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海怒滔之蜥星王座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雷克斯受折磨的灵魂

  叛逆者!克里切丝!你这样和我作对会使我们连朋友都做不了的,我看穿了,你迟早会背叛我,诺娃心中怒海难平情不知所起疯狂的冲动愈加难平用半生的理性与学识交织着抑制着情绪注视克里切丝毫无波澜的表情,克里切丝丝毫没察觉到诺娃表面平静中隐藏着的仇恨。

  “诺娃,找到雷斯克我们就回去。”

  现在是雷克斯的问题吗?克里切丝!!!诺娃已经决定报仇了。

  “克里切丝,我打你一下,你别躲。”

  这...诺娃你!克里切丝怎么也想不到,映像中非凡超脱的女神竟然会动手,而且这一耳光承受得不明不白十分冤枉,内心极是委屈。

  “诺娃,我做错什么了?”

  还不明白错在哪里吗?不是你现在做错什么了,是你以后肯定会铸下大错啊!克里切丝,你的觉悟就这么点吗?收手的诺娃从未想过会有这一天,竟然会这样对同伴发起攻击,从未想过,曾经坚定着的品格也动摇了,克里切丝还是不懂这个轻易记仇永远执着于事实正确性的女人。

  “为什么?”

  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直面诺娃的克里切丝大脑一片空白,这时候诺娃怎么说怎么做说什么就是什么了,隐约之间,克里切丝感到其中的意义很特殊,也永远记住了这个除朱默罕迪外的第二个这样对待自己的人,为什么?诺娃突然没来由的感到恍惚。

  “这有意义。”

  哼哼,本天才怎么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无论是取得的奖章与功勋还是获取的本领,到今天费尽多年青春岁月经历星际旅行来到蜥星,都有事实正确的意义,这次的意义也使诺娃感到轻松起来,周围的蜥蜴人可不敢插手诺娃的事,明亮的紫光透过冷光水母的胶膜照进了内核中。

  “到了,海床尽头防线!”

  蜥蜴人学员们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抖着宽短尾激动的大摇大摆的,来到这危险前线的初衷被激发的更为热烈了,前两章的那位奇迹支配者应该就在里面,得好好谢谢那位奇迹支配者,诺娃暂时放下了刚刚的不快带克里切丝和上山春树来到透明胶膜前。

  “魔海里竟然有这样的东西,蜥蜴人的实力比想象中的更强啊。”

  紫光万丈中时不时的冒出巨大的泡泡,与之相比,奔向紫光的冷光水母显得渺小如尘埃,克里切丝面向光源处,经亚莫拉之力支配了性状的眼睛现出淡淡的紫影,紫光中的轮廓渐渐清晰了,紫色巨凸水母表面的发光纹路看起来十分古老,极象是铭文,似乎是被人为的刻上了许多的铭文,一排排紫色巨凸水母透明的表面中显现出内部中活动着的种种巨大的怪兽,不多的蜥蜴人在其中来往穿梭。

  “这就是蜥蜴人真正的魔海基地啊,多么梦幻的自然基地啊。”

  梦幻吗?不就是一些生命力强大的怪物嘛,上山春树摩挲着贴身包裹,在来蜥蜴人部落之前,吉坦吉尔将军就已经交待过,蜥蜴人部落里的和平是由高等蜥蜴人力量守护的,蜥蜴人的一切力量源泉都来自于亚莫拉矿石,必须掌握更多的情报,才能够成功夺取蜥蜴人世代守护的高储量亚莫拉矿区。

  “并不完全算是强大,魔海基地里的蜥蜴人应该算是常规军。”

  什么叫算是常规军?上山春树又在打什么算盘?吉坦吉尔将军派上山春树来是执行间谍情报搜集的?诺娃早就知道吉坦吉尔将军已经在做准备随时为星际开发署的投资人掠夺蜥星资源了,要不是多年前的那支星际战争兵团的掠夺战争以连着一片平原的坟场建立后告终,吉坦吉尔将军真不会屡派情报人员在蜥星中花费多年功夫作搜集情报。

  “克里切丝,见到雷克斯我们就返程,明白吗?”

