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四章 逃离医院

  三人站在电梯前,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塞着耳塞,这还要归功于张汝雪,是她在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拿的,黑妞又重新被王勾陈放到了背包里,当然它的耳朵里也被他塞上了耳塞,给它戴的时候可是费了王勾陈老大劲,期间一直喵喵的叫着向王勾陈表达它的不满,只可惜那时候王勾陈已经听不见了。

  众人三人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坚定。

  没有迟疑,没有踌躇、没有犹豫

  王勾陈按下了电梯按钮,静等电梯门打开

  在此期间众人都拿着手机方便沟通,扭头四处张望,以观察是否有音诡出现在附近。

  叮的一声

  电梯门开了,众人先是看向电梯里面,空荡荡的,在灯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暖阳的色调,可惜,无法带给众人丝毫安全感。

  王勾陈等人陆续走入电梯,作为这个临时团队里唯一一位男性,王勾陈当仁不让的最后一个进入,在此期间众人每个人都绷着一根弦,生怕引来音诡,即使人人都有耳塞,但生命本能的恐惧依然笼罩着他们。

  幸好直到电梯门关闭,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都瞬间松了一口气,彼此相视一笑。

  可左等右等,电梯就是没有运行,这时王勾陈的心开始沉了下去,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座医院里有一只被王勾陈命名为音诡的存在,可是并不能说明医院里只有这一只诡啊,如若在此期间众人遇到了新的、未知规律的诡,那很有可能葬送所有人的性命。

  这一刻,王勾陈是极度的紧张,能明显感觉到,汗滴从他的额前,缓慢的流过鼻尖,又经过唇瓣和下巴后,直接低落在电梯地板上。

  咚~咚~咚~

  甚至能够听到王勾陈的心跳声。

  就在这时,王勾陈看到,右前方出现了一只白色的手臂,伸向了让王勾陈不敢置信的地方,那是——

  1楼的电梯按钮

  王勾陈感觉他自己像坐了一次过山车一样,七上八下的。连忙用手擦拭额前的汗水,试图掩饰尴尬。真希望她们没人发现我现在的窘态—王勾陈内心很是揶揄道。

  电梯终于开始下降,缓缓的。王勾陈从来没有感到,坐电梯是如此的漫长。

  期间众人没有用手机交流,而是用眼神四处观察,连头顶和脚下都没有放过。

  终于电梯到了,由于王勾陈是最后一个进电梯的,所以理所当然,他也是离电梯门最近的。

  当眼前的电梯门终于打开时,王勾陈看见,一张干瘪不成人形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刻,王勾陈能感觉到,头顶两侧的头皮一凸一凸的。

  灰黑色的皮肤上有着点点斑痕,眼睛呈现暗灰色,明显是失去了光泽,一口大黄牙暴漏在外,从鼻尖能闻到一股恶臭,黑色的破旧外衣,裸露在外那干尸般的脚趾,无不说明,王勾陈眼前的这位爷是一只名副其实的厉诡。

  不知道眼前这位爷是不是音诡

  王勾陈只能在内心乞讨着

  就在这个时候,王勾陈看到这位爷抬起了右手,一顿一顿的富有节奏的敲击着电梯门框。

  虽然眼前这幅景色很是冲击王勾陈的大脑,但是诡的这个动作在他的眼中是无比的干脆利落,俗称——漂亮。

  王勾陈直视着音诡的眼睛,心中默默的开始合计。

  音诡是根据声音来触发杀人规律的,也就是说只要我听不到这位爷敲击发出的咚咚声,就可以规避他的杀人方式。

  是不是可以说,只要我听不到,哪怕在爷面前如何蹦塌,如何制造噪音,都不会有事。

  你来归来,可依旧拿我没办法。

  值得一试!

  在陈江河、张汝雪诧异的目光中,王勾陈动了。

  他缓慢的朝音诡左侧走去,试图穿过音诡和电梯间的缝隙,也幸亏音诡的两条手臂自然垂落在两旁,才有空间可供王勾陈通过。

  在此期间王勾陈就没让音诡离开过他自己的视线,生怕这位爷做出一点动作,音诡除了右手依旧敲击着门框,并没有多余的动作,就连眼睛都没曾注视到王勾陈身上,哪怕他移动着。

  王勾陈穿过缝隙的时候,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冷向自己袭来,王勾陈连忙加快了脚步,从音诡身旁略过。

  看见音诡并没有追来,而王勾陈自己也安然无恙,皮肤也没有失去光泽,没有产生尸斑。

  果然我的推断没有错—王勾陈内心此刻是雀跃的。

  他回头向陈江河、张汝雪示意,并打字到手机上,平举起手机以便她们观看,告诉她们

  “按照我刚才的动作出来,没事的,相信我!”

