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复苏之诡梦人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章 死了?

  王勾陈伙同陈江河、李胖子等六人穿过凌乱的街道,在彩色雾气的围绕中,前往四季公园。

  一路上,李胖子问出了一个众人很是关心的问题。

  “勾陈,你这白涩的皮肤怎么回事,还有我刚才拥抱你,为什么没感觉到你身上一丝温度?是那只诡造成的吗?还有为什么你全程一直用手机跟我们交流?”

  我能听出他话语中的担忧,本着没打算隐瞒的想法,就直接用手机打字说道。

  “还记得我说过有关诡的事情吧,诡无法被杀死,能对付诡的只有诡。”

  看到横在面前的手机,众人皆是眉头皱起,品味着我话语中的意思。

  还是陈江河最先打断众人的思考,略带疑问的开口道。

  “你是说,你把那只诡给关押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我把他关在了我自己身体里。”

  众人皆是震惊,怎么也没想到,得到的竟是这么一个答案。

  陈江河、孙耀徽微皱着眉头,显然是在想着一些什么,并且隐隐间有光亮在他们眼中闪过。

  看到这一幕,我心头顿时就明亮了起来,不白费我透露这么多有关驭诡者的消息给他们,从眼睛闪耀的光可以看出,他们明白了我话语中的意思。

  见李胖子还想问些什么,我又再次用手机横在了他的面前,打断他。

  “现在还是先救解叔叔和季叔叔吧,具体情况稍后再说。”

  看着李胖子略带迷惑的眼神,就明白他听懂了我的话,但并没有完全明白我话中隐藏的深意。

  没错,就在我们谈话间,我们已经抵达了四季公园,就站在我和李胖子最开始看到陈江河等人逃命并跟着一同逃跑的地方。

  我冷漠的观察着四周,并没有发现异常。

  不过,当我的视线落到公园深处时,体内的灵异躁动了一下,我能感觉到,它好像很是惧怕公园,或者说是惧怕存在于公园迷雾深处的什么东西。

  看来这座公园当中存在一只未知且恐怖的厉诡。

  我的心中如是想着,可我的脸部表情确如那万年寒冰般,不带一丝温度,不曾有一点变化。

  我用手机示意众人跟我来。

  我将众人带到离公园稍微远的一处便利店中,既然外面的雾气已经不是绝对安全的了,那么就不能把众人再留在外面了,更何况公园深处疑似存在一个更加恐怖的厉诡。

  我先进店查看,把他们留在了外面。

  ——此地厉诡速速现身——

  我心中想着这句话,但张开口后发现,并没有一丝声音从嘴里传出。

  便明了这里是没有诡的,是相对安全的。

  我做完这些后,就示意他们进店,用手机打字告诉他们,让众人在这里等我,并表示我一会儿要去的地方有些危险,众人不适合再跟着了,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回来,并且在我回来前,无论如何都不要走出这间屋子。

  陈江河、李胖子他们虽也担心我,但看到我身体怪异的样子,也是明白了什么都没有开口反驳。

  临走前我将黑妞交给了胖子代为照顾,不管猫猫如何喵叫表示不愿离开它的主人,但是我都没办法带上它,只得狠心的把它留在了这里。

  我手拿一个写着“本店打样,请勿打扰”的告示牌出了门,在他们担心的眼光和一只猫幽怨的眼神中,我将告示放到了正门口,并附加了两句话。

  ——除我外,凡是看到此牌的人或诡皆信牌中之意——

  ——在我回来前,此牌不倒——

  冥冥之中,我身体里属于诚实诡的力量通过我的手臂附着在了这块牌子上。

  我置办完这一切,起身前往公园。

  ........................

  听陈江河说讲,她是在公园门口中心花坛处和解叔、季叔走散的。

  来到陈江河所讲的花坛附近,就看到四周零散的躺着不少尸体,不但如此就连花草树木都呈现出一种灰败之色,显然已死去多时,一些枯木枯草间,还能看到一具具鸟儿的尸体。此情此景无不向我呈现出一种生灵涂炭,万物衰落。

  我一一跨过他们,想要从中寻找出活人行动的轨迹,但并无收货。

  可我心中并没有一丝着急之感,就连解彦晖、季润明他们是死是活都丝毫不在意。

  我心中顿时一惊!

  什么时候开始,我变的如此漠视生命?难道说诡已经开始印象我的思维了?

