于一个剧烈摇晃的状态,巨物撞击海床的声音非常深刻,克里切丝突然间意识到这个人类已经使用亚莫拉之力支配了这只庞大怪兽。

  蜥蜴人学员们拉起栓着诺娃的绳子连同克里切丝和上山春树一同带回冷光水母中,吐出了略感咸腥的海水,克里切丝隔着冷光水母那层淡绿的胶膜看到远去的蓝光,那是什么人?为什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克里切丝,别发呆了,快来救人。”

  诺娃的声音有些嘶哑也有些无力,危机过去给诺娃所留下的变化不多,这一点令克里切丝映像非常深刻,上山春树躺在宝砂堆上没了气息,在危机中过度耗费的力量使上山春树这样的天才专业户也溺了水,及时抢救一下就没事了,可蜥蜴人不会干,诺娃也不愿意就这样将初吻白送给上山春树这样有点问题的人,克里切丝倒是不在乎这一点。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