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未知的诡

  自从我发现手机没有了信号联系不上李胖子后,我第一反应是想要再次出门看看周围人的情况,毕竟人是群居动物会本能的在遇到不明情况时寻找同伴。

  于是我便——没有出房间。因为刚才的一系列事情我觉得屋子外面有些不正常。

  前世我是名成功的作家,也写了不少小说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不能像那些扑街仔一样在不明情况下,直接出门然后扑给啦。正确的做法是,在安全条件下先掌握手头上的信息再视情况行动。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脱掉病号服,换上了李胖子带来的衣服,一件纯白色的卫衣,一条黑色牛仔裤,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李胖子这是给我拿的新衣服新鞋啊。我由衷的想着。

  我仔细的查看了一下病房,并结合我在手机上看到的信息,得出了一些结论:

  1、大海市被不知名的彩色雾气所笼罩,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不清楚是否只有大海市是这样。

  2、貌似只有民警在组织受灾群众,军队呢?国家没道理不知道现在大海市现如今的情况?还是说知道了但因为一些原因没办法立刻组织人员救援,或者是说根本无法进入大海市?存疑!

  3、不知名的彩色雾气疑似含有有毒物质,或一些其他什么的,总之凡是在彩色雾气里,人会无缘无辜死亡?窒息还是中毒又或因为其他,目前不得而知。但那些还活着的人又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什么造成了这些幸存的人员能够不受彩色迷雾影响?

  4、医院里没有彩色雾气,可以认为这些雾气只存在与室外,室内是没有的。

  5、没有被彩色雾气笼罩的地方疑似出现不祥,比如我所在的医院。

  目前已经知道的信息就这些,都是经过我王勾陈缜密推理总结得出的。

  搜查病房过了大概过了半小时,思考问题又过了近10分钟,看了一下手机现在是下午4点半整。

  我觉着不能坐以待毙,而且貌似不会有军人跟警察救援,加上手机没信号,不知外面到底如何光凭猜测是不行的,一定要搞清楚这座医院到底发生了什么,再不如也要找到人,说不定能从他们口中知道些什么!

  手机已经有将近一半的电量,不愧是OPPO手机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我拿上手机,背上书包,包里装着勉强够1天的伙食,将黑妞放进包内并空出一条缝隙,出门了。

  走廊依旧是没有人,黑妞在背包里喵喵的叫着,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他应该是不喜欢包里的环境。我先是敲了敲隔壁房间,没人回应。

  我所在的病房是走廊最里面也是最南头,出门就是楼梯口,楼梯口的门是虚演着的,我慢步靠向楼道口,向楼梯内望去,却是一片漆黑。本着谨慎原则,我没有做过多的作死动作从而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于是我再次去查看其他病房是否有人,一连开了四五个,在这期间黑妞倒是不停的喵叫着,看来它是真的不喜欢呆在包里。到第六个的时候,我发现房门竟然打不开,心里顿时一喜,便向里张望,开口道:

  “有人吗?”X3。竟然还有回音。

  过了片刻我听到里面有了些动静,应该是他们在交谈着什么,听不真切。

  “你是谁?你是人~对吧~。”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出来,声音听着有些颤抖。

  我有些疑惑,什么意思,他们好像有些过度紧张了啊,还有什么叫我是人吧,怎么感觉他在骂我。

  “我是医院的病人,4021病房的,里面有医生吗,发生什么事情了?可以给我开下门吗?”我在回话的同时,我透过窗户向里面望去,隔着帘布还是没能看清。

  这时门开了,还是刚才那个说话的女生,她开了条门缝只漏出一只眼睛向我看来,看了我一会后,便将门完全打开了并示意我进去。我进门后还不等我问些什么,这位穿着护士服装的小姐姐立马将房门再次关上并上了锁。

  我看到这间病房里一共有5个人,一位刚才的护士姐姐,看起来二十多岁,眸光顺着她走过看见了三个坐在床上的人。其中一个男士穿着白大褂,还有两个一个是中年妇女另一个是个身穿校服的小姑娘。倒是一个蜷曲坐在墙角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把脸埋在双腿只见长发凌乱的垂在膝盖上,看样子像是经过了一场大逃亡。不过我也没甚在意。

  我开口向着那名男士问道

  “你是医生吧,能问一下发生什么了吗?”

