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诡是无法被杀死的

  离诡袭击众人已经过去10分钟了。

  王勾陈坐在房间门口一动不动也已经10分钟了,王勾陈需要这短暂的时间,让那颗颤抖的心重新平静下来,自从打开窗户让彩色雾气飘进房间后,未知的厉诡袭击便从身体里消失了,王勾陈能明显的感受到他自己干瘪的皮肤正在恢复正常,窗户外传来的飒飒声,那是风吹动的声音,多么美妙和动听,如天籁般传到了他的耳中,仿佛听到了神启在耳边轻鸣。

  所谓劫后余生也不过如此。

  王勾陈锒铛的站起,扶着门框缓步走到了门口,拂面而来的过道风不再阴寒,他甚至能听到他自己的心跳声“咚”“咚”“咚”

  明亮的灯泡不再闪烁,王勾陈朝四周看去,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并没有看见那黑色的影子,同样也没有看到一丝人影。

  心中瞬间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锁上锁扣,没让门发出一点动静。

  王勾陈回头,转身,原地站立了一会,看向房间内幸存下来的三个人,那个躲在墙角的女护士已经蹲坐在了地上,两眼无神的目视前方,两只手无力的自然垂落在地上。那对妇女和学生妹子已经没有再相互拥抱着了,两个人纷纷坐到了床上,劫后余生般的注视着自己。

  王勾陈回了她们两人一个微笑,并说道:

  “没事了,刚才的诡不会再回来了。”

  那两人听到他的话后,都是吐出了一口气,浑身都软倒了下来。看来刚才把她们吓的不轻。

  王勾陈把目光投向了刚才果断开窗,变相救了自己一命的人。

  她已经不再两手抱膝的蹲坐在墙角了,而是坐在了离窗户很近的座椅上。她的坐姿呈现出一种优雅感,不同于刚才那般的灰头土脸。王勾陈向她那边走去,她始终目视着他,她的视线让王勾陈莫名的感到一阵压力,便故作轻松的坐到了旁边,她这才把视线从身上移开。近距离的看向她,透过发丝终于能看清了她的容貌,怎么说呢,她的容颜是赏心悦目的、是恰到好处的,宛如云彩浸泡在天边的晚霞中,呼唤出一种亲切、一种牵引,一份似曾相识与相见、凝聚暖暖的熟稔的情怀,总会有一种牵挂,一份热泪盈眶的感触。

  她貌似感受到了王勾陈那炙热的视线,扭头向他那边看去,眉毛微皱,目光中带有疑惑。

  王勾陈这才反应过来,郑重的开口向她道谢: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不用谢,我那也是在自救。”

  她的声音,温婉柔和,如风铃般,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是那么的富有特色和感染力,仿佛一缕和煦的春风。

  生平头一次听到宛如天籁的嗓音,不禁痴了。

  “你好像对诡很是了解?”

  突兀的声音打断了王勾陈的臆想。

  愣愣的看着她,她好似觉得王勾陈不想多说什么,正要把面向他的脸扭回去,她的这个举动让王勾陈有些急切,好似感觉,舍不得这张容颜从眼中消失,便立即开口道:

  “能帮下忙吗?”

  她扭头的动作立马就停止了,王勾陈的心头顿时一松。

  “什么意思?”她有些疑惑

  “帮忙把那倒在床上的男人抬到卫生间,你该不会想和死人同处一个屋檐下吧!”王勾陈微笑的调侃道。

  “再说,你觉得这里除了我们两个,她们有胆去处理尸体吗,还是一具死的不明不白的。”

  她听懂了王勾陈话里的意思,配合着一同走向那倒在床上的尸体。

  这个房间一共两张床,一张应该是给病人用的,一张是给陪护用的,而那具尸体就躺在陪护床上。而王勾陈跟着这宛若江南烟雨般的女子走向床边,那个自从躲到墙角便再也没有开口的女护士说道:

  “你们是要去处理这具尸体吗?自己知道房间里有个大袋子可以装下他。”

  王勾陈向她看去,她的眼中已不似刚才那般死寂,却也能看出一丝畏怯。不过能说出这样一番话,足以说明她鼓起了多大的勇气。

  点头道:

  “是的,麻烦你可能得快点,自己怕‘他’可能一会儿~躺~不~住”王勾陈揶揄道

  护士姐姐笑了,动作却不含糊。

  在妇女跟学生妹的目光注视下,他们三个把尸体装到袋子里,联手抬到了旁边的卫生间。倒也不沉,刚才装尸体的时候自己注意了一下,它浑身失去了水分,干瘪的不行,棕黑色的皮肤上还有着尸斑,很像风干的腊肉。想吐!倒是没有什么味道。

  卫生间,很是高级,天青色的瓷砖,在灯光的映射下,给人一种简约又不失奢华的风格,不愧是VIP病房,高级!里面很是齐全,自动坐便,浴缸,浴头等一应俱全。他们把装到袋子里的尸体抬放到了浴缸中。王勾陈靠坐到浴缸上,开口说道:

  “我叫王勾陈,你们呢?”

