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七章 诚实的人生就此开始

  王勾陈用牙齿咬住这只女诡的嘴巴,控制住了女诡想要再次开口说话的动作。

  致使让声音消失在了脑海里。

  在死亡的一线间,成功限制住了女诡,可这种方式毕竟不是长久之际,于是王勾陈心一横,就想要用力把女诡的嘴唇咬下并吞入附中,让自己成为驭诡者。

  因为尸体过度溃烂,致使很容易的便成功将其一次性的咬了下来。

  顿时感觉自己跟吃了粑粑一样,恶心,想吐。

  忍着这股恶臭,咽了下去。

  就在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肚子中心散发出一种惊人的寒气,并伴随着阵阵绞痛。寒气朝身体的其他部位迅速蔓延开来,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旁边,就会发现,皮肤正在慢慢的变白,煞白的那种。

  痉挛的倒在地上,用双手捂住肚子,希望能通过这种行为能减缓身体的疼痛。满身是汗,可一点也不觉得热,反而浑身发冷,宛若置身冰窖中。

  嘴巴慢慢失去原有的润色,渐渐被灰白色所替代。

  在此期间,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正在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不是自己的时候。

  感觉有一股外力侵入到了自己的体内,和身体里的那只女诡相互抵抗着。慢慢的,侵入到体内的那股外来力量也渐渐不敌,正迅速的溃逃着。

  迷糊间,大脑迅速运转,想着。

  自身附近有能力做到和体内厉诡抵抗的,也就只有那不知缘由的彩色雾气了。

  想到这一点,使出全身仅有的力气,向着浓雾深处爬去,希望加强入侵到体内的彩色雾气,让其和被吞入腹中的厉诡抵抗,让王勾陈有机会驾驭她,成为驭诡者。

  随着周围雾气逐渐浓郁,能明显感受到,体内的两股力量渐渐的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

  就在这一刻,腹部的疼痛慢慢消失,也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能够不再痉挛的躺倒在地上了。

  缓慢的用手支撑起自己,让自己坐在了那具女尸旁。

  不敢置信,自己成功了,迅速开始检查自己身体的状况,发现——

  自己身体皮肤白的吓人,已经失去了原本的血色,而且温度低的吓人,根本就不像是活人的体温,反而像是一具尸体。看来这就是驾驭诡的代价了。

  自己变成了一具行走的尸体。

  就在这时,看见,被王勾陈咬下嘴唇的女尸逐渐解散成灰尘,散落成一堆。被风一吹,隐隐有散落的架势。

  看来这女诡的核心就是那张要人命的嘴巴。

  站了起来,适应着全新的自己。当成功的一刹那,便发现身体里有一种可以被自己驾驭的力量,试着去驱使这股力量,便开口道。

  ——风会带走我身便一切尘灰——

  便见,原本污浊不堪的衣服,在清风的抚摸下,焕然一新。

  看到这一幕,心中是震撼的。

  于是,便将这顾力量定义为诚实之力。

  就像诚实的孩子一样,他们不会说谎。而被我驾驭的诡命名为诚实诡。

  同时我也感觉到,体内两股处于平衡状态下的力量,属于诚实诡的一方隐隐有些状大,虽然也只是壮大了一丢丢,并没有摆脱平衡的迹象。

  我估摸了一下,如果我不使用这股力量的话,我还能活很久,起码有一年的时间诚实诡才会压制住入侵到我体内的彩色雾气,成功占据我的这幅躯体。如果在此期间我不断的使用力量,会加速诚实诡的复苏。

  我尝试的使用诡的力量,也逐渐明白了它的能力情况,也就是必死规律是什么。

  只要是说出来的话,就一定是真的。

  说的话对现实影响越大,厉诡复苏的就越快。

  如果我敢说让人死而复活的话,我可能还没说完就会立马死于厉诡复苏。

  同样的,没办法说一些太离谱的话,比方说我心里想说:让全世界的厉诡都消失。当我要张口之际,不管我如何的张开嘴巴,一点声音也不会发出来。

  通过这一系列的实验,我明白了。

  我最好不要直接改变结果,而是通过影响过程,间接的改变结果。

  这样我会以最小的代价使用厉诡的能力,既延长了厉诡复苏的时间,又得到了我想要的结果。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不能随便开口说话了,毕竟经过我的口说出来的话,那可都是真真的。

  看来以后和人交流得通过手机打字了。

  看到我的能力,不经让我想到原著中出现的一个人。

  我记得原著里,有个人驾驭了一只和我能力想似的诡,好像是朋友圈的人。叫什么记不得了,只记得那诡好像是骗人诡,通过骗来得到想要的结果。

  这不正好和我的诚实诡是相反的吗,那会不会这两只诡互为拼图呢!如果我要是驾驭了骗人诡,在加上诚实诡,能不能做到言出法随啊!是不是可以改变我不能开口的弊端,毕竟说出来的话也可以是假话么。

  越想越感觉这事情有搞头。

  等大海市事情解决了,我就去找一找拥有骗人诡的人,不管是使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诡据为己有,不说别的,也为了解决我不能随便开口说话的尴尬局面。

  思考了完毕后,我便起身前往寻找李胖子他们,告诉他么,我还活着的消息。

  .......................