  医生看了我一阵,看的我有点毛毛的,他开口道: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我愣住了,什么意思我不应该活着吗,并脱口说了出来。听到我的话他反而愣住了过了一会又再次说道

  “不好意思,恩.....怎么说呢我们本来有十几个人,现在你也看到了,我怀疑是外面的雾气有未知的病毒,并且已经有携带这种病毒的人进到医院了,所以我们不敢出医院就躲到了这。”

  我感觉他后面的话应该是对我出言不逊的歉意。便接话道:

  “那你能联系到外界?”我抱着极大的希望问道

  “不能,我们这所有人的手机都没有信号,没事的,国家肯定已经知道大海市的情况了,我们等着救援就好了。”他略有轻松的说道。

  我看着他,没将我推理出军队很好可能因为一些原因无法救援我们的事情说出来,有希望总比绝望要好。

  这时候其中一个妇女开口了,声音着些颤颤的,略带惊恐道:

  “不是的,我看见了,是诡杀了那些人,真的,我真的亲眼看到的,小兄弟你要相信我啊!”

  我望向她,不解的说“阿姨,你.....”我还没说完,那个医生带有严厉的说道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有封建迷信,这位阿姨你可不要胡说!”声音竟然有些大。

  我有些差异,虽说我也不信吧,但我不觉得诡啊什么的的就一定不存在,没有经过事实证明的东西就不能说那个是一定存在或不存在的,太绝对了。从他的话语中我总感觉他好像是在极力否定着什么。

  这时黑妞从我背后的书包里跳了出来并爬到我的左肩膀上,那个穿校服的女孩子看了过来道了句好可爱啊。

  就是这一句话打断了医生和妇女的争吵,一同向黑妞看去,我的余光看见蹲在墙角的那位女士的目光也看向了这边。

  “哥哥,这是你的猫吗,我可以摸摸它吗?”

  看来这位坐在妇女旁边的小女孩很是镇定,现在还有心情撸猫。

  就在这时,一声咚咚的声音响了起来,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门口,就在大家疑惑间,那个咚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的眼光撇到一个黑色的倒影在门窗的帘子上浮现,外面应该是站这一个人。

  我正准备去开门的时候我听到了一声尖叫声,那个女妇人发出的。

  我回头望去,就看见那个男医生倒在了床上,面部溃烂,整个面部不成人样并且衣服也塌了下去,就像是一个干瘪的气球。护士姐姐远远的靠在另一个墙角处,眼神却死死盯着门口,嘴里不断念叨着什么

  “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

  “南无阿唎耶”

  “婆卢羯帝烁钵罗耶”

  .............

  倒是妇女和那个穿校服的女生紧紧的抱在一起颤抖着。我肩头的黑妞跳了到地上浑身乍起了毛弓起身子紧紧的盯着房门。

  看到这一幕,我头皮都炸了。这是搞什么,门外有东西,敲门声,加上刚才死了一个,这三种元素组合到一起不禁让我想到了我前世的一本小说《神秘复苏》。当我想到这个时,我内心是极度拒绝的,可这又让我不得不接受,我好像穿越到了一个了不得的地方。

  我这是遇到原著中的诡敲门了。

  我转念又一想,不对啊,敲门诡不是应该在大昌市么,不对,应该说它出现在过大昌市,又没说它不能不出现在别的地方,“靠”我低骂一声。脑海里迅速回忆那本小说中出现的敲门诡,脑海中记得好像是通过在门外敲门的方式杀人的,也就是说只要把门打开就可以躲过必死的规律。

  我正想着呢,那个最开始躲在墙角的人突然开口到

  “开门,快开门”

  我诧异了一下,扭头看了她一眼,身体却是往门口走去,在下一声敲门声响起前我及时的打开了房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没听见咚咚声,我紧张的拉着门把手,盯着门口的黑影,在走廊闪烁的灯光下,依稀能看见门口的站着一个人,还没等我看清到底是不是原著中出现的老人市,我又听见了那声

  “咚咚~~~”

  我头皮炸了,后背全是冷汗,心里呐喊着这不可能,小说原著里明确的说过,敲门诡的杀人规律是通过敲门方式杀掉门内的人,敲一声死一个人,只要和敲门诡同处一个空间不给它敲门的契机就能躲过它的必死规律的,除非——

  门口的这只诡不是原著里的那个敲门诡,也就是说开门的方式不是躲过这个未知诡必死的方法。

  还不等我多想,这时我听见身后一个尖锐的尖叫声,我本能的回头望去,看见那个护士小姐姐伸出一个手指,颤颤巍巍的指向我....

