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行进的冷光水母

  心肺复苏从开始到现在重复了二十次,人工呼吸也用上了,克里切丝都怀疑曾经所学的急救指南有遗漏,溺水的上山春树还是死气沉沉的没有生息,惹得旁边的蜥蜴人学员们探头探脑的一脸问号,其中有看出端倪的蜥蜴人大胆的走出来,一顿操作将上山春树倒立着拍打胸口。

  “这不就醒了么,克里切丝你为什么侍折腾半天?”

  喷出口的海水淋在宝砂堆上,猛吸一口气,半生的警探生涯使上山春树复苏的生命力在第一时间用在了警戒性的防卫行动上,两腿纠缠住蜥蜴人的手臂反身将蜥蜴人甩倒压在身下,在周围一片惊讶的目光中,纵然是上山春树有着沉着冷静的王者之心在面对时也愣住了,对了,我刚刚溺水了,这是被救回来了。

  “失礼了,失礼了,谢谢你救了我。”

  本是多年警探生涯中常常自被营救的人质口中说出的谢语,这时候却派上用场了,扶起了蜥蜴人学员的上山春树不觉得哪里失礼,应该是应该这样说,这样做,自带女神光环的诺娃打了圆场,给蜥蜴人学员们解释着上山春树的行为本能,克里切丝帮助上山春树平复了心情。

  “上山春树,你不会每次醒来都这样敏感吗?”

  怎么可能?难道我会把濒死状态中与死神的战斗里所达成的平等一致较量告诉你?哼哼,上山春树背过身去拍拍贴身的包裹从有棱角的染迹背影中给克里切丝留下了旧时熟悉的沉默,克里切丝想着上山春树本来就没想过保持多么体面的亮丽光彩,便将注意力回到正与蜥蜴人解释人类奇妙本能的诺娃。

  “刚刚那种本能与冷光水母的生命力本能相当,人有手总要握住点什么,任何能力总是有存在作用的本质,这就是种生命力。”

  冷光水母内核里的莹莹淡淡微光更给诺娃这样有感染力气场的人增添了六分威信与四分幻灭的说服力,蜥蜴人学员们虽然是部落里的重要成员,也是蜥星里有高等力量的那一部分,但见过的人类却是不多,偏偏还都是类似于诺娃这样的天才专业户,个个都对诺娃所说的一切深信不疑。

  “哈欠,属实是这样的,诺娃,哈欠,你相信奇迹吗?”

  蜥蜴人学员们比在援助所里的表现还认真了,难道这种即时编排的理论比机构里的实验课程来得更有打动力,哼哼,等等,什么奇迹?诺娃突然意识到相比于刚刚的解释,蜥蜴人更在意的其它的事情。

  “相信啊。”

  自然活脱表现出的信任是诺娃对蜥蜴人学员们最真的感情,也是诚意满满的告白,诺娃想起在蜥星里发现的种种难以置信的自然奇迹,突出造型的山体,颇有强大生命力的怪兽,还有神奇的亚莫拉矿石,处处都有奇迹的光芒,那蜥蜴人学员们想说的是什么奇迹呢?蜥蜴人学员翻开体表的暗金色蜂窝鳞。

  “这些印着的亚莫拉矿石是用来增幅亚莫拉之力的,但始终不能达到奇迹支配者那样的程度,不能够再更强的支配怪兽,而被亚莫拉之神复生的人类星际战士却可以突破到强如天空蜥蜴人那样的支配力,这样的奇迹让部落里的很多不动蜥蜴人感到迷失。”

  印在蜥蜴人学员表皮的亚莫拉矿石薄薄的晶莹剔透,克里切丝对此还并不感到惊讶,亚莫拉矿石本就拥有神奇的力量,按蜥蜴人们的说法,那是蜥星心声的结晶,可复活生命体的力量确实是一种奇迹,照理来说蜥蜴人本该十分理解这种力量,可当这种力量在人类的身上得到超越常识的作用时,蜥蜴人都有感到非常不可思议,那便被近年来天空蜥蜴人所做到的用亚莫拉之力所复活并支配的奇迹支配者。

  “生命的意义必然是为了创造奇迹,这一点我以后会解释的更详细,刚刚把我们救出的奇迹支配者为什么来去匆匆,天空蜥蜴人不会只是让奇迹支配者呆在魔海海床里拍海怪的吧?”