  两个人明显是诧异了一下,但还是纷纷听从了王勾陈的建议,依次从左侧缝隙里出了电梯门,再和王勾陈会和后,众人便迅速的向着医院的大门口走去,在手机上向他们示意可以跑的,但她们依旧有些心有余悸,并没有跑而是用走着的,王勾陈也不得不配合她们。

  期间王勾陈看到,音诡还是在电梯门口站着,并没有追来。

  由此可以判断出,音诡很有可能是看不见的,他只能通过声音来辨别事物,而且在此期间众人的脚步声或多或少制造了些音量,也就是说走路的脚步声是不足以吸引来音诡的。

  医院的电梯在建筑设计上是偏向里面的,因此众人离大门的位置还有不小的距离,在此期间,经过王勾陈等人一致的讨论,决定救援一下一会众人路过病房里的幸存者。至于其他地方是否还有幸存者,又或者是否去救援,众人都表示无能为力。

  毕竟大伙无法确定是否还有未知的厉诡存在,其次王勾陈记得在四楼的时候,看到过楼梯里漆黑一片,在大白天这很不合理,王勾陈敢肯定那里至少还有一只未知的厉诡。

  众人朝着病房区走去,这个时候大伙相对轻松了一些,并没有去想是否还会遇到另一只未知的厉诡,这是无意义的,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就不能反悔。

  这个时候,如果众人没戴耳塞的话,就能听见,在前面的病区房里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突然一阵阴冷的风从王勾陈等人的身后传来,下意识的,令众人停止了步伐。王勾陈等人回头望去,发现,音诡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自己等人追来。

  能看到的是,陈江河、张汝雪的娇躯不停的颤抖。

  音诡是来追我们的吗,不应该啊!王勾陈的内心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可当音诡快要接近众人的时候,这位爷并没有对王勾陈等人如何,而是从他们身旁“飘”过,他带起来的阴风吹的王勾陈直打哆嗦。也就一阵儿风,可也依然让王勾陈感受到了透骨的寒意!

  重新向病区房望去

  看到音诡站在了一间病房前

  王勾陈心里顿时一凸,糟了,那个病房里一定是有人的。

  只见厉诡抬起了他干枯的右手,轻轻的敲打在了病房的门框上,动作是如此优雅别致,和他外貌形成一种怪异的冲突感。

  在这电光火石间,王勾陈做了一个决定。

  他使出全身力气大喊一声

  “你过来啊!”

  就见那厉诡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扭头看向王勾陈,并连忙示意陈江河、张汝雪赶忙去救人。

  为了防止接下来有可能的剧烈运动,王勾陈用双手捂住了两只耳朵,开始向着电梯的方向,也就是医院里头跑去,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看到他的这个动作,会发现,妥妥的一只丑小鸭呀,而且还是一雄性的。

  即然厉诡是通过声音找到人,又通过制造声音再让听到的人死去的话,那自己是否可以在两个制约条件里需找到一种反制约的方式呢,毕竟很少有需要2个规律才能杀人的诡啊!

  于是王勾陈便想到了一种方式,那就是——

  放风筝

  没错,风筝指的就是音诡,而王勾陈则是放风筝的人。

  音诡在王勾陈后面追着,在此期间还不停的大声喊着

  “你过来啊”

  他是向防止厉诡追上自己,同时给后面的人出逃争取时间。

  王勾陈不停的寻找障碍物,试图利用障碍物给他自己制造时间,在厉诡快要追上时,他都会先放慢脚步,当看见他要抬起右手制造声音时,就又会立马加快速度借助障碍物拐个方向再次向前冲去,玩着只要你追到我,我就让嘿嘿嘿....的游戏。

  王勾陈眼睛的余光看到,陈江河、张汝雪打开了病房大门,一堆人从房门口拥挤的冲了出来,当他觉的自己的计划快要成功的时候。就看见人群四散而逃,隐隐有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传入王勾陈的耳朵中—我靠,我可是做了双重保险的啊,这都能听见么。

  王勾陈严重低估一些人的愚蠢程度!

  只见本来追王勾陈的音诡,立马调转枪头朝着风流云散般四处逃命的人群追去。

  完了!!!

  王勾陈心中无奈般叹息道,感慨着自己救不了主动寻死的人,而且我没有伟大到圣母的程度。停下了跑动的脚步,眉间都是汗水,足见刚才是多么的卖力。没有再管那群人,王勾陈朝着门口跑去,紧了紧身后的背包,通过重量判断,黑妞还在,而且还活蹦乱跳的。

  .............................................................