  “我叫张汝雪,是这个医院的实习医生。”

  “我叫陈江河”

  王勾陈顿时一懵,不敢置信的看向那位自称陈江河的女子,没错就是那位美的冒泡的女子。

  能感觉到当王勾陈的视线看向她时,她的眉角跳动了一下。

  登时就是一咳,试图来掩饰这尴尬的气氛。

  “王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看来她是听到刚才在外面自己跟陈江河的对话了,也是,离着那么近听不到才怪呢。

  立马换了一种严肃的表情讲解道:

  “刚才我们遇到的不明物体,不用狐疑,那就是诡,你们没听错,就是指那我们民间传说中的厉诡,不过也有些不一样。我不知道诡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或者从什么时候被人类发现的,但有一点是确定了的”

  在这期间王勾陈停顿了一下,只是想要吸引她们的注意了,因为接下来的话至关总要,关乎到她们以后再遇到这件事是否能存活下去。

  “诡是无法被杀死的,不管是你使用民间传说中的桃木剑啊、符箓啊、黑狗血什么,还是人们依赖多年的黑科技如手枪、导弹、手雷、火箭筒哪怕是核武器,都不能对诡造成一丝伤害,能对付诡的只有诡。”

  当说完这句话后,那名叫张汝雪的女子很明显的被震惊到了,她瞪大了眼睛,好像失了音一般,麻木了一般,落了魂一般的盯着王勾陈看。而那位名叫陈江河的女子只是面部五官紧皱在一起,思索着什么,并没有张汝雪那般惊恐,看来陈江河是知道些什么,但所知也应该有限。

  王勾陈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边,看着她们吸收并消化刚刚得到的消息,不管她们信还是不信,该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意志而改变。但王勾陈相信,凭借刚才她们的表现,一定能够很好的汲取其中最有效的信息,在接下来的世界中很好的活下去。

  果然,很快的陈江河就恢复了冷静,就连刚才如遭雷劈的张汝雪也不似刚才那般害怕。

  虽然还能从她们的眼中看出恐惧,但已经很不错了,毕竟这是打破了她们根深蒂固几十年的价值观。王勾陈想着—我不一样,毕竟我多活了一世,心里承受能力不是她们能比的!(嘿嘿~)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陈江河揶揄道

  王勾陈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难道告诉她,自己是从前世的一本小说里看到了,我们现在都是活在一位名叫FQXH作者笔下吗,倒是怕她拿傻子一样的目光看自己吧。这为女人的心也太小了吧,自己不就是惊讶了一下她的名字吗,再说了那还不是因为你长的太好看跟名字不符造成的。

  张汝雪看出了王勾陈那尴尬极了的表情,顿时开口道:

  “王哥,也就是说你刚才是发现了那诡杀人的规律,临近前规避了,所以才能躲过他对你下手,我看刚才你浑身都快要尸变了”

  陈江河也停止了对王勾陈的捉弄,并向王勾陈投来了疑问的目光。

  长的漂亮的女人都这么高冷吗,亏刚才还觉得这女人似从画中来,不胜人间烟火般美丽,哼,决定了,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不搭理你,除非你主动和我说话。王勾陈内心如是的吐槽道。

  “对的,我是找到了其中的规律,但不是靠规避条件摆脱厉诡的”

  王勾陈的话顿时让她们一愣,但并没有打断话语,并示意王勾陈继续。

  靠,张汝雪你学坏了啊,跟陈江河学什么高冷,我还等着你继续GT自己呢——来自王勾陈的吐槽。

  “先跟你们说那诡的杀人规律吧,刚才那诡之所以过来我们待着的房间,是因为我和浴缸男(就是死了的那个扑街仔,接下来都会这么称呼他)说话的声音过大,诡应该是听到我们谈话的声音,闻讯赶来的。”

  王勾陈讲到这时,用目光观察着她们,主要视线落在陈江河这边,看到她们那对知识的渴望,顿时有了说下去的欲望。

  “诡因为声音而来,又通过声音杀人,只要在它敲击声响起前能立刻捂上耳朵防止听到咚咚声就能规避,但你要是听到过一声再捂上耳朵貌似就不管用了,说话最多的,声音最大的先死,我将这种通过声音来杀人的诡命名为音诡。”

  “我之前遇到过,但当时我在触发规律后安然无恙,经过分析,外面的彩色雾气有压制厉诡的效果,只要我们开着窗户那厉诡就不会袭击我们”

  “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安全的,同样也被困在了房间里”看王勾陈把话说完,陈江河开口说道

  众人都沉默不语,也是在默认她的话。

  “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张汝雪期望的说道

  王勾陈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想问是否会有国家派人来救援。从原文中可以看出总部成立的时间应该很早,也就是说大海市发生的事情国家是知道真实情况的,身为一个经济大城市,国际贸易中心之一,这里一定是有国际刑警担任负责人的,可看目前的情况,负责人也没能关押住源头诡,还有外面那彩色雾气到底是什么,也是一只诡吗,深入到雾气里会被厉诡袭击吗?