  诺娃突然认为魔海深处可能存在某些与天空蜥蜴人有同等实力的怪兽,或者更强大的怪兽,蜥蜴人学员们从轻慢未忽视过诺娃头上的问号,因为向来都是蜥蜴人学员们头上的问号更多也只有诺娃能够消除,蜥蜴人学员们有很深切的渴望,不仅仅是在自身与人类相区别开的种种内外意义,更是对解除人类降临到蜥星所展现的实力产生出的压迫感的渴望。

  “这片海床的尽头有一道防线,由天空蜥蜴人和远古蜥蜴人支配的力量驻守,海床尽头延伸的深域里有极强的烛兽,它们才是魔海的真正统治者。”

  细细窃听着的克里切丝已经凑到了诺娃的身边,过于专注奇迹支配者的信息以至于忘我到两眼一片模糊,那位撬开怪兽巨口的人类就是奇迹支配者,会不会就是朱默罕迪?回忆里那位奇迹支配者的轮廓与多年未见的朱默罕迪越来越相像。

  “诺娃,我想去见那位奇迹支配者。”

  上一章的那个奇迹支配者吗?我想想,好像是阿雷克。那个家伙已经完全失去了人类记忆,见也是白见,既然这样我该怎么拒绝克里切丝呢?诺娃七分意识下的捂着脸难过,诺娃的突然难过让克里切丝觉得不知所措。

  “不行吗?”

  当然不行,好不容易就要返程怎么能为你改变任务呢,诺娃正要明面拒绝时却发蜥蜴人学员们不知是哪门子来的热血澎湃,纷纷作出了决定。

  “我们这就改变路线。”

  海底中的冷光水母划着长长的触角推着水波前进着,这片似是无边的海床上布满了宝石色的矿藏,魔海中的生态法则决定了海兽们的活动进程,蜥星运转的轨迹即将远离太阳到一个非常远的距离,冬季的即将到来使魔海海兽的活动进程加速到了疯狂储存脂肪准备迁徙的阶段,所有大型海兽都会在深海海床中消化腹中的食物。

  深海海兽掠影重重的大多只是经过,这些在黑暗中看不清轮廓的怪兽有着极快的速度和强大的力量,它们发出清脆的声音似冰面碎裂的震波传得很远也很清晰,克里切丝在冷光水母的内核中感到有些寒冷,冷光水母从海水中过滤的空气温度有些低。

  “冷啊。”

  蜥蜴人学员们有蜂窝密鳞护体使这点低温不算什么,诺娃和上山春树这样的天才专业户似乎天生就有调节这种寒袭的天赋,一个轻松的和蜥蜴人学员们互动,哄得蜥蜴人学员们乐得合不拢嘴,一个时不时的掂量着贴身包裹独自深思着,克里切丝试着适应这种寒袭。

  也许我也有天生就有那样的天赋,应该试试,克里切丝靠近淡淡绿色莹光的绿色胶膜旁,调动体内流动着的亚莫拉之力,于血脉中深耕着支配细胞的亚莫拉之力感受到了克里切丝的呼唤,纷纷支援负责调节体温的毛细组织,额头上渐渐淌出的汗水使克里切丝感到颇有意外。

  真行啊,这抑制不住的力量过于奢侈了,克里切丝拭去额头上的汗水,寒意的退却过于突兀,让人意外,这......就是亚莫拉之力。

  诺娃在略有些热闹的C位里与蜥蜴人学员们分享着心海里本就千头万绪一团乱麻的学识,万事万物的精华与微妙对诺娃这样的天才专业户来说就是信手拈来,讲给蜥蜴学员们吸收倒也有一种抖尽一身风尘的轻松感,但目光却时不时刻意的转向克里切丝。

  “克里切丝,你一个人躲那里发什么呆,过来一起玩吧。”

  六分随意,三分关爱,一分浓重的声音惊动了正在使用亚莫拉之力精神内视的克里切丝,诺娃有十分敏锐的直觉,一眼就看出克里切丝心里有秘密,男人的秘密都是必要内耗。过于低下的记忆力使男人往往重复着这种必要内耗,也使得上山春树和克里切丝就算是过命的拍档也不能持续保持交心的友谊。

  “克里切丝,还在等什么?”