  话转这头——

  陈江河、张汝雪自打开了病房大门后,局势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撺掇涌动的人群,四散而逃的人们,无一不彰显这波人恐惧的心理,都不用陈江河、张汝雪拿下耳塞,她们都能听见那突破天际的尖叫声。

  陈张二人本想指挥大家都向大门口跑去,并示意他们不要制造多余的声音的想法也烟消云散了。

  这个时候,人群中极个别人看到了正在奔跑的王勾陈以及后面追逐的厉诡,还有打开房间门的两位女士,当他们注意到陈江河、张汝雪耳朵里的东西时,虽然不明白具体的原因,但凭借他们多年的人生阅历,也立马是有样学样,捂上了耳朵,只不过他们可没有耳塞,也只能用两个手指头代替耳塞了,更别说有人手里拿着手机,还有拿着皮包的,再加上他们奔跑的动作,得,又是一群丑小鸭诞生了,而且雌雄都有。

  这群有样学样的人里,就有孙耀徽、解彦晖、季润明等人。

  到了这个时候陈江河、张汝雪也没有了办法,只好各自向大门口跑去。

  当王勾陈跑到大门口时,已经陆陆续续的有4个人跑到了大门这里,其中就有陈张两女,不等两女说些什么,王勾陈示意她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医院的大门前是一个小花坛,花坛中种着五光十色的花朵,花样繁多,姹紫嫣红的,再加上这色彩斑斓的雾气,可以说——不似人间富贵花。

  王陈张三人,这个临时组建的小队,顺利、圆满的完成了首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任务”,他们三人站在花坛旁喘着气,心照不宣的彼此间拥抱了一下,都从对方的眼底看见了劫后余生的庆幸。

  这时围绕在花坛周围的人都不自觉的向王勾陈走来,能活下来的人,都是聪明人!

  人也不多,不算上王陈张三人,也就还省7个人。他们纷纷走到王勾陈跟前,表达着他们忠心的谢意。在这群人中就有孙耀徽、解彦晖、季润明三人。

  当孙耀徽看到王勾陈的样子时,顿时吃了一惊!开口道:

  “小伙子,原来是你啊!可真是缘分不浅”

  王勾陈一听就懵了,看向了孙耀徽,我好像不认识这位胖胖的大叔啊,别说前世了,就说今生吧,在我融合而来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个人的印象啊,难不成是........

  孙耀徽看出了王勾陈的疑惑,就向王勾陈解释了一遍,他这才明白。原来是他家的司机撞的自己,并且前因后果自己也都知道了,只能说天意弄人。孙先生非自愿,而自己也是倒霉,怨不了谁。

  “年长你几岁,不介意的话你就叫我孙哥,我叫你王兄弟,这样,不提我司机撞你一事,就说你刚才就了我一命,你想让我如何报答你”孙耀徽说道。

  这个时候王勾陈看见陈江河朝他使眼色,顿时就让王勾陈的眉毛顿时一挑。

  从刚才孙耀徽等人到王勾陈跟前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陈江河有意的往自己身后退去,就察觉到她可能认识孙耀徽等人中的谁,这个时候看到她朝自己使眼色,想到陈江河有可能的身份,王勾陈顿时心中有了注意。

  “既然孙哥这么说了,那小兄弟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想要一些黄金,越多越好,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出钱从你这里买一些。”

  听到王勾陈这些话,孙耀徽虽然心中差异但表情却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不愧是做大生意的人。

  “王小兄弟说的什么话,我还能让你掏钱买不成,这样等过了这段日子,出去后,我把我自己存在银行里的所有黄金都给你送来,并且再个人出资买上20吨黄金送给你”

  王勾陈听到这些,心里不由高看了孙耀徽一眼,即使按照以前价格购买20吨黄金,怎么也要10亿美金,而且还不止。他对自己如此阔绰,如此敞亮,倒是个可以结交之人。不过依现如今厉诡横行的情况,黄金可是战略性资源,20吨黄金,有再多的钱都买不到,更何况你还得有地位和权利,就连价格都翻了不止10倍。

  “孙哥,这样吧,我也不要你再去购买20吨黄金了,你只要购买10亿美元的黄金就可以了。”

  孙耀徽表情疑惑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了。

  王勾陈觉的等他去花10亿美元够买黄金的时候,孙耀徽会在心里感谢自己的。

  因为刚才陈江河冲王勾陈挑眉,不得不从王勾陈身后走到众人的面前,以至于孙耀徽等人都看见了。我这才得知,孙耀徽、解彦晖、季润明和陈江河的父亲陈景国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很要好的那种,可以说陈江河是在他们老一辈眼皮子底下看着长大的。

  他们在那边叙旧聊天,剩下4个人呢,都纷纷表示后期会送自己一些黄金表示感谢,就连解彦晖、季润明两人都表示会出资10亿美元购买黄金后送给自己。

  这下子好了,最少也有了8吨黄金,离建立一座安全屋已经不远了。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能看到这章的,表示我写的还是有点意思的,看到这句话的读者朋友们,希望能留下你们的足迹,写些你们的建议,我会观看并采纳的!新人作家,如有不满望包涵!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