  匆匆的还没见到雷克斯怎么就急着返程呢?诺娃怎么怪怪的,算了,先见到雷克斯问清楚朱默罕迪的行踪再说,克里切丝认真的点着头,经过刚刚的摩擦后诺娃也算是理解并确认了克里切丝的想法了,虽然不明白这样实际呆头呆脑的人是怎么被安排来蜥星的,但总归是被投资方安排进来的人,就算是将来犯了大过也错不在援助所,什么责任都应该归咎于投资方的决定。

  “紫光巨凸水母里的蜥蜴人已经在等我们了,走吧。”

  冷光水母与紫光巨凸水母的驳接空间对应于出气口处,既是过滤海水所蕴空气的位置也是放出多余气体的位置,有蜥蜴人学员们走在前方,一路畅通无阻,蜥蜴人防备兵擅长使用铁头功,一根矛完美的固定在防备兵的头部三角骨中,给人感觉像是高贵的禁卫军,对于人类的到来本是抵触的防备兵在身份重要的蜥蜴人学员们的要求下也只好通融的放行。

  摇摆着金鳞宽短尾的蜥蜴人对紫光巨凸水母里复杂的建筑规模十分熟悉,尽管是四通八达的小径大道摆在蜥蜴人学员们的面前也是走得通透顺畅,天空蜥蜴人的安宿区在巨凸冷光水母的中层空间,随着弯曲往上的紫光硬质凿壁就能到达,克里切丝满怀信心,即将见到的天空蜥蜴人和雷克斯一定能够提供出朱默罕迪的行踪,朱默罕迪和雷克斯一样是奇迹支配者,不会错。

  “起来!奇迹支配者必须承受得了这样的荣誉!”

  由胶态物建立起的囊室口传出了咆哮声,蜥蜴人学员们一阵小跑进入其中,纷纷要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克里切丝未见其实就已经感到震憾了,是谁在和里面的奇迹支配者说话?上山春树止住步伐。

  “你们进去吧,我就在外面等。”

  反正上山春树也没想多了解奇迹支配者和天空蜥蜴人之间的关系,与其进到色调看起来让人喘不过气的囊室里呆着,还不如就在外面多了解这个魔海基地里的情报,诺娃本就不在意上山春树的心思,只想着尽快让这件事了结,看到真相的克里切丝难以接受眼前一幕。

  双肩负担着亚莫拉矿物的奇迹支配者正被一条麻绳粗长的触角穿刺着尾椎处,触角的另一头正连接着一块空心螺纹的亚莫拉矿石,承受着特殊力量摧残的奇迹支配者跪伏在地全身斑斑点点冒着血一般的汗水,那种感觉像是被透析出了生命,克里切丝看清了这位奇迹支配者的轮廓与映像中落差的太大了,怎么也难以将这位正承受怪异力量折磨的奇迹支配者与前两章那位犹如神明的奇迹支配者之间相联系吻合在一起。

  “诺娃,这是雷克斯?”

  当然是了,现在看你怎么办,逆从者,诺娃不愿意看这残忍的一幕才背过身去,克里切丝凝望着诺娃披着紫光的背影恍惚间觉得答案就是雷克斯,可诺娃似乎不愿意付诸行动作出帮助,那克里切丝便只好独自去面对雷克斯了。

  “雷克斯,雷克斯!”

  意志陷入混沌的雷克斯忽视了这声声呼唤而是向支配者天空蜥蜴人求助,无齿之嘴凸起格外宽大的天空蜥蜴人踢开了雷克斯救助的手,重重圈圈的眼睛将目光似是一把幽暗的飞箭击中了克里切丝,人类,散发着亚莫拉之力的人类,纯粹的亚莫拉之力正在向我传达亚莫拉之神的谕旨,这直是蜥星里那些觊觎亚莫拉能量的人类吗?

  “起来吧,我的奇迹支配者,有人找你。”

  正苦苦承受亚莫拉精灵之触折磨的雷克斯突然发现尾椎处的压力消失了,那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疯狂支配力回归至空心螺纹亚莫拉之石中蜷缩着,天空蜥蜴人暂时停止了对奇迹支配者的严酷摧残,早已忘却自己名姓的奇迹支配者再次听到了熟悉的名姓,我...谁在喊雷克斯?斑斑点点析出体表的血汗奇迹回渗复原了。

  “你是谁?”