  要过去吗?去就去,克里切丝也知道为什么而犹豫,诺娃这样天生丽致的天才专业户与过去在学校里见过的完全不一样,单单就给人的自信与记忆里的寻些天才相比差别就非常大,也许这只是信服力突破了意识的原因吧,更何况,这是一位经历了星际使命拥有非凡人生的天才专业户,还是因为这两点不一样吧。

  “诺娃,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相比于诺娃这样的人类,蜥蜴人学员们对克里切丝这样的人类更感兴趣,迎面簇拥着仔细的感受自克里切丝身上流露出的亚莫拉之力,与被天空蜥蜴人使用亚莫拉之力复活的人类...应该说是奇迹支配者不一样,克里切丝更应该算是受到亚莫拉之神眷顾的人类,诺娃也隐约间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这样的意义相比于在晰星里的建设意义并不重要。

  “克里切丝,上一章救下我们的奇迹支配者曾经是朱默罕迪的战友,他们是同一批被亚莫拉之力复活的星际战士而被改变成蜥蜴人支配的奇迹支配者。”

  说这些干嘛?诺娃的诚意使克里切丝感到意外,因为从开始到现在,这是诺娃第一次真情真意的传达,雷克斯与朱默罕迪的关系密切是克里切丝早预料到的,这也是之前克里切丝唐突要求去找雷克斯的原因,周围有亲又乱摸的蜥蜴人学员有些过份了。

  “好啦,好啦,还没完了嘛?”

  犹如金甲古龙人般的蜥蜴人学员们之所以会这样对待克里切丝,很大的原因则是克里切丝身上散发出的亚莫拉之力,与拥有亚莫拉之力的蜥蜴人远远不同的是,人类的的亚莫拉之力几乎是源源不断的产生的,奢侈外放的亚莫拉之力令蜥蜴人学员们感到惊艳,因为就算是远古蜥蜴人也不能做到这一点。

  “克里切丝,一看到你我就忍不住吸一下啊。”

  张开无齿之嘴的蜥蜴人学员思想很通透,想什么就说什么,也算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它的蜥蜴人学员们也是抽动着凸结的脸部横肉使深陷其中的波圈瞳不断使出了眼色,克里切丝身上的亚莫拉之力证明亚莫拉之神正在眷顾着这个人类,品味其中的滋味使蜥蜴人学员们深感意味美妙。

  好气啊,这些蜥蜴人学员们平时在援助所里一幅乘乘宝大有进取心的榜样,怎么自从遇见克里切丝之后就成这副不争气的德行,诺娃多想表现的不屑好让心里过意得去,但嘴上功夫没过意得去,心里面那片正爆发风暴的海洋又怎么会平息呢?真来气!

  “克里切丝,你怎么永远也不懂得最重要的是什么,不对付蜥蜴人这一套就大胆一点的说出来。”

  什么意思,诺娃怎么了?克里切丝还在蜥蜴人学员的拥簇中适应中,蜥蜴人学员们也还在欣赏着克里切丝,诺娃突然的自我脾性打破了这一切,克里切丝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蜥蜴人学员们第一次见到诺娃这样的表现,一下子也适应不了,气氛突然变得安静得有些尴尬,克里切丝耳畔里的余音缠绕,觉得应该说些什么。

  “诺娃,我觉得还对付得了,与蜥蜴人建立友谊是我们来蜥星最重要的目的吗?”

  最重要的是信任啊,真是蠢货,你应该先经过美丽与智慧并存的我给出要求才能够决定怎么建立与蜥蜴人的友谊啊,心海里横着道愈加幽暗天堑的诺娃怒力试图改变此时的并不完美的氛围,但很多事情一旦开始了就必将走向事情发展必定会有的结果,尽管诺娃最是深通此道,但身在其中也不得不接受这样的事实。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满脸口水,衣服都凌乱了,这是我们该与蜥蜴人建立友谊的风度吗?我来帮你整理一下。”

  好歹这就变了?也太快了,克里切丝在蜥蜴人学员们的注目中哈出两手气抹去脸上的蜥蜴人口水,自个儿整好了有些凌乱的衣服,蜥蜴人学员们十几只手照着好处整理着克里切丝的衣服,蜥星里从未出现过着衣冠的生命,蜥蜴人头脑聪慧也想不出衣冠,形象,为什么在人类世界是那么重要要。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