  我随机反应了过来,我伸出空着的右手,摸了一下我的脸,

  干瘪的触感,这不是一个成年人应有的面部触感,我看向我的右手,上面布满了青灰色的斑点,我想这应该是尸斑吧。我伫立在原地,想着,我要死了吗,在这个时刻我的内心竟然是平静的,我走马观灯的回看这我的一生,前世我听院长奶奶说,我是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的,当时我还是襁褓中的婴孩,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体会过父爱跟母爱,虽然后期经过自己的努力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我还是有些遗憾的;重生到这个新的世界里,根据原主的记忆,父母是很爱我的为了不让原身因为不是亲生的感到对李胖子的偏爱,可以说尽其所有的表达着对我的宠爱,导致李胖子曾多次跟我抱怨到“怎么感觉你才是那个亲生的啊”,想着想着我心中开始不甘了起来,我还没有体会父母的关爱,怎么能如此轻易的放弃。

  我重新振作起来,快速的运转脑细胞,经全力希望找到能够解决现在困境的方法。

  如果说这个诡不是敲门诡的话,那它是用什么方式来让那个男医生死掉的,他是触发了什么导致这个未知诡盯上他的,我记得自从我进门到他死去也就和他说了些话而已,他除了跟我说话的时候站了起来,就没做其他的,难道是站立这个行为吗

  有可能,当时除了我跟他是站着的,其他人不是坐在床上就是蹲在地上。先试试看。

  我立刻放开门把手蹲到地上,试图缓解我身上渐渐干瘪的皮肤和逐渐变大的尸斑。

  “咚咚~”

  该死!不是站立这项。

  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快要成不住了,到底是什么啊,我心中无助的呐喊着。我和他当时除了对话外到底还有什么行为触发了诡找上门来......

  等等,说话声,是声音吗,我记得当时那医生说话的声音有些大,并且从我进门到刚才,他是说话次数最多的那个,然后接下来是我说话较大并且说话较多的那个。

  没错了,是声音,声音把这个未知诡吸引来了,他会根据说话声音的大小,以及说话次数的多少来决定杀人的先后顺序,他的那个咚咚声是开始杀人的先兆,凡是听到这个咚咚声的,都在他可杀范围内。因为声音而来又通过声音杀人!

  我逐渐兴奋了起来,我找到这个未知诡的杀人规律了。

  “咚咚~”

  该死!说话的声音是引来这只诡的诱因,他那咚咚声才是杀人的关键。

  我连忙用双手捂上两只耳朵,隔绝了那只诡发出的声音,可是我发现我手上的尸斑并没有停止出现或停止变大。我快绝望了,就在这个瞬间,我想到了一件事情。

  我记得再我到这个房间前,在我原来4021病房的时候我好像听到过咚咚声,

  我遇到过这只诡,我记得是在我跟李胖子打完电话后,听到的咚咚声,也就是说我完美的触发了这只诡的杀人规律,按理说我当时就应该死了才对,那我后来是怎么逃过一劫,或者说是我做了什么让我能在触发了必死规律的前提下让那只诡再次方过了我。

  我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我当时正准备开门,然后.......

  开窗户,不对准确的说是开窗户后,那些飘进来的彩色雾气!

  想了这么多现实也就才过了1秒。我连忙回头大声喊道:

  “快,把窗户打开,让外面的雾气进来!”

  挨在窗户边的女护士犹豫着没有动手,却飘来弱弱的声音“可,外面的雾气有毒啊~”

  另一边始终蹲在墙角的女人却立马站了起来,迅雷般的打开了窗户。

  当雾气飘进来的一刹那,我瞬间感觉到浑身一松,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飘了出来,虽然我看不见,但我本能的觉到,那个未知的诡放过了我,我成功活了下来!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