  我没看到的是,不管我心中如何翻江倒海,脸部表情如同僵硬了般,没有丝毫变化。

  还是先找到他们再说吧。

  ——解彦晖、季润明的脚印会为我指引道路——

  就见,我眼里的地面上浮现了两双脚印分别驶向两个不同的方向。

  看来他们并没有逃到一起,而是分开行动了,如此看来当时的情况也是命若悬丝,亡在旦夕。

  我先沿着其中一双脚印,顺其而走,路过了枯萎的灌木,脚步也从原来的规整骤然间变的凌乱,能从中感觉到当时的主人,有些慌不择路了。这让我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当看到脚印把我带到一具背朝天躺倒在地的人影时,心中那最后一丝侥幸也荡然无存了。

  我翻过这具尸体,看到了一张焦急紧张的脸,并没有从中看到那种对于死的绝望,能够感觉到这张脸的主人是于逃跑的途中突然死去的。

  当我看见脸的一瞬间,就认出了他,正是那个说要给我买10亿美金的季润明老先生。

  心中并没有一丝感触,既不为认识的人死于意外而伤感也没有失去价值10亿美金的战略资源而难过,看来我越来越向诡的位置靠近了。

  就在我弯腰正打算扛起尸体的时候,听见旁边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梭梭声。

  来不及扛,我即刻不停的向声音传来的位置跑去,可等我抵达位置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正疑惑间,就见离我很远的地方,有一道黑影闪过。一瞬间的功夫就从我的眼中消失了,我站在原地,思考着到底要不要追查。

  眼神看向还躺在那边,季润明的尸首时,就放弃了追查黑影的打算。

  于是,我扛起了季润明的尸体,回到了一片死寂的花坛这里,沿着眼里那另一双脚印,开始去寻找解彦晖的踪迹。

  .............................

  “解老哥,外面现在如何了,听说有诡是不是真的?”

  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内响起。

  “对啊,解老哥,你是被郎哥从外面带回来的,那你一定很是了解外面,那彩色雾气到底是什么,郎哥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咳咳,你们大家都没走出去过,加上有人保护,不得不说,很是幸运,咳咳,我不知道那玩意到底是不是诡,只能说和民间流传的有些不大一样,更加的恐怖了!无论使用什么手段都无法对付他,据一位小哥说,能对付诡的只有诡”

  说话的人,不停的咳嗽着,总感觉他要把肺咳出来,但就是没有停下来,继续说道。

  “要不是遇到了郎小哥,我可能也死于那‘厉诡’之手了”

  就在这时,一道光突然照亮了这个有些昏暗的房间。

  一个迎着光的男人,走进了房间,只见这个男人瘦骨如柴,皮肤蜡黄,而且眼窝凹陷,眼圈的周围净是黑色的圆圈俗称黑眼圈。一副肾虚的快要不行的样子,总感觉他走着走着就要倒下去了。

  “解彦晖,你说的那个人已经被诡杀死了,那里已经没有活人了,还有你说的那只女诡我没见到,倒是见到了一具惨白的男诡,他围绕在你那朋友身边,我无法带回来,抱歉了”

  解彦晖听到这话,眼睛中透露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感谢郎小哥还特意去看了一下,我已无憾了!”

  这名被解彦晖称做郎小哥的人在和解彦晖说完话后,又转头朝另一个壮硕的男子说道。

  “虎子,卫大哥人呢?”

  “郎哥,卫大哥在存放粮食的屋子那里守着,防止又有人闹事!”

  “行,知道了,你告诉卫大哥,如果还有人闹事,就地格杀,不用再顾虑什么了”

  说完这些,那名有些肾虚模样的男人又重新把光带离了这个房间,使房间内又重新陷入了昏暗中。

  男子走在一个宽阔的大厅里,大厅并没有灯光亮起,通过映射而进的微弱的光亮才能隐约看见这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借着微光,看到,大厅的正中心有着一把椅子,在椅子的正前方还放着一张老旧的桌子,总感觉这张桌子不是现代造物,更像是民国时期流传下来的东西,看到这张桌子的人,总是害怕它下一刻就要散架。

  男子径直走向那一桌一椅,并干脆的坐在了椅子上,眼睛直视着敞开的大门,右手随意的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而左手摸向了腰间一个闪亮亮的东西。

  从门外散落的光亮中,看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拿着一个方方长长的物件,无法看清到时是何物。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从大门口向里看去,就会看到一个类似于古代官场老爷的人正襟危坐在黑暗中,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门,让人心里直打颤。

  .........................

  我沿着脚步,来到了一条街道上。

  眼睛顺着脚步移动的方向看到了一栋大厦,大厦的大门敞开着,而脚步正是进了敞开的门,消失在了门内的黑暗里。

  我仔细的观察着这栋大厦,就见位于楼顶的位置竖立着4个大字—世纪大厦。

  总感觉门内的黑暗中,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感觉。

  我慎重的看向门内的黑暗,并没有莽撞的直接进去。

  认真观察中,发现里面隐约间有个人影浮现。

  心中了然,抬脚就径直走向这座大厦,甚是随意的开口说道。

  ——体有浓雾,覆映吾身——

  就见周围散漫的雾气仿佛有了生命般竟自动环绕在了身体的四周,从远处看去竟然只能看到一团人形雾气行走在大街上。

佛前月下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