  这会李胖子等人,已经逃到了一片小树林外,距离四季公园也有4条街区阻隔着。

  李胖子脸上写满了悲伤,眼圈泛红,显然是刚哭过。

  陈江河、张汝雪、江雅宁等认识王勾陈的人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皆是垂头丧气。陈江河怀里的黑妞也没了往日的活泼,整个猫都散发着一股悲伤。陈江河看着怀中的猫,轻轻抚摸着它顺滑的毛发,眼中透露出一种伤感。

  “少年侠气干云,我等救命之恩如何为抱!”说着说着,孙耀徽微微抽噎。

  众人听到后,周围沉默的气氛更是陷入死寂,就连不认识王勾陈的人,也默默为刚才阻挡厉诡,救了自己的陌生小伙莫言,想通过这种行为,对王勾陈示意由衷的敬意和感谢。

  李胖子看到一言不发的众人,独自起身想要返回,却被江雅宁拉停了。

  “你这是想要让你弟弟的死白白浪费吗”

  声音充满了严厉和斥责,同时又有一丝悲愤。手紧紧拉住李胖子,试图阻止李胖子的下一步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弥漫着的雾气里,有一道身影浮现,正巧让起身想要前往某地的李胖子看见了,这也使李胖子想要进一步拜托江雅宁手,从而迈步的脚停了下来。

  众人这时瞧见了李胖子戛然而止的动作,纷纷看向他张望的方向。

  就见我缓缓的身影在迷雾中逐渐清晰直至完全呈现在大家眼前。

  在一众惊喜的目光中,我缓慢的走到了李胖子的跟前,看着李胖子那一脸呆滞的目光,我报以微笑。

  顿时我感觉自己投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李胖子的声音响在耳畔。

  “你没事,就好!”隐隐有抽泣声传入耳中。

  也不顾我那病态般发白的皮肤和冰冷的躯体,好似想要把我揉进他的怀抱里。

  过了片刻,众人的情绪也都平复下来,我用手机和大家沟通了一下,胖子见我用手机和大家沟通并没有开口说话,便问我这是怎么了。

  我并没有说太多,只是示意道这是我活下来的代价,并告诉他现在不方便多说什么。众人见我和李胖子用手机解释着什么,便纷纷向我表达谢意。

  期间,陈江河走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注视着被人群包围在中心的我,红红的眼睛,就这么微笑的看着。身后的张汝雪见到如此情景,刚还是一脸兴奋的表情顺间就充满了落寞。

  等我身边的人散的差不多了,陈江河走到我的跟前,还没等我说什么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看着这样的她我有些手足无措,不过我还是握拳环在了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李胖子看到我如此囧景,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江雅宁和怀中抱猫的张汝雪两女也是微笑的看着拥抱中的我们。

  这个时候,一声猫叫传入了我的耳朵里,不等我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就感觉脑袋一沉,似是有什么东西跑到了我的头上。

  我心中一笑,用手摸向头顶,一阵舒服的触感从手中传来。是黑妞,它又再次回到了它最喜欢待的地方。

  我和陈江河抱了有一会,陈江河才松开了我,并给我说着自医院分开后的事情。我听着,中间不时还穿插着孙大哥和张汝雪的补充。

  我这才知道他们当时分开后,联合一些人就直接奔向了四季公园,起初一路上还是很顺利的,可是当到达四季公园后,就遇到了厉诡袭击,不得以下众人四散而逃,期间跟解彦晖叔叔、季润明叔叔走散了,如今不知他们是死是活。

  说到这里,陈江河红了眼睛,看来她和这两位叔叔的关系很是要好啊!

  看着她泛红的眼睛,我的心里也跟着有了些许波动。

  我用手机向陈江河提议道:

  “我可以试着找找他们,说不定他们还活着呢”

  我驾驭了厉诡但我并不知道在驾驭她之前,都干了些什么,自然也不知道杀过些什么人。

  “可是,如何在茫茫雾气里寻找他们的踪迹啊?还有,公园现在还有诡呢,如何回去寻找”

  我笑着用手机向陈江河示意。

  “诡已经不在那里了,至于如何寻找他们,山人自有妙计”

  于是经过众人的协商(其实就是我单方面告知),我、李胖子、江雅宁、张汝雪、陈江河、孙耀徽六人脱离大部队,起身重新前往四季公园。

  顶着众人不可置信的目光,缓慢消失在了迷雾中。

  ...........................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