  解除了负能压制后的雷克斯再次感受到了新生,负担在两肩上的亚莫拉矿物已经融合至骨肉一体了,源源不断的亚莫拉之力从中涌至周身每一个细胞,经由意志神识的指引而支配着生命的力量,光芒再次在雷克斯周身闪耀,又变成了前两章那位犹如神明的人类,克里切丝满心激动的指着隐约有细细纹络的脸,迫不及待的要说出来意。

  “你还记得朱默罕迪吗?”

  早已忘却自己名姓的雷克斯在听到朱默罕迪的名字后瞬间感到头痛欲裂,随之闪现的回忆片断重复在脑海中,朱默罕迪!别听信无心蜥蜴人的承诺,快回来,我们还有机会回到兵团基地!朱默罕迪!犹如萦绕在耳畔的声音很多,一个,两个……五十六个,每个熟悉的声音都是不同的特征,还有那股令人感到无比放松的味道仿佛重现在口齿间,

  “比照片上的更娘炮,朱默罕迪怎么会有你这样软弱的弟弟?”

  眼神从复杂再至冰冷的奇迹支配者已经想起了面前这位没有大块肌肉的稚嫩少年是谁了,正是朱默罕迪曾无意间拿出的照片上的弟弟,突然间回复了人类记忆的奇迹支配者忘不了现在这无法改变的现实,那个雷克斯曾经活过,现在已经死了啊,克里切线感受到雷克斯冰冷目光中无情的心声。

  “我是来救朱默罕迪回母星的?”

  回母星?那个环境已经越加低劣的星球已经是朱默罕迪永远也回不去的地方了,为什么现在还有人会天真的相信死而复生完全变态的奇迹支配者能够转变立场回归人类世界呢?雷克斯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的可能性,因为奇迹支配者复浩的条件便是灭却人性,没人性的怪物怎么可能回到人性世界又怎么可能被人性世界接纳。

  “克里切丝,朱罕默迪只受无心蜥蜴人的支配,我无法帮助你。”

  无心蜥蜴人?没心的蜥蜴人?没心的蜥蜴人支配着朱默罕迪?不是天空蜥蜴人吗?克里切线的双眼迷茫,朱默罕迪似乎是遇到了麻烦,但又感觉不出来麻烦在哪一点,也许此时更应该做到的是把近在咫尺的这位奇迹支配者带回去。

  “雷克斯,你愿意和我回去吗?”

  雷克斯两肩负担着的亚莫拉矿物中狂乱生长着的神经线桥接着多年前复活后所受损的肉体记忆,源源不断的亚莫拉之力从中支配着生命的力量,肉体本能的记忆永远真实过岁月印记的记忆,这也是大多数人们更愿意接爱肉体本能支配的行动而不是岁月印记支配的行动。

  “克里切丝,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相当乐意,但回归人类世界这件让我跳火坑的事就免了,你应该去寻找无心蜥蜴人才能见到朱默罕迪,万一朱默罕迪愿意为你作出回归人类世界的决定呢。”

  这意思是奇迹支配者回归人类世界不可能吗?为什么雷克斯不愿意迈出这一步呢?克里切丝暂时还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细想,也许雷克斯知道无心蜥蜴人在哪里呢,朱默罕迪应该会愿意和我回归人类世界吧。

  “雷克斯,那你告诉我无心蜥蜴人在哪里?”

  如果我知道就好了,无心蜥蜴人是超越了远古蜥蜴人实力的传说级蜥蜴人,我最后一次见到无心蜥蜴人的时候是在蜥星岩界,蛊惑朱默罕迪作出选择的无心蜥蜴人终是得到了设立心灵投影的力量,奇迹支配者的出现不过只是开始,无心蜥蜴人永远不会轻易的将蜥星里的任何东西让给人类的。

  “无心蜥蜴人所在蜥星的确切位置我已经忘了,多年前最后一次见到无心蜥蜴人和朱默罕迪的时候是在蜥星岩界,传说的蜥蜴人起源之地,岩界空谷里时常传有惊涛声,我猜可能就在魔海中的某个地底空间里,克里切丝,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复杂了,连多年在蜥星里追随精英天空蜥蜴人拍怪兽的雷克斯都不知道岩界在哪里,蜥蜴人部落里的普通蜥蜴人们应该更不知道了,也许只是天空蜥蜴人没有把岩界的秘密告诉雷克斯呢?克里切丝注意到了天空蜥蜴人仿若会洞穿心灵的目光。

  “请告诉我岩界在哪里吧。”

舒百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