  王勾陈正在思考着,就听见了陈江河的声音。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光指望等待救援不行,我们没办法确定救援到来时我们是否还活着?”

  明白陈江河的意思,毕竟众人要对付的是诡,她不清楚国家是否有经验或者说是否有专门处理它的特殊部门。

  “不要小看国家”王勾陈对她们说道

  “不过你说的不错,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说着王勾陈便站了起来,示意她们出去,和外面的两个聊了一下众人接下来的打算,从聊天中得知,妇女叫吴令芳,一个标准的中年妇女。学生妹叫魏林玉,目前还在上初中。

  简单的告诉了她们关于诡的事情,从面部惊恐程度来看,吴令芳更加不能接受,在那边哭哭啼啼的,叫魏林玉的妹子到是还好,不过也是吓的不想跟众人一起行动。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她们决定等待救援。

  王勾陈,陈江河,张汝雪三人准备逃离大楼,众人没打算从窗户口逃离,其一没有足够的绳子,其二即使有众人也没有能力从四楼顺着下去,毕竟这不是演电影,这是现实。

  给吴令芳和魏林玉留了一些食物,本就不多的食物更少了。

  众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拿上病房里的备用手电,只有两只,王勾陈一个,陈江河一个,便走出了房门。

  “祝你们好运”这是临行前,学生妹魏林玉对众人的祝福。

  走廊外是明亮的,这说明附近是没有诡的。其它病房众人都检测过了,都没有人逗留,也没有尸体,看来这层里就剩下王勾陈这伙人了。

  王勾陈抱着黑妞,身后依次跟着陈江河、张汝雪,这次怀中的猫咪倒是不叫唤了,安静的趴在王勾陈怀里。众人小心翼翼的走向电梯,尽量做到不制造声音,以防把音诡吸引过来。

  ................................................................................

  一个路边大型商店中,陆陆续续的坐落这不少人,看他们狼狈的样子,应该是经过了一场逃亡。

  在商店的最里头,围坐着6个人,圈子中心是一个满头大汗的胖子。

  李庞梓拉着一位貌美的女孩,背坐在了一副货架旁边,小心翼翼的吃着面包,不时还喝口水。

  “刚刚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无缘无辜倒地那么多人,你们有谁看到具体是怎么个情况吗?”

  庞梓的周围坐着4个青年,2个少女,其中那个被李庞梓拉着手女孩开口说道:

  “子辛,那会不会是诡啊?”江雅宁朝着庞梓说

  “对啊,李哥,这明显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啊,十有八九是诡干的,我前几天还从网络一个论坛里看到过,那个哥们说,他老家,出了一档子事,刚开始村里的鸡、鸭、鹅无辜失踪,到后面,人也开始失踪,听一个从稻田过路的人说,有人躺在田里,过去一看竟然是那些失踪的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在,可身体都凉透了,关键是,他们的面容,很是安详,甚至还笑着,再后来,那哥们有次回老家,发现村子周围被军队控制了,不让进去。找人打听到说全村的人都失踪了,就稻田里也没找到人”一个瘦小的人说道。

  “都什么年代了,我们都是经历过良好教育的五好青年,单成仁,你还信这个,网络上的都是写来骗你点击量的,他们就是靠这个赚钱的好吧!”甘天兴鄙视的说道。

  眼看他们快要吵起来了,周围没有人要制止的意思,李庞梓赶忙制止道:

  “行了,快别吵了,跑了那么久你们还有力气吵,现在也不知道外面那彩色雾气到底是什么,最好还是不要出去,等待救援吧,还有,单成仁别说什么诡不诡的,看了这么多年书都喂狗了吗。”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看见一名样貌秀丽的少女,一脸惊恐的指向阴暗的角落里,就见不知是什么时候,那里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上衣,黑色吊带裤的小孩儿,他蹲在那,浑身湿漉漉的,能看见的是,水顺着发丝滴落到了地上形成了一滩水渍,小孩儿伸着一根手指不知在水里胡乱笔画着什么。

  小孩儿好似听到了少女的尖叫声,

  他抬起了头,借着微弱的亮光,依稀能看见他的样貌,病态般发白的皮肤,灰黑色的嘴唇上还有水滴从嘴角滑落。他站起身,从污浊的黑暗中走了出来,沐浴在灯光下,这时商店中的众人才能清晰的看见——

  一双全黑的瞳孔,正阴测测的盯着他们...........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